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六零軍嫂有空間 >> 目錄 >> 第23章 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第23章 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12日  作者:吾乃九千歲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吾乃九千歲 | 六零軍嫂有空間 
六零軍嫂有空間 第23章 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第23章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第23章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7000字大章!!!!!

蘇西跟著張露一起來到操場。

操場有不少男孩子正在打籃球。

站在階梯上,看著操場上那些穿著藍白相間短袖,藍長褲的男孩子抱著籃球,一個個生龍活虎,不斷左右騰挪,最后奮力單挑,投出手中籃球...

哎,沒中!

不過...這就是青春啊!

張露一臉好奇的盯著蘇西“你剛才說什么?”

蘇西回過神,笑著說“沒說什么,感嘆兩句罷了。”

張露忽然興奮的湊到蘇西身邊,指著籃球場上,一個抱著籃球的少年,雙眼放光道:“西西你看,那個人就是張傲,長得可俊了!”

蘇西一聽,來了精神,順著張露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個活力四射的少年。

那少年大約十八九歲,一頭毛寸短發,五官精致俊朗,眼睛大而有神,皮膚卻有些白,縱然炙熱的陽光,也沒有把他曬黑,笑的時候,好似比那陽光還要燦爛。

“嗯,”蘇西中肯評價“還行吧!”

張露聽到蘇西的話,頓時不滿反駁“這叫還行?”

“西西,你的眼光也太高了吧?”

張露據理力爭,“張傲可是咱們學校長得最俊的男孩子。”

“哦,”蘇西懶洋洋的應了聲。

她還是覺得,她家戰哥哥最帥了!

蘇西在打量那群男孩子的時候,那群男孩子也在悄悄打量蘇西。

“哎,張傲咱們學校今天來了個特別漂亮的姑娘。”

張傲一邊用毛巾擦額頭上的汗水,一邊不屑道:“漂亮?能有多漂亮?”

“我去看了,那姑娘比電視上的明星長得還好看。”

張傲嗤笑,明顯不信。

“張傲你別不信啊,哎,張傲快看,快看,那姑娘來了...”

此時操場上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明里暗里都在看蘇西。

這樣的目光,蘇西早已習慣,全做不知。

“西西...”張露忽然抓住蘇西的手臂,語帶驚訝“張傲好像在看你。”

蘇西語氣淡淡“看就看吧,我長得這么漂亮,不喜歡看我,才不正常。”

張露:“呃...”

蘇西見張露驚愕的看著她,挑眉“怎么,我說的不對?”

張露立刻搖頭“不是。”

張傲看著站在臺階上的蘇西,眼神漸漸從不耐,轉為了興趣,“...確實長得挺漂亮的。”

張傲的死黨雷鳴見張傲盯著蘇西發呆,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道:“你剛才不是瞧不上嗎?”

張傲輕嗤一聲“我剛才不是沒看見臉嗎?”

雷鳴湊到張傲身邊,伸手搭在張傲肩膀,兩人勾肩搭背“兄弟這么漂亮的女人你總該動心了吧?”

張傲伸手摸索著下巴,故作深沉“可以試試。”

雷鳴‘切’了一聲,翻了個白眼,“不過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禍害人家姑娘了,要是讓方勝男知道了...嘖嘖......”

張傲不高興了,“我想談對象,跟方勝男那個神經病有啥關系?”

“呵呵...”雷鳴冷笑“你跟人家姑娘都不認識呢,就把人家當對象看了?”

“再說了,方勝男喜歡你,全校誰不知道?你若是跟人家姑娘談對象,被方勝男知道了,方勝男肯定找人家姑娘的麻煩,這不是害了人家嘛?”

張傲語帶不耐“我不是說了嗎,我跟那個瘋丫頭沒關系,再說了,我張傲的女人,我自然會保護好的。”

課間十分鐘,馬上就要結束,學生們也都自覺站好隊。

蘇西個子挺高,直接站在了女生最后一排。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運動短袖,長褲的三十歲男老師,脖子里掛著一個哨子,走了過來。

體育老師個子挺高,將近一米八,留著板寸,來到班級前面,大聲說:“先跑兩圈,然后自由活動。”

學生們頓時興奮起來。

體育老師大喝一聲“跑步走!”

學生們立刻跑起來。

操場一圈大約四百米,學生們跑步的速度不快,都是慢跑。

操場上不止一個班在上體育課,也有高三應屆班,還有剛開學的高一、高二的學生。

有不少學生站在跑道兩邊,直直的盯著蘇西看,有的學生比較大膽,甚至還跟著蘇西跑。

每次蘇西路過,都有人暗中起哄,你推我,我推你......

