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三章房租暴漲,皇帝大發雷霆!

第三百二十三章房租暴漲,皇帝大發雷霆!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0日  作者:唐曉非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唐曉非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三章房租暴漲,皇帝大發雷霆!
屋檐下文學門戶致力于打造國內最全,絡門戶!

歡迎您,[]

小說搜索

熱門作者:

文/

“啟奏陛下,方才徐相公說東京城的糧價降到了一貫八一石,真是我大宋百姓之福啊!”

劉彥宗陰陽怪氣地說道。

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他話中有話了。

徐處仁瞪著眼睛,怒視他,一副你他娘的有屁快放的樣子!

趙桓道:“劉御司似乎有話要說?”

“陛下,徐相公說物價降了,但臣了解到的卻不盡然!”

“哦?”趙桓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好奇地看著劉彥宗,“劉御司,你說說你的看法。”

“陛下,臣這里有一份東京城城東的物價匯報,不僅如此,臣還要彈劾徐太宰,勾結奸商,坑害百姓!”

劉彥宗表面上說得是義正言辭,儼然一副為國為民的偉大模樣。

但心中卻叫苦道:老徐,老子也沒辦法,老子也不愿意管那些刁民的死活,但老子不弄你,皇帝就要弄老子!

他此話一出,朝堂上一片嘩然。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這個罪名安的可不小啊。

若是罪名成立了,徐處仁必然要被發配到瓊州島去教書了。

“劉御司,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徐處仁的臉已經沉下來,“你可知道你在污蔑當朝太宰!”

劉彥宗耷拉著眼睛,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政事堂好幾個官員都出來指責劉彥宗胡言亂語,妄圖禍亂超綱,希望趙桓將劉彥宗打入天牢!

劉彥宗瞅了他們一眼,仿佛在說,閉嘴吧,你們這幫廢物!

“陛下,五天前,城南一個叫謝坤景的酒店老板當街刺死了上官鴻儒的小兒子!”劉彥宗突然提高音量,“僅僅是因為上官鴻儒的小兒子,將那件店面的租金,三天,翻了四倍!”

他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趙桓卻是皺起了一對劍眉,驟然變得嚴肅起來,整個朝廷的空氣都仿佛一冷。

趙桓冷冷道:“三天時間!每天翻倍!豈有此理!”

皇帝憤怒的聲音回響在朝堂之上,嚇得群臣連忙行禮:“陛下息怒!”

“如何息怒!朕剛聽到糧食大豐收的好消息,又得知有人膽敢在朕的東京城吸人骨血!簡直是豈有此理!”

徐處仁已經面色發白,此事他全然不知。

他身為太宰,每天國家大事排隊處理,怎么會去關注新城南區的那點事呢?

這些都是下面的人在管理,就西北之力之策、南方的農業之策、西南的治理、稅務的調整、海貿、道路這些都夠他頭疼了。

總不能事無巨細都他來過問吧。

如今聽來,這事鬧大了!

而此刻,一個人比徐處仁嚇得還嚴重。

這個人叫姚振,是戶部員外郎,房價就是他在負責控制。

看完劉彥宗的匯報,趙桓已經怒火中燒。

“如果諸公是今年年初剛從河東南下,拖家帶口,將所有積蓄都用來開一家小酒店,來維持生計了,但是小酒店的主人卻突然說要連漲租金,諸位當如何?”

“最開始一個月二貫,現在已經一個月八貫!”

“居然已經被人承接下來,有一個叫賈成的富商愿意出八貫,但這個人承接下來后什么都不干,然后再十二貫每個月倒租出去!”

“這樣一件事,在新城南區,已經出現了不下八十例!”

“現在新城南區的物價已經捂不住了,昨天晚上,出現了一次瘋狂地暴漲!米鋪的價格已經漲到了六貫每石!”

皇帝威嚴的聲音回蕩在大殿之內,振聾發聵!

“簡直是大宋的蛀蟲!”

徐處仁連忙出列:“臣罪該萬死!”

“朕不聽你什么罪該萬死!”趙桓大手一揮,沒有耐心道,“朕只要這東京城的房租給朕回到它該有的樣子!”

皇帝雖然還在發火,但大家一顆懸著的心明顯安定下來。

如此說來,徐太宰暫時無憂,至少不會被革職。

因為皇帝已經給了他將功補過的機會。

“臣立刻去辦!”

其他人同情地看著首相徐處仁年邁的背影,對劉彥宗這卑鄙無恥的家伙真是痛恨到了極點。

果然啊,在異族待久了,連憐憫之心都被狗吃了。

徐老已經過了古稀之年,卻為國兢兢業業,而你個卑鄙無恥的劉彥宗,剛回來就找他的麻煩,若是徐老有個三長兩短,我們跟你拼命!

看著滿臉蒼白,額頭冒汗的徐處仁,趙桓似乎也有些不忍,他轉念又道:“來人,給徐愛卿賜座,以后徐愛卿在朝堂上,與種帥一樣,可坐下議事。”

徐處仁當即感動得差點熱淚盈眶。

其他人心中也在道:你看看,你看看,劉彥宗,還好吾皇英明,不受你個小人的挑撥!

吾皇真是圣天子呀!

“劉御司,你協助徐太宰將此事盡快處理,朕三天之后就要一個結果!”

“遵旨!”

徐處仁坐在政事堂,蹙著眉頭,沉著臉。

其他人都在外面,沒有進來。

姚振被喚進去。

“徐相公。”

姚振突然跪下來,哭訴道:“徐相公救我。”

徐處仁嘆了口氣道:“你收了多少錢?”

“徐相公,下官一直銘記相公教誨,絕無收錢。”

徐處仁又道:“好,本官不問你是否有收錢,下面都有哪些人參與進來了,你全部說出來,本相尚能保你去西南做個知縣。”

“謝徐相公!”

姚振恨不得把頭磕破。

他是吏部員外郎,從五品,更重要的是,他是中央官員,比起有些四品的知府權力要大得多。

現在被督察院盯上了,能活著已經算是幸運,更何況還能去西南做個知縣,他已經很滿意。

姚振便拿起筆來,寫了一份名單,并且將所有的來龍去脈都一一寫清楚。

不多時,何禮明便登門到政事堂。

以往來說,如何禮明這種莽夫是沒有資格來政事堂的,即便是皇帝親軍,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也絕不會進政事堂。

政事堂是東府樞要,大宋宰府之地。

但這一次,何禮明卻來了。

“卑職參見徐相公。”

“何指揮使,你來此有何貴干?”

“來請姚上官去督察院一趟。”

“徐相公救我。”

“不若讓劉御司來我政事堂如何?”

何禮明道:“徐相公,您和劉御司之事,卑職無權過問,卑職只是奉天子之命,代天子行事,按照規矩,卑職當帶姚上官去督察院。”

好歹姚振也是自己的親信,即便被他坑了,但徐處仁作為首相,要穩定人心,也不能隨意放棄一個手下,更何況,這個手下剛才將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來了。

他也答應了姚振,保他去西南做州縣。

身為首相,當說話算話,不然何以服眾?

“如此,便有勞何指揮使了,本相與一同過去。”

“相公請。”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三章房租暴漲,皇帝大發雷霆!


上一章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