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退后讓為師來 >> 目錄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沒死,就能問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沒死,就能問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08日  作者:隱語者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隱語者 | 退后讓為師來 
退后讓為師來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沒死,就能問
第七百一十九章人沒死,就能問

第七百一十九章人沒死,就能問

“我回來,你們很驚訝嗎?”

阿克蒙撕碎身上的黑袍,露出真容。

他現在的樣子,和初見之時有了很大的差別。

首先是氣質,原本的頹廢氣息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陰郁,深沉,苦大仇恨外加殺氣騰騰。

一看就知道是個反面角色。

然后是阿克蒙的角。

作為魔王,阿克蒙還是有點特殊的,只要他愿意,就不可以“不長角”。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阿克蒙刻意顯露出來的角是一對小圓角,一指節大小,99.9魔族的角也都是這種模樣。

非常沒有反派的氣息。

現在,阿克蒙的角終于得到強化,從一指節長變成了一根手指長。

而且頂端尖銳無比,多出了邪惡的氣息。

同時,阿克蒙臉上還多了一道猙獰的傷疤,從左額頭劃過眉心鼻子,一直到右邊下頜骨的位置才停下。

仿若一條蜈蚣趴在臉上。

最后,最重要的一點,阿克蒙的頭發沒了,全沒了。

他頂著一個大光頭,散發著強者的氣息。

他變禿了,也變強了!

因此講話也非常挑釁。

“是挺驚訝的。”敖玉烈說道,“你不是帶著小姨子跑路,享受人生去了,為什么換了一個丑老頭回來?”

另一個黑袍人是一個老頭,有些干瘦,滿頭白絲,順帶一提,耳朵略長略尖,是個精靈。

是迄今為止,唐洛他們在這個世界見過的最丑的精靈,沒有之一。

長這么丑,還好意思當精靈?自裁謝罪吧。

在場所有的精靈,看向那個老頭的眼神都不太好,仿佛看到了同族中的后腿托行者。

那老頭對于小輩的歧視不屑一顧,完全無視。

一副“爺爺我看不起你們”的模樣,從外表年齡來判斷,倒是沒有問題。

傳訊員正瞪著拉低顏值平均值的同族后腿托行者。

暫時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古怪。

另外的三個天王自然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不斷在敖玉烈身上和阿克蒙身上轉移。

發生什么事情了?

為什么還有另外一個魔王?

阿克蒙形象大變,魔族的三天王也不至于認不出來。

遇到難以理解,難以解決的問題怎么辦?自然要尋求長者的幫助。

奎絲等人立刻看向唐洛“阿努比斯大人,請指點迷途的我們吧。”

唐洛一點都沒有指點奎絲他們的意思,他依靠在魔王的寶座上,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快點開始你們的表演。

倒是敖玉烈非常好心,既然你們誠心誠意地發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他一揮手,做了一個川劇變臉的動作,那張原本屬于阿克蒙的臉頓時消失。

整個龍變回了基本的人形態。

史上第一帥登場!

敖玉烈覺得呼吸都變得舒暢了起來,別誤會,他敖玉烈不是針對阿克蒙。

他的意思是,在場的各位,除了師父,都是丑逼。

只有師父勉強有一戰之力。

在顏值上,敖玉烈就是這么能打,這么自信。

“你,是誰!”

三天王不淡定了,他們一直以來以為的魔王居然是假的?

“其實,我們也是奇跡之王。”敖玉烈笑道,當場編了一個故事。

其實也不算當場,只不過把唐洛的身份同樣加到了他和豬八戒身上。

身為魔族的奇跡之王,前來幫助魔族完全合情合理。

巧遇魔王帶著小姨子跑路,身為長輩,自然要給晚輩足夠的關懷和自由。

所以接下魔王的工作,帶領魔族蒸蒸日上,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邏輯清晰完整,情節流暢,非常具有說服力。

如果不是旁邊站著一個苦大仇深的魔王阿克蒙的話敖玉烈每說一句,阿克蒙就在旁邊冷笑。

如果是夏天的話,他肯定會收歡迎。

敖玉烈說了兩分鐘,阿克蒙也冷笑了兩分鐘,頗有“請繼續你的表演”的意思。

說完的敖玉烈看向阿克蒙:“小伙子,你被人騙了。”

“我知道。”阿克蒙繼續冷笑。

“你知道個屁!”敖玉烈突然罵道,“你現在還在幫人數錢,蠢貨!”

