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目錄 >> 32.亞特蘭蒂斯往事(上)

32.亞特蘭蒂斯往事(上)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28日  作者:驛路羈旅  分類: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歷史 | 軍事 | 驛路羈旅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32.亞特蘭蒂斯往事(上)

作者:驛路羈旅分類:

“轟”

恐怖的地獄之火在半魔的喚引下,以一種焚盡一切的姿態,在銀灰色建筑物的上層爆發開。

在得到伊卡洛斯的提示之后,梅林一直在找機會隔絕納摩和水的聯系。

梅林很慶幸自己不是在真正的大海上和納摩作戰,大海,那絕對是眼前這個稍顯傲慢的家伙的主場,依靠納摩只要接觸水就能痊愈傷勢,以及操縱大海的能力,他絕對能在大海上以極端的優勢耗死任何對手,哪怕是克拉克和梅林一起上,都不會有勝算。

但這里

這里是個小小的泳池。

被喚引而來的地獄之火瘋狂的燃燒著,這些魔法火焰附著在四周的水流上,肆意而狂暴的散發著熱量。

短短幾秒鐘之后,這片空間中的最后一滴水就被焚燒干凈。

它變得極度干燥,就像是身處在最糟糕的沙漠中。

“哐”

半魔揮起爪子,就將被地獄之火焚燒的納摩甩了出去,如同甩動一把戰錘。

被嚴重燒傷的七海之王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軀體,只能在那龐大的力量加持下,如炮彈一樣砸在建筑物的墻壁上,在墻面不堪重負的崩裂中,一個人形的凹陷出現在了那里。

納摩還在掙扎。

他是個強大的變種人,他血管里流淌著亞特蘭蒂斯最強大的血脈,這血脈賦予了他難以想象的生命力,但就在他將自己從墻壁上扣下來的那一刻,在火光充盈之間,那個有反曲蹄子的四眼惡魔也出現在了他眼前。

惡魔扭曲丑陋的臉上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他握緊了爪子,在納摩揮起拳頭的前一刻,就如重錘一樣砸在了納摩身上。

那拳頭上纏繞著恐怖的火焰,蠻力和地獄之火的組合,毫無疑問讓納摩承受著更多的痛苦。

“哐”

他又被砸回了墻壁的凹陷里。

半魔形態下的梅林懸停在空中,一拳又一拳的轟擊著無力反擊的納摩,在框框作響的轟擊中,墻壁上的裂痕越來越多,梅林和納摩都很清楚,僅僅是依靠這種攻擊,根本無法殺死納摩。

梅林就像是在故意羞辱他,又像是在折磨他。

但這并非是單純的泄憤,并不是這樣的。

納摩被某種力量控制了精神,他需要來一次精神層面的“驅魔”,或者叫意識校準。

而意識校準有兩種方式,對于巫師而言,可以通過攝魂咒這樣的精神魔法祛除精神的控制,但也可以通過物理的方法來達到同樣的效果。

通俗點說,狠狠的揍他,用軀體的痛苦驅逐精神的束縛,瘋狂的揮舞拳頭或者武器,揍到被控制者的精神完全復原為止。

梅林管這種方法叫“物理驅魔”。

“哐”

半魔的重拳又一次落在幾近昏迷的納摩身體上,這一拳帶來的力量徹底破壞了建筑物墻面的結構,將這面墻整體擊碎,那些密密麻麻的蛛網崩裂開,將納摩連同那些石塊一起拋入更下方的地面。

“夠了,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他很可能真的會死。”

伊卡洛斯的意識也已經回歸鏡框,在梅林身后早已經被烤干的泳池中,大白鯊格羅斯已經陷入了瀕死的狀態。

它是神奇生物沒錯,但它也是水生生物,在接觸不到水的情況下,它能在堡壘的痛毆下堅持到現在,已經證明了這大白鯊的實力。

梅林懷疑,納摩的這只寵物,應該已經達到了神奇生物的天花板,如果它能再進一步,突破生命的桎梏,它很可能會成為類似于原始部落土著神一樣的存在。

嗯,巫師們一般把這種脫離了普通層面的生物叫做洛阿信仰的神靈。

“砰”

半魔形態下的梅林落在了鋪滿磚石的地面上,在纏身火焰的熄滅中,他又回到了人類的狀態。

他伸手整了整衣服,將衣領的紐扣扣住,然后將全身都嚴重燒傷,幾近昏迷的納摩從碎石堆里提了起來,他伸手撥開納摩的眼皮,他瞳孔中支離破碎的光已經恢復了正常,代表著他精神上的束縛被徹底解開了。

