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戰錘神座 >> 目錄 >> 后記:英雄不朽

后記:英雄不朽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19日  作者:漢朝天子  分類: 奇幻 | 史詩奇幻 | 漢朝天子 | 戰錘神座 
戰錘神座 后記:英雄不朽


鬼吹燈小說:、、、、、、、、、、、、

舊世界,帝國,陪都布倫瑞克,私人摩爾花園。

入秋的一天,下著微微的細雨。

相比起遠處繁榮昌盛的城市景象,摩爾花園始終是寂靜的,無數死者在這里安寢,享受著冥神摩爾帶來的安寧,很少有人會愿意打破這份寧靜,黑衣黑袍,手持鎖鏈、吊錘、顱骨天秤的摩爾祭司們偶爾在這里出入,還有那些黑衣黑甲,背后背著重弩火槍,手持雙手大劍的摩爾騎士們侍立在花園周邊,靜靜地守望著一切。

但今天不同。

從布倫瑞克大街的街道上傳來了陣陣轟雷般的響聲,一隊隊精銳的帝國士兵們小跑著沖過摩爾花園前的石板路。

最先出現的是戰庭衛隊,這群儀仗隊手持金色黑底天秤金獅大旗,列于大路的兩側。

然后是黑石守衛和著名的努爾鐵甲軍。

所有人都為之沸騰,幾十年來,這幾只軍隊在皇帝的率領之下,從世界的一邊打到另一邊,橫掃八方,俾睨天下。

一切準備完畢之后,一位身穿后黑金色禮服,身披紫袍,頭戴金色獅鷲圓帽的壯年男人騎著一匹純血精靈戰馬從遠處而來,他的身邊跟著幾名條頓守衛、瑞克禁衛和獅鷲騎士,壯年男人騎馬來到摩爾花園門口,看著這座有上千年歷史的墓地花園,男人動作稍稍一頓,隨即翻身下馬:“你們自便吧,我一個人進去。”

“是!”騎士們大聲應是,同樣翻身下馬,立于路邊警戒。

門口的摩爾騎士們認出了來人的身份,敬禮:“陛下!”

“嗯,我去看看教父。”皇帝龍行虎步,身上氣息隱隱,眉宇之間有金色的閃電跳動,他英武不凡的臉上泛過追憶,不再和摩爾騎士說話,大步朝著花園內而去。

摩爾祭司們推開厚重的神殿大門,在石制大門的兩側,使用高哥特語寫著“弗雷德里希皇朝末代皇帝,世界守護者,人類楷模,帝國皇帝之典范卡爾弗朗茨安息之處。”

上一任帝國皇帝卡爾弗朗茨就安息于此。

皇帝在門口解下紫色披風,他大步步入神殿之內,伸手示意眾人不必跟來,沿著樓梯下行,在燭火的燈光中,現任帝國皇帝,弗雷德里克皇帝一步一步地,沿著樓梯慢慢地走著。

他走得很慢,似乎是為了能夠看清楚墓穴兩側的壁畫,這是矮人現任首席符文工匠大師索瑞克鐵眉和他徒弟們的杰作,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皇帝,矮人不收一分錢接下了修建墓穴和維護的任務,并發誓會將卡爾弗朗茨皇帝的所有偉大事跡都如實紀錄。

矮人確實做到了,弗雷德里克仔細地端詳著壁畫,從諾德海岸上的伏擊,到血松林之戰的堅韌,從黑火隘口的天神下凡,到布倫瑞克之秋的決死之刻,教父的一切功績都已經被如實紀錄,甚至能夠給人一種身臨其境之感。

就算走得再慢,弗雷德里克終究還是來到了棺槨之前。

銅制的棺槨表面,卡爾弗朗茨的雕像就這樣平靜地躺在那里,由矮人雕刻的銅像完美地一比一還原了卡爾弗朗茨的真實相貌,他不是很高的身高,樸實、堅韌且帶有點粗俗的面容,銅像上,卡爾弗朗茨皇帝的雙眼緊閉,嘴角微微翹起,輕松,面帶著笑容。

這跟弗雷德里克印象中的卡爾弗朗茨很有不同,在弗雷的印象中,卡爾弗朗茨皇帝總是皺著眉頭,或著急,或嘆息,或嚴厲,或苦惱,他很少見過教父如此輕松的表情,但他確實記得,在最后一刻時,皇帝的臉上就是這種表情。

輕松,完成使命的輕松,徹底解脫的輕松。

弗雷德里克長嘆一聲,他跪在卡爾弗朗茨的棺槨之前,叩首:“教父!弗雷來看您了!”

