宙斯小說網 >> 都市劍說 >> 目錄 >> 第1528節-情況

第1528節-情況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華表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華表 | 都市劍說 
都市劍說 第1528節-情況
第1528節情況

第1528節情況

作者:華表

“有人來找過我?什么時候的事情?”

李白愕然,不過想想倒也能夠理解。

畢竟沒有找到人,旅館前臺出于保護個人隱私的目的,并沒有告訴有人來找過他。

如果冒冒然提及的話,搞不好會吃官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橫豎都會再次來找的,干脆保持了沉默。

“你從下飛機到現在,至少已經有四個小時了。”

葉潼提醒了一下李白。

按照正常情況,他和兩個泰國妖女應該在三小時前抵達旅館,而不是中途失蹤了將近四個小時。

對方一直沒有撥打李白的手機號碼,直到現在,實在是等不下去,讓葉潼來打這個電話。

“運氣有點兒差,坐上了一輛黑出租,然后被黑幫分子包圍,警察又來了,一通槍戰,我剛從警察局那里回來。”

李白簡單描述了一下自己令普通人驚心動魄的行程。

通話另一頭陷入了沉默。

這得多倒霉,居然會被黑出租和黑幫分子給先后盯上。

“好吧!我通知對方,你到了,留在客戶里面,別出去,他應該很快就到。”

葉潼很快掛斷電話,去聯系溫哥華本地的聯絡人。

沒過多久,一陣敲門聲響起。

“李白,我們又見面了。”

敲門的人,李白曾經見過,507所的實習生趙子午。

507所的奇人異士雖然不少,但是也不會隨隨便便的當成行政人員使用,尤其是這種東跑西顛的雜活兒。

像趙子午一樣,肯勤學上進的年輕人還是有的,在某種意義上,又可以看作為是一種歷練,不至于一門心思學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給學傻了。

“你怎么在這兒?”

李白有些驚訝,居然又是熟人。

“實習期結束,我就分配到這兒了,跟著一位老師傅繼續深造,先到里面說吧!”

趙子午往走廊里面看了一眼,跟著李白進了客房,旅館外面已經是華燈初上。

李白問道:“晚飯吃過了嗎?”

“還沒,待會兒我請你,還有隔壁那兩位。”

異國他鄉遇熟人,接風洗塵是應有之理,趙子午申請了一筆經費,倒是不用自己掏腰包。

“不用,我訂了外賣,待會兒一塊兒吃。”

李白擺了擺手,既然帶著特殊任務而來,應該盡量減少拋頭露面的機會。

隨機選擇的私人旅館,又是隨即選擇的客房,被盯梢監視的概率并不高,除非在所有的房間都裝上竊聽器,不然很難盯死李白一行。

即便是這樣,那些不應該存在于房間里的小零碎也很難逃過李白的琉璃心,完全無所遁形。

至于進一趟警局,根本不算個事兒。

李白和兩個妖女有合法的商務背景,而且加拿大警察局很少有上下級關系,省市分立,各不統管,根本不會有一動靜就會驚動首府渥太華,除非是天大的動靜。

關上門,李白和趙子午分別落座。

“加拿大這邊是個什么情況?”

在上飛機之前,他對九州玄學會的叛徒們在加拿大的實際情況,依然還是了解不多。

畢竟情況在不斷變化,恐怕這些叛徒心里也十分有數,華夏方面并不會放過他們,多半要竭盡全力的東躲西Cang,想要追蹤這些家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是在異國他鄉。

“加拿大這邊十分討厭他們,試圖驅逐九州玄學會的叛徒,不過一方面是藏的深,另一方面也不太好對付,跑過來的都是高手,一般人根本應付不了,即便是軍隊,也同樣很吃力,而且輕易動用軍隊,很容易造成輿論影響,所以加拿大高層對我們的行動表示視而不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趙子午簡單說了一下九州玄學會的叛逃者們在加拿大的日子也不那么好過。

萬萬沒有想到,加拿大官府不僅沒打算接納他們,反而隱隱有驅逐的意思。

其實也很容易理解,加拿大的華人太多了,多到讓人害怕,首府溫哥華,五個人里面有一個人就是華人,列文治市,直接過半,華裔已經成為加拿大第七大民族,都快要把這里變成了殖民地,華裔比例超過5,比美國的2都不到還要高。

要知道一百年前,這里哪兒有這么多華人,然而華裔在政治訴求上又不占優勢,排斥打壓在所難免,幸虧種族主義一直是被公眾輿論打壓的存在,否則不會比印尼強上多少,即便這樣,各種對華裔的抵制還是在所難民。

以前還可以投資移民,現在?趕緊滾犢子吧!

