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掌歡 >> 目錄 >> 第421章 偷聽

第421章 偷聽


更新時間:2020年01月17日  作者:冬天的柳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冬天的柳葉 | 掌歡 
掌歡 第421章 偷聽
正文卷第421章偷聽

嫁妝單子?

楊氏木然的神色微微起了變化。

當年華陽郡主嫁到長春侯府,送嫁的隊伍前邊到了侯府大門口,隊尾還沒進城,說是十里紅妝毫不夸張。

那時她站在人群里看高貴美麗的郡主與愛慕已久的表哥拜堂成親,連眼淚都只能藏在心里,不敢讓任何人瞧見。

后來她成了侯府女主人,終于有機會看到那冊厚厚的嫁妝單子。

那一刻,她先感到的不是喜悅,而是酸澀。

她是寄住侯府無依無靠的表姑娘,對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那幾年,在姨母不動聲色的偏愛里,在表兄悄悄投來的溫柔目光中,時常讓她忘了二人間的差距。

她以為對方沒有哪里比自己強,不過就是有個好出身。

這份嫁妝單子卻對她的無知發出了無情嘲笑。

出身啊,那是她努力一生都無法逾越的鴻溝。

再然后,就是痛快。

高高在上無法逾越又如何,如今連嫁妝單子都落入了她手里,那些從遙遠的鎮南王府抬來的嫁妝,最終還不是她與她的孩子享用。

長春侯世子的位子是楠兒的,這享用不盡的金銀珠寶也不能便宜了華陽郡主留下的那對子女。

多少年來的捧殺,表哥終于把許棲逐出了家門。

她做到了,要不是莫名其妙惹上了那個瘋狗一樣的駱姑娘,現在不知多么順心如意……

楊氏比誰都清楚華陽郡主帶來的嫁妝有多豐厚,也因此,在聽到許芳為了嫁妝來鬧時,心陡然一沉。

“前頭那位帶來多少嫁妝,你還有印象吧?”

守門婆子嘖嘖出聲:“太有印象了啊,當時我瞧著擺在侯府院中的那些嫁妝就在想,鎮南王府這哪是嫁女兒啊,純粹是搬了個金山來。”

“是啊,可如今侯府是什么光景大家都清楚,大姑娘出閣能帶走多少?不說多了,把侯府搬空恐怕都填不上一半的窟窿……”喜嫂子似乎打開了話匣子,“嫁妝單子都是一式兩份,一份留在娘家,一份帶到婆家來。那位去時大姑奶奶年紀小,出閣前從侯爺那里看到的嫁妝單子還不是隨便弄,萬沒想到從駱姑娘那里得來齊全的……”

楊氏眼神一緊。

駱姑娘,又是駱姑娘!

這個賤人,真是陰魂不散。

守門婆子顯然被這天大的八卦弄得興致高昂:“我的天,要是侯爺真的按著嫁妝單子補,把侯府上下賣了都不夠吧?”

難怪送來的錢這么點兒。

按說她不該聽了八卦激動的,畢竟侯府倒霉她也沒好處。

但那是聽完后才要考慮的事,聽八卦的時候就該有聽八卦的態度。

再說,最近她得了不少油水,將來侯府要是有個好歹也波及不到她一個伺候下堂婦的婆子身上,有這些錢財傍身后半輩子有著落了。

守門婆子底氣十足聽著八卦。

“那肯定不夠啊!”許是因為感嘆,喜嫂子不自覺拔高了聲音,“咱們侯府因為前頭那位的關系處境尷尬,哪有什么大進項,這些年錦衣玉食你以為靠的什么?”

守門婆子發出會心的笑聲。

靠什么?靠的華陽郡主的嫁妝唄,不然靠做姑娘時就吃喝嚼用在侯府的楊氏么?

“大姑奶奶要是不依不饒,這個窟窿侯爺還不得不填,畢竟律法就是這么規定的。雖說律法大多時候是擺設,可現在大姑奶奶出閣了,有著婆家與寧國公府撐腰,律法可就不是擺設了。說來也是大姑奶奶運氣好,得了那份嫁妝單子,不然再有人撐腰也無可奈何……”

守門婆子有些著急了:“哎呀,喜嫂子,你就快說說這事怎么個結果吧。”

喜嫂子聲音放低:“我是偷偷聽來的,你可不能說出去。”

守門婆子連連點頭:“放心,我跟誰說啊,就守著那么一個人。”

喜嫂子往堂屋方向掃了一眼。

藏在樹后的楊氏渾身緊繃,大氣都不敢出。

糊涂了這些日子,這一刻她卻是清醒的。

或許是為人母的天性,涉及到兒女的重大利益時,逼得她不得不清醒。

“大姑奶奶說了,讓大公子歸宗并請封世子,把二公子、三公子送回老家去,二姑娘將來的婚事由她做主,就不計較嫁妝的事了。”

守門婆子忍不住驚呼:“這么離譜的事兒侯爺能答應?”

樹后,楊氏臉色青白,猶如厲鬼。

喜嫂子噗嗤一笑:“為什么不能答應?”

守門婆子猶不敢信:“大公子被逐出家門了啊,歸宗也就罷了,請封世子上頭貴人不可能答應吧?”

“此一時彼一時了,太子都被廢了,焉知貴人對大公子的外祖家態度有沒有變化。”

“也是……可這個就罷了,把二公子、三公子送回老家,二姑娘親事由大姑奶奶做主,這不等于……毀了這三位么,侯爺能同意?”

“先前大姑奶奶拖到老大不小都沒定親,大公子直接被逐出家門,侯爺不也沒在意么。”喜嫂子語氣充滿感慨,“有什么區別呢?”

男人啊,終歸在意的是自己。

“那侯爺就答應了?”

八卦聽到尾聲,結果是必須要知道的。

躲在樹后的楊氏更想知道。

長長的指甲把粗糙的老樹皮劃出一道道痕跡,也毀了柔嫩的指甲。

楊氏絲毫不在乎,也感覺不到疼痛。

她在乎的只是那個結果。

表哥真的如喜嫂子所言,要毀了她的三個孩子?

楠兒他們那樣出眾,是許棲那種爛泥遠遠不能比的,表哥怎么舍得——

“答應了啊,我來的時候,侯爺正吩咐管事去族學接兩位公子回來呢。大姑奶奶就在廳中坐著,說要親眼瞧著兩位公子被送走才行——”

楊氏好似被利劍劈中心口,斬斷了最后一絲僥幸。

是啊,怎么會舍不得,當年掐死華陽郡主后表哥因為懷疑被許芳看到了,還對年幼的親女兒動過殺意呢,只是把兒子們送走,把女兒胡亂許人又算什么?

表哥唯一舍不得的只有自己罷了。

她要和這個狠毒無情的男人拼了!

楊氏飛快向院門口沖去。


上一章  |  掌歡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