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仙宮 >> 目錄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伸出援手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伸出援手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打眼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打眼 | 仙宮 
仙宮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伸出援手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伸出援手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伸出援手

還沒等葉天回答,一個悶聲悶氣的聲音就響起來:“原來英雄好漢就是暗箭傷人,恩將仇報的意思啊,長見識了。”

這時候,葉天才發現,原來很多個記名弟子圍了上來,看來這個李劍華故意挑了一個人多的地方,他好像真有什么倚仗,是鐵了心要找回場子了。

而更讓葉天警惕的是,聽了別人的嘲諷話語,李劍華雖然臉紅脖子粗,但是出奇地沒有反駁,只是緊緊地盯著葉天不放,眼中全是挑釁的目光。

這讓葉天很不解,這家伙好像認定了可以打敗他,然后讓周圍的人都啞口無言,問題是葉天自以為對方應該明白他們兩人的差距,短短一月他這必勝的信心是哪來的?

要是以前葉天境界還沒有突破,他還會對這個處處反常的李劍華有所忌憚,但是現在的他正好需要一塊磨刀石。

李劍華想著把他打倒在地找回場子,他又何嘗不想通過對方磨礪一下他剛剛壯大的靈力,這樣對于他接下來的修行會極為有利。

因此,他欣然同意了李劍華的挑戰請求。

不得不說,單論門規這一項,燃火觀真有幾分名門大派的樣子,不僅嚴禁門內弟子私斗,而且也不得濫殺無辜。

不過,葉天認定了這燃火觀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對他們乃是嗜血殺之徒的看法還是一成不變。

經過一番繁瑣的儀式,兩人終于站在一個小小的擂臺上,四周都有陣法保護,因此不怕打斗起來丟了性命,不過重傷是難免的。

周圍的那些記名弟子都好奇地看著葉天和李劍華,雖然都不太看好那個大個子李劍華,但是對于能夠見識到風火堂“名人”出手還是相當興奮的。

葉天地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李劍華身上,對方始終是自信滿滿,讓他覺得越來越可疑。

而在見證人一聲高喊開始后,一道劍芒突然出現,然后葉天就明白了李劍華如此自信的原因,同時他的身體地在靈力的運行下移了開去。

感受到那道切入肌膚的寒芒,耳邊聽著周圍弟子的驚呼聲,葉天平心靜氣地看了看衣袍上的那道整齊地切口,好整以暇地說道:“想不到李兄還是一位劍道天才。”

周圍的弟子更加地驚嘆,沒想到李劍華真得使用了劍芒。

一下子大家都大氣不敢出,本來毫無懸念的戰斗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一方面是心軟而又神秘強大的葉天,一方面是滿臉自信更擁有號稱修士第一戰法的李劍華,到底誰勝誰負,這幾名弟子真得是無從預料。

那李劍華見大家對他都是刮目相看,不由得意萬分地說道:“小子,現在知道本大爺的厲害了吧。我勸你還是乖乖投降的好,我可不想傷你。”

葉天一聽這話,心中已然有數。

他見這大塊頭雙手紅腫,顯然這段時間來一直在苦練劍訣,說不得還有名師指點,還真讓他練出劍氣。

因為這樣葉天還高看他幾分,誰知道這廝一開口說話,就漏了底,說什么不想傷他,意思就是他并不能靈活控制手中劍氣。

葉天聽出這個李劍華劍氣練得并不到家,能放不能收,剛剛的戰斗也可以看出這點。

因此,葉天就有了底氣。

其實,在他看來,并不覺得洗練出劍氣有多無敵,還得看什么人用才行。

他那句“劍術天才”也不過是客氣話,誰想到對方毫不客氣地坦然應承,還以為葉天真怕了他。

說實話,這個李劍華短短一月能夠洗練出劍氣,其中固然有知恥后勇的原因,但是他本人也是幾分天賦的,但是在葉天看來,他離天才的差距還是不小的。

不過,對方既然敢在這個時候分心,葉天不會不利用這一點,這樣的話他能少費一番手腳了。

這樣想著,他的右手在背上的寶劍輕輕一點,頓時一道耀日的光華向著李劍華劈空斬下。

這李劍華的反應也真快,一瞬間右手一顫,一道劍氣破空而出一下子將葉天的寶劍斬為兩截。

眼見對手的武器被破壞,李劍華臉上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只是這個笑容還沒持續多久就覺得腹部一疼,接著像是個蝦仁一樣地倒在了地上。