再加上是一群搗鼓草根樹葉,還有奇奇怪怪蟲子和蛇的怪人,光看著都讓人頭皮發麻,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同樣適用于外國人對巫師的理解,少數幾個騙點兒小錢錢倒還罷了,但是突然來了一大群,自然讓加拿大人無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光是生物檢驗檢疫問題就足以讓他們頭皮發炸。

一不小心,怕是又一場生物入侵吧?!

光是社會輿論,都能將溫哥華首府的政府高層給活活噴死。

“官府不會出手阻撓?”

李白最擔心的還是本地官府方面,畢竟他們才是外來的不速之客。

“放心,不會的,我們已經通過外交渠道通知了他們。”

趙子午早已經打探過加拿大官方的意思。

如今華夏派人來到加拿大,專門解決九州玄學會的叛徒,加拿大官府完全當作視而不見,并不會插手添亂,甚至巴不得全部死光光才好。

李白想了想,說道:“現在九州玄學會的人在哪里?”

先解決掉那些叛徒,把物資和資料追索回來再說,即便不殺人,也起碼得把人給廢了。

九州玄學會叛逃出來的高人不少,但是這一次507所派出來的此道中人水平也不差。

“在落基山脈里面,具體位置不詳,他們設立了許多據點,而且在不斷轉移,暫時還沒有消息傳出來。”

趙子午拿出一張紙制的加拿大國家地圖,在靠近西海岸的附近指了指。

溫哥華附近全是山,北邊是海岸山脈,南邊也是海岸山脈,東北是落基山脈,東面是喀斯喀特山脈,過了喀斯喀特還是幾乎縱貫整個北美的落基山脈,雖然比不上華夏西南地區的百萬大山,但是與歐洲的阿爾卑斯山脈和同出一源的南美安第斯山脈有的一拼。

落基山脈以東,則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

北美的地理條件好到讓人羨慕嫉妒恨,左太平洋,右大西洋,上加拿大,下墨西哥,拔劍四顧心茫然,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像這樣的天生王者之地,卻并沒有被印第安人把握住,所以才有了后來的感恩節。

死掉的恩人,才是好的恩人,感恩印第安人死光光,阿門!

“落基山脈,這可有點兒大了!”

李白看到這條北美洲的“脊骨”從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加到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有些撓頭。

難怪會躲到美洲,光是北美和南美這兩條大山脈,簡直就是九州玄學會叛逃者們最好的藏身之地。

別說幾百人,就算是幾千人,往這樣的大山里頭一躲,想要將他們找出來,難度不會比大海撈針低上多少。

“我們一直有人在追蹤他們,雖然不太容易,可是一直沒有斷過線索。”

趙子午在加拿大深造學習,并不止是一個人,還有養著一只名叫“殺手”灰黃色小鳥的林小雅。

后者并沒有出現在這里,或許在聯系其他人,也許在追蹤九州玄學會的那些人。

“……紅傘傘,黃桿桿,吃完一起躺板板。躺板板,睡棺棺,然后一起埋山山。埋山山,哭喊喊,親朋來家吃飯飯。吃飯飯,有傘傘,全村一塊死完完……”

突然,仿佛低語一般的聲音傳入李白與趙子午的耳中,兩人臉色微微一變。

來者不善!

“盯上你的!”

李白指了指趙子午,參與加拿大行動組的人不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個。

對方要是盯著自己,恐怕早就來了,而不是等到現在。

“我?糟糕!”

趙子午臉色迅速變得難看起來。

詭異的聲音消失后沒多久,門外又響起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一股污濁不堪的水流順著門縫涌了進來,所過之處,一朵朵顏色形狀各異的傘花紛紛冒了出來,而且越長越大,轉眼間的功夫,客房門內長滿了大大小小的蘑菇。

“紅傘傘,黃桿桿,吃完一起躺板板。躺板板,睡棺棺,然后一起埋山山……”

詭異的童謠再次響起。

長滿蘑菇的房門似乎不堪菌絲的侵蝕,很快腐朽破爛,連同門框一起轟然倒塌。

加拿大官府討厭這些九州玄學會的叛徒并不是沒有理由,私人財產神圣不可侵犯,這樣的行為簡直是太亂來了。

“喂,這些蘑菇能吃么?”

李白鬼使神差的沖著門外問了一句。

“李白,這玩意兒明顯有毒!”

趙子午急了,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還說什么吃不吃的。

他隨手抖出一張焦黃色的紙符,往門口方向甩出,符紙無風自燃,化作飛灰散落,恣意生長的大片蘑菇迅速枯萎。

童謠卻因為李白的這個問題,戛然而止。

本站、、、、、、、、、


上一章  |  都市劍說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