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攻略極品 >> 目錄 >> 第1464章 我是開國土鱉(三十二)

第1464章 我是開國土鱉(三十二)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5日  作者:薩琳娜  分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薩琳娜 | 攻略極品 
攻略極品 第1464章 我是開國土鱉(三十二)
第1464章我是開國土鱉(三十二)

哈哈,哈哈哈”

回到后宮,來到皇后所居的萬春殿,剛踏入宮門,圣人就控制不住了,一路大笑著進了正殿。

“圣人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喜事?”

皇后還不知道前朝的事,但看夫君這般高興,不用想也知道,定是有喜事。

“哈哈,阿南,你不知道,今天、今天,哈哈,我真是太高興了!”

圣人拉住皇后,口里叫著她的小字,想跟她分享這樁喜事,卻又忍不住那股笑意。

哈哈、哈哈的好半晌,差點兒把皇后笑毛了,他這才憋住笑,將朝堂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皇后說了一遍。

說到最后,圣人忍不住感慨,“小野豬還真是朕的福將啊。”

這還不是圣人最滿意的,最令圣人滿意的事,則是“秦猛”做這些都是無心之舉,卻歪打正著的幫了皇帝的忙。

“阿猛還是太孟浪了。他這般行事,定會惹怒整個世家。”

皇后卻沒有這么樂觀。

她沒有像原劇情中那般對“秦猛”有了心結,而是把“秦猛”當成了自己人,所以,她忍不住會為這個心思簡單的莽漢考慮一二。

“他就是不這般行事,那些世家也不會看他順眼的。”

圣人收斂了笑容,冷聲道,“那些人的傲慢早已深入骨髓,呵呵,別說是一個秦野豬了,就是朕,高祖時就是鎮守一方的將軍,在那些世家看來,我柳氏仍是寒門!”

“祖父年少時,曾傾慕一世家女,誠心求娶,卻慘遭拒絕。拒絕也就罷了,偏那人還肆意嘲諷我柳氏癡心妄想!”

“呸,不過是個沒落小世家的家主,做個八品小吏,十幾年都不得升遷,能力可見一般,可就是這樣的人,居然也敢折辱我阿翁!”

“還有我阿爹,南征北戰十幾年,一身傷病這才打下了新朝的江山。可那些人,只知道龜縮在自己的殼子里,在各個勢力之間左搖右擺,宛若墻頭之草,他們敢這般肆無忌憚,還不是仗著有個好姓氏,知道就算改朝換代,那些新君也不敢將他們怎樣?”

“這新朝是我楊氏一門的,可那些人,卻還敢輕慢我楊氏。哼,朕早就想打爛這個破框框了!”

“只是朕繼位時日尚短,新朝又邊境不穩,這才容忍至今。”

而且吧,人家世家也沒犯什么大錯,圣人想發難,也沒有借口。

還是他的小野豬貼心啊,硬是給他制造了一個借口。

圣人這才能趁機在朝堂上說出“重修《氏族志》”的話,并且開始攪動風雨,給世家重新洗牌!

這些道理,皇后當然也懂。

只是,這樣的話,皇帝可以說,但她作為賢后卻不能說。

“陳家子確實有些不像話。且如今的《氏族志》還是兩百年前修訂的,時移世易,幾經戰亂,許多家族也開始沒落,早已沒了昔日的風光。”

皇后中肯的說道,“新朝雖是新立,但也歷經兩代君王,開國數載。圣人文韜武略、文治武功,天下早已呈現太平富足之勢。盛世可期,確實該重修《氏族志》!”

皇后一番話,捧得圣人非常高興。

“哈哈,沒錯,就是這個道理。”

圣人暢快的說著,“阿南,你那句‘時移世易’更是說到了點子上。現在的世家,可遠不是王謝時的世家了。想要跟我楊氏共治天下,更是白日做夢!”

“還是圣人想得周全。只是阿猛這事,辦得還是有些魯莽了。幸而圣人也懲罰了他,好歹讓他長長記性。”

皇后又把話題扯了回來,“但,阿猛剛成親,家里又有一大家子的人要養活,沒了俸祿,恐會艱難——”

皇后這話說得,就有點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秦野豬會生計艱難?

這話,圣人都不信。

都是在軍中摸爬滾打的人,就是圣人自己,在攻破敵軍堡壘的時候,沒少縱兵劫掠。

圣人私庫里的好東西,有不少都是在戰時截獲的。

秦猛跟著圣人四處征討,不管是剿滅叛賊,還是解救世家塢堡時趁火打劫,戰亂之中,他沒少往自己腰包里搗鼓東西。

圣人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私庫庫存,來推測秦猛的小金庫有多豐盛。

當然了,圣人一直把秦猛當學生、當兒子養,對他亦是非常照顧。

此刻聽皇后一說,他也忘了小金庫的事兒,沉吟片刻,“還是阿南想得周到。野豬不比從前,他過去是個光棍兒,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

“現在他有父有母、還有剛娶進門的嬌妻,自然花銷也大——”

皇后聽出圣人的意思,趕忙接過話茬,“但圣人金口玉律,已然說出的話,就斷沒有更該的意思。這樣吧,過幾日,妾身尋個理由召王氏進宮,趁機賞她一些金銀錦帛。王氏是個聰慧的,應該能體會圣人與妾身的心意。”

圣人合掌,“還是我的阿南最周到。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圣人”

“阿南”

萬春殿里,一對成親十幾年的老夫妻,竟似新婚夫妻般甜蜜起來。

帝后擔心“秦猛”的財政危機,秦家也有個人在惦記安國公府的銀錢。

“王氏,你剛過門,家里的事你也不清楚。過去啊,咱們家都是你大嫂幫忙掌管。”

郭氏忍了幾日,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今天恰巧聽到了一個新聞,頓時覺得有了底氣,便命人把王氏找了來。

婆媳見面,還不等王氏客氣的寒暄幾句,郭氏就直奔主題。

“偏猛兒是個老婆奴,你這新婦剛進門的第二天,他就逼著老大家的把管家權交給了你!”

“也罷,這倒也沒什么,誰讓你出身高貴,懂得料理家務呢,咱們這些小門小戶出來的村姑,也只好給你讓賢!”

沒有秦猛在眼前,郭氏也懶得跟王氏演戲,她耷拉著眼皮,陰陽怪氣的說著。

王氏見到這樣一個婆婆,倒也沒有太吃驚。

她早就知道婆婆不好相與,現在人家露出真面目,她反倒有種“終于來了”的踏實感。

“阿家(指婆婆)說笑了,什么高貴不高貴的,我既嫁入秦家,就是秦家婦。父母從小教導我,出嫁從夫,所以,我聽夫君的。”

王氏不軟不硬的頂了一句,并無辜的表示,接管家務不是她要求的,而只是聽從夫君的安排。

郭氏惱了,沖著王氏就啐了一口,“放屁!你還當自己是高貴的世家女?我呸,我都聽說了,外頭都罵你‘自甘下賤’,誰都瞧不上你……”

小說屋


上一章  |  攻略極品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