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外掛傍身的雜草 >> 目錄 >> 第631章 通天河異動

第631章 通天河異動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2日  作者:低調青年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低調青年 | 外掛傍身的雜草 
外掛傍身的雜草 第631章 通天河異動
第631章通天河異動

第631章通天河異動

“你這逆子,是不是翅膀硬了,現在就敢不聽老子的話了?”

白帝眉頭一皺,沉聲問道。

氣氛頓時就有些緊張了,仿佛馬上有一場父子之間的血戰要開始展開似的。

“老爹,我真的不想找道侶啊,你看我還年輕著呢!”

小圣象直視老爹,絲毫不懼。

他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他覺得找道侶是不可能找道侶的,這輩子應該都是不可能的。

找什么道侶,一個人瀟灑自在不香嗎?

“你這逆子。”

白帝有些頭疼地揉了揉眉心。

倒不是說非要給小圣象找道侶。

白帝是這么想的,天地正在復蘇,等六界相撞之后,肯定會發生太多的事情,所以自己必須要快速的變強,只有變強了才能好好的保護族人以及這個不聽話的逆子。

而在自己忙碌的這時間里,按照這逆子的性格,修煉上肯定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所以白帝給小圣象找道侶的根本原因就是想讓道侶來督促小圣象修煉,讓小圣象每天都努力進步。

可是。

小圣象他不想啊。

他覺得,如果找個和大嫂一樣漂亮的,那肯定是能夠接受的。

但是如果和大嫂一樣性格的,那他小圣象不活了。

找道侶,要用心去觀察。

比如說,沒有舉行天地見證之前,道侶對你百依百順,這種情況下你肯定非常快樂,但是舉行天地見證之后,道侶的狐貍尾巴就露出來了,到時候想哭都哭不出來。

多么悲傷的事情啊。

小圣象可不想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老爹,冷靜,我慢慢你和說。”

小圣象擺了擺手,隨后認真道:“老爹啊,你仔細想一想啊,如果我以后有了道侶,那我肯定全心全意都放在道侶的身上,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飛了,到時候我肯定就沒有時間孝敬您老人家了啊!”

“你想,你仔細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小圣象說得理直氣壯。

白帝聞言,稍微一琢磨。

這逆子說得好特么有道理啊,但是逆子你以為你這點忽悠功力,就能忽悠你人老成精的老爹不成?

愚蠢。

“不行,今天必須讓周公子給你物色一個!”

白帝立場堅定,目光落在了周葉的身上。

周葉摸著下巴。

事情不太好解決。

這讓他比較犯難。

“大哥。”

小圣象看著周葉,眼神微微動著,有些可憐,有些哀求。

周葉看了看小圣象,又看了看白帝,隨后道:“白帝前輩,白勝還年輕,我看這事兒……”

“等等。”

白帝抬手,阻止周葉繼續說下去。

隨后,白帝正色道:“周公子你今年才兩歲,你就已經有道侶了,而我這逆子已經幾千歲了,你看他還是單身一個,作為這逆子的好哥們,周公子你難道就忍心他單身一個嗎?”

周葉很想回答,我忍心啊,而且,這特么關我屁事啊。

感情的事情,強扭的瓜雖然解渴,但是不甜啊。

周葉沒有說話,不能駁了白帝的面子。

“老爹,恕我直言,你找我母親的時候,好像都十多萬歲了。”小圣象直言道。

“你這逆子想說什么?”

白帝看著小圣象,眼神有些危險,讓人有些害怕。

這逆子,是在說老子魅力不夠嗎?

頓時,仿佛象毒要食子。

小圣象承認,自己真的就有點慫了。

“沒什么。”

白帝冷哼一聲,一臉熱情的對周葉說道:“周公子,有什么好的資源嘛?”

“這個……”

周葉認真的琢磨了起來。

自己認識的女修里面,好像確實有不少是單身的。

不過,小圣象肯定扛不住就是了。

“白帝前輩,我就認識幻靈仙子,九尾妖族一族的族長這幾個。”周葉坦然的說道。

“幻靈仙子,九尾族長……”

白帝深思了起來。

他和這兩位女修都還是有點交情的。

而且這兩位和自己兒子之間,輩分差距有點大。

“周公子,這兩位就算了,我兒子得喊她們前輩,以后周公子如果有什么好的資源,還請幫我這逆子物色物色。”白帝拉著周葉的手,是在求周葉幫忙。

周葉不好推脫,只能答應了下來。

“白帝前輩,其實我覺得這兩位仙子挺不錯的,白勝可以考慮考慮。”

周葉想了想,隨后笑著說道。

“此話怎講?”