葉天一掌打在李劍華的肚子上后,然后看也不看倒在地上,滿臉都是難以置信表情的李劍華,徑直向著擂臺走下去。

一眾弟子都用敬畏交加的目光看著他,紛紛給他讓出路來。

見此情形,葉天心中雖然沒有什么狂喜的表情,但是腳下不由得輕快了幾分。

等他離開后,一眾弟子才反應過來,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你們看到了吧!葉天竟然施展了御劍術,一下子就擊敗了李劍華。”

旁邊一個弟子搖搖頭道:“怎么可能會是御劍術,要是那樣他不早成為內門弟子了。”

旁邊一個有見識的點頭說道:“確實不是御劍術,應該是控物類的道法。不過他的實力也十分可怕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起,恐怕只有黃師兄才能打敗他了。”

眾人都是點頭,接著大家又猜測葉天能在那黃師兄手里走幾招,有說兩招的,有說十招的。

這時候,李劍華醒了過來,羞愧難當的他連忙趁著眾人沒空注意他的時候悄悄溜走了。

葉天還不知道經過這場比試,他的名聲已經直追堂中的老一輩記名弟子了。

李劍華也真是悲哀,揚名不成,反而讓葉天的名聲如日中天起來。

不過,葉天就算知道這一點,也不會太在意,名聲都是虛的,現在他知道想要救出陳蝶靠的是實力。

說實話,盡管大家都覺得能夠洗練出劍氣就非常厲害,但是葉天并不覺得李劍華的實力比那天和他比斗的時候強大多少。

在葉天看來,小孩子拿上利刃,不僅不會戰勝一個大人,反而可能會傷了自己。

李劍華太心急了,他要是不這么急著顯擺,將心態再調整一下,將劍氣練得更為熟練一點,說不定真的會給葉天造成很大麻煩。

但是無論他那太過兒戲的心態,還是那收放都不能自如的劍氣,都對葉天造不成任何威脅。

反倒是葉天一直小心應付,利用超級感知,小搬運術以及強大的靈力一招制敵。

對于他剛剛的表現,他還是很得意的,他對力量的掌控明顯比之以前跟上了一層樓。

可惜的是,這門小搬運術用起來有著諸多不便,不僅搬運的物體重量和力道都有限,靈力的耗費反而出奇地大。

因此,葉天下定決心除非能夠一下子解決戰斗,否則在進一步熟悉這個道法以前,他是不會輕易使用了。

重新換了一把寶劍后,葉天打坐恢復完靈氣就往唐家村走去了。

第二天臨近中午時,葉天就遠遠地看到了唐家村。

這個小村莊依山傍水,地理位置優越,顯然建村時特意挑選的好的位置,這也讓葉天省了不少功夫,要是跟上次那個小山村一樣,他就得轉悠一會了。

眼看他就要到達目的地,葉天腳步加快了幾分。

突然,他停下了腳步,看著旁邊的樹叢道:“什么人在那里?出來。”

話音剛落,一聲嬌呼傳進他的耳中,讓他心神一顫。

接著,一個衣衫有點凌亂的女子從樹林中跌跌撞撞地跑了出來。

女子生的閉月羞花,雖然臉上并無妖冶之態,但是半解的羅衫以及在陽光下白的耀眼的白皙皮膚,無不讓人忍不住想把這女子抱在懷中輕憐密愛一番。

饒是葉天定力驚人,也是一陣的目眩心迷,只是他很快清醒過來,稍稍放緩聲音道:“這位姑娘在下葉天,不是壞人。敢問姑娘這是遇到匪人了嗎?怎么如此地慌張?”