八百米很快跑完,體育老師揮手,讓學生自由活動。

還讓班里的男生跟他去拿體育用品,比如乒乓球拍、羽毛球拍、籃球、足球等。

張露搶了兩個羽毛球拍,遞給蘇西一個,“西西,咱們來打羽毛球吧?”

蘇西對運動一向不熱心,不過,在這操場上,似乎也沒什么好玩的,于是蘇西點了點頭,“好吧。”

張露左手拿球,右手拿拍,左手把羽毛球往上方一揚,右手球拍一揮,就把羽毛球打向了蘇西。

張露這次力氣用的比較小,后勁不足,眼看羽毛球還沒到蘇西面前,就開始墜落了,蘇西上前兩步,身手利落的舉起球拍一抬、一揚、一揮,羽毛球就打向了張露。

張露驚呼“西西這球你都能接住,打得不錯啊!”

蘇西只笑了笑,沒說話。

接下來,不管張露打出什么樣的球,蘇西都能接住,她身材纖細,不管是俯身還是跳躍,都顯得動作優雅,不急不緩。

不知不覺間,周圍竟然為了不少人。

雷鳴一臉癡迷的盯著蘇西的臉“湊近看,還是這么漂亮。”

雷鳴問身邊的張傲“哎,張傲,你真的要追這女孩啊?”

此時張傲,雙手環胸,雙目灼灼的盯著蘇西,聽到雷鳴的話,點了點頭,語氣肯定“追,難道遇到喜歡的,我張傲可不是那種畏畏縮縮的人。”

雷鳴沖張傲比了一個大拇指“你厲害!”

每次蘇西接到球,并順利的打出去,都會引起一陣驚呼,每次張露接不住球,又有人不時發出善意的哄笑聲。

沒一會兒,張露就撐不住了,漲紅著一張臉,把球拍往地上一扔,賭氣道:“不打了,不打了,沒意思...”

蘇西看了眼被張露仍在地上的球拍,沒說話。

蘇西也沒有去安慰張露,而是轉身就要走。

沒想到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人群走出,然后拿起了扔在了地上的球拍。

蘇西站定,饒有興致的看著面前的少年。

張露本來有些生氣的臉上,看到少年后,又情不自禁的露出欣喜,看到張傲拿著自己剛才扔掉的球拍,臉都紅了。

張傲見蘇西看自己,頓時給了蘇西一個大大的笑臉“我來陪你打球!”

蘇西卻輕笑一聲“我累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哎,”張傲忙跑到蘇西面前,攔住蘇西“你別走啊!”

蘇西后退一步,“怎么?還有事?”

“那個...”一向驕傲,目空一切的張傲此時卻顯得有點傻,撓了撓后腦勺,然后說:“你渴不渴?我請你喝汽水。”

圍觀眾人見學校有名的校霸竟然主動勾搭新同學,心里不禁暗嘆,新同學魅力大,

同時,心里還有點羨慕,他們其實也很想跟新同學搭話,只是不敢。

站在一旁的張露,見張傲主動找蘇西搭話,眼神略顯復雜。

蘇西繞過張傲“我不喜歡汽水。”

張傲忙跟在蘇西身邊,“那你喜歡吃什么?我給你買!”

蘇西看著面前干凈、清雋的少年,輕笑道:“你要追著我,我不會喜歡你的。”

張傲聞言,臉刷的通紅,“你...你為什么不會喜歡我?”

蘇西理所當然道:“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張傲皺眉,揚頭一臉自信道:“你喜歡的人,肯定比不上我,所以,你還是喜歡我吧。”

“哈哈...”蘇西被張傲逗笑了,這少年可真自信。

見蘇西笑了,張傲也情不自禁的笑起來,覺得面前的少女,笑起來可真好看。

妲己娘娘雖然是個情場高手,但她只對喜歡的人感興趣,她跟蕭戰現在感情穩定,可沒興趣去撩一個傻小子!

“你錯了,”蘇西對張傲道:“我家戰哥哥可比你帥多了。”

“戰哥哥?”

聽到蘇西語氣親昵的稱呼一個男人為‘戰哥哥’,張傲心里竟忍不住有點嫉妒。

若是,面前的少女,嬌滴滴的喊自己‘傲哥哥’?

想到這一幕,張傲臉上忍不住露出傻笑。

“而且...”蘇西看著張傲說“我的年齡似乎比你要大,我不喜歡年齡比我小的男人,沒安全感!”

蘇西這句話,完全就是胡扯,畢竟,她都是萬年的狐貍精了,普通人誰敢跟她比年齡?

