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金粉 >> 目錄 >> 第074章 倒霉催的

第074章 倒霉催的


更新時間:2019年08月14日  作者:青銅穗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青銅穗 | 金粉 
金粉 第074章 倒霉催的
第074章倒霉催的

作者:青銅穗

字數:2273

人氣小說:

.,最快更新!

李南風這次與李夫人的態度有著前所未有的出奇的一致!

晚飯后母女倆前后腳進了李存睿書房,李南風直接表示了拒絕。

每個人都不看好她跟晏衡碰面,可他們可曾想過,她也不想跟他碰面?

畢竟一失手掐死他她還得勞煩她爹出面擺平不是!

晏家內里的事雖然沒傳出來,外頭只知道靖王妃母子上了位,但托了李南風的福,李夫人也窺出那天夜里事情的不簡單,對沈夫人這邊又豈會沒有猜測?更別說后來這些糟心事了!

她也嚴正地道:“以晏家那樣的家風,十有八九要帶壞咱們家,這事絕不能干!

“倘若不便反悔,那咱們家的家學也不辦了!子弟們到一定歲數,直接當貢生或蔭生去國子監便是!”

李存睿把面前的茶端給她:“消消火。”

李夫人沒接:“是當家的,別的事我都依,可這火讓我怎么消得下來啊!”

李存睿笑著沉吟,說道:“其實也沒那么嚴重。別忘了咱們是請夫子授課,不是讓他們一處玩耍。

“晏家幾個子弟若真是頑劣的,必然撐不了多久主動退學,他們家又不非得靠科舉上位,真不想學,老晏至多是失望,退了也不會說什么。

“若他們是有心求學的,自然一力上進,又怎么會罔顧學業,動不動就惹事生非?”

說到這里他直起腰,又道:“再仔細想想,如今正妃與世子之位都在衡哥兒與她母親手上,沈氏得皇上恩典了正三品誥命,若是聰明的自當從此用心栽培兩個兒子。

“晏弘晏馳本就勢弱了,這當口他們能有機會上咱們家來讀書,也應該抓住這機會好好上進才是。

“若是他們身在福中不知福,還要浪費老晏一番心意胡作非為,何須咱們動手?老晏自己就能收拾他們了。

“放心,能走到這位置,都不會有傻到跟自己過不去的。就算是他們要斗,也不會成心讓咱們難堪,斷了自己前程。”

李夫人聽完臉色緩了緩。

晏弘不會武功,除了走科舉這條路,就只能靠父蔭了,但父蔭也難與科舉正道相比。

來日中了進士,再入個翰林,那可算是如李家一般,是士族清流。何況他已經中了舉人,放棄科舉靠父蔭就更加顯得得不償失了。

晏馳就更不用說了,若不是體殘不能自理,終究還是要考慮成家立業的。

原本可以舒舒服服吃祖蔭當個二爺安穩度日,如今作成這樣地步,他再不上進點撈點功名本錢,又怎么跟晏衡拼?

哪怕是不當官,有個進士出身,那也是很不同的。

她點點頭:“但愿如此吧。”隨后又看向李南風:“也給我收斂點,否則我也饒不了!”

李南風張嘴想回應,看到李存睿,又把嘴閉上了。

她并未把晏弘晏馳放在心上,因為知道那倆兄弟再怎么著也不至于把家斗轉移到他們李家來,人家都說窩里斗窩里斗,這還鬧到了別人家,不是要笑死人了?

前世里靖王府對這些“家丑”可都瞞得死死的,要不是晏衡那么囂張,她也不會知道那么多。

她針對的是晏衡。

不過看事情已成定局,她就是要對付那他,礙著李存睿的面子也只能從長計議了。

真是倒霉催的!

李家請的夫子是昔年的老學士,當今國子監祭酒的父親涂坤,涂學士從前在翰林院帶過不少后輩,也許學問不是一等一的好,但在引導學子修學上有他的獨到之處。

到任的時間是三日之后,靖王這幾日便把晏衡他們傳到書房訓示了一通。

晏弘有看得出來的躊躇滿志,對靖王所言無不聽從。

晏馳雖然因為當初被靖王踹,還恨著他,也因為此后居然要與晏衡同窗而感到牙癢,但也沒說什么。回房老老實實地著小廝整理書本功課,筆墨都備好。

晏衡沒什么好準備的,夜里照常練功沐浴。王府將閉門前,他把所有人打發了,而后潛行出門,潛伏在王府外頭。

守到半夜,沒有任何人前往致遠堂涉足的跡象,承恩堂那邊所有燈光也熄滅了,這才放心地上了街頭。

京師已經入夏,溫涼的晚風輕拂著這座古老的都城,夜幕下重重疊疊的屋宇像是一幅水墨畫。

皇帝當任之后即派遣身邊各路能臣掌管了六部三司及五軍各衙,大理寺不論日夜,輪值站崗的衙役都不見少。

新朝初立,天牢里犯人還不多,但僅有的兩個,卻是犯有滔天大罪的人,除去衙門本身的衙役之外,奉命守在此地的,便是自親軍衛調來的精兵。

新月幽幽照著人間,天牢四面矗立的將士看起來也莊嚴得像雕像。

巡邏隊伍里的士兵劉榮,今夜吃多了二兩咸菜,半晚上已經喝去了好幾碗茶。循例走完兩圈,他轉身道:“們看著點,我去個小解就來。”

茅廁污穢之地總設在陰暗偏僻處,即便男人沒那講究,總也不便將這莊嚴之所弄得污氣薰天。

劉榮去往西北角,才拐了彎耳后就有涼風拂耳,他放慢腳步,憑習慣機警地察覺四周。

天牢重地,難免有不肖之徒,更何況,牢中這兩人又來歷非常。他手扶在刀上,回想起自己在護君途中的血性,心情安定下來。

沒有幾分本事,他也入不了禁軍。管他什么宵小,若真來了,總不至于還能瞞過他的眼耳便是!

到了地兒,他抻抻腰準備解褲。

突然一片陰影覆在他前方墻上,他左手陡停,右手拔刀,過程中極速地轉了身——

要知道這一切做起來實在不慢!當初他就是憑著這副身手,數度與敵軍猛士交戰,還身而退到了如今!

但他不過剛轉身,后頸便傳來一陣劇痛……

晏衡望著軟下去的人影,蹲下來先拍了顆藥進他嘴里,才甩甩手掌前來除甲。

換了個身體,適應了兩個月,武功回來了,但這具小身板還是不夠強壯,就這么剁一剁,居然還覺出了痛感……金粉 第074章 倒霉催的


上一章  |  金粉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