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 目錄 >> 第672章 672明月入君心:大放厥詞

第672章 672明月入君心:大放厥詞


更新時間:2020年01月14日  作者:一路煩花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一路煩花 |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第672章 672明月入君心:大放厥詞
672明月入君心:大放厥詞

18層的人瞬間沒話了。

有人可能沒聽過宋律庭是誰,的那稽查院的,誰能不知道何院、封院這些人?

誰不知道京城的刑警大隊?

這大概是圈子里大部分人都想要與之合作的人物。

羅謙瞬間就震驚了,他看了背后的潘明月一眼,瞬間就覺得對方高大起來,同對面的劉姐驚嘆道:“臥槽,我一直以為她就是個青銅!”

想到自己之前一直在她面前吹范童婭,羅謙不由摸了摸腦袋,然后看向之前內涵潘明月的那男人,故意同劉姐說的更大聲。

他聲音實際上也不小,周圍不少人都聽到了。

之前一直內涵潘明月的男人瞬間沒有話了。

范童婭也看了潘明月一眼,抿了抿唇,眸光深了些許。

辦公室里都是沒有秘密的。

潘明月這件事不僅僅在18層傳開了,其他層的人也有所耳聞。

連在辦公室的江科長也覺得萬分驚訝,他拿著反饋的報告,看了好半晌,一開始他把潘明月弄到自己的科室,完全是因為江憶凡,后來確實起了惜才之心,為她鋪了路。

但也沒曾想到,這個他女兒求他罩著的學生,歸根結底,根本就用不著他來罩。

晚上下班。

潘明月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陸照影的車子,就同羅謙劉姐告別。

兩人昨天對陸照影的車子印象深刻,今天知道能在七年前就參加大案子的潘明月可能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也沒有多問,朝潘明月揮了揮手,就直接告別。

“你有沒有覺得,小潘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劉姐看著潘明月的背影,不由道:“有著不符合同齡人的安靜。”

羅謙看她一眼,撓撓頭:“劉姐,這是淑女吧?”

劉姐就沒再跟羅謙說話了。

陸照影沒有在車子上,他把車停在路邊,自己蹲在路邊,在跟坐在路邊的流浪漢說話。

三月,京城溫度也不是很低。

潘明月到的時候,陸照影正在認真聆聽流浪漢的自白。

看到她的人,蹲在路口的陸照影抬了抬頭,“先去車上等我。”

他用口型到,因為蹲著,背對著光,他臉上沒有以往看到的紈绔,平白多了幾分清和認真。

潘明月看著他,大概有幾秒鐘的時間,想了想,這才進了陸照影的車。

陸照影依舊蹲在原地,傾聽流浪漢的話。

等對方說完了,他才朝流浪漢揮手。

流浪漢并不臟,他滿臉的絡腮胡,一雙眼睛看起來有些滄桑,對陸照影道:“我一直都在這個路口。”

陸照影起身,朝他笑了笑,朝車子走去。

陸照影同流浪漢交流過兩次,對方現在說起自己的家人已經很平靜了。

他從流浪漢的語句中,體會流浪漢現在的想法。

等他上了車,潘明月已經坐在了后座。

陸照影把手中的袋子給她。

里面除了她的藥,還有一杯奶茶。

她跟秦苒高中最喜歡的口味。

陸照影帶她去吃了一頓飯,這才把車開到京大,宋律庭在京大附近買了房,但潘明月很少進去住。

秦苒一行人對待潘明月十分小心,陸照影在距離京大的一段路上,就把車停下來,他朝后視鏡看過去,輕聲道:“到了,小心點。”

“謝謝。”潘明月小口喝了口奶茶,朝陸照影道謝,這才下車。

吃完飯,這個點,天色已經不早了,路燈漸次亮起,路上的人并不是特別多。

潘明月慢慢朝寢室樓走,周圍的喧囂似乎與她格格不入。

寢室樓下,不少情侶依依惜別。

潘明月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鏡,安靜的往寢室樓走。

只是眼眸有些渙散,不知道在想什么。

剛要走進寢室樓的時候,整個人的胳膊被狠狠拉扯了一下。

潘明月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光影明滅中,就看到了封辭的一雙眼睛,他那張臉看的起來比以前更加凌厲了,“你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要鬧到什么時候?”

