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軍嫂當低調 >> 目錄 >> 41.白山黑水

41.白山黑水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2日  作者:唯兒時多夢故  分類: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唯兒時多夢故 | 軍嫂當低調 
軍嫂當低調 41.白山黑水


唯兒時多夢故:、、、、、、、、、

徐靈靈拿著被隨軍借調到東北某縣農業研究所的通知,大包小包地跟著席牧上了綠皮火車。

正是寒冬臘月,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季節。越往北越冷,到最后下火車的時候,徐靈靈都把自己裹成個球了。考慮到她原本的體型,就知道她到底穿了多少層衣服了。

“辛苦我媳婦兒了。”席牧特別愧疚,也特別感動。二話不說,就跟著他到這兒來受罪。最重要的是,洞房花燭夜都是在火車上過的啊啊啊啊!席牧對這個極其、特別、萬分的怨念。

可不,別人結婚旅游休閑,她結婚跟逃荒也沒啥太大區別了。她都多少年沒坐過綠皮火車了?現在耳朵里還一片咣當咣當的聲兒呢。

她無限懷念后世的高鐵,偉大祖國的全面發展尚需一個過程,恰好需要他們這一代的不懈努力!

得,為了后世子孫過上豐富的物質生活,加油干吧!

他們夠幸運的了,在哈爾濱轉火車的時候幾乎沒等多長時間,新上的火車因為是到終點,到后來車廂里幾乎沒了人,躺著都沒問題,一個地兒躺膩了還可以換個地兒躺。在最靠北的邊陲小鎮下了火車,整個站臺上就寥寥幾個乘客,徐靈靈都為那火車屈得慌。

席牧很有男人風范地把行李背起來,只留給徐靈靈最輕的一個。徐靈靈挺不好意思的,其實她有更好的途徑,可惜不能說,也不能用。

走出車站沒幾步路,席牧把大包小包往街邊一擱:“媳婦兒累不?等一會兒就能上車啦!”

什么情況?!

徐靈靈剛觀察了一番小鎮街道兩邊帶有濃郁東北風格的建筑,沒等五分鐘,一輛大解放就在視野里出現了,越來越近,等徐靈靈看清駕駛室里的兩個戰士時,那車也停下了。

倆戰士從車里下來,沖著席牧敬了個軍禮:“連長!”

席牧回了個軍禮,大手一揮,倆戰士就上來把他們的行李給運上了車,還特別熱情地對著徐靈靈叫嫂子,讓她到駕駛室去坐。

見她婉拒,還把席牧給推上了駕駛座。

席牧對徐靈靈說:“你就坐吧,要不今兒咱們是走不了了。”

徐靈靈只好進了駕駛室,感覺一下子視野高了許多。這還是她第一次坐卡車呢。

席牧關上車門,發動了車子。

徐靈靈好奇地問:“你怎么知道有你們單位的車啊?”

席牧目不斜視:“連里頭的補給車,啥時候出來都是有規定的。”

明白了:“那他們倆坐后頭真沒問題嗎?看著好像很冷的。”雖然有車棚,可后面是大敞四開的啊。

“沒事兒,后頭有棉被。再說這路況不好,他們開車我也不放心。”席牧降速,拐了個彎兒。

路上厚厚的積雪被來往的車輛壓實了,其光滑程度堪比滑冰場。若不是路兩邊成排的樹木勾出邊界,還真的會開到溝里去。

“那你小心開車,我不跟你講話了。”徐靈靈沒見識過這個,看著就緊張。

席牧笑:“沒事兒,這算什么啊?!你跟我說吧,省得我開久了犯困。”

好吧,徐靈靈只好跟他瞎聊,好在安全話題有很多,隨便找一個就行:“其實這么看起來,這兒的風景也挺好的。”

他們是沿著山路前進,兩邊都是茂密的針葉林,在藍天白雪的映襯下,還是很不錯的景致的。

“嗯,到了春天,漫天遍野都是杜鵑花,好看著呢,到時候帶你去看。”

“你看過?”不對吧?

“別人說的,反正咱們駐地那兒的山上到處都是。不過,你可別自己進山啊,山上有狼,還有野豬呢。”

“真的?!太好了!有空咱們進山打獵去唄!”好多年沒打獵了,怪想的。

席牧噴笑:“成啊,會開槍不?知道槍長啥模樣不?”

徐靈靈嘟起嘴:“誰說我要用槍啊?本人武功蓋世百步穿楊不行啊?!”

