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就是超級警察 >> 目錄 >> 1184、投毒者

1184、投毒者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14日  作者:李氏唐朝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李氏唐朝 | 我就是超級警察 
我就是超級警察 1184、投毒者


警車穩穩停在一棟商務樓下。

這是昨天大家路過的地點,距離煙酒店不遠。

顧晨幾人趕緊下車,來到商務樓大廳。

此時此刻,兩名身著正裝的女子,站在前臺位置聊天說地。

顧晨直接走上前詢問:“昨天晚上在大廳里等外賣很久的女子,你們認識她嗎?”

“昨天晚上?”

“等外賣很久?”

根據顧晨提供的線索,二人相互看看彼此,一臉懵圈。

“不認識?”盧薇薇問。

“不是不認識,是沒注意,但你要知道她長啥樣,或許我們就知道。”其中一名高瘦女子說。

顧晨瞥了眼袁莎莎和吉喆,道:“小袁,吉喆,你們兩個去監控室調取監控。”

“是。”袁莎莎聞言,立馬招呼吉喆道:“小吉,我們走。”

二人短暫離開,顧晨則在大廳內來回走動。

他現在迫切想知道那名女子的具體狀態。

畢竟昨天那份外賣,原本是女子訂的。

可中途出了意外,才讓煙酒店老板家的二哈中招。

但如果是餐廳老板下毒,那沒準會有第二次,也就是昨天晚上那位被女子誤會的外賣小哥,是他重新要求餐廳老板配送。

所以餐廳老板是知道情況的,但會不會二次下毒,目前來說還很難確定。

因此,這才是顧晨最為焦慮的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袁莎莎和吉喆,這才一路小跑回大廳。

袁莎莎這才直接報告說:“顧師兄,那個人我已經在監控室找到了,就是昨晚那個訂外賣的女子,她還活著,就在13樓上班。”

“太好了。”聞言女子還活著,顧晨這才又道:“大家跟我走,直接去13樓。”

“誒警察同志,你們要登記一下。”見警方要通過商務樓閘機口,直接去往13樓。

一名高瘦女前臺,直接走上前提醒。

顧晨道:“我們在辦案,等下來再登記,麻煩幫我們把閘機口打開。”

“好吧。”見顧晨堅持要上去,又不清楚警方具體要干嘛。

兩位女前臺相互看看彼此后,直接拿出各自的門禁卡,幫顧晨將閘機口打開。

大家登上電梯,直接來到13樓。

“叮!”

隨著電梯達到,顧晨帶著大家往里走。

這才發現,13樓有許多公司。

電梯門口就掛著不少公司的名牌。

但顧晨目前還并不知道女子的具體公司,于是轉身問袁莎莎:“你從監控看見她往哪個方向走?”

“右邊,再左拐。”袁莎莎說。

“走。”顧晨一揮手,直接帶著大家往里走。

此時大家來到兩家對門公司,每家公司的大門都有自動感應門。

顧晨直接選擇左側公司,走到前臺,扭頭問袁莎莎:“小袁,把那人的監控截圖拿出來。”

“好。”袁莎莎掏出手機,直接交給顧晨。

而顧晨則將女子的截圖亮在女前臺面前,問她:“這個人是你們公司的嗎?”

“不是,是對面的。”女前臺指了指對門。

顧晨頓時將手機交給袁莎莎,道:“小袁,你去,就說有人找。”

“那顧師兄不過去嗎?”袁莎莎好奇問他。

顧晨搖頭笑笑:“我們只是找她了解些情況,但是我們一大群穿著制服的過去,難免會給她的工作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很多事情說不清楚。”

“你就跟前臺說,說有人找她,讓她單獨出來一下。”

“好,我明白了。”了解了顧晨的意思,袁莎莎直接跑去對門前臺。

而顧晨和大家,則選擇在電梯門口附近等待。

沒過多久,昨天那名訂外賣的女子,就跟在袁莎莎身后,一臉緊張的來到電梯門口。

見到顧晨,女子弱弱的問道:“警……警察同志,你……你們找我?”

