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掌歡 >> 目錄 >> 第396章 跨馬游街

第396章 跨馬游街


更新時間:2020年01月01日  作者:冬天的柳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冬天的柳葉 | 掌歡 
掌歡 第396章 跨馬游街
第396章跨馬游街

衛晗覺得駱姑娘親手做的臊子面比秀姑做的好吃多了,幾乎是扶著墻出的酒肆門口。

門外棗樹上拴著一匹精神抖擻的白馬,見主人來了,熱情嘶鳴。

衛晗回身看向駱笙:“駱姑娘,我走了。”

“王爺一路順風。”

“會的。”男人深深看停在不遠處的少女一眼。

她依然一襲素色衣裙,與去年此時相比似乎毫無變化。

可衛晗心中清楚,他卻變了許多。

他的心中多了一個姑娘。

凝視著少女平靜的眉眼,一句話脫口而出:“今日出門,恐怕很長時間會看不到駱姑娘。”

駱笙一愣。

這話聽著耳熟,開陽王剛剛似乎說過的。

不對,剛剛說的是恐怕很長時間吃不到酒肆的酒菜。

這么一愣神的工夫,一只大手落下,在她頭頂輕輕揉了一下。

“我會盡早回來。”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駱笙茫然抬眸。

開陽王剛剛是在……摸她的頭?

短暫的沖動過后,衛晗清醒過來。

糟了,他剛剛好像忍不住揉了駱姑娘的腦袋。

“駱姑娘,告辭了。”衛晗快步走到棗樹旁,解下韁繩翻身上馬,很快一人一馬跑沒了蹤影。

駱笙:“……”

開陽王揉過她腦袋,然后飛快跑了?

這一刻,駱笙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要說這個男人對她有幾分不同,她覺得就算自己再自作多情吧,應該也是有的。

可開陽王對自己的不同,或許根本與男女之情無關,而是……飯友?

“我看到了。”少年微冷的聲音響起。

駱笙轉眸,便看到駱辰立在不遠處。

“怎么這時候來了,逃課了?”駱笙皺眉。

以駱辰的年紀,自然還是要好好讀書。

駱大都督特意在府中辟出一個院子當作學堂,請來幾位頗有名望的先生教導駱辰。

駱笙本來動過把小七送過去的心思,考慮到小七連字還沒識全,默默作罷。

要是才送去就把先生氣走,也是個麻煩。

“沒有逃課,今日本來就休息。”駱辰板著臉,很不滿駱笙岔開話題,“剛剛開陽王摸你頭了。”

也不怪少年一副控訴的語氣。

以前駱笙仗著姐姐的身份可沒少摸他的頭,結果呢,居然乖乖讓開陽王摸頭!

駱辰越想,臉色越臭。

駱笙則淡定抬手,揉了揉少年腦袋:“既然休息,快進去吃臊子面吧。”

臊子面?

等到駱辰反應過來,發現已經站在大堂里了。

他回頭,惱怒盯著酒肆門口。

駱笙這是調虎離山!

而后,少年就聞到了臊子面的香味……

駱笙還在酒肆外。

開陽王離開前的舉動雖然讓她錯愕了一陣,卻不至于到現在還因為他的舉動傻待在外面。

之所以晚點進去,純粹是不想與正叛逆的弟弟談論她被人摸頭這個話題。

說起來,上學就該好好上學,怎么還有休息日呢?

還有開陽王,今天三番兩次得寸進尺,看來等他回來要考慮一下取消贈菜的事了。

駱笙隨手扯下一片棗樹葉子拋進風里,大步往酒肆門口走去。

風中那株被白馬啃了不少葉子的棗樹枝葉微動,莫名顯出幾分可憐。

奔騰著的馬背上,衛晗一顆心忽上忽下,十分矛盾。

向駱姑娘告辭時作出的舉動有些無禮了,也不知道駱姑娘會不會生氣。

可是……他竟有點高興……

也罷,大不了等他回來帶著禮物來給駱姑娘賠罪,駱姑娘要是還不解氣,取消贈菜他也認了。

衛晗這般想著,忍不住回頭。

這是第一次還未遠行,便開始想回家。

想到“回家”兩個字,衛晗赫然發現他心中想的不是開陽王府,而是有間酒肆。

有間酒肆不只有令他沉迷的酒菜,還有令他惦念的人。

有牽掛的地方,才是家。

衛晗的遠行除了讓有間酒肆臨窗某桌從此空下來,似乎沒有任何變化。

櫻桃紅,芭蕉綠,時光匆匆,舉國矚目的殿試很快到了。

比起會試時一連九日關進連身都站不直的號房里考試那種由身到心全方位的摧殘,殿試無疑輕松多了。

考生們對自己是塊什么材料心里都有了數,無非名次與預期有些波動。

殿試有一樣好,不再有落榜淘汰者。

當然,三鼎甲與同進士之間有天壤之別,然而會試考倒數的還幻想殿試中個狀元嗎?

嘖,還是洗把冷水臉醒醒盹兒吧。

狀元的熱門人選,無疑是會試的第一名,會元郎蘇曜。

而蘇曜亦不負眾望,金殿傳臚,正是這一科的狀元郎。

駱大都督高興壞了。

當然不是因為蘇曜,狀元郎與他有個屁的關系。

駱大都督高興,是因為盛大郎與盛二郎。

兩兄弟皆名列二甲,賜進士出身。

這其中最幸運的當屬盛二郎,堪堪掛在二甲榜尾,再差一點就要掉到三甲,變成同進士。

要知道與同進士相對的一詞可是如夫人。

想一想如夫人的卑微,就能理解同進士的憋屈了。

而京城百姓就更高興了。

知道他們盼了這么久是為什么嗎?當然是為了看狀元郎跨馬游街啊!

那可是三年才有一次的盛事。

為此,這日京城萬人空巷,喜炮震天,狀元郎游街必經之處擠成人山人海。

看著那人潮涌動的方向,紅豆早已迫不及待:“姑娘,您不去看狀元游街嗎?”

蔻兒納悶:“紅豆,你不是很煩那個蘇公子,還專門跑去看他干什么呀?”

紅豆飛了個白眼:“你懂什么,我看的是蘇曜嗎,是狀元游街的熱鬧。”

駱笙打斷兩個丫鬟的拌嘴:“好了,你們去玩吧,酒肆反正晚間才開業。”

“姑娘您不去?”紅豆難掩失望。

要是以前姑娘鐵定去的,沒準還能搶個人回來呢。

蘇曜那種自是白給也不要,不是還有榜眼、探花嘛。

“你們去吧。”

剛把兩個丫鬟打發走,駱辰與小七就走過來。

“姐姐,我與小七想去看看熱鬧。”駱辰淡淡開口。

他其實沒興趣,就是見不得小七躍躍欲試偏偏不敢找駱笙說的蠢樣。

“去吧。”駱笙自是沒有反對的理由。

好熱鬧,本就是少年天性。

不知何時站在通往后院門口的許棲試探問:“我能去嗎?”

小說屋


上一章  |  掌歡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