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九章商虞司的爛攤子!

第三百二十九章商虞司的爛攤子!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2日  作者:唐曉非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唐曉非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九章商虞司的爛攤子!


今日無早朝,所以大臣們都在家里呼呼大睡。

不過,只是徐處仁被驚醒了。

因為地價一事,一個月沒有睡好覺的徐處仁,今晚剛剛睡了一個好覺,卻在聽唐睿說完后,整個人又不好了。

“備車!”

“老爺,您已經一個月沒有說過安穩覺,再睡一會兒吧。”

徐處仁的妻子擔憂道。

徐處仁已經七十幾歲,但卻一刻未聽過,他肩膀上的壓力,比除了皇帝以外的任何人都要大。

大宋的經濟、民生的擔子都在他的肩膀上,完全可以用嘔心瀝血來形容。

他每天天未亮就起床,起床后,會喝一杯濃茶,然后將衣冠整理地整整齊齊,隨后用一炷香的時候,讀一遍孔圣人的論點。

可以說,如徐處仁這類人,是古代華夏典型的士大夫。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不是說得玩玩的,而是落實到了每一天的行為上。

事實上,即便是后世的華夏,受到歐洲的許多沖擊,但在治國方面,依然會推崇“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理念。

因為華夏人認為,僅僅只是靠政體的約束是不夠的,任何政體都有其弊端之處,為政者也當修心、正身。

徐處仁舒緩了一下心中的壓力,坐在馬車上,讓自己平靜下來。

當他到皇帝的御書房前,看見唐恪正在外面恭候著。

唐恪雖然看起來無風無浪,但這大冷天的,額頭卻密布著一層細汗。

兩人對視點頭,徐處仁站在唐恪旁邊,老老實實恭候著。

這時,劉彥宗和張叔夜也都來了。

還有大理寺卿姚熙平和刑部侍郎張少澤。

邵成章從皇帝的御書房里出來,對眾大臣作揖道:“諸位相公,陛下有請。”

眾大臣作揖,然后進入了皇帝的御書房。

皇帝正在喝茶醒酒,屋內的燭光映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打下一片陰影,看起來更加冷酷。

“臣等參見陛下。”

趙桓問道:“唐相公,人見到了?”

唐恪心頭一顫,道:“回稟陛下,人正在府中修養。”

“商虞司的周正嚴呢?”

邵成章在一邊道:“回稟陛下,周員外不在府上,臣已經派人去尋找。”

不在府上?

趙桓放下茶杯,突然拿起桌案上的奏章,向唐恪砸去。

皇帝豎起劍眉,怒道:“唐恪,你是怎么給朕管的商虞司!”

唐恪連忙跪在地上,把腦袋都埋起來了:“陛下息怒,臣罪該萬死!”

“朕看你也是罪該萬死!”

徐處仁連忙出來道:“陛下息怒,臣以為,此刻非追究責任之時,當盡快處理此事,以免事態擴大。”

皇帝陰沉著臉,道:“諸位有何建議?”

這種整政事堂的好機會,劉彥宗怎么會放過呢?

他道:“陛下,臣以為,當即刻徹查商虞司,凡有與商社勾結者,輕則罷官、抄家,重則斬立決!”

徐處仁連忙道:“陛下,不可,如今百工之事正興,若是動搖商虞司,比會造成極大混亂。”

劉彥宗懟道:“徐相公的意思是那些與商社勾結,荼毒百姓者,不予追究?”

“自然不是,每一滴血都要償還!懲罰貪污刻不容緩,但百工之事不能荒廢!”

“懲處貪官,如何就廢了百工之事了,分明是某些人做賊心虛!”

劉彥宗就差直接指著徐處仁的鼻子罵這一切都是他這個首相指使下面的人所為了。

他是督察院的大佬,隸屬于司法機構,他的任務不是什么百姓收入,稅收多少。

他的任務就是弄死一切皇帝認為是貪官的官員。

所以,對于劉彥宗來說,殺多少官員,對正在快速運轉的工事有什么影響,他一概不管,他只知道皇帝對貪官極其痛恨。

投皇帝之所好,即便沒有完成目標,也不會壞到哪里去。

徐處仁聽了這話,自然是恨不得將劉彥宗當場掐死,但他卻依然一副平靜自若的樣子。

“劉御司無憑無據,污蔑本相,是何居心,莫非是要離間君臣,這可是禍國殃民之罪!”

殺人誅心,徐處仁也不是好惹的,一句話就將劉彥宗給堵死了。

趙桓聽得有些不耐煩了,道:“好了,回到正事上,朕現在沒閑工夫聽你們爭論這些無聊的事!如何解決民夫受虐之事?”

徐處仁繼續道:“陛下,此事當分三步,第一,立刻派人嚴查現在京畿路的所有商社情況,凡有虐待民夫者,根據輕重處置,輕則取消商社資格,重則斬首!第二,商部當立刻嚴謹招募商社的文書,提高招募的門檻,商虞司要對每一個招募的商社進行嚴查,多方面審查核實。第三,立刻尋找備選商社,以備隨時替換。”

趙桓不由得點頭。

劉彥宗道:“陛下,臣以為,當每月有皇城司或督察院的人,在各地抽查工事情況,以做監督!有不合格者,當地商虞司官員皆問罪查辦!”

徐處仁立刻反對道:“陛下,不可,各地魚龍混雜,若一出事便怪罪商虞司官員,會造成官員對待手中事物過于嚴苛,從而大大減緩進度!”

即便是如徐處仁這種對自身嚴苛的人,一旦到了自我利益的時候,也會做出很明顯的妥協。

工事進度關乎到政事堂的任務完成量,那是皇帝對政事堂的考核。

然而,為官者,尤其是地方官員,本身要做到防微杜漸,嚴格查辦一切疏漏。

徐處仁明知要嚴格要求下面的官員,但為了目標,他本能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連他自己也開始潛意識相信,必須如此,此乃為官之道。

劉彥宗用一種很尖酸的語氣道:“這就難怪了,難怪會出現地價暴漲,商社虐待民夫之事,原來是徐相公的縱容!”

這話就誅心了。

看見年邁體弱的徐處仁被劉彥宗懟得要發怒了,趙桓依然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坐在書桌前。

“劉御司!你胡言亂語!你休要終日拿著這些事來故意給本相找麻煩,是國富民強、百廢待興重要,還是你的私心更重要!身為朝廷御司,不但不為陛下分憂,終日妖言惑眾,離間君臣,你居心何在!”

唐恪也適時道:“陛下,劉御司身在大宋心在金,其心可誅!”

劉彥宗仗著自己的司法系統獨立于政事堂之外,有皇帝在背后撐腰,所以向來腰桿硬,沒事就懟宰相。

但是他也有致命的弱點啊,他是降臣。

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第三百二十九章商虞司的爛攤子!


上一章  |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