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九星毒奶 >> 目錄 >> 1152 戰!戰!

1152 戰!戰!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6日  作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 九星毒奶 
九星毒奶 1152 戰!戰!
初來乍到1152戰!戰!

江曉迅速翻找著《星武紀》,找到了那“兵”的一頁。

“黃金·禁衛

擁有星技:

1白銀·戳刺:凝聚星力、集中一點,讓你的戳擊更具穿透力。

2白銀·戰陣:被動星技,增加自身防御力。一定范圍內擁有戰陣星技的生物越多,提升防御力的幅度越高。”

江曉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急忙用手肘懟了懟一旁的二尾,道:“巴澤給的情報有誤!你看這禁衛的星技!”

說著,江曉將書籍遞給了二尾。

二尾默默的看著那神秘而詭異的文字符號,開口道:“我看不懂。”

“哦!哦!”江曉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說道,“禁衛的確是有被動的防御類星技,但是這戰陣星技,后面還有一條屬性。

一定范圍內,擁有戰陣的人越多,防御提升幅度越高!”

二尾也是微微錯愕,道:“類似于大蒙星下的鬼狼星技·血獠牙。”

江曉仔仔細細的看了《星武紀》半晌,連連點頭,道:“是的,書上就是這么說的!”

說著,江曉一臉的興奮,道:“這星技,要是給華夏大軍配上!那就太完美了!但書中沒說具體提高多少,如果按照鬼狼的血獠牙提升比例的話......

十兵上黃金、百兵上鉑金、千兵上鉆石、萬兵至星辰!如此一來,誰能破開華夏大軍的防御?”

二尾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興奮,她眼眸微微一亮,卻是緊盯著下方的巨大棋盤,開口道:“你剛才說,有范圍限制,可能在規定的星技范圍內,容納不了萬名士兵。”

江曉說道:“那萬一隨著戰陣等級的提升,范圍也增大呢?”

二尾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先觀察,待他們兩敗俱傷。”

江曉掃了一眼棋盤,道:“黑棋似乎比白棋多一些。”

一邊說著,江曉向后翻去,也看到了“戰車”的城堡形象。

“鉑金·戰車。

擁有星技:

1黃金·戰火之路:使你經過的地面燃起烈焰,被動技,啟動時持續消耗星力。

2鉑金·車陣:光環技,增強光環范圍內的單位的防御。啟動時持續消耗星力。倒是沒什么特殊的地方。”

二尾:“看看那馬頭。”

江曉:“鉑金·騎士

1黃金·突襲:將星力附著在足底猛蹬地面,使自己快速前進一段距離。

2鉑金·移動戰:在攻擊和使用星技時附加傷害,移動速度越快附加傷害越高,被動技。”

二尾湊到江曉耳邊,悄聲道:“移動戰的被動效果,和我的猿鬼·重創效果能疊加么?”

江曉歪了歪腦袋,耳朵有些癢癢,道:“能不能疊加你也不能吸收啊,騎士的第一星技太差了。你一共才28個星槽,現在就剩下四個可利用......”

江曉話音未落,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道震人心魂的怒斥聲音!

那聲音宛若從天堂傳來,隱隱綽綽,回蕩在眾人的心神之中。

伴隨著聲音響起的,還有那破開烏云,從天而降的圣光柱。

這圣光柱,與鉑金·祝福相同直徑,均是五米,但是與祝福不同,這沖破烏云降落的圣光柱,竟然是可以移動的。

它迅速在棋盤上移動著,不分黑白陣營,凡有戰火之處,圣光柱都不吝嗇自己的治療效果。

顯然,這圣光柱并沒有祝福那種強行SPA的能力,但是在圣光柱籠罩過后,棋盤上那你死我活的戰斗,紛紛停止了下來。

小山之上,尾羽隊眾人看著眼前震撼人心的一幕,發現那些并未被圣光柱籠罩的戰團,竟然也漸漸的停了下來。

十幾秒鐘之后,隨著圣光柱消失,棋盤之上,一個個巨大的身影返回了屬于自己的方格,或是蜷縮身體、或是緩緩下沉,紛紛鑲嵌在了自己爬出的方格之中。

下一刻,禁衛、戰車、騎士鑲嵌的方格之中,一堆堆或黑或白的石頭悄然出現,添補了它們體型的空缺。

很快,一個個黑白方格被抹平,整個巨大的棋盤,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棋盤無比的平坦,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唯有那戰車曾經移動過的路徑上,還燃燒著熊熊的烈火,但很快就被域淚澆滅了。

一眾人面面相覷,后方,傳來了付黑的聲音:“那斥責的聲音是誰發出的?”

