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一顧芳華 >> 目錄 >> 第三百九十章 暗潮澎湃

第三百九十章 暗潮澎湃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29日  作者:琴瑟花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琴瑟花 | 一顧芳華 
一顧芳華 第三百九十章 暗潮澎湃
第三百九十章暗潮澎湃

顧芳華故作輕松,以此來掩飾失落道:“他又不知道我在醉月樓,怎么會來?”

鐘太后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出顧芳華的言不由衷。不過她也沒有拆穿,而是岔開話題,聊起了其他事。

等顧芳華回清芷殿后,鐘太后喚來方嬤嬤。

“繡春,去查查,看看蕭遙為何沒有去醉月樓。還有,最近那個花夭夭,還在每天遞帖子嗎?”

方嬤嬤很快去查,估計要明天才有結果。

顧芳華回去后,泡在沐浴桶里,情緒十分低落。丹竹心知肚明,卻又無法開解。

“公主,水冷了,是再加點熱水,還是起來了?”

顧芳華百無聊賴,輕嘆道:“起來吧。丹竹,我這樣子是不是很傻?”

“公主,您怎么會這樣說?”

丹竹看顧芳華心情很不好,忙勸慰道:“今兒蕭侯爺,肯定是有什么事耽擱了。他只要有空,不會不來。”

“是嗎?我知道,他肯定事出有因,但不管怎么說,也是因為那事情重要過了我。”

顧芳華有點失落,總覺得懨懨提不起精神。

丹竹一時口拙,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只能道:“那不如公主等等,明兒蕭侯爺一定會來向公主解釋。我們聽聽緣由再說好不好?”

“嗯。”

顧芳華隨口敷衍,她沒有說出口的顧慮,是那個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苗疆圣女。

她認識蕭遙更早,誰知道會不會有什么故事。

這一夜,顧芳華輾轉反側,而蕭遙也是徹夜難眠。最難以入睡的,當數花夭夭。

“云娘,為什么?那時蕭遙不是對我很好?把你給了我,還幫助我當上圣女,以免淪為祭品。為什么他現在對我不理不睬?”

花夭夭坐在黑暗里,沉沉的問道。

云娘膽戰心驚,手持著燭臺,小心翼翼道:“圣女,那時圣女還小,所以蕭公子十分喜愛。如今圣女大了,大周講究男女授受不親,蕭公子是在避嫌。”

“我不懂什么避嫌,男歡女愛是天下最美好的事,何苦要假正經?”

花夭夭抬起手,一條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通體黝黑的小蛇,出現在她手腕。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游走,時不時波動銀環,在深夜發出碰撞響聲。

云娘雖然已經看見小黑很多次,可如今這樣在黑夜里看,還是第一次。

那黃澄澄的蛇眼,還夾帶了些許紅色,詭異得讓人望而生畏,十分可怖。突然,蛇頭轉向云娘,她差點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

“圣、圣女,夜已深,您還是先好好休息。明日就能打聽到消息,到時候再做打算。”

花夭夭伸出手,緩緩撫摸著手臂上的黑蛇,輕輕呢喃道:“小黑乖,我們看看是哪里來的妖精,迷住了蕭遙。我們帶蕭遙回家好不好?”

小黑蛇十分有靈性,在花夭夭手臂上蹭蹭,仿佛是在贊同。

云娘輕輕退出去,直到看見走廊上的燈,這才送了一口大氣。如此詭異嚇人的圣女,太讓人毛骨悚然了。

不等云娘回房,大長老又派人來傳。

“云娘見過大長老。”

“嗯,起來。你覺得,大周皇帝會同意用蕭遙和親,來免除苗疆和大周之戰嗎?”

大長老神色陰郁,陰森的問道。云娘戰戰兢兢,小心回答道:“大周沒有男子和親先例,再說蕭公子如今是英義侯,身居要職,可能性不大。”

“那如果我們只是要求,讓圣女懷孕,生下未來的圣女呢?”

大長老也想過,和親這個可能不太容易實現,轉而提出他認為最可行之法,希望能夠實施。

云娘目瞪口呆,失聲道:“蕭公子品行高潔,肯定不會同意的,這對于他而言,是侮辱。”

“是嗎?那就只能想辦法,讓蕭遙同圣女在一起。”

大長老理所當然的話語,讓云娘害怕,急道:“大長老。您沒有見識過蕭公子的可怕,前長老和圣女都說過,千萬不要與蕭公子為敵。”

“住口!本長老知道了。本長老知道,蕭遙對你有救命之恩,可你如今男人和孩子都在苗疆,你要想想該站在那邊?”

大長老聲色俱厲,云娘跪伏在地,渾身發抖。

“求大長老開恩,云娘對圣女,對苗疆忠心耿耿,別無二心。您別傷害他們。”

大長老桀桀怪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現,否則,你男人和孩子,都去和圣王作伴。還有你!”

云娘拼命磕頭,大長老起身,來到她耳邊,附耳說了半晌,才讓頭重腳輕的云娘出去。

第二日一早,蕭遙求見的帖子,就傳到英華宮。

燕容凌默然半晌,吩咐道:“讓他進來,再派人告訴明珠,說蕭遙進宮了。”

小誠子詫異的抬頭,隨即又低下頭,領命出去了。

燕容凌靠回床上,淡淡自嘲一笑,自己果真變了。現在明明討厭蕭遙,卻不僅能見他,還能為他安排同明珠見面。

不一會,小誠子就領著蕭遙進來。

“參見六皇子。”

“蕭遙,你我都是生死之交,肝膽相照,何必多禮,起來吧,坐。”

蕭遙心中微凝,含笑起身在旁邊椅子上坐下。

“不知六皇子所患何病?怎么來勢如此洶洶?我昨兒得到消息時,還以為是假的,今兒進宮一見,原來竟然是真的。”

燕容凌輕咳幾聲,嘆道:“去遼東時日夜兼程,御醫說雖然年輕底子好,到底有點暗傷。如今回京城,百事無憂,病來如山倒,才會這樣突然。”

蕭遙拱手道:“這次還真要多謝六皇子,千里馳援解山海關之圍。不想竟然讓六皇子勞累成疾,真是讓蕭遙汗顏。”

“是啊,我日夜兼程,一半為大周,一半為明珠。結果,明珠卻花落你家,怎么不讓我傷心感嘆。”

燕容凌半真半假的說話,蕭遙心中更沉,含笑道:“明珠公主乃天上明月,月華照在哪里,還一切未可知。”

“是嗎?也是,你還有重孝在身,至少三年后才能談婚論嫁。明珠還小,一切未可知。”

雖然燕容凌笑語盈盈,可蕭遙卻敏銳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上一章  |  一顧芳華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