白帝頓時來了興趣。

“白帝前輩,俗話說得好啊,女大三抱金磚,女大三百送江山,女大三萬送仙丹,小圣象要是抱住富婆大腿,那鐵定是起飛了啊。”周葉笑著說道。

白帝一想。

很有道理,不過這面子問題,終究有點過不去的樣子。

周葉和白帝暢聊著,感受著一股幽怨的目光。

小圣象有些埋怨的看著周葉。

大哥你這不是坑我么,找年輕漂亮的仙子我都能忍,但讓我去找前輩級別的就有點過分了嗷!

按照年齡以及輩分,都都是可以開始喊阿姨的級別了。

“大哥,老爹,恕我不能這么做。”

“我覺得,年輕人就是要有年輕人的底線,我要靠自己去拼搏換來一切!”小圣象大聲說道。

白帝瞥了小圣象一眼:“行啊,那你去啊,從今天開始就不要打著老子的旗號,每次犯事兒都是老子幫你擦屁股,真是個坑爹玩意兒。”

小圣象:“……”

周葉笑著沒說話。

白帝對兒子的教育上,是有些暴躁的。

而小圣象大多數時候非常的硬氣,但是對于老爹的安排也就是口頭上反抗兩聲,根本就不敢真的拒絕。

畢竟他小圣象也怕被自己老爹毒打。

“周公子,這也黃昏時分了,走,咱們喝兩杯。”

白帝對周葉說道。

“好。”

周葉點頭同意了下來。

小圣象羨慕得很,如果哪天自己老爹對自己也是這態度就好了。

一定要變強,只有變強了之后,老爹才能對自己另眼相看。

桌上。

白帝對周葉的態度,又一次讓小圣象羨慕了。

他突然就覺得,自己和大哥的差距真的好大啊。

不過小圣象也不氣餒,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夠成長起來,達到和大哥并肩的層次。

不過暫時性看來,這個目標有點長遠了。

用年來計算的話,少說都是三位數。

翌日。

周葉在這里歇了一晚,今天準備動身四處走走。

說來都有些不好意思。

身為木界帝境之一,周葉都不怎么了解木界,連木界十分之一的地方都沒有逛完過。

“大哥,如果真的要給我找道侶的話,我寧愿你給我找丑一點的,也要那種稍微不那么暴躁的,你懂我意思吧?”

小圣象拉著周葉到遠處,小聲的說道。

周葉微微愣神,隨即明白了小圣象的想法。

“老弟,看來你被你大嫂嚇得不輕啊。”周葉調侃著。

小老弟什么都不懂。

有的時候,命運就是那款么的奇妙,該來的總回來。

講究的就是一個緣分。

如果真的找了一個和鹿小元差不多的女修,那小圣象的未來已經不用想了,危險得很。

“老弟,要當就要當一個絕世猛男,學學你大哥我,從來不畏懼什么。“周葉面色淡然的說道。

小圣象一臉的附和之色,心里吐槽著。

你說個屁呢,你被欺負得多慘你心里沒點數不成。

想當初,我小圣象還為你默哀過呢。

“好了,我先告辭了。”

周葉笑著說道。

“大哥再見。”

小圣象揮了揮手。

“嗯,再見。”

周葉點頭,隨后動身。

他化做一道青光,隨后快速升空,朝著遠方飛去,眨眼的時間就到了天邊。

看著大哥的背影,小圣象有些感嘆。

“大哥如今變強了,應該不會受到大嫂的壓迫了吧?”