梅林推了推眼鏡,給眼前鼻青臉腫的納摩拍了張照,然后發送到了靈蝶的手機上,幾秒鐘之后,靈蝶發回了消息。

“愛你喲親吻(表情)。”

還附帶了一張這女傭兵很私人的照片,嗯,能讓人鼻血狂噴的那種,這似乎是給小男人的獎勵。

伊卡洛斯則替梅林回復了一句:

“夜深了,早點休息。笑臉(表情)。”

“恕我直言,梅林。”

在回復完成之后,伊卡洛斯沉默了幾秒,然后將靈蝶發來的那張很誘惑的照片刪除掉,她用一種語重心長的口吻對梅林說:

“如果你真的不想再惹情債,那么你最好處理好和靈蝶女士的關系雖然你們聯系的次數并不多,但我以旁觀者的角度,都覺得,你們兩個之間的關系真的很不正常,我偶爾會覺得,你和靈蝶女士的關系,甚至要比你和卡羅爾女士的關系更親密一些。”

“當然,你們兩之間沒有生理上的親密關系,但如果按照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你惹下第三筆情債只是個時間問題。”

“不一樣的,伊卡洛斯。”

梅林回答說:

“我和伊麗莎白之間的關系不一樣的,我很難形容它,但我可以告訴你,那不是愛情。”

他一邊和伊卡洛斯說著話,一邊拖著重傷的,已經全裸的納摩回到了面目全非的泳池中,這家伙本來就只穿著一件泳褲,在剛才地獄之火的燃燒中,那材質不詳的泳褲已經被燒掉了。

所以現在納摩就身無片縷,在梅林拖動他的時候,納摩的不雅之物就在地面上蹭來蹭去。

嘖嘖,真是慘。

梅林將納摩丟到瀕死的大鯊魚格羅斯身邊,然后抽出魔杖,朝著泳池釋放了好幾個喚水咒。

用魔力塑造出的清泉很快在泳池里匯聚了半米高的水流,這點水完全不夠淹沒大白鯊格羅斯,但這神奇生物在接觸到水流之后,就和它的主人一樣,飛快的恢復著傷勢。

它只要有水,就能活,不管水有多少。

梅林則坐在泳池邊,看著納摩身體上的傷勢快速復原,他并不是為了殺死這個家伙而來的,他和納摩無冤無仇,給靈蝶出了氣,解開了納摩的精神束縛之后,他還有些事情打算詢問這位七海之王呢。

“看來他也不是接觸到水就能立刻恢復的。”

梅林計算著納摩身上傷口愈合的速度,他對伊卡洛斯說:

“如果是重傷,他也需要時間來恢復,但即便是這樣也足夠難纏了。”

“是的。”

伊卡洛斯的鏡片上浮現出了一個復雜的公式,她似乎在進行某種運算,她對梅林說:

“如果戰場是在大海里,那么你戰勝納摩的幾率會降低到30以下,畢竟你沒辦法喚來地獄之火蒸干一片海洋,而他卻可以近乎無限的保持傷勢和精力的快速復原。而且從納摩和格羅斯的關系來看,這位大海之王沒準還有呼喚海洋生物助戰的能力。”

“你要面對的,可不只是納摩一個人,還有他無窮無盡的軍團。”

梅林點了點頭,他輕聲說:

“我現在相信納摩是亞特蘭蒂斯的王室了,因為他有和亞瑟一樣的能力,亞瑟也能呼喚海洋生物,而亞瑟的母親是亞特蘭蒂斯的女王,那孩子的能力來自于他的母親,但我很好奇,納摩的能力來自于誰?他和亞瑟到底是什么關系?是哥哥?還是叔叔?”

“他快醒了,你可以自己問他。”

伊卡洛斯說了一句,幾秒鐘之后,完全浸入水中的納摩就睜開了眼睛。

他猛地從水里跳起來,握緊了拳頭,看著梅林,顯然,他還記得剛才的戰斗,但梅林卻已經沒有了敵意,他坐在泳池邊,晃蕩著雙腿,將一套黑色的西裝丟給了納摩,然后對面色古怪的七海之王說:

“很抱歉燒掉了你的泳褲,不過我給你準備了衣服,以及,作為一個男人,你本錢十足啊。”

納摩不知道該怎么回應這種“贊美”,所以他選擇不回應。

他背過身,手腳麻利的換上了梅林丟來的衣服,在恢復正常之后,納摩那個讓人厭惡的傲慢人格似乎消失了,他甚至變得有些孤僻。

他伸手拍了拍身邊在水中休養的寵物,然后回過頭,對梅林說:

“雖然你狠揍了我,但謝謝你。”

“嗯,還算明事理。”

梅林點了點頭,他對納摩說:

“我揍你是因為你傷害了我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什么恩怨。還有,我認識崔坦”

“崔坦?”