“看你那一臉死了小姨子的樣子,就知道你的小姨子是真的死了。”

敖玉烈的話讓阿克蒙的雙眼瞬間蒙上一層赤紅之色,殺氣幾乎化作了實質化的力量,在他身上盤踞著。

“而且殺你小姨子的人,還是魔族,不是你運氣好,你也死了,對不對?”

“運氣好的你還得到了這位老爺爺的幫助,他不但救了你,讓你變強,還讓你發現真相,這些魔族,是我們派出去的,我說得沒錯吧,帶土!”

除了最后奇奇怪怪的稱呼,阿克蒙沒聽懂外。

其余的,阿克蒙都很懂:“你還敢說出來?”

“我為什么不敢?這事又不是我們做的。”敖玉烈聳聳肩膀,“你旁邊的那個老頭才是罪魁禍首。”

阿克蒙只是冷笑:“我要糾正一點,那些魔族的身份,是我自己審問出來的。”

“唉……”

敖玉烈嘆息一聲,這智商,不愧是魔王!

真是跟魔族一脈相承啊。

“我說,小克啊,那現在你打算怎么辦呢?”豬八戒開口問道。

看阿克蒙的樣子,應該是鉆進死胡同里面出不來了。

勸說是沒有意義的,還不如聊一聊未來。

辯論?

說服?

不存在的,大家雖然都是佛門子弟,但都是佛門子弟中的行動派。

不是可能老和尚念經。

放話吧,是我們把你打一頓呢,打一頓呢,還是打一頓呢?

“自然是,先要你們的命。”

沒有任何意外,連小姨子都失去的阿克蒙一無所有,成為了真正的魔王。

智商不高,實力強以及非常強烈的破壞欲。

他不僅僅要唐洛這些人的命,他還要掀起戰爭,毀掉這個世界準確地說,是將整個大陸拖入到戰爭的泥潭中。

毀滅!

他要以整個大陸為他的小姨子,他的家人陪葬。

以所有的人族、魔族陪葬!

而且,這也是徹底終結魔王和勇者悲劇命運的辦法。

勇者悲劇不悲劇,阿克蒙不知道。

反正阿克蒙他這個魔王肯定是悲劇的,所以他要徹底毀了這個一直延續的悲劇。

這個時候,阿克蒙除了腦子不太好使之外,已經具有了所有反派boss該有的一切。

不對,腦子不太好使也是反派boss的標配。

如今的阿克蒙,才是真正的魔王。

“我,才是毀滅的魔王。”

阿克蒙面無表情,雙眼泛著紅光,殺氣化作實質化的黑氣在身上繚繞,宣告著魔王的誕生,降臨!

有意思的是,那邊已經昏迷的勇者依然死死抓著勇者之劍。

這個時候,勇者之劍也散發出了光芒,似乎提醒著眾人它的存在。

不僅僅有魔王,還要有宿敵勇者,這才是標配。

如果勇者醒著的話,估計會把勇者之劍這個底牌給丟掉尼瑪坑我呢!

大廳內,隨著阿克蒙宣布自己的歸來,變得一片安靜。

特別是魔族的天王和傳訊員面面相覷,他們應該怎么辦?

“小克啊,還是年輕。”

唐洛的聲音打破安靜,充滿了長者的智慧。

“哦,有什么指教,阿努比斯大人。”

阿克蒙說這話的時候,充滿了嘲諷,他就是輕信這個家伙的話,才導致了悲劇。

不僅如此,此人(魔)還是悲劇的直接原因。

至于人族和魔族長久的戰爭,魔王和勇者的宿命則是根本原因。

所以,阿努比斯幾個要死,人族和魔族也要滅亡。

至少要被消滅到小貓兩三只的程度。

作為一個反派,如今的阿克蒙逼格還是很高的。

如何阻止戰爭?只要把戰爭雙方都弄死就行了,咦,怎么感覺有點像是某個人?

