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奪舍了魔皇 >> 目錄 >> 524.左手換右手

524.左手換右手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1日  作者:八月飛鷹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八月飛鷹 | 我奪舍了魔皇 
我奪舍了魔皇 524.左手換右手

配色:

字號:

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有紅塵界古神教豐富的物產資源,有陳洛陽的親自指點,本就逼近第十二境的張天恒,來到紅塵界沒多久,便順利突破至第十二境武王巔峰的境界。

在這次神魔宮納新的考核里,他極為強勢,在所有武王候選者中,獨占鰲頭。

現在修成神魔血,注定他馬上又將迎來一段高速發展期,武帝境界已經在不遠處向他招手。

相較于他以往修行的武學來說,神魔血與陳洛陽的黑圣典,無疑超出太多。

另一方面,將要進入神魔宮的武帝高手中,蘇夜同樣領袖群倫。

陳洛陽的親信高手,在這次納新大典,完全出盡了風頭。

湯乙明等人看在眼里,不心復雜。

大家都知道,江教主這次召開神魔宮納新,并讓陳洛陽主持,便是默許他培植親信。

但人才是否堪大用,則是另一個問題。

陳洛陽手下如果無人可用,那眼下就是不同的場面。

可現在看來,陳洛陽麾下不僅有人才,更人才濟濟。

面對此等景,大家也唯有默然。

經過此次納新大典之后,陳洛陽在教內威望,又略有提升。

神魔宮完全納入他的掌握,旁人幾乎水潑不進。

雖然有莊羽庭等人入宮,但相較于往神魔宮里摻沙子,湯乙明等人更擔心莊羽庭他們別被陳某人搞變質。

陳洛陽本人似乎并沒有多余想法,指點眾人習武,并不刁難或者保留,而是悉心指導。

包括蘇夜、張天恒和暗處的劉思在內,眾人潛心修行,快速進步。

陳洛陽本人也專心習武,不斷整理消化自所學。

大典過后,謝不休同學,光榮離開神魔宮外放。

只是出乎他自己預料,也出乎其他人預料,陳教主向江教主舉薦,把小謝同學扔去了白虎。

執掌刑律內衛的白虎,不管在紅塵間還是在神州浩土,于古神教內部,都是鬼見愁一般的存在。

又懶又慫的謝不休,同肅殺的白虎,怎么都不搭調的感覺。

但任命下來,謝不休唯有硬著頭皮去上任。

上任前,陳洛陽一句話,讓謝不休若有所思。

“先熟悉況,你超凡入圣的機緣,便在近幾年內。”

謝不休聞言,心里不住犯嘀咕。

他修習伏羲易天篇,漸漸也到了瓶頸,超凡入圣的機會在兩可之間。

接下來如果慢慢鉆研的話,正常來說,便是成功立地成圣,也可能潛力銳氣耗盡,第十六境就是最后的終點。

可陳教主所言,卻似乎成竹在,另有所指。

這讓謝不休心中多了幾分期望。

他對陳洛陽又敬又怕。

畏懼的同時,卻也對陳教主的神通廣大印象深刻,對陳洛陽的判斷深信不疑。

如果他真能在短時間內超凡入圣,那現在陳洛陽把他扔到白虎,恐怕是奔著角逐白虎首座而去呢……

除了玄武以外,紅塵古神教總教四首座,保底必須是武圣修為,寧缺毋濫。

眼下是杜期明杜長老暫領白虎的職司。

但教中已經有不少人盯著侯荊扉死后這個空缺出來的位置。

并不僅僅是年輕一輩,還有很多人老心不老的長老,也在希望能煥發事業的第二。

這個位置,不會長期空置。

謝不休如果達到第十六境,便也有一爭的資本。

只不過,除了陳洛陽外,其他人不看好謝不休能在短時間內立地成圣。

小謝同學對陳教主的判斷深信不疑。

他由此還聯想到更多。

相較于紅塵界其他人,他對張天恒了解更多。

這個陳教主在神州浩土的鐵桿親信,于神州古神教內,之前便是擔任白虎首座之職。

眼下張天恒在神魔宮里臥薪嘗膽,修煉進步。

有朝一,待張天恒修為境界提上來后,或許他仍會是陳教主的白虎首座。

謝不休對此并沒有意見。

相反,他求之不得,只希望張天恒提升的越快越好,以便來白虎頂他的班。

不過在此之前,他唯有先在白虎撐著了。

若是打亂了陳教主的計劃,他謝不休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小謝同學充分證明了自己的才能,只要肯用心,干什么都不會差,便是在白虎內,也很快熟悉況上了手。