聽到這個名字,納摩抬起頭,他黑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光芒,他說:

“那異人的海王最近過得還好嗎?他離開了這么久,幾乎沒給我寫過信。”

“應該過得不好吧。”

梅林聳了聳肩,他坦然說到:

“異人們最近遭遇了很多事情,而且寫信?納摩老兄,你的朋友可是遠在月球啊,我不覺得有郵遞員能把一封來自月球的信交到你手上,你們之間就沒留個電話什么的嗎?”

“電話?人類制作出的那些小玩意?”

納摩搖了搖頭:

“不,我不喜歡那些東西,在我小時候,我們都是寫信來交流的。”

“哦,看上去你已經活了很久了。”

梅林眨了眨眼睛,他說:

“我猜,你今年最少60歲了?”

“我1921年出生的。”

納摩也沒有隱瞞這些,他跳起來,落在梅林身邊,一邊看著四周滿目瘡痍的大地,一邊說:

“我小時候過的很辛苦,其他人都叫我怪胎,我沒有太多朋友,所以我不太會說話,也不太善于和別人交流。如果我傷害了你的朋友,請替我向她道歉,那不是我的本意。”

“1921年啊,嘖嘖,又是一個老頭子。”

梅林拍了拍身邊的地面,示意納摩坐在他身邊,納摩沒有拒絕這善意,他坐在那里,結果梅林遞來的魔法泉水,他一邊喝,一邊對梅林說:

“現在是什么時間了?”

梅林掏出懷表看了看,對情緒低落的納摩說:

“現在是凌晨1點21分,但我知道你問的不是這個,所以,今天是2005年5月11日。”

“啊”

納摩伸手揉了揉額頭,他說:

“也就是說,我被控制了整整1年零7個月,天吶。”

“我上次聽崔坦說,你準備進行一次環球航行,那是差不多2年多之前的事情,也就是說,你剛開始旅行就被控制了?”

梅林低聲問到:

“還記得是誰控制的你嗎?”

“一個瘋子。”

納摩咬著牙說:

“一個穿著暗紅色長袍,額頭有菱形標志的古怪變種人,實力很強,但操縱人心的能力更厲害。你知道嗎?我被控制的時候,很清醒,我甚至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被控制那種感覺很古怪,就像是你的一些情緒被無限的放大,而另一些情緒被不斷的壓制。”

“嗯,我大概能理解。”

梅林說:

“很高明的心靈控制,讓受控者認為自己是自由而且清醒的,讓你覺得你做的一切事情都是自己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不斷的放大內心的黑暗面和欲望,甚至是催生一個新的人格。”

他看著納摩,他說:

“我勸你離開之后,去找個靠譜的心理醫生看一看,如果你找不到的話,我剛好有個朋友很擅長這方面。另外,控制你的家伙,你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不,我不知道。”

納摩說:

“我只知道他有個外號,他一般自稱自己為‘Mr.Sinister(兇兆先生)’。”

“用第三人稱來稱呼自己嗎?”

梅林摩挲著下巴:

“嗯,果然像是瘋子的一貫表現。你知不知道,兇兆先生收集X基因片段,并且不斷的培養新變種人是想做什么?”

“不,不知道。”

納摩搖了搖頭,他看著自己的雙手,一臉痛苦的說:

“我只知道自己傷害了很多人,還訓練那些孩子,把他們訓練成殺人武器我犯下了大錯。跟我來!”

納摩站起身,對梅林說:

“還好,我還能贖罪,我知道他把那些掠奪來的基因片段放在哪。”

“好的。”

梅林跟著納摩走入背后已經安靜下來的建筑物里,他跟在納摩身后,在幾秒鐘之后,梅林說: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能不能說一說亞特蘭蒂斯?以及你的父母。”

“我對那個地方和你的故事,挺感興趣的。就把這個,當成是我為你‘驅魔’的報酬吧。”


上一章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