“我們見過面。”顧晨打開執法記錄儀說。

女子上下打量著顧晨,搖頭否認:“我……我們好像沒見過吧?”

“昨天晚上,你取外賣,我們剛好路過。”顧晨繼續提醒。

女子愣了愣神,短暫回想了幾秒鐘,這才恍然大悟,啊道:“我記起來了,當時的確有一群人路過,原來是你們?”

“沒錯,你總算記起來了。”王警官說。

女子眉頭微微一蹙,又問:“可是……你們找我做什么?”

“昨天給你送外賣的那名外賣小哥,不是出車禍去世了嗎?”顧晨說。

女子聞言,趕緊擺擺手道:“我沒有催他,真的,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要不是另外一名外賣小哥跟我說,之前給我送餐的外賣小哥出了車禍,人沒了,我可能還蒙在鼓里,所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我們不是問你這個。”盧薇薇感覺,自己這邊還沒進入正題呢,那女子就嚇得不輕。

女子弱弱的看向眾人,又問:“那……那你們想問點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證號碼報一下。”顧晨按照既定程序,首先詢問女子的個人信息。

“我叫周熙雯,身份證號碼是……”

按照顧晨的要求,周熙雯將自己的個人信息全盤托出。

顧晨記錄在案后,又道:“你知道嗎?昨天那名出事故的外賣小哥,將你訂的外賣摔撒在路上。”

“我知道,肯定是摔壞了,所以餐廳老板才重新做的。”周熙雯表示理解。

顧晨又道:“重點是,路邊一家煙酒店老板養的小哈士奇,昨天晚上偷偷吃了一些散落的外賣,哦對了,你訂的應該是辣椒炒肉蓋澆飯對嗎?”

“對……對呀。”周熙雯默默點頭。

“那就對了。”顧晨得到確認,也是淡淡說道:“那只小哈士奇,原本健健康康的,可是昨天晚上吃了散落在路邊的外賣之后,今天一早就死了。”

“什……什么?死……死掉了?”

聞言顧晨說辭,周熙雯整個人都懵了。

忽然猛的抬頭看向顧晨,問道:“所以警察同志,你們想說什么?”

“我們剛才市局技術科過來,在檢測實驗室里,我們對那只死掉的二哈進行了解剖,發現這只小二哈是中毒身亡的。”

“但是目前有個問題,狗的主人,也就是那家煙酒店老板,他親口告訴我們,昨天晚上二哈吃完街邊散落的外賣后,就再沒吃過東西。”

“可今天一早來開門,就發現那條哈士奇已經暴斃,這說明哈士奇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而且我們在解剖哈士奇的胃里,發現那些食物殘骸有劇毒。”

王警官也是將自己了解的情況,一一跟周熙雯說明清楚。

此時此刻,周熙雯臉色慘白,整個人也被嚇傻在那。

她瞥了眼顧晨,趕緊道:“所……所以,警察同志,那……那份含有劇毒的外賣,原本是給我準備的?”

“沒錯。”顧晨默默點頭,也是不由分說道:“從目前已知線索來看,既然是你訂的,那當然是給你準備的,這點不會錯的。”

“所以……”周熙雯一臉呆滯,也是靠在墻壁上,整個人戰戰兢兢道:“所以要不是那位外賣小哥出了車禍,可能死掉的人就是我?”

