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第五百三十六章 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作者:再來一盤菇涼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再來一盤菇涼 | 我本港島電影人 
我本港島電影人 第五百三十六章 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第五百三十六章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__都市小說_書客居

第五百三十六章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第五百三十六章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小說:、、、、、、、、、、、、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整個賭船狀況凄慘,場景震撼眼球。

高進不斷在梁朝瑋和吳振宇的幫助、掩護下逃離賭船上的追殺,這里的打斗風格更加凌厲。爆破特效做得不遜色于好萊塢的團隊,甚至猶有過之!實際上,在動作片上,港片一直都很有優勢!

“跳!!!”

高進在梁朝瑋的掩護下,從幾十米的賭船上,凌空直接往下跳!

轟!轟!轟!

身后沖天的火花,賭船爆炸!

整個鏡頭一氣呵成。

“哇!這個鏡頭酷!”坐在包廂的大鼻子看著這個鏡頭,難以置信。

這種鏡頭曾經全港只有他敢跳。

如今,卻沒想到吳孝祖的電影中,出現比他跳樓還要震撼的畫面。

戲院的觀眾更是震撼的目瞪口呆,腎上腺素不斷飆升,真的是驚心動魄。

這個鏡頭在拍攝的時候,難度極高。

兩位替身演員是吳孝祖特意從國外請來的專業極限運動員。

接下來水下的一幕參考了《戰狼2》。

水下攝影的難度不用說,但厲害的不是扮演周閏發的替身,而是拍攝他們的攝影師!

海面上,郵輪沖天大火映射整個天空,巨大的火焰讓整個影廳都鴉雀無聲。

高進與梁朝瑋“游”失。

海面上,一艘救生艇慢慢的開了過來,梁鎵輝穿著灰色西裝,嘴唇上規整的克拉克蓋博款的一字小胡子微微翹起,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領帶夾上狀若黑龍的寶石。

老神在在的拿著魚竿敲了敲水里泡成落湯雞,抱著個游泳圈飄蕩地高進。

“當當當……需不需要撈你上來?”

“許一礬?!”高進抹了一把水,咬著牙看著對方。

“200萬美金,我救你上來。”

梁鎵輝扮演的許一礬撣了撣對方揚上來的海水,眼睛明亮道,“現在300萬了!”

“好!”高進道。

“使徒在人間行走,為的是傳播福音。我替主傳播愛……”梁鎵輝笑著擺手,讓旁邊的手下把高進弄上來。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高進狼狽的看著梁鎵輝扮演的許一礬。

“100萬!”

“好!”

“有人花錢要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同時也有人讓洪先生來不及見你。不要問我是誰,你別老加加加錢……加錢的話我倒是有一點線索。”

看著高進豎起手指,梁鎵輝臉不紅心不跳的繼續道:“對方好像與最近的中東那邊有關,也有人說他們剛通過洪先生買了核彈頭……你別這樣看我,你該相信我的情報。總之有一股勢力在針對你!”

“為什么是我?”

“300100100……五百萬!”

梁鎵輝先笑了笑,然后把一個衛星電話給對方,“不如先把賬結了好了,轉入我瑞士銀行的戶頭就好了。”

高進眼睛不眨的接過對方的電話,梁鎵輝核實之后,確認自己的戶頭多了五百萬,這才露出笑臉。

“抱歉,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噓……你忘了,這是我的地盤……”

梁鎵輝豎起手指,噓了一聲,看著被保鏢制服的高進,聳聳肩,“不過可以贈送你一個消息。昨晚,有人出3000萬美元,買你的命!吶……你不要這樣看我。”

拍了拍手,嘆息遺憾道,“可惜有效性只在昨晚,今天你已經不值錢了。”

“能幫我找到阿琛嗎?”高進看著大海,“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轉過頭,“100萬!”

