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目錄 >> 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帝后爭執(1)

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帝后爭執(1)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3日  作者:六月浩雪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帝后爭執(1)
第兩千兩百零四章帝后爭執(1)

第兩千兩百零四章帝后爭執(1)

云禎去休閑山莊玩了兩天,之后就對休閑山莊心心念念起來。而這話被程定等幾人聽到數次從而引起了他們的強烈不滿,他們覺得云禎再這樣下去將會玩物喪志。

易安知道以后很不高興,與皇帝說道:“四歲的孩子喜歡玩鬧這是天性,怎么就成了玩物喪志了。非得聽他們的一天到晚學習讓孩子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才好?”

她覺得云禎已經很辛苦了,練功與上課的時間合起來有四個半時辰。晚上還要練字做功課,一點空閑的時間都沒有。

想她小時候溜須斗狗也一樣成才。所以看到云禎這樣她非常都心疼,只是云禎身份不一樣在心疼她也忍著。現在好了,帶孩子出去玩兩天就嘰嘰哇哇的。

皇上說道:“他們也是為禎兒好。”

這點易安不否認,但她不認同程定等人的想法:“福哥兒以前太勤奮清舒都擔心,隔三差五就帶他出去玩,為什么?就怕孩子讀書太多變呆了。”

皇上看她氣憤不平的,笑著說道:“有不同的聲音是好事,若上下都一樣的想法反而危險了。”

程定的想法不能說錯,因為他們是以儲君的標準來嚴格要求云禎。可是易安作為母親,看到孩子這般辛苦會心疼也是人之常情。

易安說道:“他們什么想法我不管,但我不想以后云禎變成跟他們一樣迂腐死板。福兒以前確實行事有些拘謹話也很少,不過自跟了瞿先生在外游歷了一年變得健談起來。我們不可能讓云禎去外地游歷,但怎么樣也該讓孩子安安心心休息兩天。”

皇上笑著說道:“聽你的,以后休息的兩天不許他們布置功課,只要練功與練字就行。”

這兩樣得日日堅持才好。

易安這才沒話說了。

皇上有繼續說道:“今日有大臣上折,說禎兒已經四歲了該立為太子了。我已經擋了一年,這次再擋不住了。”

云禎是嫡長子,冊立他為太子是眾望所向的事。只是易安不想讓他早早背負儲君的包袱,所以這事拖到現在。

易安問道:“怎么就擋不住了?你正值壯年,晚上兩年再冊云禎為太子又不妨礙什么。”

皇上知道她的想法,笑著說道:“他是嫡長子,現在冊封與兩年后冊封是一樣的。”

易安覺得不一樣,沒冊封還只是個孩子,冊封為太子那就是儲君要以儲君的標準要求云禎了。

見易安怎么都不同意一定要過兩年再冊封,皇上也不跟她爭執,然后第二日晚上符景烯就與清舒說了這件事。

“有大臣上書冊封云禎為太子,皇上已經松口但皇后不同意。”

清舒一聽就知道原因了:“皇后是覺得皇上春秋鼎盛沒必要那么早冊封太子,想過兩年等云禎滿六歲了再辦這件事。”

“四歲了已經懂事了,可以冊封了。”

清舒看著他,蹙著眉頭說道:“你特意跟我說這件事做什么,別是皇上想讓我去勸皇后娘娘吧?”

符景烯哈哈直笑,說道:“對,就是皇上的意思。”

清舒有些不明白,說道:“皇上今年也才二十七歲身體也好,晚兩年冊封太子也可以,為什么這次就順了大臣的意呢?”

符景烯很奇怪,問道:“你也不想現在就冊封為云禎為太子?”

清舒嗯了一聲說道:“云禎是嫡長子,誰都知道他是未來的儲君,但是立為儲君與現在還是不一樣的。我不止一次聽易安抱怨說程大人他們對云禎嚴苛,這要冊封太子保不準兩日休息時間都沒有了。”

符景烯聽到這話莞爾:“這有什么好抱怨的。程大學士一行人當初還說兵器制造庫是勞民傷財上折子要皇上取締。所以他們的話聽聽就好,不用太在意。”

這事清舒還真不知道,她有些擔心地說道:“他是云禎的老師,若是孩子被他給影響了怎么辦?”

符景烯覺得她完全是瞎操心:“云禎的老師又不止他一個。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不同的意見都要聽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這事你不用操心,皇上盯得很緊呢!”

清舒想想也是,皇上就這么兩個兒子肯定不會松懈了他們的教育:“景烯,你說我該不該去勸易安啊?”

“皇上交代的差事,你想推脫也不行,不過你若不樂意走個過場。冊封太子是家事也是國事,大臣全都上折子請冊儲君不說皇后娘娘,就是皇上也無法阻止的。”

現在又不是先皇時期,那時候是人選太多不知道挑誰,大臣大部分都站隊想自己跟的主子做皇帝。可云禎是嫡長子,且皇帝膝下就這么兩個兒子小的還在吃奶,所以大臣的意見都是一致的。

清舒明白了,說道:“我明日會好好勸勸易安的。”

聽到她這話,符景烯不由笑了起來:”這么說,那欽天監該選擇良辰吉日了。”

“我也沒把握。”

符景烯看著她說道:“你出馬這事肯定成,不然皇上為何特意與我說讓你去勸皇后娘娘。”

清舒有些無奈。其他的事皇后娘娘或許會聽她的勸,但涉及到孩子卻不一定了。不過就如景烯所說這是皇帝的吩咐,她也沒權利拒絕。

吃過晚飯夫妻正準備去花園里散步,小廝過來回稟幕僚有事要與符景烯商議,所以他就去了前院。

等符景烯出去以后,芭蕉就進來與他回稟了一件事:“夫人,二姑奶奶的公爹入京了。”

“什么?”

芭蕉輕聲說道:“譚老爺入京了,下午到的。”

清舒神色有些不好看了。若沒有青鸞那一席話譚老爺想來京與他們一起住也沒什么,可對方不懷好意就不得不多想了。

符景烯回來的時候就發現她神色不對了,奇怪地問道:“怎么了,臉色這般難看。”

清舒蹙著眉頭說道:“譚老爺來京了。他對青鸞懷有惡意,現在來京,同住一個屋檐下誰知道他會做什么?”

符景烯笑了下說道:“這還不簡單,讓譚經綸來京接他回去就是,若辦不到就讓他將兒子帶回去。”

清舒想了下還是搖頭道:“這是譚家的家務事,我一個外人不好插手,讓她自己處理吧!”

對于這個答復符景烯很滿意。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上一章  |  家有悍妻怎么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