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嘉平關紀事 >> 目錄 >> 1225 布局開始20.0

1225 布局開始20.0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04日  作者:浩燁樂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浩燁樂 | 嘉平關紀事 
嘉平關紀事 1225 布局開始20.0
1225布局開始20.01225布局開始20.0

燃文,最快更新!

“十三四歲的時候,完顏萍的姨媽再次出現在完顏青木面前,是不是已經給他引薦過倭人了?”

“沒有。”和掌柜很堅定的否認,“是他們相處了差不多兩三年的時候,說是有朋友想要介紹給完顏青木認識,那個時候,完顏青木身體里的蠱蟲成長得比較穩定。”

“也就是說,如果完顏青木不聽話的話,完顏萍的姨媽其實是有辦法收拾他的,對不對?”沈茶看向金苗苗,“是不是有這個可能?”

“不是可能,是一定的,如果完顏青木不聽話的話,她有的是法子折磨他。”金苗苗摸摸下巴,想了想,“嗯,其實,我覺得完顏青木能這么聽話,或者說,這么迫切的想要把完顏萍的姨媽除掉,應該是接受過毒打的,而且不止一次。”

“你的意思是說,他之前有可能反抗過,但是被鎮壓了,是不是?”

“肯定的。”金苗苗點點頭,“這樣吧,認真的給你們講講這個蠱蟲的成長,好不好?省的你們對這個總有不正確的認識,好不好?”

“好。”沈茶點點頭,“既然這個東西出現了,我們也了解一下,看看這個到底有什么威力。”

“我們只針對完顏萍的姨媽給完顏青木種下的這個蠱來討論,其他的暫時不說。”金苗苗站起來,走到沈昊林的身邊,請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把架子上的板子放在一邊,換了一個新的上來,在上面寫下了子母蠱三個字,“就像我寫的這樣,我基本上可以斷定,完顏萍的姨媽給完顏青木種下的這個蠱,就是子母蠱。顧名思義,這是兩個蠱蟲,分別存在兩個個體當中,其中一個是在完顏與文的王妃身上,另外一個就是完顏青木。”

“不對啊,這跟你剛才說的,是在王妃的身上種下來的,怎么又變成了王妃身上一個,完顏青木身上一個?”沈茶歪著頭,很不解地看著金苗苗,“前后不符、前后矛盾,咱可不行啊!”

“別著急啊,你聽我慢慢說啊!”金苗苗喝了一口茶,“是這樣的,子母蠱的特點就是從一條變成兩條。”

“這是分裂的意思?”

“小茶的理解力非常棒!”金苗苗朝著她笑了笑,“蠱蟲進入王妃的身體,會沉寂一段時間,這個時間具體會多久,需要考慮王妃的身體狀況,有可能是一個月,也有可能是兩個月,但最長不會超過兩個月。等到兩個月的時候,這條蠱蟲會培養出小的蠱蟲,至于是多是少,要看王妃的身體情況如何。”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又繼續說道,“培養出的小蠱蟲會進入嬰兒的身體蟄伏,然后隨著他的慢慢長大,跟著一起長大,在這段時間里面,那些小蠱蟲會經過比較繁復的優勝劣汰,會有一個真正的活下來,就是它們之中最強的。”

“這就是完顏青木身體里的那條蠱蟲,是不是?”

“對,但它還是很小的,并沒有多大的威力,它要跟完顏青木一起長大。”金苗苗輕輕敲了敲板子,“現在重點是這條在王妃身上的蠱蟲,完顏萍的姨媽需要在她臨盆之后,也就是完顏青木出生之后,馬上就要把王妃的這條蠱蟲給取出來。”

“這個……居然還是要取出來的?”

“當然了,要不然會傷害到王妃,只不過,誰也沒想到,王妃支撐到了完顏青木出生,看了一眼他就……”金苗苗無奈的搖搖頭,“不過,這個蠱蟲也算是暫時完成了它的使命,它可以休眠了。”

“休眠?”薛瑞天想了想,“這個是什么意思?莫非就跟黑瞎子貓冬是一個意思?”

“侯爺說得好,確實是同一個意思,但還是有一點區別的。畢竟人家黑瞎子只是貓冬而已,充其量睡一個冬天,等到來年開春呢,熊瞎子還是會出來活動覓食的。”

“蠱蟲是不一樣的?”

“當然不一樣了,它會睡多長時間,不由它自己決定,完全取決于種蠱的人。如果種蠱的人不需要它,那它可以永永遠遠的睡下去了。”

“原來是這樣的嗎?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呢!”沈茶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說道,“是不是只有這條蠱蟲睡醒了,才能驅動完顏青木的那條?”

“確實是。”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成為,萬一,我是說萬一,完顏青木不服從完顏萍的姨媽,不聽她的話,不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事,她完全可以喚醒這個蠱蟲去收拾完顏青木,讓完顏青木備受煎熬,直到他徹底放棄,乖乖聽話,才能暫時告一段落,是不是?”

“小茶說的真好,就是這個意思。”金苗苗點點頭,“完顏青木應該是從第二次,也就是掌柜說的十三四歲之后,知道自己被下套了,雖然這是為了救自己的一種方法,但是以他的性格來說,心里不舒坦是一定的。尤其完顏萍的姨媽又跟自己的父親是對立面的,那個時候,應該是完顏宗承和先大王子明槍暗箭打的最厲害的時候,是不是?”她不是很確定,看向和掌柜,“應該是吧?”

“不,那會兒大王子已經故去了,完顏宗承成為了金王,只是位子不穩,需要完顏與文來穩住完顏家,否則,他真的會腹背受敵。”和掌柜點點頭,看向沈昊林、沈茶,“那會兒咱們還跟他們打了一段時間,是不是?”看到沈昊林微微頷首,他又繼續說道,“他是害怕這邊跟咱們打著,占用了太多的精力,自己的后院又起了火。所以,明知道完顏與文跟他不是一路人,兩個人誰都想把對方給掐死,但也不能不捏著鼻子,強顏歡笑請人出山。”

“那個時候完顏與文是不是身體已經很不好了?”


上一章  |  嘉平關紀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