話還沒說完,弗雷德里克幾乎已經落下淚來。

卡爾弗朗茨在米登海姆之戰結束的第二天就溘然長逝,只因為查理曼大帝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他解除了附體,交代了幾句之后就回歸了至高天。

失去了神力加持,實際上已經在布倫瑞克之秋中死去的卡爾弗朗茨皇帝終于恢復了自己,他在一瞬間就衰老得不成樣子,滿臉皺紋,頭發和胡子全白,身材岣嶁,已經是一位真正的老人,皇帝痛苦地喘著氣,叫來了所有還活著的選帝侯與帝國議會成員。

卡爾弗朗茨當眾宣布傳位于弗雷德里克,大煉金師蓋爾特為帝國攝政兼皇家首席大巫師,以弗雷德里克為核心重建帝國宮廷。

只來得及交代完這些,皇帝握住了弗雷德里克的手將銀色封印交到了他的手中,朝著他露出了一個微笑,無比輕松的微笑。

弗雷德里克皇朝末代皇帝卡爾弗朗茨,就此撒手人寰。

一模一樣的微笑,弗雷伸手拂過教父的銅像,淚水劃過臉頰,卻露出了微笑:“教父,弗雷今天來看您了。”

卡爾弗朗茨的棺槨銅像上還是輕松的微笑,沒有任何變化。

“啪!”弗雷德里克打開一瓶帝國啤酒,坐在了教父的棺槨之前:“教父,距離您上次在帝國皇宮,用雙手抱著牙牙學語的我,一筆一筆教我寫高哥特語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整整七十年。”

“即位五十年來,弗雷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一天也不敢忘記教父的犧牲,還有您臨終時抓住我的手,給我留下的諄諄教誨。”弗雷德里克悶頭喝了一大口啤酒,眼中含淚地笑道:“五十年來,弗雷總算是做了一點小事,為人類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貢獻。”

似乎是話匣子打開了,弗雷德里克的話多了起來。

“這五十年來,我主持編著了《獅鷲大典》,將帝國在終焉之刻中損失的經典和知識重新找回,我五征混沌荒原,和德文那個臭弟弟一起幾乎掃清了所有的混沌之力,我派人七下西洋,最遠抵達過震旦和露絲契亞,我四次南征,幾乎將惡地的綠皮全部屠殺一空。”

想起這些年的輝煌壯舉,弗雷德里克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即位后六十三場遠征全部勝利,他有理由自豪。

終焉之刻結束后,世界勢力重新洗牌,人類成立了著名的“查理曼暨布列塔尼亞暨埃斯塔利亞暨提利爾暨邊境親王暨基斯勒夫重聯帝國。”

這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一統邦聯組織,由騎士王萊恩馬卡多和騎士王后蘇莉亞擔任最高首腦,但是并不世襲,其最大的使命在于驅逐混沌的印象,收復失去的領土,恢復生產,重建家園。

所有人都承認萊恩馬卡多的權威,不過實際上這個帝國從一開始就分裂成三個部分。

萊恩的大兒子,弗雷德里克繼承了帝國皇帝、提利爾國王這兩個重要爵位,因此也被稱為東帝國。

弗雷德里克在布列塔尼亞的凡爾賽宮加冕為帝國皇帝。

萊恩的小兒子,德文希爾繼承了騎士王和埃斯塔利亞國王的爵位,因此也被稱為西帝國。

德文希爾在努爾的勃蘭登堡門前加冕為布列塔尼亞騎士王。

基斯勒夫由女沙皇卡塔琳的女兒卡塔琳二世繼承,并加尊號升級葉卡捷琳娜二世,稱為基斯勒夫沙皇。

邊境親王領則是成為“共管地區”。

東西二帝并尊,這個重聯帝國從一開始就是兩個皇朝,也僅僅只是因為兩個皇帝都是萊恩的兒子都承認萊恩的權威這才形成了表面上的統一。

“五十年過去了,教父,無論如何,我總算是能夠和您有所交代了,在我手下,帝國依然是天下第一!”弗雷用手摸著巨石制成的棺槨,皇帝動情地說道,就像是一位孩子向父母炫耀著自己的成就,渴望著認可。

終焉之刻結束后,精靈正式在馬勒基斯之下完成了大一統,在月之神上神莉莉絲的幫助下重新升起了奧蘇安,定都洛瑟恩。

然而精靈一族在終焉之刻中失去的人口沒有那么容易回來,嚴重的人口不足和社會倒退使得精靈難以重現昔日榮光,整個奧蘇安大半的土地空著,根本沒有足夠的人口來填充。

同樣,永恒王馬勒基斯即使是有所轉變,但他依然使用者自己的方式統治著他的王國,所有精靈從出生開始就被要求進行軍事訓練,永恒王的密探對民間進行嚴格的言論和出版審查,精靈們需要遵守的條條框框多了起來,而且還嘗嘗被要求做一些不愿意的事情,僅有阿瓦隆和薩夫睿因為艾拉瑞麗和泰格里斯的存在還保有不錯的自由度。