那女子神色稍定,只是還是緊張地看著葉天,用惹人憐惜的聲音道:“小女子唐巧兒,乃是唐家村的一名村女,今早出門勞作誰知道碰上了一名妖人,欲對小女子行那不德之事。巧兒抵死不從,僥幸脫出,幸遇葉公子,還請葉公子搭救一番。”

說完像是體力不支的樣子就要摔倒在地,葉天連忙向前扶住,只是走到近前之時手中卻是一道流光襲向那女子。

一陣煙霧升騰,葉天這勢在必得的一劍擊在了空處。

一片放蕩的笑聲后,那個女子在遠處出現了。

這次女子衣著暴露,一看就不是良家子,葉天臉色一紅,急忙側過頭去。

那女子笑得愈發花枝亂顫起來,并且發出一陣令人耳熱心跳的聲音。

笑完后,那女子看著葉天道:“想不到你這個雛兒眼力還不錯,竟然識破了本仙子的計謀。”

一聽這妖類自稱仙子,葉天腦海中就閃過一道倩影,神情一下子冷峻起來,冷笑一聲道:“你個區區妖物也敢自稱仙子,連橫骨都沒煉化,就敢出來害人,簡直是自尋死路。”

聽了葉天的話語,那妖物面色大變道:“你個剛入門的小道士也想和我們叫板。我知道你的根腳,勸你不要多管閑事。一直以來,我們憐花宮和你們燃火觀相安無事,這次是唐家村的人先惹我們的,你要是聽勸還好,要是不聽勸,你這一身細皮嫩肉就要盡落我們姐妹的肚子。”

說完,朝著葉天吃吃一笑道:“人生苦短,葉公子又何須和我們過不去。你要是愿意,保管你勝似活神仙。”

葉天已經不想看她那忸怩丑態,右手一揮一道劍光又向著對方飛去。

雖然剛開始,葉天被這妖物打了個措手不及,只是他有超級感知,很快就發現這女子大有古怪,不像是活人。

在等到女子假裝摔倒誘惑他過去,葉天更加肯定這是妖物出來害人。

只是這妖物選錯了對象,它這一手對那些凡夫俗人自然無不靈驗,可惜碰上飽讀詩書又有靈力護身的葉天就只有自討苦吃了。

這妖物靠得只是障眼術惑人,又那里能和葉天這樣根基牢固的修士打斗,只幾下就被葉天逼得現了原形,原來是一只碧眼紅毛狐貍。

這妖狐留下一句狠話,仗著身形靈活逃到了灌木叢生的樹林中,葉天惦記著唐家村也沒有深追過去。

當下收了寶劍后,葉天就向著那唐家村走過去。

進到村子里,只見家家戶戶都閉門不出,村內一片冷清,不由得心生詫異,等他來到唐正烈的宅子之前更是瞧了許久之門才探出了幾個腦袋。

葉天看那幾個大漢畏畏縮縮的樣子,不由得好笑。

幾個大漢一見葉天倒是馬上高興起來,大喊道:“唐老爺不是那些狐貍精,是一個黃臉小子。”

葉天一愣,這才想起他現在的樣子是個滿臉橫肉的漢子,因此笑了笑道:“幾位大哥,在下葉天,是你們家唐足賢唐老先生請我來幫忙的。”

幾個大漢一聽,臉上的神情馬上拘謹起來,恭恭敬敬地將葉天領到了屋中。

稍稍有些發福的現今唐家家主親自接待了葉天。

葉天知道眼前這人乃是唐足賢的兒子,也是十分客氣。

兩人談了一會,葉天發現雖然這個唐離對他十分有禮有節,但是眉宇間仍然是一片愁云慘淡,因此他也不兜圈子,開口問道:“不知道令公子唐正烈在那里。我聽唐老先生說他劫難在身,特意來化解一番。”

