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更新時間:2019年08月14日  作者:無攸1  分類: 言情 | 仙俠奇緣 | 仙侶奇緣 | 無攸1 |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第一百二十一章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第一百二十一章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唐三小說:、、、、、、、、、、、、

“清歡。”

“嗯?”

“叫我清歡。”

看著笑得肆意的面容,上官皓然滿心的焦躁不安突然便淡去了,上前一步,伸出那雙沉穩有力的手。

“清歡……”

帝清歡嘴角勾起大大的笑容,將手放在那手心中,溫熱的手因緊張而出汗,卻半點沒有松手的打算,就仿佛握住了心中的至寶,那般的小心翼翼,卻死也不肯放棄。

三日后,冊封皇后的大典傳出,全朝轟動,此次冊封大典是皇朝有史以來最為盛大一次,而且后宮的幾名嬪妃直接被下令出宮。

民間傳言說,皇后的封號是:尊榮。

可見皇帝對皇后的喜愛,不然也不會封如此封號。

而且從那以后,一向按時上朝的皇帝便將政事交予幾位大臣,除了大事外,他已經不插手政事,又是過了幾年,等大皇子成年后,一代圣君上官皓然便帶著皇后隱退,將皇位傳給了還算稚嫩的新帝。

任由大臣怎么勸阻,都沒有阻攔上官皓然離去的心。

五年后的江南,杏花雨落,在泥濘的地上留下淡色的痕跡,春雨似翩然的舞者攜來如絲的纏綿。望斷江南,萬里青色朦朧在煙雨中,一青一白的聲音在雨中漫步,身影交錯交匯,仿佛置身于仙境中。

男女攜手,女子將頭靠在男子肩頭,青絲纏繞,纏綿悱惻,說不清的親呢。

任由煙雨落下,打濕了衣衫,任由微風拂過,帶走了僅有的溫暖。

“可累了?我們停下坐坐。”男子的聲音溫柔得快滴出水來,小心翼翼的扶著女子。

女子歪著頭,眉眼間帶著一絲倦色,一雙星眸中滿是留戀不舍。

“好。”

男子扶著女子坐在樹下的石頭上,冰涼的石頭讓疲倦微微散去,女子依偎在男子懷中,緊緊的抱住那溫暖的身軀,仰起頭,伸手摸那下巴的胡渣,帶著一絲頑皮。

“你的胡子該剃了,衣服也該換了,都有味道了。”

說著說著,女子還湊近那懷中,使勁的呼吸一口,一臉嫌棄,卻又不舍離去。

“好。”男子看似四十左右,溫文儒雅的面容上帶著一絲擔憂害怕。

伸手扶去女子臉上的青絲,那依舊嬌嫩的容顏一如當年的美麗,還似十五年華的少女。

“本以為可以陪你數十年,看來不行了呢。”女子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

耀眼的黑眸黯然了,濃濃的悲傷痛色,縱使滿臉笑容也掩蓋不了那悲哀。

“你說過我想要什么都會滿足我的。”男子深吸一口氣,努力壓制那滿心的痛苦,溫聲道“我想要你陪我到死。”

女子疲倦的擺擺手,笑得無賴“換一個換一個,這個不行了。”

“才十年啊。”

一滴眼淚掉到女子的臉頰上。

女子拭去淚水放入口中,蹙眉道“好苦。”

“我也覺得好苦……”

聞言,女子動作微頓,隨后輕笑道“我也以為可以陪你數十年,可這身子太不中用了啊,早知道就把那害人的東西早日清除的,不然還可以多陪你數年。”

女子的手伸去腹間,黑芒閃過,一只張牙舞爪的金色蠱蟲出現在手心,那滿口的尖牙讓人不寒而栗,不過看得出蠱蟲長得很好,很是強壯。

“你忍心讓我孤獨活在世間嗎?”男子搖頭悵然。

“每月十五,一年十二次,十年一百二十次,可是疼死我了。我終于要解脫了,你不該替我高興嗎?”

男子看著那蠱蟲,就像看著殺父仇人一般,儒雅的臉龐因殺意恨意而扭曲猙獰,一掌向蠱蟲捏去,女子的手揚了揚,終究沒有阻止,任由蠱蟲被捏碎。

“清歡,清歡……”男子緊緊的擁抱住女子,那力道像是要把她揉入骨血里,放進靈魂中。

一遍又一遍的呼喚,讓女子側目。

“對不起……”

女子伸手去撫摸那絕望痛苦的臉,可半途中,卻悵然若失的放下。

“如有來生,別再遇到我了……”

對不起,我什么都未能給你,什么都沒法回應你,上官皓然,忘記我吧……

帝清歡留戀的望著那一湖清水,那湖水好清澈,真適合養銀魚……

手指微動,那股連向未知處的脆弱因果線瞬間斷裂。

秦淮,我們終于不再相互折磨……

我也終于想起來,為何我們的因果線如此薄弱。也明白為何加上如今這條命,你已經殺我兩次,卻沒有受到過因果報應。

原來,你不是你殺我兩命,而是我還了你兩命。所以我們互不相欠,也再無瓜葛了……

上官皓然看著那合上的眸子,那白嫩的膚色看著一點都不像是故去,反倒像是睡著了一般,很是平靜淡然。

可任由他再怎么溫暖她的身子,再怎么呼喚,也改變不了那逐漸冰冷的身軀。

“你說過的,我們還要去吃荷葉雞,稻花魚馬上就成熟了……”

男子細細的念叨著,一句又一句,擅長言辭的他,可卻反反復復的念叨著一句話。

“清歡,你為何就不愿意多等等我。”

“說好陪我到死的,你怎么能食言?”

“我是皇帝,要一言九鼎的,可不能出爾反爾。”

上官皓然俯頭,終于吻上了那心心念念卻早已黯然失色的嘴唇,冰涼的觸感讓他臉色越加蒼白,一雙眸子里蓄滿了愛意痛苦。

你可知道,當年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便對你一見鐘情。

那時候的你穿著白衣,就靜靜地站在高臺上,面對那人的羞辱,你那般的淡然,沒有一人敢嘲笑你,沒有一人敢詆毀你,所有人都在訴說那人的不識趣,這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你,可我還是發現你的痛苦……

紅色嫁衣的你真的很美,可我準備的嫁衣卻不及當年你的萬分之一。

當我得知你下凡,我便費盡心機的將你引來了京城,想方設法的將你留下皇宮,本以為遠遠看看你就好,可你卻給我的癡念圓夢。

其實,能擁有你十年,已經是上天的恩賜,我該滿足的才是,我一個凡人憑什么與你結為夫妻,哪怕是有名無實,我也是你此生的夫。

可,我卻還想再最后奢望一次,讓我不負此生可好……

清歡……

相關、、、、、、、、、

第一百二十一章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__仙俠小說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帝清歡再次被秦淮所殺


上一章  |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