張傲聽了,卻是呆了一下,驚詫道:“你今年多大?”

蘇西道:“二十歲!”

張傲今年十八歲!

張傲看著蘇西那張白凈粉嫩的小臉,支支吾吾的說了句“可我喜歡,年齡比我大的女人!”

“哈哈...”

蘇西搖搖頭,不再逗面前這個傻少年,而是說道:“我走了,你別跟著我,而且,我們都還不認識,不適合聊剛才的話題。”

“哎,”張傲看蘇西的目光有點不舍“你別走啊...”

蘇西卻頭也不回。

張傲看著蘇西的背影,神情略顯失落,他還是第一次對女孩子有好感呢!

而且,他發現,他現在好像真的有點喜歡這個精致的像個瓷娃娃般的女生了。

見蘇西離開,雷鳴連忙跑到張傲身邊,見張傲還戀戀不舍的盯著蘇西的背影看,忍不住拍了張傲的肩膀一下“怎么樣哥們,拿下了嗎?”

張傲斜睨雷鳴一眼,不想說話。

雷鳴見張傲不搭理他,好奇的不得了,摟著張傲的脖子不停的追問道,“哥們兒,跟我說說到底怎么樣了?追到沒有?”

張傲被煩的不行,翻了個白眼道,“沒追到。”

雷鳴聞言,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道,“哥們兒,真沒想到還有你追不到的女孩子。”

張傲臉上也忍不住有點失落。

雷鳴又拍了拍張傲的肩膀鼓勵道,“哥們兒,別灰心,以你的條件,遲早會追上的。”

張傲懶得搭理他,又去打籃球了,蘇西則直接回了教室,發現班里坐著不少同學都在默默低頭刷題。

蘇西有點無聊,也拿起筆,打開從老師那里拿到復習資料,也開始了刷題。

這些題對于蘇西來說太簡單,完全沒有挑戰力,

蘇西刷了一會兒題,就忍不住拿起一個本子,開始在本子上畫畫,重新學過水墨畫,素描,還有油畫,

此時蘇西拿著一支鉛筆,開始在白紙上一點點描繪蕭戰的樣子,蕭戰英俊立體的五官,銳利明亮的眼眸…

蘇西正要畫蕭戰的鼻子,忽然有人一把把畫給搶了過去,驚訝道,“西西,你畫的這個男人是誰呀?是你對象嗎?”

蘇西蹙眉,抬頭看著面前的張露,語氣有點冷,伸手道,“把畫給我。”

張露似乎沒有看出蘇西的不悅,而是繞有興趣的打量手中的畫,又笑著問了一句,“西西,這上面的男人是你對象嗎?不是你對象的話,你畫的是誰呀?”

蘇西伸手一把搶過畫,語氣淡淡道,“不管我畫的是誰,都跟你沒關系。”

張露見蘇西面無表情,似乎終于意識到蘇西生氣了,忍不住撇撇嘴道,“干什么呀?我就看一眼怎么了?”

蘇西眼神略帶涼意,一字一句道,“我不喜歡別人不經過我的同意,就動我的東西。”

張露見蘇西有些生氣,特別是對上蘇西那雙略帶涼意的眼睛,讓她忍不住有些心慌,忙別過頭,嘴硬道,“我以后不看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張露說完,就扭身坐在自己座位上,看樣子很生氣。

蘇西嘆了口氣,沒想到剛認識一個小伙伴,現在就鬧崩了,不過,她也不是很在意,反正兩人之間也沒啥友情。

第三節課是化學,化學老師是個40多歲的女人,身材微胖,戴著眼鏡。

化學老師講完課后,距離下課還有十幾分鐘,化學老師在班里轉了轉,看到蘇西,忍不住笑著問,“小姑娘真漂亮,是剛來的轉學生嗎?”

蘇西點了點頭道,“老師好!”

化學老師笑著點點頭,然后,友善的對蘇西說道,“若有什么不懂的就問老師。”

蘇西再次道謝,不一會兒下課鈴就響了,下午5:30學校放學,但是因為晚上還要晚自習,所以學生們還不能走,班里的學生都拿著飯盒去餐廳打飯。

蘇西剛來上學,對學校情況還不太了解,沒有拿飯盒,張露下學后,瞥了蘇西一眼,見蘇西坐在自己座位上,暗中輕哼一聲,跟著自己朋友離開,手中拿著飯盒,打算去餐廳吃飯,臨走的時候還大聲嚷了一句道,“小美,小美快走!再不去,一會兒都沒好位置了。”