聽到葉天相問,唐離面色一暗道:“不怕葉公子笑話,我讓那臭小子快氣死了,現在讓他討飯呢。”

一聽這話,葉天心中吃了一大驚。

一路走來,這個唐離的宅子可以稱得上應有盡有,比起縣城的一些宅院都要豪華奢侈,而這樣的人家竟然讓家中獨子去討飯。

一下子,葉天好奇起來,這個唐正烈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厭的事情才讓唐老爺子對他如此生氣。

接著,在葉天好奇的目光中,唐離將唐正烈的“光輝事跡”盡數告訴了他。

這唐正烈自小十分聰明,修道資質也是不錯,美中不足的是,性如烈馬,難以拘束,當真是人如其名。

他為人任俠沖動的美名在整個縣里都流傳甚廣,又加上本領過人,因此人送外號唐千里,贊他技藝無雙,能人所不能,當然也隱喻他性子像是脫韁之馬,不能約束。

五天前,唐正烈和友人游玩歸來,途中遇一女子美艷不可方物,他一見驚為天人,接著那女子說她被野狐所追求他救命。

那唐正烈自然是不懼,用唐足賢給他的弓箭將追來的野狐一一射死。

誰知道這些野狐來歷不凡,都是積年的妖物,這下捅了大簍子,幾名變化成人形的妖狐出來差點害了唐正烈。

唐正烈眼見帶來的家丁死了個干凈,也知道不能力敵,只好帶著救來的女子跑回了唐家村。

隨后追來的妖狐因為礙于唐家的護宅法器不能進入,一怒之下大開殺戒,幾名無辜村民因此喪命。

唐離知道事情原委后大怒不已,先是請了祖上留下來的法器驅散了眾狐,接著厚葬了幾位死者,便命唐正烈挨家挨戶乞討。

其實,說是讓他討飯,真正的意思是讓他賠罪。

這個唐離心思縝密,知道這些妖物吃了這么大的虧可能不會就此罷休,因此還派人給唐足賢傳了訊息,請求幫助。

葉天聽了這話,心中倒是松了口氣,想不到其中還有如此曲折,他還以為這唐正烈為妖狐所迷被奪了魂魄呢。

看來這些妖狐也不過是機緣巧合才成了氣候,要真是青丘之狐,那唐正烈那里能逃得命來。

不過,他倒是覺得這個唐正烈也不是一無是處,雖然是一怒為紅顏,但是也算是扶危濟貧了,因此他拱手道:“唐翁不必太過生氣,令公子雖然為人沖動了點,但是也算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其英雄氣概想必會留下一段佳話。”

唐離無奈地一笑道:“要是真是這樣就好了。他救的那名女子也是妖精,那日那女子一見我們大門上的銅鏡就顯了原形,化青煙跑掉了。它們妖怪內斗,打到我們唐家村來,真是豈有此理啊!都是這個孽子識人不明,引得妖物前來害了村中鄉鄰,我唐離有罪啊,教子不善,難見觀中老大人。我們唐家世代鋪路修橋,多行善事,想不到也有無顏見村中父老的一天。”

葉天見唐離說完這話仍舊是雙手顫抖,又氣又愧之情不似作偽,不僅對唐離心生好感。

原本像唐正烈這種半只腳踏進修行門的人,就算連累了這些村民,想必那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這唐離卻是真的羞愧難當,顯然和那些冷血無情的修真世家不同。

葉天現在有點明白唐足賢為什么下大力氣讓他下山接手這事,無他道同可謀而已。

骨子里,葉天也不是那種視人命為無物的修行者,自然會對唐正烈,唐離心生好感。

想到這,葉天不由感嘆唐足賢對人心的把握,當真是厲害到了一定境界,什么都讓他料到了。

 新書


上一章  |  仙宮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