“問題!”梁鎵輝點點頭。

“送我去舊金山或者拉斯維加斯!”高進突然有點心神不寧。

陰沉沉的海面上,漂浮著爆炸物,顯得混亂無比。

高進站在船頭,陰霾似乎在不斷吞噬他。

光影下,他在此刻無比的孤寂單薄。

在黑暗風電影中,東亞黑色電影的開端,很多人認為是1979年黑絲襪紅指甲的趙雅芷主演,許安華執導的新浪潮電影《瘋劫》。

早期的黑色電影形成于19401958年的好萊塢黑白影片。后來到了60年代,歐洲電影出現了新的黑色風格的電影,被稱為黑色電影。

《賭·神:即刻開戰》這部戲則推翻了之前形成的黑色風格。

達到了更高明的態度。

這部戲實際上屬于普通觀眾看了覺得很爽,影評人看了很震驚,電影人看了革新電影認知的一部創新之作。

它可以很商業,因為它具備所有的商業元素。

所以,此刻觀眾看得如癡如醉。

它實際也很內涵,因為里邊有著種種人物在里邊,也探討了高進的心路以及對于人的討論。

當然,這一點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吳孝祖本人也不可能涉及太深。

電影開始了十幾分鐘,高潮迭起,現場觀眾全都眼巴巴的盯著銀幕,舍不得錯過一幀一秒。

全程無尿點。

電影的節奏把控如行云流水一般,每個點都觸到了觀眾的G部。

這種穩穩的節奏,看的陳凱哥、宮酈等內地電影人更是震撼不已。盡管他們見多了大場面的戰爭戲,出動飛機坦克都不在話下。但吳孝祖這種摧殘的暴力美學營造的震撼,依舊讓他們縈繞心頭。

這部戲可能在文藝性上不如《嫌疑人》的高度,但是在商業性上,真的是突破了港片的桎梏!

足以媲美好萊塢的頂級動作電影。

之前觀影過《第一滴血3》的許多影評人心中暗暗比較,驚喜的發行,屎太濃還是太稀松了……

吳孝祖給荷里活的動作片電影同仁,好好的上了一課!

革新了動作電影片節奏!這種改變是未知的!

作為戛納電影節歷史上最年輕的金棕櫚獎獲得者,吳孝祖的新電影不單單瞄準了本土市場,最重要還有外埠票房。

不然三兩千萬的票房,很難收回成本!

這場爆炸戲就燒了百萬的經費!

幸虧眾多演員片酬都普遍降低,不然可能經費都不夠!這部戲的爆破場面比《雙雄》都提高許多。

這才是真正的大制作!!

戲院,無數人咋舌不已。

這種畫面,《警察故事》與其相比都略顯不足,非要等到《紅番區》,港片才真正拍攝出這種能夠比肩好萊塢的大場面!

這時候,這種炸船的驚天動地的大場面,在80年代,就相比于后世《阿凡達》給內地觀眾的震撼。

“噗通——”

女人仰面沉入蔚藍幽深的水中,色彩艷麗的長裙穿在身上,溺水掙扎的動作帶動裙擺晃動,恰若水中舞蹈,充滿了死亡的妖異美感。

吐出的水泡就像水晶球,映襯著臉上充滿絕望。

鮮艷的舞裙猶如畫板上多姿多彩的調色盤,透過水面曲折的光線,朦朧且夢幻。

仿佛置身于17世紀巴洛克時期的油畫,絢麗多彩,又極具浪漫主義色彩。

折光粼粼的水面,仿佛有一個雄偉的輪廓映在水里。

鏡頭和光線越來越冷——直到一切化為虛無。

J(章敏)在賭船爆炸的當晚,離奇的溺水而亡,尸體被處理了,不知所蹤。拉斯維加斯的警方把高進當做了第一嫌疑人。

因為,機場并沒有高進的出入境證明,同時,種種跡象都指向了他。

天臺上,兩個身影錯身而戰,周圍是聳立的高樓,讓這里成為‘凹’型的牢籠。

“如果想要離開拉斯維加斯,我可以幫你。”梁鎵輝轉頭問。

“她的墓地在哪?”

“舊金山。”

“我想去看一看。”

“…………1美元。”

高進翻了翻衣兜,掏出一枚硬幣,“叮”的彈了過去。

手拎著禮帽接住。許一礬聳聳肩,捏起硬幣,收納到褲兜里。

高進目光靜靜的盯著梁鎵輝,開口:“我想知道他們是誰。”

許一礬沒意外對方的問題,手一翻把禮帽重新戴好,拿好身側的一把銀質惡龍把手的黑傘,挑起嘴角,揚起下巴。

“呵是個好問題。”許一礬收斂笑容,直視對方,慢慢搖搖頭,“可惜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還是不想說?”高進咬肌緊了緊,眼神很危險。

“你知唔知,威脅一個情報捐客是個很白癡的行為。現在外邊黑市上,已經有人開出暗花了。美國警方雖然是一群飯桶,但國際刑警可還在找你。”

許一礬保持微笑,“換個問題吧。”

“鑰匙是什么?”

“我只知道,鑰匙控制了一枚‘大伊萬’。有人從烏克蘭運出最少三枚核彈頭,想要凈化海灣。鑰匙應該是一段序列碼。”許一礬回答,然后饒有興致的看著高進,笑。

“說真的,不如把鑰匙交個我,你會更安全。”

“我不知道什么鑰匙!”高進怒氣的甩話。

現在,國際刑警和世界黑市的許多人都在找他,因為大家都篤定他拿了‘鑰匙’。

但高進自己知道,自己根本不知道鑰匙是什么。

現在想想,J或許也是因為‘鑰匙’死的咯?

