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登基吧,少年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名將傳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名將傳人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11日  作者:雁九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雁九 | 登基吧 | 少年 
登基吧,少年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名將傳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名將傳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名將傳人

軍校要求酉初前回去報道。

霍寶三人沒有熬到跟前,見過霍五,申初就過去了。

三人在門禁處畫了押,就各自提了行李去了各寢室。

軍校這五進院子,第一進正房做了“山長”、“老師”們的辦公室,第二進、第三進的廂房改成了寢室,第二進正房改成了茶室,第三進正房是帶圖書館功能的活動室。

第四進東西廂房則改成四間小教室,正房是大教室。

第五進東西廂是廚房、倉庫,正房是食堂。

第五進后,則是占地十來畝地的校場。

霍豹的寢室在第二進廂房,霍寶、牛清的寢室在第三進,霍寶在西廂北一間,牛清在西廂南一間,中間隔著四間廂房。

“有事記得招呼我!”

兩人先到牛清寢室門口,牛清低聲道。

霍寶點頭:“清大哥放心,都是熟人。”

對于其他人來說,各部之間過去或許沒有打過交道,對于霍寶來說,對于各個元帥手下人馬,多半能混個臉熟。

牛清點點頭,卻不急著進寢室,在門口站了站,目送霍寶進了北一間,才轉身進屋。

北一間里,大概有十六、七平方大小,靠著西墻是四張單人床,四個床頭柜,每個床頭都掛著木牌,寫著訓導生的名字。

霍寶進來,并沒有找牌子,直接就最南北的那張床過去。

并不是他眼神好使,而是早上報完名過來瞅過一眼。

屋子里除了霍寶,只有銀將軍在,正盤腿坐在霍寶隔壁的床上,手中拿著佛珠,嘴唇動著。

霍寶嘴角抽了抽,倒是并不覺得稀奇。

馮和尚身邊這四將,雖沒有點香疤受戒,卻都是打小跟馮和尚在寺院里長大,很有佛性,至今還沒有蓄發。

平日作息,也保留著早先做派,要做功課。

聽到動靜,銀將軍睜開眼,卻沒有停止晚課,對霍寶點點頭,繼續默經。

霍寶點頭回禮,放好東西,倒是想起一件事。

今早的報名表上,還有個食用選項。

食堂中,是分尋常飯菜與素食的。

這樣安排,不單單是為了馮和尚麾下四將,也是想要摸清訓導生中的彌勒教徒。

虔誠的彌勒教徒執“五戒”吃素的。

黃淮兩地的彌勒教信眾實在太多,滁州軍可以“整頓”教務為名,將教會握在手中,卻不能清楚彌勒教。

在滁州軍中,也是如此。

畢竟除了滁州軍核心人員,知曉眾頭目不將彌勒教當回事,下頭兵卒中還是以滁州白衫就是佛兵。

這會兒功夫,銀將軍已經默完經,起身下床,隨后抓了羅漢棍,戰意盎然道:“張都尉拉著鹿千戶去了校場,咱們也去校場比一比。”

金剛還是金剛。

霍寶沒有異議。

眼下不比,總也要比的。

他這個傳說中的滁州軍少主,總要在大家面前亮亮本事,才不會被當成紈绔二代,被人小瞧。

兩人出了寢室,直接穿過旁邊甬道往校場去。

校場里,已經有三、四十人。

除了外圍零散站著幾組人馬在各自說話,其他人圍著一個圈,中間是兩尺高、三丈見方的擂臺。

“好!”

“張都尉這大刀耍的好!”

“熊將軍這力氣實足。”

“打了好一會兒,到底誰能贏?”

“熊將軍吧,這把子力氣在呢。”

“我看張都尉身手更快,熊將軍都冒汗了。”

眾人中間,比武的張都尉與熊將軍。

鹿千戶跟著幾個人站在旁邊。

霍寶與銀將軍走到鹿千戶跟前站定。

“小寶爺,銀將軍……”

鹿千戶忙側身讓了地方,讓兩人上前。

他旁邊三人,也都跟著招呼。

霍寶一看,都是認識的。

三十來歲的壯漢,背著長槍,鄔遠的叔叔鄔大慶,滁州人氏,水進麾下副將。

二十多歲的青年,腰間挎刀,滁州人氏,是京味樓郭家的郭三爺,水進麾下副將。

十七、八歲的少年,穿著儒衫,是水進麾下參謀吳墨。

鹿千戶是馬寨主手下老人,打廬州時才出山,之前在滁州的日子多,與滁州子弟也相熟。

“我們正說著誰能贏呢,我看好老熊,哈哈!小寶爺怎么看?”鹿千戶爽快道。

霍寶望向臺上,熊都尉固然額頭汗津津,可張都尉手臂也有有些顫:“勢均力敵吧。”

鹿千戶笑道:“老熊敦實,耐力更足,之前已經跟旁人打了一輪,也不遜色。”

霍寶沒有否認,道:“熊將軍力氣確實比常人大些。”

張都尉不是笨蛋,應不會將自己拖入困局。

這會兒功夫,張都尉的速度加快,手上一把雁翎刀舞舞生威。

熊將軍一個顧不及,就被拍在后背上。

刀帶了刀鞘,不能傷人,可熊將軍也不狡辯,笑道:“這一場,老熊輸了!”