想到大哥的遭遇,小圣象都唏噓不已。

換做是自己,肯定早就哭得死去活來,寧死也要換一個道侶。

“周公子和鹿爺的感情你根本就不懂,你只以為周公子過得很慘,其實你根本就不知道周公子的快樂。”白帝出現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老爹,你嚇到我了。”

小圣象有些無奈的說道。

白帝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他沒時間和小圣象多說什么,他要去閉關去了。

他可不想當木界最菜的一個帝境。

飛在高空當中,周葉欣賞著木界的風景。

清晨時分的大地上比較寧靜,小動物們都在尋找著一天的食物。

嚴寒的季節即將來臨,小動物們這是要準備屯糧了。

一想到六界相撞極有可能會讓這些小動物失去生命,周葉心情就有些復雜。

他現在雖然是一株草,但是體內流淌著的草汁也是溫熱的。

早已經視木界為家園的他,看到家里的成員遭遇不測,心里自然是非常不舒服。

“還是早些日子變強吧,我不可能保護所有,能多保護一些就是一些吧。”

周葉頗有些無奈。

木界修行的氛圍就是如此。

修行者之間可以互相搶奪,可以互相干架,但是總的說來沒有其他界域那么的冷血,殘忍。

特別是精靈一族,他們生性善良。

不過說到周葉這個家伙。

這廝處于高的層面,那就非常的善良,而處于其他層面的時候,那特么和善良完全沾不上邊。

別周葉套路過的生靈都在暗中喊這家伙畜生。

飛著飛著,周葉來到了一片沼澤。

這是天淵的住所。

“喲,草爺,真巧,你去哪兒啊?”

天淵看到周葉,頓時朝著周葉打招呼。

“身為木界帝境,連木界都沒有逛過,心里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我出來瞎逛唄,順便找找機緣。”周葉笑著聳了聳肩。

“到了你這個境界,還找機緣?”

“給條活路行不行?”

天淵翻了個白眼,隨后對周葉說道:“不知道草爺你知不知道,最近玄龜這家伙在閉死關,我遠遠的感知過,他的氣息變得非常神秘了起來,有種很特殊的感覺,我估計這家伙馬上要成帝了。”

“玄龜前輩成帝的話,理所應當啊。”

周葉想了想,隨后笑著點頭。

“這我自然是知道,但是這家伙成帝了,我還沒有成帝,以后這畜生還不知道怎么坑我呢。”天淵有些惆悵了起來。

同等境界就被坑得這么慘了。

要是玄龜再進一步,那他天淵以后還怎么過日子。

“天淵前輩別慌,都有屬于自己的機緣。”周葉拍了拍天淵的肩膀,安慰著。

他也有些同情天淵。

真是太慘了,經常被玄龜坑。

“不著急,等玄龜成帝了之后,我得躲著他。”

天淵說道。

他都已經想好了,玄龜這個家伙成帝了之后,自己肯定更加不是對手了。

所以,躲得越遠越好。

“天淵前輩,你這么躲著也不是事兒啊,躲得過初一躲不了十五,還不如就硬氣一點和玄龜前輩干一架呢。”周葉開始慫恿。

“這不行。”

天淵嚴肅了起來。

“我要避免和玄龜這個大傻子接觸,我總覺得這個家伙對我就是圖謀不軌,否則為什么光坑我,不坑別人?”

天淵的眼神仿佛看透了一切。

他天淵可不是那么好蒙的。

“天淵前輩,你和玄龜前輩之間,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葉左右觀察了一下,隨后小聲問道。

搞得還挺特么神秘。

天淵被周葉一下子給整懵了。

“不是,草爺你什么意思?”

“你不能亂誤會我啊。”

天淵有些無奈。

誰人不知道,他天淵是老實人。

“沒有誤會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為什么你們以后會結成道侶。”周葉搖搖頭。

天淵想了想,也是搖頭。

“我也不太清楚,說不定現在知道了未來之后,我們就不會結成道侶了,而且,誰特么想和玄龜結成道侶啊?”

天淵呸了一聲。

別人想不想他不知道,反正他是不想。

“說不定的事情。”

周葉笑了笑。

現在已經知道了未來,未來具體會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誰也不知道。

不過周葉無所謂。

玄龜和天淵結不結成道侶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

說話間。

通天河方向傳來強大,神秘的氣息。

天淵內心一緊。

“走,趕緊過去看看,別讓這家伙出了什么事。”

天淵頓時朝著通天河方向趕去。外掛傍身的雜草 第631章 通天河異動


上一章  |  外掛傍身的雜草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