“可以這么理解吧。”顧晨感覺情況已經非常明朗。

盧薇薇也道:“所以這就是我們今天來找你的目的,因為那名給你送餐的外賣小哥車禍身亡,所以另一名外賣小哥又聯系餐廳老板,重新給你配送了一份。”

“如果第一份外賣有毒,那第二份,餐廳老板一定也知道情況,所以我們擔心,下毒的可能是餐廳老板,怕你第二份外賣依然有毒,所以才找你過來了解情況。”

在大家看來,昨晚的車禍已經夠讓人嚇出一身冷汗的。

可今天小哈士奇被毒死,更是讓大家揪心不已。

可現在看到周熙雯狀態良好,并沒有中毒癥狀時,大家總算舒上一口氣。

周熙雯此刻愣了愣神,也是努力回想自己的狀態,隨后說道:“警察同志,那份后來送過來的外賣,我已經吃掉了,但是并沒有感覺身體哪里不對啊。”

“會不會是慢性中毒?”袁莎莎說。

周熙雯一呆:“還……還有慢性中毒這種說法嗎?”

“有啊,所以建議你盡快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

聞言袁莎莎說辭,周熙雯頓時緊張不已,忙道:“那……那我現在去檢查身體?”

“不用這么著急。”顧晨上下打量著周熙雯的面部狀態,解釋著說:“從目前你的狀態來看,并沒有中毒的跡象,但是讓你去醫院檢查身體,也是為了保險起見,不過你現在并不用這么擔心。”

也是怕周熙雯過度緊張,顧晨還是選擇安慰她。

畢竟在顧晨看來,周熙雯目前狀態良好,并不像是中毒的樣子。

聽顧晨這么一說,周熙雯這才平復下心情,而已是長舒一口氣道:“如果沒中毒最好,我還是聽你們的,待會兒我去請假去趟醫院。”

“嗯。”顧晨默默點頭,又問:“我現在還有個問題要問你,因為最有可能在外賣中下毒的是餐廳老板,所以我想知道,你跟那家餐廳老板之間,有沒有鬧過矛盾?”

“沒有,我怎么可能跟餐廳老板鬧矛盾呢?他家的菜品都很好吃,我經常光顧這家店,我們關系一直很好,幾乎每天訂的都是他家的外賣。”

“這就奇怪了。”聞言周熙雯說辭,顧晨短暫思考了幾秒,又道:“可是,既然兇手不太可能是餐廳老板,那又會是誰呢?還是說,有人非常了解你對這家餐館的依賴,所以想借刀殺人?”

顧晨的這個想法,并不是沒有道理。

如果餐廳老板跟周熙雯無仇,那如果一旦餐廳老板的菜品吃出問題,那可是要蹲監獄的。

就算餐廳老板再傻,也不至于做的這么明顯。

如果警方追溯毒源,那是一定會從外賣中發現端倪的。

可見,餐廳老板的嫌疑,似乎刻意排除掉。

抬頭看了眼周熙雯,顧晨又道:“如果你跟餐廳老板無仇,那你再仔細想想,你自己最近跟哪些人鬧過矛盾?”

“鬧過矛盾?這個……”周熙雯撓撓后腦,有些傷腦筋道:“這我還真不記得,因為我最近根本沒跟人鬧矛盾啊。”

“你再仔細想想吧。”見周熙雯矢口否認,王警官從眾人身后走了出來,也是提醒著說道:

“昨天我們在外頭,可是親眼看見你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對一名替出事故的外賣小哥來送餐的男子大吼大叫,甚至威脅要投訴他。”

“可人家一路上匆匆忙忙,送完外賣也說了對不起,只是趕時間,送完就走,你就當著人面出言不遜,可見你嘴德不行啊。”

王警官不清楚周熙雯最近到底得罪過誰,但有一點很清楚,周熙雯這個人,脾氣很暴躁。

對待普通毫無關系的人,甚至態度蠻橫。

都知道,外賣送的遲,當然是有原因的。

但周熙雯選擇用這種蠻橫態度來待人,可見把那代替出事故外賣小哥的男子氣得不輕。

因此那位男子才折返回來,將情況說清楚。

意識到自己昨晚做的確實不對,周熙雯也是低頭道歉:“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可能是我工作煩悶,再加上在下面等外賣等了很久,所以心情不好,說話也重了一些,我表示抱歉。”

