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對著劍說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花匠

第一百九十九章 花匠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1日  作者:蘭帝魅晨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蘭帝魅晨 | 對著劍說 
對著劍說 第一百九十九章 花匠
正文第一百九十九章花匠

李天照把大刀客負責的情報接洽信息,分出來一半交由豐吟負責安排。

末了,又對豐吟叮囑說:“不要再好奇刺探了,我有保護助力的責任,如果你繼續刺探,我只能隔絕有接觸的可能。”

“我保證,作為你旗下第四股力量的領頭人,絕對不敢因小失大!”豐吟答應的很認真,理由也很有說服力。

守護城那邊領頭的人,知道這些調整之后,頗為不高興。

過去任務信息都掌握在大刀客手里,他們就有些不服氣,但蝴蝶劍不在這里,當時沒人的功績升上千戰將,無話可說。

但是現在,守護城那邊已經有四個千戰將了,李天照調整之后還沒有給予他們主導權,不由覺得,太不公平。

領頭的千戰將卻突然被李天照喊去單獨說話,叮囑他親自回一趟守護城,請守護城的陳副城長過來。

“孤王大鬧守護城找守忠逼債的時候,有傳言說陳副城長給你幫忙,是真的嗎?”帶頭的戰士覺得這命令很不尋常,突然就對未來有了信心,覺得李天照也許沒有忘記他們,只是另有安排。

“的確是當時結的交情,此事你要盡快避開了別人注意。如果是我去守護城,很容易被人關注。”李天照這般交待罷,那千戰將立即領命去辦。

當天夜里,守護城的陳副城長就來了。

剛見面,陳副城長就笑道:“孤王還記得我這么一個副城長,實在讓人受寵若驚啊!今天喊我來,不知道有什么交待?”

“交待不敢。”李天照請陳副城長落座,等人端來茶水后,就讓關好門窗,只剩他們在屋里了,才又繼續說:“陳副城長是否還有取代守忠之志?”

陳副城長沉默有頃,最后笑道:“孤王說笑了。我怎敢有此心?守忠城長盡忠職守,能力過人,滿城戰士對他都心悅誠服,豈是我能取代?”

“原來如此,既然陳副城長并無此志,確實不該請你奔波一趟。那我們就喝喝茶,敘敘舊,明日我命人送副城長回去。”李天照記得當初他去守護城討債時,陳副城長主動找上他,言語干脆,態度直接,沒想到今天,卻這般不爽快。

“……孤王已經不是當初的千戰將了,卻還是如此直爽。既然如此,我又如何敢不坦誠?取代守忠之心,我當然日思夢想,只可惜,還看不到希望。剛才心有顧慮,是因為我知道守忠欠孤王的債還沒還多少。所以想不通,孤王有什么對付他的理由?”陳副城長見李天照不快,分明是告訴他,他若不直接點,就沒了談下去的興趣。

“副城長如果取代了守忠,相信也愿意承擔債務吧?”

陳副城長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孤王果真爽快!好想法、好想法!如果真能取代守忠,就算十年功績不漲,我也愿意!我可沒有孤王這樣的本事和膽識,如果升上萬戰將后是種花養草,還不如繼續當現在這樣的副城長。假若能夠幸運的當了城長的話,送我萬戰將的功績、我也未必愿意要。”

“那我們就有了合作的基礎,像上次一樣,陳副城長幫忙提供守忠的人的情報,此外,還需要守護城千戰將們的詳細情報,包括他們的日常作息,喜好等等。而我,負責幫你持續削弱守忠掌握的力量。”李天照給了明白話,陳副城長卻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

片刻,他沉聲道:“孤王準備如何削弱?”

“這就請你不要問了。”

“孤王這哪里是要助我取代守忠,是要借我的助力,替你旗下的千戰將取代守忠吧?奪風城跟風殺城的戰況越來越激烈,是因為孤王旗下的千殺派的戰士,現在是想讓守護城也變成那樣?”陳副城長說到最后,語氣夾雜著憤怒。

“我旗下的戰士數量有限,但功績提升飛快,我需要多一處練將之地。守忠對我防備極深,一定不會讓我的人在守護城安穩發展。如陳副城長這般影響力大的,守護城里就那么有數的幾位。削弱守忠,我需要情報,這不是僅僅跟陳副城長一個人合作,就能確保消息足夠完整的。所以我只能說,削弱守忠由我負責,但得了此消彼長之利的人肯定不止陳副城長一個,未來你們之間競爭的結果如何,最后誰真正取代了守忠,這不是我可以預料,也不是我能保證。”