張都尉沒有說話,轉身將刀掛在腰間。

熊將軍在額頭上抹了一把汗:“痛快,明兒咱們再來!”

張都尉點點頭,兩人都看到霍寶,過來打了招呼。

如此一來,大家也都湊了過來,圍著霍寶七嘴八舌打招呼。

“是小寶爺!”

“小寶爺!”

“小寶爺背著锏呢,也露兩手唄!”

“鄧帥、水帥不在,誰能做小寶爺對手?”

“不是有熊將軍與張都尉在?”

這些是相熟的。

有些不太熟的,則帶了拘謹,也跟著見禮。

“見過寶爺!”

“見過小寶爺!”

別人還好,熊將軍與張都尉正意猶未盡,目光爍爍望向霍寶。

熊將軍倒是有自知之明,笑道:“老熊可不敢單挑小寶爺,老張,咱們倆聯手?”后一句是對張都尉說的。

張都尉點點頭,對霍寶抱拳道:“小寶爺,可否賞個面子,與我們倆比一比?”

“你們倆個羞不羞,打不過就打不過,還要聯手?”

鹿千戶帶了不滿:“你們多大,小寶爺多大?”

不管是從馬寨主那邊算,還是同寢算,鹿千戶都在站在霍寶這邊。

銀將軍握著羅漢棍,上前道:“熊將軍打了兩輪了,先歇一歇,這一輪換小僧與張都尉對陣小寶爺吧!”

大家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冷場。

畢竟消息靈通的,已經知曉霍寶是訓導生之一,他的同寢是銀將軍、張都尉、鹿千戶三人。

這是下馬威?

還是內訌?

霍寶已經出戰,道:“好!”

熊將軍是黑蟒山出身,知曉霍寶實力,知曉此刻是他立威的好時節,笑道:“那老熊就歇歇。”

臺上,已經換成霍寶對峙銀將軍與張都尉。

霍寶亦抽出了一對紫金锏。

沒錯,是一對,左右手各執一,而不是之前的右手锏。

經過大半年的操練,霍寶終于開始習慣雙手锏,也補上自己防衛的短板。

“嚯!這就是傳聞中的第五神兵?看著也不重啊?”

“這是紫金的,看著不重,聽說好幾十斤呢?”

“可尋常兵器不是四、五斤,重兵器十來斤到頭了?”

“這是第五帥神兵,與尋常兵器能一樣么?”

“聽說鄧帥也用锏?不知道與小寶爺比起來誰厲害?”

“鄧帥是小寶爺師傅,你說誰厲害?”

眾人議論紛紛。

臺上,三人已經戰到一處。

霍寶的左手锏擋住了銀將軍的羅漢棍,右手锏攻向張都尉。

銀將軍的羅漢棍是鑄鐵,還能與紫金锏對上;張都尉的雁翎刀卻是不敢與紫金锏硬碰,少不得避讓。

霍寶雖有心立威,也顧著張都尉、銀將軍的面子,沒有上來就下狠手。

而是周旋了一盞茶的功夫,他才趁著張都尉立時不穩的間隙,一腳將他踹下擂臺,隨即又雙锏合一,壓下銀將軍。

銀將軍舉著羅漢棍,被壓在地上,無法翻身,才叫了聲“阿彌陀佛”,認輸了事。

除了黑蟒山出身的老人,大家對于霍寶的戰斗力更多的是聽聞,今天還是第一次眼見。

要說霍寶上一招就踹下張都尉、壓下銀將軍,大家心中還得嘀咕嘀咕,是不是兩人諂媚,故意輸給霍寶。

可這一招一式打下來,大家心中就有數了。

不是假輸,是真輸。

小寶爺竟然是不亞于熊將軍、張都尉的猛將。

傳說中的第五神兵實打實在大家眼前,做不得假。

那傳聞中的名將血脈,莫非也是真的?

要說霍五的出身,滁州軍下上也都知曉。

曲陽鄉下一屠夫,馬寨主、薛彪、杜老八的結拜兄弟,鄧健的表兄。

當面不用說,無人可敢說什么服不服的話,畢竟大家端的是滁州軍的飯碗。

可是私下里也有人嘀咕霍五的運氣好。

借了把兄弟的光,借了表弟的光。

至于霍五父子可能是第五帥血脈之事,大家也早有聽聞,卻是信的人少。

要是真的如此,作甚么還姓霍,直接改回“第五”不是更好。

沒有改姓,一切就都是虛的。

什么天生巨力,《第五軍略》、第五神兵,就都是傳說。

霍豹也到了。

看到大家驚訝模樣,他瞇了瞇眼,上前道:“寶叔好不容易亮锏,讓大家也見識見識唄……”

霍寶瞥了他一眼,丟了一锏過來。

霍豹忙手上接住,亦是被壓得差點摔地。

眼見霍豹齜牙咧嘴模樣,分量可見一斑。

紫金锏在霍寶手中,無人敢上前張羅看,到了霍豹手中,又是不同,大家立時圍過來。

霍豹便帶了得意道:“來,你們都見識見識,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重兵!”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登基吧,少年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名將傳人


上一章  |  登基吧,少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