“你不用跟我們道歉,你應該跟那位正能量外賣小哥道歉。”顧晨也是提醒著說:“所以你最好還是想想,看看自己有哪方面遺漏。”

“畢竟,很多時候,或許你有得罪人,但你卻自己不清楚。”

“可是現在,毒死的是那條小哈士奇,而你也因為那位外賣小哥出車禍而躲過一劫,但下次或許就沒那么走運了。”

“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積極配合我們警方辦案,盡快將事件真相調查清楚。”

“只有抓到那名投毒者,才能一勞永逸的讓你安全,懂嗎?”

“嗯,懂了。”聽顧晨一說,周熙雯也是默默點頭。

她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

顧晨剛才也說的明明白白,那名送餐身亡的外賣小哥,還有那條素未蒙面的小哈士奇。

正是因為有這兩個情況的發生,才挽救了自己一條性命。

但如果自己找不出可疑人員,那名投毒的情況,可能會再次發生。

自己現在撿回一條命,不見得下次就能這么走運。

因此現在的周熙雯,整個人嚇得瑟瑟發抖,咬著指頭回想著最近發生的情況。

可越想,周熙雯就越感覺無奈。

她直接抬頭看向顧晨,無奈說道:“警察同志,我真的想不起來,我可能根本就沒得罪過人,我也沒有仇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有人要害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話音落下,周熙雯整個人開始哭訴,甚至有些絕望。

顧晨見狀,也是安慰她道:“不知道就算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盡快提供線索給我們警方,否則……很難說你會不會再次中毒。”

“但是我現在給你的建議是,在我們沒有對那家餐廳完全調查清楚前,你最好停止訂購那家餐廳的食物,以免讓歹人再次得逞,能做到嗎?”

“嗯,能做到。”聽聞顧晨一說,周熙雯狠狠點頭。

“還有,購買食物,自己親自去,眼神一定不要離開食物,尤其不要固定在某家店購買,多選擇幾家,這樣不容易讓歹人事先知道。”

“明白,我一定按照警察同志的意見,今天回家我就去超市買菜,自己做好帶到公司,絕對不會再讓歹徒得逞。”

目前也不知道該用什么方法來杜絕投毒事件的發生,所以周熙雯只能選擇自己做菜。

畢竟對方在暗處,目前連對方是誰都不清楚。

而自己在明處,甚至對方連自己經常訂購那家餐廳的外賣都清楚,可見對方的厲害之處。

顧晨將筆錄記錄完整后,又道:“那名投毒者,或許跟你很熟,因為對方知道你的訂餐習慣,所以,回到公司,多注意身邊人。”

“如果有可疑人員,記得向我們報告,我們會第一時間過來協助你。”

“謝謝,謝謝警察同志,我一定積極配合你們工作。”周熙雯此刻臉色鐵青。

她知道,抓住警察這根救命稻草準沒錯。

至少現在的自己,似乎平靜的生活被打破。

那個被車撞死的外賣小哥,還有那只可憐的小哈士奇,都在警醒自己要小心。

顧晨在交代完畢后,記錄了周熙雯的聯系方式,這才又將一張名片遞給她道:“對了,記得把你認識的熟人全部整理一下,把他們的具體信息,發送到這個郵箱里,我們會對這些人進行跟進調查的。”

“好。”接過顧晨遞來的名片,周熙雯看了幾眼,如獲至寶的塞進口袋,又問:“那我還需要注意什么?”

“回去上班的時候,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一樣,記住,不要太過緊張,就說是因為昨天那場交通事故,相關人員,警察都要過來走訪了解一下情況,就這么說。”

“明白。”感覺顧晨簡直太為自己著想了,周熙雯此刻激動的眼淚都流到了嘴角里。


上一章  |  我就是超級警察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