李天照需要消息,守忠的人的動向,必須有影響力的副城長們才能掌握的多。

“孤王保證不取城長位置?”陳副城長擔心的還是這個。

“如果是陳副城長取代了守忠,并且不對我的人干擾、打壓,那我就絕對不會覬覦城長之位。”李天照雖然對守護城有想法,但并不急切求成。

守忠的影響力即使弱了下去,守護城也是幾方爭斗的局面。

“好!有孤王的保證,我就放心了!”陳副城長十分高興,當即答應合作,確定了情報交接的頻率,開始的時間。

李天照喊了守護城的千戰將來,介紹他們認識,說守護城的事情都由他主持。

那人頓時振奮了起來,雖然還不知道李天照到底要如何做,做什么,卻已經意識到,必是大事。

此后李天照又分別喊了另外三個千戰將,交待他們各去守護城請來一位有影響力的副城長,敲定合作的事情后,分別讓不同的千戰將跟副城長們進行未來的工作。

如此一來,守護城的力量,也就確定了四分之局。

將來守護城的千殺劍派系的人,分別跟隨四個千戰將。

李天照這時已經得到黑玫瑰,也就是玫千戰將整理的九個南邊城里種花養草的年輕千戰將的資料了。

‘這幾個人的情況都很合適……為什么非得只挑一個?不會人人都如玫千戰將那樣,假如數個助力并存,情報獲取更快,萬一有變故,也不至于一夕之間失去了南邊城里的所有助力……逐個去談,如果可以,九個助力并存也沒什么不行!’李天照知道時間緊迫,很快天境該就有消息了,于是立即動身,潛入南邊城。

換了千戰將的時候,他這般還有很大風險,但作為王將,有萬戰將戰印,卻沒什么壓力。

李天照選的第一個人選,是個三十二歲的男千戰將,剛升上來不足一年。

李天照在城外,一片梅花林里,見到了這人。

通常說種花養草,只是形容無事可做。

但這位千戰將,是真的愛種花養草,也因此得了個花匠的綽號。

這是當了千戰將后才得的,在此之前,他有別的名號。

城外的這片梅花林,就是他親手種出來的。

李天照本來對花草沒有濃厚興趣,但行走在梅花林里,見枝葉都有精心修剪,卻又不至于留下刻意,仍然保留了每一棵樹原本的自然特性。看起來比那些貌似齊整,又或者特意修建成好看形態的做法,舒服順眼的多。

梅花林里,花匠穿一身白袍,長發束起,發冠高立,那張臉俊秀出眾,神態從容。

李天照打量了片刻,突然掉頭就走。

原本在觀賞梅花林的花匠早就知道李天照的存在,只是,這時候才開口。“匆匆來,匆匆去,豈不是辜負了一片梅花的麗景?”

李天照駐足,回頭,望著花匠說:“我來,本是希望給千戰將一個不必再繼續種花的機會。卻看見千戰將對梅花那發自內心的喜愛。既然千戰將心氣已平,在花草中找到了追求,我也就該走了。”

“你知道,我為何栽種梅花林?”花匠摘下朵花,放在鼻下,輕輕緩緩的聞著。

“愿聞其詳。”李天照其實沒打算走,只是覺得,這是最好的開口方式。

“苦苦拼殺,經歷多少難關,熬過多少辛苦,終于升上了千戰將。本以為大好前程才剛開始,卻不料,原來是盡頭。”花匠說到這里,一片片的捏著花瓣,隨手拋甩,它們凌空翻旋著落下時,又說:“你看,人生就如這花瓣下落之時,半點不由人。”

“所以這梅花林,就是魚鉤與魚餌,愿者上鉤?”李天照聽著覺得有點意思,果然,這位不是甘心一直種花養草的。

“閑置的千戰將有許多,沒有出眾的獨特,勢必被淹沒在人群之中。一個花匠,一片梅花林,也許就會讓某個州長、副州長知道我的存在;也許,某天會有個大膽的敵將送上門來。”花匠說到最后,目光落在李天照臉上。“你不像是南邊城的人。”

“可惜,我也不是上門給你送戰印、送功績的敵將。”李天照扯了劍袋的包布,露出兵器。

花匠看見劍身戰印上的‘孤王王將’字樣,不禁愕然。

這的確不是送上門的功績,因為他根本不可能打的過萬戰將,更別說,面前站著的,竟然是最年輕的王將——李天照。

“我對于王將來說,同樣不是功績。”花匠真不明白了,李天照找他干嘛?

王將殺他,功績低的簡直不值一提,斷然沒道理這么做。

李天照面帶微笑,語氣輕松的說:“能改變你處境的不止是風武王座下的州長或者副州長,我也可以。”

“孤王是不是在說笑?”花匠簡直覺得莫名其妙。

他是風武王座下,孤王是玄天武王座下,兩邊向來不和睦啊!手機站m.11kt.cn

2016(www.11kt.cn)AllRightsRe色rved.對著劍說 第一百九十九章 花匠


上一章  |  對著劍說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