陳洛陽對此很滿意。

他也沒忽悠謝不休。

對方確實可能在近期迎來機緣。

這機緣,自然著落在陳教主也一直惦記的先天宮。

眼下,尚需耐心等待,時機成熟時,自然見分曉。

不過在此之前,自己也可以做些準備。

給北海燕然山弟子白峰下達命令后,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時限即將臨近。

而白峰最終沒有讓陳洛陽失望。

趕在一個月時限以前,他要求的一壺遠天幻霧,白峰成功湊齊。

“不錯,第一重歷練,你成功通過。”星宮主人那低沉而又威嚴的聲音在黑暗星空中回響“這是屬于你的獎勵。”

白峰沉著的看著自己手頭盛裝遠天幻霧的青銅壺消失,取而代之者則是一只吞云袋。

心中雖好奇,但他沒有當場打開吞云袋,而是向著黑暗的虛空拱拱手“前輩可有新的吩咐示下?晚輩定竭盡所能。”

“不忙。”陳洛陽以魔尊的口吻淡淡說道“你且先消化獎勵,認真修行,時機成熟時,自有第二重歷練給你。”

“是,晚輩遵命。”白峰再行一禮,然后眼前景象變幻,他重回紅塵界現實世界里剛才自己消失的地方。

左右觀察一番,白峰先離開原地,確定無人注意自己后,方才取出那只吞云袋打開。

看到其中盛裝的東西,白峰倒吸一口涼氣。

馳云珠。

大量的馳云珠。

他當前修煉最需要的馳云珠。

但北海燕然山內,此寶也極為緊缺,只能供應有限的寥寥幾人而已。

白峰能分得少許,但省著用的結果就是影響進步速度。

想要大踏步前進,就必須要有海量的天材地寶源源不斷供應。

當下他最缺的就是馳云珠。

那位星宮主人,竟然如此了解他的況?

這一下,當真搔到他最癢處,讓他心頭火,幾乎難以把持心境。

白峰平復心之后,神色晴不定。

在原地沉思良久,他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將吞云袋收好。

其神已經恢復平靜,臉上重現那漫不經心的笑意,但目光比以往更加幽深,更加堅定。

陳洛陽則微微一笑。

說到這些馳云珠,就要感謝湯乙明湯首座之前砸神魔血名額時的投資了。

而那壺遠天幻霧,則被他左手換右手,從“星宮”挪到“樹屋”。

接著,尊先生故技重施,將姬重攝拿到了創命神樹這里來。

“樹屋”大中,只有尊先生與姬重兩人。

姬重有些莫名“前輩見諒,關于人皇陛下,晚輩眼下并無線索……”

“今天單獨邀小友前來做客,同我的托付無關。”尊先生語氣溫和“是因為我忽然發現,小友你似乎遇到一些麻煩。”

姬重心中微微一動。

他為人淡泊,但心思敏銳,之前發現先天宮的同門似乎隱隱在監視自己,便留上了心。

現在越發肯定,自己受到監視,甚至行動范圍受限。

“我喜歡款待客人,喜歡結交朋友。”尊先生說道“現在我的客人與朋友有了麻煩,自不會坐視不理,當然,這要視乎小友你本人的意愿,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你重獲自由。”

姬重默然,半晌之后,先向尊先生一禮“前輩大仁大義,晚輩感激不盡,無以為報。”

稍微頓了一下后,他繼續說道“如果可以,我現在想繼續留在宮中。”

“我自幼在宮中長大,從小也不曾出門幾次,離開后實不知何去何從。”姬重坦然說道“宮里古怪,我有察覺,我想留下來看看,究竟是因為什么原因。”

陳洛陽心道果然。

這小子對絕大多數事心態淡泊,但并非全無所求。

相反,在極個別事上,他驚人的執著。

他自己果然也已經察覺一些端倪,肯定想趁機把事搞清楚。

陳洛陽忍不住想給他點個贊。

小伙子,要的就是你這樣。

“小友有此心,我自不會勉強。”陳洛陽扮做的“尊先生”說道“不過,以防萬一,我們也該做些準備,算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

說著,姬重面前圓桌上,現出一個瓷瓶。

瓷瓶中盛裝的自然是白峰收集來的遠天幻霧。

謹慎起見,陳洛陽將原本的容器青銅壺換成了瓷瓶。

姬重好奇的看去,就見瓷瓶中,乃是淡青色的液體,散發出幾分莫名的氣味,令人聞了通體舒泰。

“這好像是……極北的遠天幻霧?”姬重喃喃自語“這么多,聚攏成水狀,都能有一整瓶了。”

先天宮作為正道五大圣地之一,典籍儲存自是廣博。

姬重以前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遠天幻霧,但在古籍上見過文字描述。

“確實是遠天幻霧。”尊先生聲音溫暖和煦“可以給小友你,添一點自保的機會。”

姬重肅容,向尊先生鄭重一禮“謝前輩大恩!”


https:///html/book/54615/index.html我奪舍了魔皇 524.左手換右手


上一章  |  我奪舍了魔皇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