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從1983開始 >> 目錄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敗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敗涂地2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6日  作者:睡覺會變白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睡覺會變白 | 從1983開始 
從1983開始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敗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敗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敗涂地2

“你最近干嘛呢?又幾個月不見人?”

“最近琢磨養老的地兒呢。”

李程儒噴出一口洋酒,起碼值好幾十塊,“你才多大就養老?”

“不早了,再過兩年就三十,眨眼就奔四十,恍恍惚惚就五十,五十我就打算退休了。”

許非扒拉一下,身邊的女人又黏上來,道:“前陣子在鄉下弄了塊地,有山有水,準備建個小農場。

等退休就往里一蹲,不問世事。”

眾人詫異,瞧他樣子又不似說笑,紛紛道:“你可羞煞我們這幫老家伙了,二十多歲就講退休,我們無地自容啊。”

“許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太過老成。”

“我要像你這么大,有這般產業,每天連家都不回。”

李程儒也道:“我這兄弟跟人不一樣,說有志向,那大了去了。說沒志向,混吃等死都行。

哎你明年拍戲么?我還等著客串呢。”

“拍啊,起碼五部劇一部電影,等我給你選個角兒。”

“許……總……”

旁邊陡然響起一聲比墻膩子還膩的嗲音,但沒等女人動作,許老師先站起身,“行了,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別介,我們剛開始呢!”

“十點了,我得回去睡覺。”

“你這人真沒勁!”

李程儒擺擺手,跟丫玩不到一起去。

許非走了之后,幾人繼續嗨皮,愈發放飛自我。

鬧到凌晨,老李才宣布散局,也甭回去了,直接樓上開房。末了數一數服務生,一共六個人。

每人給兩百美金!

喝了不少,一覺天昏地暗,醒來又是傍晚。

回家換套衣服,回來接著奮戰,跟著到了第三天。

“老板好!”

“老板好!”

鐵打的老李,流水的朋友,在熟悉的問候聲中,換了一批朋友繼續俗血。

90、91年,炒外匯潛入京城,到現在已遍地開花,客戶數不勝數。國家睜一眼閉一眼,默許當試驗田。

從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美日一直在打貿易戰,因為日本的經濟太嚇人了。

今年7月,上任不久的克林頓跟首相宮澤喜一簽署了框架協議。此后便開始了漫長的拉鋸戰,直接導致外匯市場波濤洶涌。

這幫人深受其害,談論的話題自離不開外匯。

“今兒到底怎么買啊?”

“誰特么知道,一會順利,一會僵的,老美和鬼子聯手坑咱們錢呢。”

“昨兒我以為必漲,結果跌了。前天我以為必跌,結果漲了,艸!”

“陳老板那邊有信么?”

“他現在也不準啊,自己都焦頭爛額。”

正聊著,誰的大哥大響了,正是賽特大廈的外匯中介服務人員。

這哥們聽著音兒,臉色肉眼可見的紅潤,直至眉飛色舞:“真的假的?你別蒙我……是么?資料準?

那成,我可信你了啊!”

緊跟著,一個個電話全響,包廂里頓時炸開了鍋。

“昨天日元101.40,不能再低了!”

“對對對,二戰以來最低的就是100.40。”

“肯定不能低!”

“不能低!不能低!”

“跌到底了,絕對漲的!”

服務生也算見多識廣,但此時真被嚇著了,一個個漲紅著臉,聲嘶力竭,吼了一陣又齊刷刷打電話。

“給我下兩千張,不,四千張單!”

“給我下三千張!”

“五千張單!”

李程儒只覺從頭到腳都在癢癢,連手心肉都在顫動,包廂里特別熱,他擦了擦汗,幾秒鐘后又擦一遍。

“老李,你不下么?”

“我……”

他最近賠的多賺的少,本想緩一緩,結果對方面露驚詫,“臥槽你想什么呢?這么好機會你不下?

剛玩啊?!!!”

李程儒搓了搓手,拿起大哥大,撥了過去。

一通說完,心里倒松了口氣,加入話題火紅大好。

一幫人繼續開酒,提前歡慶。折騰到九點多,慢慢安靜,但其實更加激動,等著那邊的開盤信息。

過十點,“嗶嗶”聲似乎凝滯了一兩秒,才像往常叫了起來。

一位老板趕緊撩起衣服,低頭一瞅。

“燈!燈都打開!”

他瘋喊。

啪啪!包廂燈光大亮,他用手指頭抿了抿屏幕,又瞅一眼,整個人釘在沙發上。

氣氛從熱烈轉為死寂,只用了幾秒鐘。

服務生連大氣都不敢喘,眼前全是數一數二的大老板,現在都跟重癥眼疾一樣,恨不能把機子拆開,挖出數字來看。

李程儒臉都沒色了,蹭的站起身,招呼都不打的往外跑。

下了樓,坐上自己的大奔,一溜煙開到特別特。

樓里烏漆嘛黑,砰的撞開辦公室,啟動電腦,打開外匯大盤。

這么會功夫,“100.00!”

開著一盞小燈,剩下便是屏幕藍幽幽的光。

李程儒坐在桌前,眼睜睜看著那一行微小的,卻能決定無數人命運的數字變動。

他盯著屏幕,半點挽救的念頭都沒有,因為沒法挽救。

平時這幫人吹吹哈哈,千來萬美金了不得,在全世界這個外匯大盤里,連根毛都算不上。

當數字繼續往下跌,他心理上已無任何反應,生理上卻格外刺激,就覺從后脖子開始,順著自己的脊柱骨,一直到尾巴根。

嗖嗖往外冒涼氣。

就像被宣判了死刑。

這一夜,不知多少人傾家蕩產。

許非是兩天后接到的電話,讓他過去一趟。

北池子老宅,進門就嚇了一跳,幾日間這貨老了許多,頭發也掉了不少,瞧著有點光禿。

“你沒事吧?”

李程儒擺擺手,嘴唇干裂,“死不了,進屋說話。”

倆人進屋,老李長嘆一聲,道:“沒了,全沒了。賺那點錢全賠了,還欠賬不少。”

“怎么還欠賬,沒給你強行平倉么?”

正規的經紀商,在虧損超過本金之前,會給客戶強行平了。但香港的這幫經紀商不是正規的,始終沒得到政府批準。

試驗田的下場,凡事先試試,一看不行就給禁了。

“姓陳的自顧不暇,哪還顧得上我們?他不合法,咱們一早就知道,玩的就是漏洞,現在報應來了。”

“那你也別賠!這事鬧的太大,官方肯定出手,你先觀望觀望。”

“唉……”

老李搖頭悲嘆,悔不當初,“要是能重來一次,我也學你錦衣夜行,知足常樂……可哪能重來呢?

經過這次,我算明白你的處事之道了。

甭管我賠不賠,我打算把特別特的錢撤出來,找個地兒好好反省反省。”

“別介,你別整看破紅塵似的!”

“不不,算閉關吧。短時間不想碰經商了,我需要安靜一下,好多年沒安靜了。”

許非也惋惜,拍著他肩膀連聲安慰。

結果這貨又道:“年前咱把帳清一清,你不在鄉下弄塊地么?我也搞一塊,咱們當鄰居。”

你征求我同意了么,你就當鄰居?

礙不礙事?


上一章  |  從1983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