“行,太行了!”席牧夸張地說:“我媳婦兒是誰啊?除了織毛衣啥都會!”

感覺跟說除了生孩子啥都會似的,徐靈靈也笑:“哼,等著啊,讓你大開眼界!”

新婚的小夫妻說說笑笑,一點兒都不覺得寂寞。后頭車廂里貼著駕駛室的倆戰士也一點兒都不寂寞。

“聽見連長笑了沒?俺的親娘哎,原來連長也是會笑的!”這位跟徐靈靈是老鄉,山東人。

“那是,俄要是有這漂亮女娃當媳婦,俄也笑。”這位是陜西的。

“小點兒聲,別讓連長聽見。”

“連長才顧不上咱。”

絲毫不知道被聽墻根兒的新婚小夫妻還在說話:“席牧,我什么時候去縣里報道啊?”

“這個你不用管,部隊領導給打了招呼了,咱們離縣城太遠,你又是搞農業的,駐地又有地方給你折騰,你就直接拿補助,自己找活兒干就成了。補助也不用你去領,部隊有專人管這個,按月發你手里。”席牧早就把這些東西弄好了。

徐靈靈瞪大了眼:“你什么時候弄的這些?咱倆領證才三天吧?!”

“咱們不是邊境部隊嗎?政策上有傾斜。他們都是干熟了的,你又不是頭一個。”席牧滿不在乎地說,心里卻在打鼓,要是媳婦兒知道了隨軍家屬除了她幾乎全都是家庭婦女,會不會跟他干架啊?

“那也行,反正我這工作離不開土地,就是到縣里上班,也得找地種。”徐靈靈倒很想得開,反而念叨起這樣的好處來:“這樣我的工作自由度就很高了,跟你也不用分開,能顧及家里,還不少掙錢,挺好的!”

“對了,你們駐地附近有荒地吧?我可以開荒吧?”想起最關鍵的一點來了。

“有的是,隨便你開!”駐地別的沒有,就荒地多。

雪天路滑,車速不快。三個多小時后,徐靈靈終于看到了人造建筑的影子。已是傍晚,只能在遠處的山頂上還能看到太陽的影子,地面已經開始昏暗了下來。

席牧直接把車開進哨兵守衛著的大門,那哨兵居然沒有攔他,看來他這張臉在這里挺具有識別性。一進門便是巨大的訓練場,根據徐靈靈的目測,至少占地二十畝。訓練場周圍種植著高大的鉆天楊,如門口的哨兵一般筆直挺立,即便是冬天,仍然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卡車在門口拐了個彎兒,沿著由鉆天楊守衛的道路緩慢前行,在第一排磚瓦結構的房子前停了下來。

徐靈靈跟著下車,倆戰士熱情地幫著把他們的行李卸下來,搬進了第一座月亮門。門口沒有大門,席牧打開最靠近大門的一間房門,倆戰士把東西放進去,擠眉弄眼地跑掉了。

徐靈靈道謝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呢。

“進來吧!”席牧招呼著她。

徐靈靈掃了一眼,只見在他們的房子右面,一溜兒并排著至少還有三家同樣結構的房子。四家共用一個大院子,院子里留著些干枯的菜葉,菜地之間還有低矮的田埂,與每家房屋的占地面積對應著。門口是紅磚鋪就的小路,與月亮門外面的大路相連,看來這里的基礎建設還是不錯的。

一進門就看到一個比農村土鍋灶小不了多少的爐子,上面戳著個煙囪,爐子是冰冷的,上面還放著一把鋁制水壺。除了這個,就是一套桌椅了,桌子上還擺了個眼熟的綠色臺燈。

掀開厚厚的棉布門簾進了里屋,一張磚炕映入眼簾,磚炕正中間擺著一個炕桌,兩邊各有一個炕柜。看方位,磚炕應該是和外面的爐灶相連的。磚炕是挨著南邊的,白天如果有太陽,坐在炕上應該不算冷。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沒有了。

臥室里就是一盤炕,其余的空間完全可以翻跟斗了。

席牧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這個,條件是簡陋了點兒啊。那個,媳婦兒你先歇會兒,我去隔壁指導員家借個火。”

徐靈靈呆呆地點了點頭,是得借個火把爐子升起來,太冷了。她連頭上的棉帽子都不敢摘。

席牧溜了,徐靈靈嘆口氣,得了,這比一般的人家強多了。好歹房子還是磚的呢!