他也是才知道,那艘賭船竟然涉及到了一場“驚天賭局”。

賭局的結果,他回到美國才知道:以色列出動飛機空襲貝魯特和黎南部巴解游擊隊基地。

同時,賭注就包括3枚核彈頭。那10億美金鬼知道倒了哪里!那場賭局根本就是一群瘋子軍火商為了利益,不斷在推動世界戰火的蔓延的游戲。

他出現在賭局。

贏了賭局!

妻子死了,阿琛下落不明,招到警察追捕……

“無所謂。”

許一礬笑著聳聳肩,“如果你想找到那群人,不如去高麗試一試。”

大雨滂沱,舊金山。

墓地。一把西方惡龍銀質雕像的傘把透過特寫鏡頭,展現在銀幕上。

戴著紅色寶石戒指的手舉著這把名貴的傘,很穩。

梁鎵輝穿著一身精致的西服,外面披著一件藍色大衣,筆挺的立在臺階上。

另一條手臂托著一只黑貓。

貓咪很舒服的窩在臂彎處,抬起頭——邪異的貓瞳豎著看了看遠方。

主觀鏡頭下,不遠處,大雨中,高進跪在墓碑前,狼狽不堪。

“主愛世人。”

梁鎵輝轉身離開,不去看那個頹廢墮落的身影。

這里的景象設計就特別有傳統黑暗電影風格了。這部戲的故事結構,吳孝祖并沒有故弄玄虛。

《一個字頭的誕生》也有人認為是黑色電影,但那部戲是結構式的一種創新。

吳孝祖之所以被許多影評人稱為未來的電影大師,并非只是一部電影的曇花一現,因為他每一部電影都在創新,給電影擴展出更寬廣的可能性。

這部戲,黑暗的巴洛克風格真的迷死人了,或者說這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巴洛克風格,而是類似于后來呂克貝松的新巴洛克風格,同時,吳孝祖添加了許多自我的風格在里邊。

但同時,這部戲屬于典型的戲劇結構。開端、進展、高潮、結局;人物關系及人物行動發展的都符合好萊塢商業片結構,如果換做一個導演,這部電影可能也不會如此精彩。

因為他的故事情節并不新穎。

只是中間的‘斷裂式’設計讓影片更有懸念。

觀眾都很好奇,誰要殺高進,同時誰殺了他的妻子和孩子,梁鎵輝亦正亦邪到底是不是朋友?

這種處理方式并不是吳孝祖獨創,后世諾蘭就很喜歡有這種迷宮式的手法。

如今,東西方電影已經開始從單純的追求藝術上的高低慢慢轉變到商業與藝術之間的平衡。這一點,吳孝祖估計會成為許多新一代電影導演的啟蒙老師了。

黑色污水順著石板路的縫隙往下滲,旁邊滿是涂鴉的臟兮兮的墻壁上,布滿角質化油漬的井蓋突突的往上冒氣,旁邊鐵銹斑斑的樓梯處往下淌水。

低光源折射的光影把巷子弄得很黑暗,透著煙霧。

牛仔服,格子襯衫,牛仔褲。

高進抱著裝滿法式面包棍的牛皮紙袋低著頭,快步走過石板。

這里開始蒙太奇交叉。

他回了當初在洛杉磯的家,一寸一寸的思念或者……搜查,這期間,他重新聽了《Let'S

Together》,嘴角泛笑的離開。

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被人監視了,所以他不斷的用悲傷和頹廢來隱藏和掩飾自己的情緒。為了蒙蔽住對方,他需要用最真實的表現去“麻痹”。

這樣,他才能夠順著這個尾巴,抓住對方的蹤跡。

這一段周閏發奉獻了教科書般的戲中戲的表演方式。

接下來隨著空寂的腳步聲,蒙太奇穿插著男主角被妻子和孩子的死亡打擊的徹底頹廢了——短短的幾分鐘都是他頹廢的展現。

“教授,他的住所我們查了,也跟了他多半年,他應該是不知道鑰匙在哪……”

黑衣人看著渾渾噩噩的走進廉租房高進,拿著衛星電話給對面的人匯報。

“好,我再試一下他,然后就去高麗處理……”

后邊的聲音低不可聞,黑衣人掛斷聽筒,戴好黑皮手套,朝著高進那處廉租房走去——

“咯吱咯吱”

老式的旋轉木質樓梯,空蕩蕩的,只能聽到皮鞋踩在樓梯上的聲響。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

小說相關、、、、、、、、、

_都市小說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書客居我本港島電影人 第五百三十六章 賭神高進,復仇開始(下)


上一章  |  我本港島電影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