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第一嬌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金鐘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金鐘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11日  作者:蘋果小姐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蘋果小姐 | 第一嬌 
第一嬌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金鐘
正文卷第六百六十三章金鐘

正文卷第六百六十三章金鐘

為了闔府人的好日子,李媽媽悉心的勸著老夫人。

讓她將仇恨的目光,從侯爺身上挪開。

仇恨誰,也不能仇恨她們的金主啊!

自從王氏從府里搬出去。

她們的日子過得就大不如從前。

李媽媽勸著勸著,老夫人忽的一拍桌子,“你說的對,王氏那么厲害,她如果出手,一定能救出朝暉!”

說著,老夫人翻身就下地。

李媽媽眼皮一跳,“您干嗎去?”

“去找王氏,讓她把朝暉救出來!”

李媽媽……

人家憑什么救!

那些年,朝暉欺負王氏,她都歷歷在目,王氏能忘了?

而且,人是你和朝暉聯手攆出去的。

你憑什么覺得人家不記仇啊!

心下猶豫著,李媽媽道:“老夫人,這深更半夜的,夫人怕是早就睡下了,您就是去,也未必見得到啊。”

老夫人咬牙道:“我是她婆婆,她若是不見我,就是不孝,我可以去告她!”

說完,老夫人吩咐,“梳妝,我現在就去!”

李媽媽拗不過老夫人,只得依命。

一番收整,主仆倆坐了馬車,直奔王府。

馬車停在府門前,李媽媽上前叩門。

大門敲了足有半柱香的功夫,李媽媽手都快敲腫了,才咯吱一聲開了。

里面探出一個睡眼惺忪的小廝。

“大半夜的,做什么?”

小廝態度很不好。

李媽媽礙著王氏,陪笑道:“這位小哥,您給通傳一聲,平陽侯府老夫人要見夫人。”

小哥皺著眉,越過李媽媽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車輦。

“大半夜的也不消停!等著!”

嘀咕了,小廝轉頭去回稟。

李媽媽大松一口氣。

她真是怕夫人不給老夫人這個面子,連門都不開啊。

這深更半夜的,老夫人要真是一激動就去御前告狀敲金鐘,那可如何是好。

小廝去了約莫幾盞茶的功夫,折返回來。

大門吱的拉開,“夫人說,進去吧。”

李媽媽好言謝了一句,轉頭去接老夫人。

因著上次來王氏這里的遭遇,這次,老夫人倒是沒有抱怨什么,只是全程黑著臉。

王氏在花廳點了燈等著他們。

見老夫人進來,并未起身。

甚至,王氏自己就坐在主位,并未相讓、

李媽媽見狀,不由擔心的看了老夫人一眼,低低在耳邊提醒,“咱們是為了郡主來的。”

老夫人壓著心頭翻滾的情緒,在一側的椅子坐了,臉色難看的,一張臉馬上就要從頭上掉下來了。

“大半夜的,什么事?”王氏喝著茶,幽幽問道。

話音兒一頓,笑道:“該不會是被朝暉趕出門,無處可去了吧。”

老夫人氣的咬牙,卻也只能生生忍著這口氣。

“刑部尚書不知吃了誰的好處,就在方才,將你弟妹抓進了刑部大牢,你快想辦法把人救出來,就算是不為了你弟妹,也要為著老大的面子,他征戰在外,刑部做出這種事情,旁人如何看他!”

王氏愣了一下。

“朝暉被刑部抓了?為什么?”

老夫人……

為什么!

她哪知道為什么!

“徐媽媽在京郊被人殺了,刑部查兇殺案,覺得你弟妹有嫌疑,就抓回去問話了,你快想想辦法。”

王氏……

徐媽媽不是朝暉的貼身媽媽嗎?

被殺了?

什么時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徐媽媽被殺,朝暉應該是最痛苦的一個,刑部怎么就抓了朝暉。

刑部尚書一向鐵面無私,不曾聽說過他徇私枉法。

他抓人,一定有他抓人的理由。

一時間,王氏對這個案子,有點好奇。

迎上老夫人布滿血絲的眼睛,王氏笑道:“您說,我為什么要幫朝暉呢?我倆同是您的兒媳婦,我若出事,您巴不得我死了好吞我的嫁妝,朝暉出事了,您就急的眼睛都紅了,我這心里,實在是不愿意幫啊。”

老夫人黑著臉,“她是你弟妹!”

王氏就幽幽道:“我已經被您逐出府門,侯爺都不是我相公,從哪來的弟妹!”

“你……”

老夫人氣的險些背過氣去。

可現在,是她求人的時候。

忍著那份惱怒,老夫人竭力平穩氣息,道:“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你心頭消消氣。”

王氏……

眼底飛過狐疑,頗有些意外的看向老夫人。

她居然為了朝暉,向她道歉!

“我若是不消氣呢?”

老夫人一激動,嚯的站起,“你要如何?如何,你才肯消氣,只要我做得到!”

王氏盯著老夫人,幽幽道:“跪下,給我磕頭。”

老夫人氣的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雙目似火,死死盯著王氏。

王氏端著茶,眼皮不抬,等著老夫人反應。

花廳里,死寂一片。

沉默了許久,老夫人正要屈膝跪下,王氏忽的茶盞一擱,起身。

“不必了,這件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送客!”

說完,王氏轉頭從花廳后門離開。

老夫人一愣,旋即滿目屈辱看著王氏離開的背影,恨得面目猙獰。

“你究竟要如何才肯幫她!”

王氏充耳不聞,轉腳消失。

老夫人氣的轉頭將一旁桌上的茶盞,全部掃落在地!

“賤婦!你會后悔的!”

她都要跪下了,王氏還不肯!

這個賤貨,分明就是故意折磨為難她!

怒氣沖沖出了王府,老夫人越想越氣,上了馬車,直接吩咐,“進宮!”

宮門口,立著一口金鐘。

這口鐘,任何人都可以敲響。

但是,一旦敲響,想要告御狀,就意味著必須先要經過酷刑。

爬過百米長的釘子路,熬過五十大板五十鞭刑。

一般人,不會選擇這里,除非心頭冤屈沖天。

畢竟……

酷刑之后,有沒有命在,都是兩說。

眼看著老夫人直奔那口金鐘而去,李媽媽提心吊膽跟著。

“老夫人,您犯不上啊,二爺不是已經想辦法了嗎,再說,郡主也不一定就會受刑罰,您這金鐘一旦敲了,那酷刑,您受得住嗎?”

老夫人沉著臉,拿起金鐘旁懸掛的金錘。

深更半夜,金鐘的聲音響徹皇宮。

“有老大在,你以為皇上真的敢讓我經歷那酷刑?那都是嚇唬那些無知愚蠢的老百姓的!”

敲完金鐘,老夫人如同一只戰斗昂揚的雄雞,立在那。

李媽媽嚇得冷汗嘩嘩的落。

養心殿。

皇上正睡得香,猛地一陣金鐘聲傳來,嚯的睜眼。

“外面出什么事了?”

新書、、、、第一嬌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金鐘


上一章  |  第一嬌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