這句話,把潘明月從回憶中拉扯出來。

她看向封辭,對方看起來比兩年前要成熟的多,眉眼深邃,一身風衣一如既往的干凈平整。

潘明月抿了抿唇,剛要扯出自己的胳膊,就感覺自己被人不輕不重的往后扯了扯。

封辭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一步,他朝對面看過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對方耳釘反射著的光芒,封辭不由瞇了瞇眼,也看清了對面人。

對方穿著一身休閑裝,領口的扣子沒扣上,嘴里斜斜的叼著一根煙,看起來有些不拘小節,眉眼挺囂張的。

有些眼熟。

“你上去。”陸照影低頭,朝潘明月看過去,隨意的彈了彈手里的煙灰。

潘明月沒想到她跟陸照影分別了,對方竟然沒有走,一直跟在她身后。

她不由想起了以往很多次,對方是不是都沒走,一時間倒也忘了猛然遇到封辭掀起的回憶,只跟陸照影點頭,然后進了寢室。

“沒事吧?是不是工作出什么事情了?”到了寢室,三個室友都回來了,江憶凡看著潘明月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對勁,不由問。

潘明月回過神來,她朝江憶凡笑了笑:“沒事。”

末了,又問,“你爸爸是不是在稽查院?”

江憶凡不動聲色:“是啊,說不定你們倆還在一起工作呢。”

潘明月看她一眼,沒再說話,只是拿著毛巾,去衛生間的時候,下意識的來陽臺看了看,樓下面,陸照影跟封辭的身影都不見了。

翌日。

星期四,潘明月按部就班的去上班。

今天她是坐地鐵來的,在隔壁的那條街道下車,因為趕得很早,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多。

在路口處正好碰到了剛下公交車的劉姐。

“明月!”劉姐拿著公文包,朝她揮了揮手,她今天車限行,沒有開車過來。

潘明月咬著煎餅,朝劉姐笑了笑,“劉姐,早。”

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好。

等劉姐過來的時候,她也看到了不遠處的流浪漢,他還在昨天跟陸照影說話的那個位置,正慢吞吞的爬起來,盯著一個方向看。

“你在看他啊,挺可憐的。”劉姐看到潘明月的方向,不由開口解釋,“他雙胞胎兒子一個考到了A大,一個考到了京大,在送他們來京城的時候,這個路口出了車禍,兩個兒子跟妻子死在了這場車禍,就剩他一個半殘廢的人。從此之后就一直在這個路口沒有走,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有時候都會給他帶一點東西。”

潘明月安靜的聽著劉姐說話,在進稽查院大門的時候,朝身后看了那流浪漢一眼。

稽查院大部分人來的都很早。

潘明月劉姐都先去了休息室泡茶泡咖啡,兩人剛倒好水,江科長跟他的助理就到了。

“劉副院他究竟什么意思?這種任務為什么要分配給18層,我都說不接了,我要對我們18層的人負責,何院呢,我去找何院!”老遠,就能聽到江科長怒氣沖沖的聲音。

江科長人一直很好,這是潘明月第一次聽到他這么生氣的聲音。

“應該是江東的任務,”聽到聲音,算是辦公室的老油條劉姐擰眉,見潘明月不解,便解釋道,“政界就是這樣,就算你不斗,你也是別人的眼中釘。江東的案子五個月沒破,上面發了通知,半個月內必須要破掉,一個個推卸。但這件事總要有人做,就踢到江科長這里了,一個不好,我們都要受到牽連。”

劉姐搖了搖頭。

潘明月喝了一口茶,就沒說話,江東的案子她之前有過耳聞,不過此事跟她沒有直接聯系,她回到位子上開始寫申請報名表。

中午休息時,她才跟著劉姐,把報名表送給17樓人事部。

17樓辦公室門沒關,她聽到了里面傳來的聲音,正是江科長的,“別想給我們18樓踢皮球,你們兩派爭斗,想要搞下我就直說,別來這些虛的!”

“這些任務也不是我分配的,”劉副院不急不緩的,跟之前在江科長辦公室是兩種狀態,“江科長,你要是覺得你不能勝任,你可以辭職,我會找能勝任的。”

兩派斗爭就是這樣,江科長知道,自己是著了別人的道,擋了別人的路,沒了這次,還有下次。

他眸中思緒萬千,稽查院前后換血了一半人。

他不屬于任何拍戲,但卻成了別人的絆腳石,這次怕是逃脫不了,但他臨走前,也不能連累手底下的人。

好半晌,他疲倦的抬頭,“我會辭職,18層的人你不許……”

“劉副院,江東的案子,我們接了。”潘明月站在門口,打斷了江科長的話。

劉副院朝門口看了一眼,一個******的乳臭未干的丫頭,他嗤笑一聲,不太在意又有些居高臨下諷刺,“你?”

眸底與話語里的輕視似乎要傾巢而出。

江東的事件,上面下的最后通牒,半個月,誰都知道,上面五個月都沒查出來的案子,半個月能干什么?這哪里來的乳臭未干的丫頭大放狂言!

潘明月手抵著眼鏡,眼瞼垂下,溫和而又平靜的道:“嗯,我。”

------題外話------


上一章  |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