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從1983開始 >> 目錄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顏狗的盛宴1

第五百一十二章 顏狗的盛宴1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6日  作者:睡覺會變白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睡覺會變白 | 從1983開始 
從1983開始 第五百一十二章 顏狗的盛宴1
第五百一十二章顏狗的盛宴1

第五百一十二章顏狗的盛宴1

現實中,這一波爆倉震動京城。

私企老板、個體戶、個人乃至很多國企,賠的褲衩掉光光。

以至于銀行、外匯管理局、證監會、公安部四家聯合發文,嚴厲打擊外匯期貨和保證金交易。

自此,炒外匯徹底轉入地下,在某些監管不到位的地方繼續存在。直到1998年,國內銀行才開放面向個人的實盤交易。

到2006年,才推出外匯保證金業務,啟用杠桿。

許非入手新車,皇冠就給張儷了。

而小旭也買了輛皇冠133,捷達變成了公司用車。倆人沒事就自己開車,去郊外溜達一圈,香山和十三陵水庫是常地兒。

放風箏、釣魚、劃船、爬山、畫畫,根本不帶他。

許老師很欣慰啊,個粑粑!

“轟!”

寒風中,一輛大切諾基碾過街頭,往西單方向駛去。到亮馬河大廈附近,忽見圍著一堆人,把路都堵了。

“怎么回事?”

許非下車湊熱鬧,立時有npc講解:“跳樓呢!在上面站半天了。”

“說是炒外匯鬧的,見著好些個了。”

“他特么到底跳不跳啊?”

無論啥時候,唯恐天下不亂的人都有,當然也有勸的,紛紛沖上喊:

“下來吧!豬肉降價了!”

“國家給發媳婦兒了!”

“建國同志沒有退縮,仍在敵營堅持著革命事業!”

“1983日更萬字啦!”

許非扭頭就走,瞎杰寶扯,還不如讓他跳樓呢。

上了車,一直開到西單,進特別特。大早上還沒開門,所有員工都到了,等候指示。

李程儒的欠賬還不知怎么回事,堅持撤資,也是不想連累。去年搞公司,倆人算了一回,各分三千多萬。

如今徹底算清,各分五千多萬。

每人只能有一家獨資公司,許非的獨資是影視,遂給老媽老爸分了點股,又把王柏琳拎過來做老總。

特別特生意火,但體量小,賺錢還是靠大都匯。

實體商場輝煌的年代,有時候搞活動,一天的營業額都能有一億。

“最近出了些事情,可能都聽說了。

我今天過來呢,就是給大家吃顆定心丸。以前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甚至要比以前更好……”

許非安撫了一下,叫王柏琳到辦公室。

“怎么樣,有信心么?”

“我跟您最久,學的最多,擔任管理的時間最長。如果這還沒信心,我回家種地算了。”

“喲,有氣勢。”

“嘿嘿,都是您教的,什么位置什么姿態。”

“行,你做事我還是放心的。特別特的模式也就這樣了,壯大不了,你要注意的就是服裝款式,一定給顧客多重選擇,然后每季捧出幾套精品。

別吝嗇請設計師。”

“老板,您的大都匯要開了,會不會搶生意啊?”

“京城一千多萬人口,每區開一家都搶不了。再說有錢人越來越多,消費標準只能越來越高。”

許非的服裝生意已經頗具規模。

全運會后,非凡正式向全國出貨,訂單猛增,有些爆款搶都搶不到——他準備啟動加盟店模式。

叮囑了幾句,閃人。

王柏琳眨眨眼,鬼鬼祟祟的繞到桌后,跟燙屁股似的坐了起,起了坐,最后才身子一沉,穩穩當當的坐在老板椅上。

“呼……”

這感覺太舒坦了!

王總賊有成就感,這都是數年忠誠與苦干換來的。

11月末,金雞百花電影節舉行。

去年中國影協做出改革,將雙獎合并,變成了金雞百花電影節,今年算第13屆。

最佳影片給了《秋菊打官司》,導演給了張國師,男主是朱旭(《闕里人家》,女主是鞏麗。

按原本軌跡,《大撒把》去年末上映,符合參評條件。葛尤拿了影帝,夏剛意外擊敗張國師,擒獲最佳導演。

現在《大撒把》拖到今年才上映,就沒有參加。

同時,電影節還選出了“首屆十大影視明星”稱號,由鞏麗、劉小慶、李雪建、姜聞、陳到明、呂立萍、葛尤、申君宜、李羚、張豐毅獲得。

為啥搞這東西呢?

因為近年電影市場太爛了,金雞百花獎的影響力越來越差,憋著法的想弄點曝光度。

轉眼進入12月,天氣更寒。

《新影視》發了9期,保持在40萬冊。《當代娛樂》發了3期,已經飆到80萬冊。

涇渭分明,拿《歡喜姻緣》的宣傳來說:

前者會給你講這些故事的緣由、幕后花絮、演員經歷、劇中看點等。后者會駭人聽聞的排出幾行標題:

《古裝美人都在這部劇里了》

《盤點國內新生代小花,第一名竟是她》

《年度最美新人,不服來戰》

讀者都傻了,啥叫新生代啊,啥叫小花啊,啥叫不服來戰啊?此種語言聞所未聞,然細想之下又十分有趣。

于是迅速熏陶,不時說些難懂的話,什么“緋聞”“八卦”“狗仔隊”……惹得同伴哄笑起來,街頭巷尾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北電,教室。

93級新生正在上形體課,沒有徐才人,徐才人逃課了。

她入學之后就是煎熬,全無自信,以各種理由進行逃課,老師見慣不慣——這可不是我編的啊,真事。

上完了一節,課間休息。

男生席地而坐,女生們卻嘰嘰喳喳的摸出一本雜志。

“剛出的,誰先看?”

“我我我!”

“一塊錢!”

“啊?”

“啊什么?不說好的么,我買一本,你們租著看。不然十塊錢呢,多貴呀。”

“五毛吧,只有五毛。”

劉茲遞過去五毛錢,從一女生手里接過雜志,翻開幾頁,噗哧一樂。

“喲,琴琴,你是最美新人呢!”

只見書頁上面,赫然是《不服來戰》那篇文章,附著蔣琴琴的照片。眾人好笑,又羨慕嫉妒。

“我早就想看這個了,一直猜是誰,沒想到就在我們身邊呢。”

“哎,《歡喜姻緣》今天就播了吧?”

“是啊,晚上一起看。”

“琴琴,你要成大明星了!”

“沒,沒有,別瞎說……”

蔣琴琴手足無措,又不禁有點小得意。

亂哄哄間,劉茲又抽出一張附送的夾頁海報,哇的一聲。幾人瞧去,見那古裝美人圖,還穿著身嫁衣。

內穿紅娟衫,外套繡花紅袍,肩披霞帔,手臂纏著“定手銀”。下身著紅裙、紅褲、紅緞繡花鞋,千嬌百媚,肌膚勝雪。

正是《亂點鴛鴦譜》出嫁時的劇照。

男生們更是直勾勾的盯著,同時哀嘆,本屆女生太突出了,男同胞毫無存在感。特別在蔣琴琴、賈靜文的光芒照耀下,連追都不敢追。

“小蔣!”

“誒,小蔣!”

正此時,一個憨傻的破嗓子吆喝,眾人轉頭,姜五戳在門口。

(還有……)


上一章  |  從1983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