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七章皇帝又遇到事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皇帝又遇到事了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2日  作者:唐曉非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唐曉非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七章皇帝又遇到事了
正文

正文

十月下旬的東京城已經很冷很冷,那些從西伯利亞刮來的冷風已經在黃河以北形成了寒潮,也迅速滲透到黃河南岸。

街頭的人們都已經換上了厚厚的衣服。

天未亮,東華門外的喧鬧安靜了許多。

天亮之前的一個時辰,是東京城最安靜的時候。

那些恢弘而不失優雅的樓閣沐浴在銀色的月光下,如同廣寒宮層層疊疊的仙殿。

此時,東京城更像一個沉睡中的美人,雍容而華貴。

一個落拓的身影鉆進了另外一條街的小巷,從他走路的姿勢可以看出來,他是一個瘸子。

他正在艱難地跑著,用盡全部的力氣在跑。

聽人說,朝廷的王公大臣們最常來的是東華門外。

東華門外對他們來說是盡情享樂的地方,而對于他來說,卻是救命的地方。

三千條人命!

三千個家庭!

“你們,去那邊搜!”

“你們,去那一條巷子,抓住就直接殺掉,不能給他任何機會!”

兇狠的聲音,隱約從后面傳來,讓張開春更加絕望。

七天前,他連夜出逃,跳入汴河中,才尋得了一絲機會。

好在他從小在河邊長大,水性是全村人中最好的,雖然短了一條腿,但也勉強順著汴河游了下來。

也更好在還沒有進入臘月天,不然汴河結了冰,他必死無疑。

但饒是如此,汴河里的水依然冰冷刺骨。

從汴河里爬起來后,他吃枯萎的草,腐爛的葉子,甚至泥土,勉強撐到了東京城。

讓人撐過來的是心中唯一的希望,那份希望來自于他的兩個孩子,和漸生銀發的老母親。

他的父親早年從軍,編入西北的邊防軍,那時候童貫是西北經略使,他父親只是一個小兵,尸骨被遺棄在無定河便無人收拾,被烏鴉和野狗啃食。

他是全家人的支柱,他不能死。

人一旦有了希望,就能逼發出潛力來。

他慌忙向前,他的右腿早已變形了。

他臉色蒼白得嚇人,毫無血絲。

“前面好像有動靜!走過去看看!”

張開春開始瘋狂地奔跑,但他的動作實在太生硬。

“在那邊!快殺了他!快!”

張開春感覺背后好像有一把刀,越來越近了,死亡也似乎離他越來越近了。

突然,他奔出了那條巷子,進入了主街道。

然后,撞到了一個人。

“官家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謝大海一步上前,一只手便掐住了張開春的脖子,將他制止住。

“大膽賊人,你敢在此放肆!”

謝大海正要拔出一柄短小筆直的筆刀,將張開春捅死,卻被趙桓止住了。

“住手。”

借著路邊的燈光,趙桓看清這個人的模樣。

趙桓純粹是在宮里待煩了,突然想體驗后世大學的時候通宵網吧的那種青春感,所以就神經半夜出了宮,跑去迎春樓喝小酒了。

這事沒人知道,皇帝自己也表現得非常中二,他帶著武俠電影里的刺客才帶的面罩,一副很神秘的樣子。

趙桓不禁感慨道:人壓抑久了容易變態啊!

突然,又有幾個人從小巷子里沖出來,這幾個人都提著刀,看樣子,是東京城道上的人。

他們看見趙桓一伙人,顯示一怔,然后那個為首的道:“這位官人,此人乃是我家的一位家奴,因犯了家規出逃,我們現在要帶他回去。”

這話說得合情合理。

在宋代,家奴是家主的私有財產,其他人是無權干涉的。

即便對方位高權重,也不能隨意干涉別人家的私事,否則規矩壞了,名聲也就臭了。

所以,這個人這么說,是合情合理。

而張開春,又餓又累,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了,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了,又被謝大海掐住脖子,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出來。

只能虛弱地搖著頭。

“放開他。”

謝大海將張開春放開,那為首的首領臉上露出了虛假的笑容:“多謝。”

趙桓道:“我讓你碰他了么!”

“救……救……”

張開春嘴里發出微弱的聲音,他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用力抓住謝大海的胳膊。

那首領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了:“這位官人,他是我家老爺的私奴,我家處置私奴,與你似乎無關吧?”

趙桓道:“你是哪家的?”

那首領微微一怔,沒想到遇到了一個多管閑事的主。

這事擱在春華樓,誰會吃多了沒事干管一個乞丐一樣的人的死活?

但眼前這家伙就管了。

“城東朱家。”

“他所犯何事?”

“他偷竊主人金銀,勾結外人謀害主母。”

這兩條罪可都是死罪。

趙桓道:“即便如此,當送往開封府衙!”

我靠!你誰啊!

那首領心中真是有幾只草泥馬在瘋狂地奔跑著。

“是否送去府衙,也是我家決定,我家老爺自會遵守律法。”

“哦。”趙桓突然問道,“你家老爺叫什么?”

“朱……朱……朱細!”

“你家主母叫什么?”

“我家主母……我家主母叫什么,與你何干,快快將人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

他正說話間,一隊巡邏的皇城司衛走過來,領頭的正是指揮使何禮明。

何禮明最近失戀了,喜歡喝夜酒,玩惆悵,所以大半夜的不睡覺,親自跑來四處溜達。

卻不料在春華樓前遇到了事兒。

何禮明的一個手下則認出了那個首領。

“田老三,大半夜的,你在這里干什么!”

“喲,是劉上官,拜見劉上官!”

“少來這套!大半夜的,在此作甚!”

“劉上官,我在這里抓家賊!”

“家賊?是誰敢判了你們田老大?”

“不不不,您才是老大,家里有歹毒的私奴犯了事,大哥讓我來抓他回去!”

劉宏對何禮明道:“老大,這人是田腫的手下。”

何禮明卻是不停他說話,而是道:“卑職參見上官!”

劉宏微微一怔,看著自己的老大,然后看著面色冰冷的謝大海。

“你怎么現在在這里?”

何禮明打了個哈哈道:“上官,卑職出來討點酒喝。”

喝酒是皇城司衛的日常之一,皇帝也是鼓勵他們喝酒的,所以皇城司衛里的酒文化特別濃。

何禮明突然一怔,他這位老大是天子的貼身護衛,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莫非……

何禮明連忙行禮,卻被趙桓止住。

趙桓道:“將人送進迎春樓,給口熱湯。”

田老三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為什么皇城司衛對這伙人如此尊敬,卻是被趙桓這句話給惹毛了。

“你以為你是誰……”

他話音剛落,卻被何禮明一拳頭打碎了滿口門牙。

趙桓又道:“留著,問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15uc書盟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七章皇帝又遇到事了


上一章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