張露的這種行為明顯是做給蘇西看的,她要讓蘇西知道,就算蘇西不跟她玩兒,她也有別的好朋友,對于這種幼稚的小伎倆,妲己娘娘表示她完全不在意。

蘇西站起身,剛想離開,沒想到,一個英俊的少年,忽然走進班里,來到蘇西面前,把手中的飯盒遞給蘇西道,“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所以打了餐廳最好的飯菜,你看合不合胃口,不合胃口的話我再去給你買。”

蘇西看著面前沖著她笑的張傲,嘴角也不時翹起一抹笑意,沒有接過遞來的飯盒,而是說道,“你拿回去吧。”

張傲沒把飯盒放到桌上,懊惱道,“我讓你吃,你就吃吧,你要是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強迫你,我只是想單純的對你好而已。”

蘇西重新坐到座位上,看著張傲說,“那你呢?你晚上吃什么?”

張傲臉上重新露出笑容,催促蘇西,“你快吃吧,我還不餓。”

張傲說完,就給蘇西打開飯盒,里面是白米飯,白米飯上面是紅彤彤的紅燒肉。

班里有條件不好的同學,從家里帶了饅頭和咸菜,就著開水吃飯,聞到紅燒肉的香味兒,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張傲把勺子塞到蘇西手里,催促道,“快吃吧,快吃吧,一會都涼了。”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蘇西眼睛一亮,站起身,喊道,“戰哥哥。”

蘇西把勺子放下,跑過去,想要拉住蕭戰的手,蕭戰輕咳一聲,眼睛掃了掃正盯著他們兩個人看的學生。

蕭戰對蘇西說,“走吧,跟我回家,我已經跟你們班主任請過假了,明天你再上晚自習。”

蘇西頓時高興起來,“太好了。”說完,就要跟著蕭戰離開教室。

張傲見蘇西要走,忙跑過去,站在蘇西和蕭戰面前,蕭戰看著面前這個比自己矮半頭的清俊少年。

只見這少年看著自己時,眼神充滿了敵意,看向蘇西時卻又目露委屈,蕭戰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拉住蘇西的胳膊,想要帶蘇西離開。

張傲見了,忍不住喊道,“你是蘇西什么人?快放開她的手。”

不等蕭戰說話,蘇西就道,“介紹一下,這是我未婚夫蕭戰。”

張傲聽了,忍不住驚訝,反問道,“你訂婚了?”

蘇西笑著點頭,“是啊。”

張傲抬頭打量蕭戰,想了想,忽然問蘇西,“這個男人今年多大?”

蘇西不明所以,但還是回道,“26歲。”

張傲聞言高興起來,對蘇西說,“這個男人太老了,西西,你別跟他好了,你跟我好吧,這個老男人配不上你。”

蕭戰聽到張傲稱呼自己為‘老男人’,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蘇西呆愣了一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蕭戰見蘇西笑得前俯后仰,眼神中滿是寵溺之色,開口對張傲道,“讓開。”

張傲賭氣,說完又惡狠狠的瞪著蕭戰,“你有種跟我打一架,誰贏了,西西就是誰的?”

蕭戰瞬間冷了臉,語氣不善道,“西西不是物品,你再敢說這種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老男人也是有脾氣的。

蕭戰是尸山血海里殺出來的,他身上的那種血性,還有如獵豹一般危險的氣息,都讓張傲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蕭戰拉著蘇西離開了,學校不少同學都看到這一幕,私下議論的更多了。

雷鳴在操場上找到了正在打球發泄的張傲,嘆了口氣,同情的看著自己的發小兄弟,“天涯何處無芳草,你可千萬不要自暴自棄啊。”

張傲聽了,沒好氣兒的瞪了雷鳴一眼,“聒噪。”

雷鳴大呼小叫,“哥們兒,別不識好人心呀,我可是聽了你的悲劇之后,特意過來安慰你的。”

雷鳴也覺得,他兄弟有點慘,好不容易喜歡一個女孩子,那女孩子竟然名花有主了,聽說都已經訂婚了,這打擊著實有點大,于是他忙不迭的過來安慰。

張傲看著雷鳴看向自己時那同情的小眼神兒,沒好氣兒的白了雷鳴一眼,然后把籃球遞給雷鳴,兩個人又說說笑笑的去打籃球了。

張傲雖然對蘇西有好感,或者說,青春期的男孩子對于漂亮女孩子的那種單純的心動,但是倆人畢竟認識才半天時間,根本沒啥感情。

張傲雖然有點傷心,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訂了婚,有了喜歡的人,徹底絕了自己的念想,心里有點不舒服,但也絕對沒有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蕭戰拉著西西上了車在車上,蕭戰對西西說,“學校里的飯菜不好吃,以后每天下午,我來給你送飯,好不好?”

