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將門醫妻 >> 目錄 >> 第168章 失蹤

第168章 失蹤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2日  作者:木榧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木榧 | 將門醫妻 
將門醫妻 第168章 失蹤
第168章失蹤

第168章失蹤

晚飯吃了山西特有的貓耳朵和刀削面,秦苒苒贊不絕口地說道:“又酸又辣,果然夠味。”

陸承安笑著說道:“若讓你天天吃,你也受不了。”

一眾人不分主仆,都坐在大廳里“呼哧呼哧”地吃著面條,氣氛無比歡快。

飯后,陸承安說道:“想要出去逛逛地便出去逛逛,但是,若是誰惹了事,便自己承擔,明白嗎?”

紅袖聞言,跑到秦苒苒面前:“夫人,我與茯苓想出去看看,我們跟著暗衛們一起,絕不惹是生非。”

秦苒苒笑道:“陸十,你與他們一起去吧,阿九,你也去吧,有將軍陪我,不會有事的。”

陸承安聞言,也笑著說道:“你們都去玩吧,有我在呢。”

陸一與陸四忠誠地守在院子里,沒有出門,其余人都散了出去,笑呵呵地自己找樂子去了。

陸承安挨到秦苒苒身邊,將頭放在她的肩膀上,摟住她的腰肢:“苒苒,以后不論我走到哪里,我都會帶著你,你也不要離開我。”

秦苒苒伸手環在他的肩膀上,臉頰蹭在陸承安的額頭:“承安,我不會離開你的,若是你不要我……”

“我不會不要你,你知道嗎,你被布多帶走的那三日,我都快要瘋了,若是那日再沒有找到你,我一定會下令帶了軍隊入京,挨家挨戶地搜,直到把你搜出來。”

“那日我放走了布多,便開始后悔,我將一個對我心愛的女人有著非分之想的男人放了出去,萬一哪一日我戰敗,你便歸他所有,想到這些,我便覺得腸子都要悔青了。”

“可是我又不得不那么做,我無法為了一己之私,讓兩國重新陷于戰爭……”

“苒苒,我是不是挺沒用的,”陸承安聲音低沉,“我既想要你不受委屈,卻又不得不受制于人,哪怕那個人是……我都不甘心!”

秦苒苒聽得心中一跳,趕忙柔聲說道:“我們馬上就要去肅州了,你在那邊便是與甘陜總督并齊的,只要沒有什么意外,我在那邊還會受什么委屈呢?”

陸承安低低地說道:“不會有任何意外,我不會讓意外發生。”

兩人親昵地依偎了好一會,直到外出的丫鬟暗衛們都回了小院,陸承安才吩咐人送了熱水,凈身凈面,洗去滿身塵土之后,便是一夜的纏綿悱惻,極盡溫柔。

第二日,陸承安早早地起身,看了陸五送來的奏報,沉吟了片刻,對著陸一叮囑了幾句,才回到屋內。

秦苒苒已經起身,面色嫣紅地坐在鏡子前讓紅袖給她梳頭,陸九和茯苓則是在收拾東西,準備一會吃完早飯便開始趕路。

“我竟剛剛才得知,這處宅子也是你的。”秦苒苒看著鏡子中映出來的模糊人影,笑著說道,“你不會在每一座大的城里都有一處宅子吧?”

“自然不是,我哪有那么多銀子,我只在西北與益州一帶有宅子,上京都沒有。”陸承安上前,拿起桌上的簪子替她插在發間。

秦苒苒左右看看,極為滿意:“你在外面還有什么?”

“除了女人還孩子,你想要的,我都有。”陸承安低聲在秦苒苒耳邊說道。

秦苒苒臉一紅,推了他一把,卻見屋里的丫鬟們早就退了出去,她斜了陸承安一眼,起身看了看東西也已經收拾妥當,便攜了陸承安的手,一起去往前廳用早飯。

“昨日舟車勞頓,怕你不克化,便只吃了面和過油肉,今日早上我們便吃吃這晉陽有名的頭腦和餃子。”陸承安邊走邊說道。

秦苒苒聞著空氣中隱隱傳來的肉香,頓時覺得異常饑餓,她不禁加快了腳步,趕到前廳。

碗中的是燉得雪白噴香的羊肉湯,山藥和蓮藕在其中若隱若現,極是誘人,秦苒苒走到桌邊坐下,看著面前巴掌大的小碗,豪氣地說道:“換大碗!”

一連兩碗羊湯下肚,又吃了七八個餃子,秦苒苒這才放下筷子,摸了摸撐得滾圓的肚子,滿足地說道:“我才沒有不克化這一說呢,以后有什么好吃的盡管上便是。”

陸承安生怕她被撐壞了,輕輕替她揉著肚子,說道:“知道了知道了,吃這么飽,一會趕路萬一再難受。”

秦苒苒不以為意地說到:“無妨,茯苓,一會拿了我制得紅果茶泡了,路上喝。”

茯苓趕緊應下,與紅袖一道將屋里的東西全部收拾妥當,放入馬車,又用桶裝了當地甘甜的山泉水,預備著路上煮茶喝。

陸承安見狀極為滿意,看到秦苒苒上了馬車之后,便翻身上馬,一群人又慢慢地離開了晉陽,繼續西行。

他們離開之后,一位帶著面紗,身材曼妙,眼睛似盈盈秋水的女子便從街角走了出來,看著他們居住過得小院,剛想要上前,卻被門口護衛攔下:“這里是私宅,不能進去。”

女子站在門口看了半晌,最終轉身離去。

“姑娘,我們該上路了。”旁邊那名叫做鶯兒的丫鬟躬身上前,扶住她的手臂。

女子只覺得一股子大力帶著自己往馬車那邊走去,她心中無奈,只得跟著鶯兒使力的方向走去。

“陸三大人,門外有人稱自己是齊州那邊過來的,姓趙,有事求見將軍。”陸三剛剛收拾妥當,要進宮當值,便聽見守門小廝來報。

陸三想了片刻,齊州,姓趙……他大步向外走去:“我去看看。”

“大人,草民是齊州趙老爺家的大兒子,不知大人是否還有印象?”門口那人衣著也算貴重,風塵仆仆地站在那里,“舍妹還曾給大人造成過困擾。”

說道這里,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陸三點頭:“發生什么事了?”

那人立刻跪拜在地:“家父特命草民前來請罪,我那妹子關在家廟之中,不知怎的,就不見了……”

陸三想了想,扶了他起身:“我趕著進宮,這樣,你先在客房住下,等我回來,我們再細說。”

那人忙擺手:“我已經找了客棧,就在不遠處的福源客棧,天字三號房,大人有事只管派人找我,我就不叨擾大人了。”

陸三點頭,轉身便入宮去了。

那人在離開之后,將軍府中閃出兩個身影,遠遠地跟了上去。將門醫妻 第168章 失蹤


上一章  |  將門醫妻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