這使得很多習慣了自由的精靈很痛苦,他們選擇來到舊世界,成為人類的座上賓,用他們的知識為舊世界的重建添磚加瓦,極大地促進了舊世界的重建和繁榮,同時精靈也可以享受他們要的自由和舒適的生活。

月之神上神不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她和萊恩的孩子——新晉鳳凰之主阿瑪蒂爾只是默默地注視著一切。

“矮人至高王阿拉里克是個有趣的家伙。”弗雷德里克對著空無一人的墓室笑道:“或許在他手下,矮人會重新迎來一個輝煌的時代,不過我總是覺得小索爾格林更有機會。”

終焉之刻結束后,矮人至高王索爾格林率領著殘存的矮人軍隊返回了永恒峰并立即傳位于自己的兒子阿拉里克,第二年春,索爾格林就因為傷重在永恒峰的先祖大殿中去世,所有化身議會的成員都來參加了這場葬禮并給予了索爾格林極高的評價。

出人意料的是,永恒王馬勒基斯居然跪在了索爾格林的遺體前承認了自己昔日的錯誤,這使得精靈和矮人之間的仇恨情緒大大緩解了。

五十年的時間對精靈不怎么足夠,對矮人來說確是可以好好休整的機會,經過一場又一場的戰爭,終于,時隔很多年,永恒峰大門重新打開,從中進進出出那絡繹不絕的商隊可以依稀看到一點昔日輝煌的泡影。

“八峰山之王貝勒加爺爺在終焉之戰后傳位于自己的兒子小索爾格林,然后帶上了一小隊矮人探險隊去全世界冒險,十年前才回來,教父,您知道遠東發生了什么么?”弗雷德里克笑得開心極了:“哈哈,斯卡文鼠人放棄了魔鼠廢都,逃到遠東去了,他們在遠東,在灰爪大先知川奎羅的率領下成立了新的‘抗壓氏族’,和重建的震旦、泥朋、印地諸王朝整天大亂斗,努爾宮廷中曾經多次商議過是否東征,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太遠了,真的太遠了,哈哈哈哈哈!”

弗雷德里克愉快的笑聲在屋內環繞著。

笑著笑著,弗雷德里克漸漸平靜:“但依然還有麻煩,教父,希爾凡尼亞選帝侯的授予是當時的無奈之舉我們也清楚,可這些年,弗拉德馮卡斯坦因雖然聽話,但始終在密謀著什么,這個問題帝國暫時沒有辦法解決,我也只能派人嚴密監視邊境的動向,吸血鬼太危險了,尤其是他們的時間幾乎是無限的。”

“萊彌亞血祖內芙拉塔回到了她的銀峰山,這幾十年來按照承諾未出銀峰山一步,萊巴拉斯女王卡莉達也回到了她的沙漠,現在她致力于打擊南極的蠻族部落,希望她完成目標后,能夠和古墓諸王朝一樣陷入沉睡,不要再醒來了。”

說著說著,弗雷德里克的眉頭皺起,帝國皇帝連連搖頭:“教父,我心里也明白,有些事,始終是沒有做好,您在世時,就極力打擊貴族貪瀆、官僚腐敗的頑疾,等到帝國到了我的手上,一開始重建時還好些,這幾年,吏治的問題又有些反復。”

“我真羨慕德文,他有湖中女神教會和泉水女神教會的協助,有神看著,官僚們的貪墨濫權問題被壓到了最低點,但查理曼在終焉之刻后就返回了至高天,祂和血龍老祖,泰瑞昂等人一起去探索宇宙深處去了。”弗雷德里克苦笑道:“父親也帶著母親走了好多年了,偶爾才能夠聯系上一次,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孤獨,幸好還有德文那個臭弟弟可以聊聊天,但德文近日也打算離開了,爺爺那邊……不能再等了。”

“所以,我呢?教父?”弗雷德里克再度跪下:“我是不是也到了離開的時候?諾艾爾為我生了一個兒子威廉四世,他的能力不錯,應該是個好皇帝,但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墓室內寂靜無聲。

弗雷德里克長跪不起,直到不知何時,一位美艷無雙的精靈貴婦帶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兒出現在了墓穴旁邊。

那正是弗雷德里克兩位皇后之一的精靈皇后艾麗薩拉和他們的女兒西風騎士團火花騎士可莉。

“弗雷?”艾麗薩拉拉著可莉跪下:“外面已經是晚上了,大家都很擔心你。”

“是啊,確實該離開了。”弗雷德里克意識到了什么,他再次跪地,叩首,他眼中含淚:“是該離開了,教父!”

“愿您的英靈,永遠庇佑人類,庇佑著帝國!”

“英雄,不朽!”

相關、、、、、、、、、

__玄幻小說


上一章  |  戰錘神座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