蘇西卻看著蕭戰說,“戰哥哥,我不想上晚自習。”

蕭戰有些為難道,“不上晚自習的話,功課能跟上嗎?”

蘇西一臉自信道,“就算明天考試,我也能考上大學,我只是覺得晚上上晚自習有點浪費時間而已。”

蕭戰聽了,又忍不住想到今天上午,西西一口氣,花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做完了四套卷子,就點頭道,“那好,我幫你想辦法。”

蘇西頓時高興起來,嬌滴滴道,“戰哥哥最好了。”

兩人回到家,蕭老爺子看到蘇西,忙問,“西西,第一天在學校感覺怎么樣啊?有沒有人欺負你?要是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爺爺,爺爺給你撐腰去。”

聽到蕭老爺子的話,蘇西很是感動,坐在蕭老爺子身邊,抱著蕭老爺子的胳膊,笑著說,“爺爺放心,我不會讓人欺負的。”

吃完晚飯,蘇西又悄悄地溜進蕭戰的房間,直到晚上將近十點才回自己房間睡覺。

第二天早上,蘇西早早起床,吃完早餐,蕭戰就送蘇西去上學。

同一時間,李秋月也正好走出監獄的大門,監獄的工作人員對李秋月嚴肅警告說,“出去后好好做人,千萬別回來了。”

李秋月咬牙點了點頭,眼中滿是屈辱。

李秋月想到自己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大學生活,心都是疼的。

此時大學已經開學,而她還沒入學,就被學校給開除了,李秋月只要想到這件事情,就氣得渾身發抖,口中喃喃自語,“蘇西你這個小賤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你給我等著!”

許愛華剛上完第一節課,正要去找趙春杏,沒想到這個時候同學過來告訴她,學校門口有個女人要找她。

許愛華以為是自己的家人來找自己,也沒多想,就去了。

許愛華看著站在門口的李秋月,忍不住驚呼道,“李秋月,你怎么來了?”

李秋月看到許愛華,說道,“我來找你,自然是有事兒。”

許愛華表現的卻有點不耐煩,“李秋月,你來找我,若是為了蘇西那個女人,那還是不要說了,我現在是大學生,我是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小山村娶蘇西的。”

聽到許愛華的話,李秋月忍不住冷笑出聲道,“你現在就算是想娶蘇西,那個女人也不會想嫁給你的。”

許愛華蹙眉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李秋月道,“蘇西一個多月前就來到了京城,我之前跟你說過,蘇西在京城有一門親事,她現在要嫁給他那個未婚夫了。”

許愛華聞言恍然道,“怪不得這兩個月她沒給我郵錢呢,原來那個女人已經移情別戀,喜歡上別的男人了,真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不過很快,許愛華又道,“既然她已經快要嫁人了,那以后我們兩個就再沒關系了,你今天找我來,是為了什么?”

李秋月冷笑道,“許愛華我知道你是個愛錢的,你恐怕不知道,蘇西未來的婆家多有錢,只要你我聯手,我們就能從蘇西那個蠢女人手里弄到一大筆錢……”

許愛華聞言,忍不住道,“你說的是真的?蘇西未來的婆家若真是有錢的話,人家憑什么娶她這個村姑?”

李秋月語氣中充滿了嫉妒,“還不是因為她有個好爺爺,這是她爺爺給她定下的親事。”

許愛華聞言也沒有多問,只是看著李秋月道,“我們真的能從那個蠢女人手里騙到錢?”

李秋月自信道,“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們就一定能夠得到一大筆錢。”

許愛華想到趙春杏大手大腳的性子,為了他以后的光明前途,許愛華點頭道,“你有什么計劃?”

李秋月沒有直接回答許愛華的問題,而是問道,“蘇西那個女人以前給你寫的信,你還留著嗎?”

許愛華道,“都留著呢,只不過被我扔到了一個紙箱子里,有些發霉了。”

李秋月表情嚴肅道,“有了這些信,我們就可以威脅蘇西,她若是不給我們錢,我們就把那些信給蕭家人,讓蕭家人看看,她是一個怎么樣的女人?”

許愛華聞言眼睛一亮,“沒錯,她若是還想嫁進蕭家,那么就一定不會想讓蕭家人看到那些信的。”

許愛華讓李秋月先離開,等周末他回家,然后把信拿出來,兩人一起去找蘇西要錢。

李秋月卻一臉為難的看著許愛華,“那個...”李秋月不好意思開口“你能不能借我點錢?”六零軍嫂有空間 第23章 李秋月被放出來了


上一章  |  六零軍嫂有空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