江曉道:“是下層棋盤的生物發出的吧?應該是象,它是棋盤生物中,唯一一個治療系星獸。”

影鴉道:“能把這激烈的戰場立刻分開、呵止住,那象在棋盤中的地位不低啊?”

“王與后的下面,好像是個主教。”江曉隨口說著,“巴澤給我們的名稱,與我們翻譯的有些問題。兵、車、馬什么的,在我的《星武紀》上,被稱之為禁衛,戰車和騎士。

我估計,西方人口中的象,一會兒我見到了,星武圖鑒開啟了之后,估計會被翻譯成主教。”

“現在怎么辦呢?”夏妍趴在江曉左側,抬起腦袋,看向了江曉右側的趴伏著的大貓,“我們要去再盤活這棋盤么?”

二尾卻是開口道:“凋零,數量。”

后明明目光銳利,緊緊的盯著棋盤,似乎在腦海中記錄著每一個棋子的位置,道:“白禁衛41名,黑禁衛43名。白戰車10輛,黑戰車13輛。白騎士7個,黑騎士6個。”

二尾:“能確定戰車與騎士都在哪個方格么。”

此時,下方的棋盤無比平坦,連一塊碎石都沒有,被收拾、涂抹的干干凈凈,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后明明沉默了一下,道:“只能記住大半。”

那方格密密麻麻,星獸數量如此之多,后明明能記住具體數目已經不錯了,還記著它們各自歸屬哪個方格?

那怕是得有圖象記憶的人才能辦到......

“噓”江曉歪著腦袋,看向了二尾。

二尾轉過頭,卻是看到了一雙分列著璀璨九星陣的眼眸。

二尾當即明白了江曉要干什么,開口道:“只找戰車和騎士,它們都是鉑金段位的生物,移動速度太快,必須先手控住,其他禁衛,打起來再說。

戰斗打響的5秒鐘之內,23輛車,13騎士,必須碎裂。”

江曉道:“你們記一下!黑車橫3縱4,黑馬橫10縱7......”

隨著眾人記錄位置,二尾看著在場的13人,道:“分組,每組2人,每組負責6個。九尾跟著我。”

江曉倒是很慶幸自己沒落單,但依舊不滿的開口道:“我不是廢物!”

二尾掃了江曉一眼,道:“五尾,你跟九尾一起。”

易輕塵急忙點頭:“好的好的,我會照顧好皮皮的。”

江曉不服氣的轉頭看向易輕塵,道:“咱倆最快,你信不信。”

易輕塵連連點頭,像是哄小孩似的:“對!對!你快,皮皮一定是最快的!”

江曉:???

二尾將易輕塵與江曉一組的戰團,分配到了左上角,那片區域里有2個騎士,4臺戰車。

任務很快分配完畢,二尾又問了一句:“瑪爾達和江弓不會受到影響。”

江曉一臉的難受,道:“放心吧!”

最可怕的是,敵人都覺得江曉是神,而隊友卻認為江曉是渣......

二尾微微頷首,道:“小組隊內調整,開空間,一人帶一個。”

擁有時空之隙的夏妍、韓江雪、顧十安,分別開啟了禍影之墟,帶上了沒有瞬移的隊友。

二尾開口道:“大吏,倒計時。”

付黑一臉難受,他也是二人成組了,卻是被要求留在這小山之上,遠距離沉默、治療隊友。

付黑難受,影鴉更難受,還得留下來保護這大奶,真的是......

顯然,二尾是單人成組了。

付黑道:“3...2...1!”

唰......

小山之上的一眾人馬,瞬間出現在了棋盤之上。

一時間,人們紛紛開啟了禍影之墟,其中隊友走了出來。

而在隊友們走出來的一剎那,一片沉寂的黑白棋盤,再次“沸騰”了起來!

江曉二話不說,直接開啟了禍影世界的大門。

前方那拔地而起的小城堡(戰車),還沒等真正的準備好,便被易輕塵閃爍到城堡后方,一刀劈砍而下!

鹿拒!八米開外!

