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目錄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認祖歸宗(1)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認祖歸宗(1)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6日  作者:六月浩雪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認祖歸宗(1)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認祖歸宗(1)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認祖歸宗(1)

莊婉琪一聲嗤笑,打破了屋子的寂靜。

靠在椅子上,莊婉琪一臉疲憊地說道:“小金,咱們和離吧!”

段小金沒想到莊婉琪會這般說,當下不由慌了:“婉琪,什么和離,你在胡說什么呢?”

莊婉琪淡淡地說道:“和離了我就不再是你們段家的人,那她也找不到理由霸占我的陪嫁了。”

段大娘也沒料到莊婉琪竟想走,不過她有殺手锏可不怕莊婉琪的威脅:“你想和離可以,但大寶是我們段家的人必須留下。”

莊婉琪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半響后睜開眼睛說道:“好,大寶我不帶走。段小金,你現在就寫和離書吧!”

段大娘指著莊婉琪說道:“當家的、小金,我就說她是個狠毒你們還不信。現在看到了吧,得多心狠才能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段小金抓著莊婉琪的胳膊,一臉痛苦地說道:“婉琪,你真的狠心不要我跟孩子了嗎?”

“我若不走怕是連骨頭渣都不剩了。小金,從嫁給你到現在我自問已經沒有什么對不起你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念夫妻一場能放我離開。”

段小金眼見說不動莊婉琪,不由看向清舒,面露哀求道:“大嫂,求你幫我勸勸婉琪吧!”

清舒沉默了下說道:“婉琪懷孕了,你知道嗎?”

段小金一愣,轉而看向莊婉琪道:“大嫂說你懷孕了,是真的嗎?”

莊婉琪面無表情地說道:“這個孩子我不會要的,等晚些我就讓海草去抓墮胎藥來。”

段小金呆若木雞。

段大娘聞言大怒舉起手想打莊婉琪,不過被紅姑也攔住了。紅姑呵斥道:“你想做什么?”

“竟敢殺我段家的孩子,我今日要打死你這個毒婦。”

莊婉琪冷嘲道:“做了你段家的媳婦是我倒霉,大寶生下來我塞不回去,但我絕對不能再生一個孩子來給你當牛做馬。”

說完,她怒喝道:“段小金,你還杵在那做什么?趕緊寫了和離書,寫完和離書咱們就好聚好散。”

段小金不愿意和離。

莊婉琪卻是一副鐵了心的模樣:“不和離是想讓她磋磨死我嗎?段小金,我沒有什么對不起你的,你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段師傅難受地說道:“大寶她娘,你不要跟小金和離。等我身體好些后,我就帶著你娘回老家,以后再不來了。”

段大娘不愿意,大聲叫道:“我們都這么大年歲了,若是回老家誰來照顧我們?”

說完,她看向莊婉琪說道:“和離可以,但你必須將陪嫁留下來。這些東西并不是你的,都是當初我們置辦的聘禮。”

莊婉琪嗤笑道:“你還真是不要臉到極致了,這聘禮是你置辦的嗎?分明是嫂子置辦的,你一個銅板都沒出。”

她很清楚,當初下的聘禮沒異樣東西是段家置辦的。

段師傅朝著段大娘怒吼道:“你到底想要這么樣,非得將這個家拆散了才高興嗎?大寶還那么小你就忍心讓他沒娘嗎?”

“既她要走就讓她走,大寶我會帶大的。大寶以后讀書娶媳婦都要花錢,所以她的嫁妝必須留下。”

莊婉琪覺得這樣爭執不出一個結果,她看向清舒說道:“嫂子,當初是你下的聘禮。你說一句話,你讓我將這些產業留給大寶我就留。”

清舒淡淡地說道:“聘禮給了你那就是你的,留不留給大寶這個你自己決定就好。”

一句話,表明了她的態度。

段大娘有些難以置信:“清舒,你怎么還向著她呢?”

“我不是向著她,按照我大明朝的律令女子陪嫁就是她的私產。這官司就是打到御前,皇上也是這么判的。”

段師傅看著莊婉琪,說道:“你要怎么樣才不跟小金和離?只要我們能辦到的我都答應你。”

他很清楚莊婉琪再小金心中的份量很重。要真和離了對小金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兒他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莊婉琪沉默了下說道:“讓小金認祖歸宗我就不和離。”

只要丈夫認祖歸宗她就是符家的兒媳婦,那段大娘就不能在她跟前擺婆婆的譜了。而且,段大娘以后也不能阻礙小金的前程。

除了清舒,其他人都呆住了。

紅姑聽到這話趕緊站在了莊婉琪前面,以免段大娘暴怒之下傷著了她。

段大娘暴跳如雷,說道:“什么和離,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你這個惡毒,你說你的心怎么這般毒呢?”

莊婉琪并不理會他,看向段小金說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和離,第二認祖歸宗回符家。”

段小金說道:“婉琪,爹娘對我有養育之恩,我不能做這忘恩負義之事。婉琪,除了這個不管你提什么條件我都答應。”

“我只這個條件。若你不答應現在就寫下和離書,以后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

一邊是父母,一邊是妻兒,段小金沒有辦法做出抉擇。

段師傅沉默了下說道:“讓小金認祖歸宗也可以,不過大寶必須姓段以后延續段家的香火。”

這話一落,段大娘就朝他吼道:“你是不是瘋了。他就是我們的兒子,認什么祖歸什么宗?

段師傅很冷靜地說道:“你忍心看著他妻離子散,我不能。”

為了他的病小金不惜砸鍋賣鐵,老婆子耽擱了他的前程也從無怨言。小金不是他的親生骨肉,但卻比許多親生兒子都孝順。所以,他也不忍心看著小金落入妻離子散的境地。

段大娘是不可能讓小金回符家的,她朝著段師傅怒吼道:“想讓他認祖歸宗,除非我死了。”

段師傅一嘆,說道:“小金就算姓了符,他也是我們的兒子。”

他也不想讓小金改回斷行,可這不是被逼得沒辦法了。而且平心而論兒媳婦做得已經很好了,是老婆子吹毛求疵總挑那孩子的毛病。唉,早知道會鬧成這樣去年就不該回來。

這些話段大娘可聽不進去,朝著小金說道:“你若是敢改姓,我現在就撞死在這兒。”

段小金想說不改但看著一臉冷漠的妻子他不敢說這話,不認祖歸宗妻子沒了二寶也要沒了。


上一章  |  家有悍妻怎么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