她把棉手套摘下,開始收拾外屋地上的行李。先把炕打掃干凈再說。

還沒等她收拾完,外頭就響起了一陣喧嘩,除了嘈雜的腳步聲之外,還有男男女女的笑聲,這是來了多少人啊?

不多,每家兩口,其余三家的男女主人都到了。

徐靈靈急忙從炕上下來,席牧還沒張嘴呢,三位家屬就已經開始喊了。

一位身形高大、目測至少一米六五的軍嫂嗓門也不小:“哎呀,這是一連長的媳婦兒啊,長得真俊哪!”

“可不是咋地,還是個大學生哪!是吧,妹子?”這是一位穿著丈夫改制后的軍裝的軍嫂。

徐靈靈只來得及笑了一下,就被另外一個穿花布棉襖的軍嫂拉住了手:“妹子,聽說你也是山東的?咱是老鄉!”聽口音,膠東半島的,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聽懂。

“行了,你們這群老娘們就知道窮咋呼,趕緊幫著收拾。他們這剛來,路上折騰好幾天了,連口熱水都沒喝上呢!”一位三十多歲的軍官說。

“可不是咋地,你說說俺只顧看著妹子高興了。俺去生爐子燒開水!”一位軍嫂出門了。

徐靈靈一句“謝謝嫂子”追著她出了屋門,還是沒追上。

老鄉嫂子則熱情地幫著她搬行李:“哎呦這么沉,你們這是咋帶來的啊?這是啥啊?”

徐靈靈終于插上了話:“那是我帶來的酒,等我們安頓好了,請大家來吃飯啊!”

“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一位軍官一拍大腿:“快去給他們兩口子打飯,一會兒食堂該沒飯了!”

那位高大的軍嫂跟他應該是一家子,拍大腿的力度都一樣:“俺去,俺去!”風風火火地跑了。

徐靈靈被他們搞的一愣一愣的,一直沒說話的那位軍官笑著伸出手來:“弟妹你好,我是一營二連連長郭富民,歡迎你啊!”

我的媽呀,終于回歸正常畫風了,徐靈靈長出了一口氣,伸出手來跟人家握手:“郭連長您好,我是徐靈靈。”

“知識分子就是客氣,別您您的,叫我一聲郭大哥就成。”郭富民笑著說。

席牧給她一一介紹,郭富民和老鄉軍嫂是一家。喜歡拍大腿的是二連的指導員,叫張軍強,和喜歡拍大腿的高大軍嫂果然是一家。最早說話的是一連的指導員,跟席牧是搭檔,年齡也是他們中間最大的,叫李志明,和那個“可不是咋地”軍嫂是一家。

徐靈靈一個一個地認過去,知道這是以后她要面對的最主要的人際關系了。

李志明是個心細的,見飯打來了,爐子也燒上了,就吆喝著大家撤離,好讓他們好好休息。

一群人呼嘯而至,呼嘯而歸。徐靈靈看著炕桌上冒著熱氣的幾個飯盒,失笑:“你們部隊上,嗯,都是這么熱情的嗎?”

席牧緊張地看著她:“不習慣啊?”

“還好,感覺,挺溫暖的。”徐靈靈拿起筷子來吃飯,她是真餓壞了。

席牧看著飯盒里的稀粥饅頭和燉白菜,愧疚地說:“也沒啥好菜,等快過年的時候就好了。”

徐靈靈搖頭:“大冷的天,有口熱的就不錯了,還是人家給送來的。咱們以后是要吃食堂還是自己開伙?”

席牧咧咧嘴,更愧疚了:“按說是該自己開伙。都怪我頭一回成家沒經驗,沒買下白菜,咱這個冬天只能吃食堂了。嗯,明天我帶你去食堂看看,有一個家屬窗口的。”

徐靈靈猶豫了一下,答應了。自己空間里的那些新鮮蔬菜還是以后慢慢想辦法往外弄吧。

席牧還以為她不高興,立刻表決心:“等我有空了,給你進山打頭狍子去,冬天了肉放的住。”

見她只是“嗯”了一聲,繼續表決心:“明兒我還有一天婚假,去鎮子上看看,沒準兒能碰到賣菜的。”

徐靈靈笑:“成了,都這個時候了,哪里還有賣菜的。就是有也不是什么好菜了,你別管這個了,就一冬天,怎么著都能對付過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sgxsw

相關、、、、、、、、、、、、軍嫂當低調 41.白山黑水


上一章  |  軍嫂當低調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