戰車轟鳴聲炸響,甚至連行進的路途中都沒有開啟火焰路徑,便沖進了江曉的禍影世界里。

江曉猛地一側身,并未閃爍,他需要確保連接著禍影之墟的大門星力絲線不斷,回手就是一記花刃。

后方,那宛若黑曜石材質一般的黑色禁衛,手中的大鳶盾頓時被血紅色的花刃撕裂開來!

按照江曉的推測,這被動星技·白銀戰陣,十人上黃金,百人才上鉑金。

而這座棋盤之上,也才80多個禁衛,數量根本不過百!

江曉的花刃,猶如刀切豆腐一般,連黑曜石禁衛都有點懵,那英武異常的黑石臉上,流露出了一絲驚駭。

一個小小的黃金星獸,還敢來懟我?

老子就算是瘦死的駱駝,也是個星空星武者啊!?

江曉猛地一抬腳,物理擊退!

踹飛,走你

巨大的黑曜石士兵,直接被江曉踹進了空間大門中。

一旁,易輕塵已然褪去了溫溫柔柔的模樣,那一雙美眸陰冷無比,面色陰沉的很。

隨著與騎士幾回合的戰斗,易輕塵的臉上,竟然呈現出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那詭異的笑容,頗有一種鬼臉僧侶的風范......

臥槽!真特么快!

江曉的身影閃轉騰挪,險而又險的躲過了一只騎士的突進。

“讓開!”

后方,傳來了一道陰冷的聲音。

江曉嚇了一跳,急忙一個彈步躲閃開來,后方,易輕塵對準了那急速突擊而來的騎士,一刀捅了過去。

“嗖”宛若白色大理石質地的馬頭騎士,留下了片片碎石,直接被捅進了江曉的空間大門中。

江曉反手一刀,但預料中急速沖來的戰車,卻是突然熄火了,下方燃燒的火焰沒有了,江曉的刀也揮空了。

“誒?”

嗖......

易輕塵一個閃爍,再次將那吃癟的戰車捅進了空間大門中。

江曉轉頭望去,對著趴伏在山頭上的付黑擺了擺手。

付黑聳了聳肩膀,手一揮,星星點點籠罩在了一個馬頭之上。

確切的說,是籠罩在馬頭上方的人身上。

只見二尾騎在黑曜石馬頭之上,一雙手按在馬頭兩側,寸寸閉合。

巨大的力道之下,硬生生的將那黑曜石馬頭捏碎開來。

沒有受到半點傷害的她,卻是受到了付黑的關照。

無關于拍馬屁,只是...在這棋盤之上,唯有二尾的戰斗風格比較血腥,其他人似乎不需要照顧,只有她真的上手。

然而她有置換了高品質后的鋒利星技,可以讓手部如鋼似鐵......

二尾并未理會身體周圍環繞的星星點點,只是騎在沒頭的馬項上,向左側望去。

卻是看到一支鋒利的箭矢從身側劃過。

二尾的目光追著那鋒利的箭矢,看到那急速射出的箭矢,將一個移動的戰車戳出了一窟窿,碎石炸裂開來。

戰車前方的江弓愣了一下,他目光放遠,遙遙怒視著遠處的后明明,道:“顯著你了!?”

說著,江曉搭弓射箭,一連串的黑羽箭向后明明的戰團射去。

后明明站在棋盤一角,藏在顧十安的身后,搭弓射箭的一瞬間,箭矢尚未射出,那前方蜂擁而至的禁衛小隊,被一連串的黑羽箭狂轟濫炸,碎石漫天......

后明明面色一僵,同樣轉頭怒視著江弓。

江弓卻是對著后明明敬了個不標準的軍禮,咧嘴一笑:“呵”

嗯...有點瀟灑的

棋盤之上,頂級星武者團隊可謂是各顯神通,熱鬧非凡。

短短的10秒鐘之內,一切如二尾所要求的那般,戰車與騎士紛紛破碎,而就在此時,巨大的黑白棋盤...塌了!

眾人心中一驚,由黑色與白色方格構成的石頭棋盤,轟然碎裂開來。

不僅是“地板”碎裂,那些破碎開來的碎石,在眾人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碎石旋渦,就像是鉆石·冰咆哮那般恐怖,沒有人敢身入其中,生怕身體被攪碎開來。

而隨著黑白棋盤變成漫天的碎石,籠罩眾人頭頂,尾羽隊眾人的身影也向下墜去。

跌向了下方十數米之深的第二層棋盤......

三更繼續。


上一章  |  九星毒奶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