“你太嫩了。”唐洛說道,“如果我是你,肯定不會一進來就喊打喊殺,而是表示自己已經決定重新當魔王,然后把我們當做炮灰來用,榨干我們的剩余價值。你看,你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老魔族,那邊有一個勇者,敵人還多著呢。”

“我相信,你對這個老魔族恐怕也沒有什么信任之情。”

阿克蒙雙眼中的瞳孔收縮,眼中的紅芒晦澀,阿努比斯說的沒錯。

他的確也不太相信旁邊這位叫做“艾薩克”的老魔族,但他沒有唐洛想得那么深。

想要虛與委蛇,先榨干所有人的剩余價值后再干掉。

或許他想到了,可出于某些原因,沒有選擇這么做。

比如奇跡之王的實力,又豈是那么容易玩弄于掌心的?

身為反派boss,智商可以不高,但要有自知之明。

這一點上,經歷了挫折的阿克蒙非常拎得清。

所以,他說道:“挑撥是沒有作用的。”

說著,主動進攻。

沒有再廢話的必要了,今天,不死不休!

打起來,打起來!都得死!都得死!

阿克蒙率先選擇“都得死”的對象,是敖玉烈。

柿子當然要挑軟的捏,另外兩個奇跡之王,就交給艾薩克那個自稱只能活一個小時的老家伙對付。

這是立下了魔法契約,不可違背的事情。

“為什么是我!”敖玉烈大喊一聲,被阿克蒙一拳打爆了腦袋。

當然,爆掉的腦袋是一團云霧。

其真身已經跑到了豬八戒身后。

他不懂,為什么自己的仇恨值那么大,難道師父坐在魔王寶座的樣子不拉風嗎?

一拳落空的阿克蒙繼續追擊。

豬八戒微微一笑,主動上前抓住阿克蒙,兩人沖天而起,直接將頭頂的天花板撞出一個大洞離開這個大廳的位置是在魔王城的頂部。

也就是那兩座高塔之一。

之所以特別寬敞,是加持了空間魔法。

在關鍵時刻,豬八戒當然沒有忘記他們的任務是守護魔王城。

肯定要換一個地方動手,萬一戰損把魔王城給損壞導致任務失敗就尷尬了。

豬八戒一走,敖玉烈自然縮到唐洛背后。

一臉挑釁地看著那個老魔族。

老頭,上來領死!

艾薩克這個老魔族,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他沒有執行契約上的內容,反而慢慢走向勇者。

勇者從阿克蒙出現后,就一直被忽略,也就勇者之劍刷了一下存在感。

現在隨著艾薩克的走過去,大家再次看向昏迷的勇者。

四天王和傳訊員頓時不糾結了,不管魔王和奇跡之王到底誰贏誰輸,勇者肯定要死,這一點是魔族的共識。

唯有凱蘭,抓住機會,用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

她進入潛行狀態,殺向艾薩克,動作嫻熟,羞煞魔族傳訊員。

只可惜,她面對是一個老魔族。

艾薩克頭也不回,隨意一揮手,就把凱蘭打飛,讓她鑲嵌進了墻壁中。

唐洛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大洞,又看了一眼鑲嵌在墻壁上的凱蘭。

對比龐大的魔王城,沒問題,這點小損傷,完全可以接受。

說來也是有趣,在凱蘭被打飛的瞬間。

勇者之劍驟然迸發出了絢爛的光茫,原本半死不活,昏迷不醒的勇者一下子蘇醒,睜開虎目。

二話不說,對準眼前的艾薩克就是一劍。

居然敢欺負我的女人!

“師父,他難道沒有昏迷?”敖玉烈忍不住說道。

“繼續看,感覺有點意思。”唐洛說道。

面對勇者的偷襲,艾薩克表現得非常老道,他閃避開勇者之劍的同時,一掌拍在勇者胸膛。

勇者倒飛出去,撞斷了一根石柱。

戰損增加0.00000001,唐洛的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一下。

撞斷石柱的勇者在地上打了滾,順勢站起。

雖然失去了一條手臂,但蘇醒的他,看上去比剛才更強了。

勇者之劍的光輝完全籠罩全身,連頭發都變得了金色不對,本來就是金色,現在更加璀璨。

“魔族的奇跡之王?”

勇者看向艾薩克,冷聲道。

艾薩克似笑非笑:“玩得真是入迷啊,不過也好,這正是我想要的。”

話音未落,他出現在勇者身邊,隨意一揮手。

勇者之劍橫在身前,擋下艾薩克的攻擊,卻擋不住傳遞而來的磅礴力量。

“轟!”

一聲巨響,又是一根柱子斷裂。

唐洛輕輕敲著扶手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再度撞斷一根柱子,勇者依然沒有受傷,他臉色凝重地盯著艾薩克。

這個奇跡之王,很棘手,棘手程度甚至超過了無敵的第五天王。

仇恨也直接拉滿,成為了勇者小本本上的第一人。

“哈哈哈哈。”艾薩克看著勇者,笑了起來,笑得極為開心。

下一息,他的笑聲出現在勇者身邊。

勇者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將勇者之劍擋在艾薩克的必攻之處。

這次,飛出去的勇者沒有撞斷柱子,他像是一個高速移動的球,在大廳內不斷飛著。

艾薩克神出鬼沒,不斷出現在各個地方,痛擊勇者。

比喻一下的話,他現在就是快銀,勇者是他用來自己跟自己打乒乓的乒乓球。

而勇者比乒乓球要強的一點,就是他會反抗。

盡管這反抗來的有點遲,抓住機會,這次不是勇者之劍擋下艾薩克的攻擊,而是艾薩克擋下勇者之劍。

他退后兩步,一步一個腳印。

勇者則是趁著這個機會,出現在凱蘭身邊,也不知道他施展了什么法術。

斷臂上長出了一條完全由寒冰組成的手臂,抓起凱蘭就跑。

速度之快,比他剛才被艾薩克打飛還要更勝一籌。

出乎意料,把勇者當做球來打的艾薩克沒有追擊,他目送勇者跑路,嘴角帶著笑容。

勇者跑路的速度非常快。

艾薩克看不了兩秒,視線中就失去了勇者的身影。

他伸了一個懶腰,還打了一個非常舒暢的哈欠,轉身看向唐洛:“看什么看,土著,還不趕快滾下來?”

“土著?”

敖玉烈出聲,雙眼一亮,難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家伙是神魔行走?

這就有意思了。

“嗯?”

敖玉烈強調的詞,也讓艾薩克雙眼微微一瞇。

“不是土著,居然是那群沒破殼的小東西?”艾薩克臉色有些奇怪,“沒道理啊,這里可是他的后花園……”

“算了,不重要。”

艾薩克跟孔明不同,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角色。

想不通就不要想,他又不是來解決十萬個為什么的。

他抬手,食指伸出指向唐洛:“下一輩讓你滾下來的時候,記得動作快一點。”

一道黑色的細線從食指中浮現,瞬息“連接”向唐洛的額頭。

唐洛輕輕敲打扶手的食指動作一頓,往前輕輕一彈。

漣漪掠過,大廳內剩余完好無損的石柱化作一團齏粉。

一同變成粉末的,還有艾薩克的腦袋。

“師父,這個家伙似乎不是一般人。”

敖玉烈提醒道,感覺能問點什么出來,怎么就殺了呢?

“我知道。”

唐洛說道,“如果沒死,到時候慢慢問。死的了的話,這種廢物能知道什么?”

敖玉烈佩服地豎起大拇指。

邏輯清晰,思維縝密,不愧是師父,永遠走在正確道路上的男人。

要是把廢物的標準提高一點,就更好了。退后讓為師來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沒死,就能問


上一章  |  退后讓為師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