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寒門仙貴 >> 目錄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血神塔內

第四百一十三章 血神塔內


更新時間:2019年10月21日  作者:藍白閣  分類: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歷史 | 軍事 | 藍白閣 | 寒門仙貴 
寒門仙貴 第四百一十三章 血神塔內
第四百一十三章血神塔內

第四百一十三章血神塔內

薛鵬笑道,“沒事,琪琪格不用為我擔心。”

琪琪格俏臉更紅,輕哼一聲,“誰擔心你了,想要成為我的男人,你還要好好修煉。”

薛鵬一拍自己的胸脯道,“琪琪格你放心,我一定會成為天下最強的男人。”

“說大話不害臊,血脈三寸也想成為最強的男人?”琪琪格輕哼了一聲,隨后與鐵木黎道,“阿父,為什么要這個大人跟我一起進入血神塔?”

鐵木黎聞言臉色一沉,道,“琪琪格,不能再一口一個大人了,她現在是你的男人了。”

薛鵬當即道,“琪琪格,叫我小魚就好。”

“確實也不怎么大。”琪琪格回了一句,薛鵬呵呵笑了笑。

一旁的鐵木黎摸了摸下巴,緩緩道,“時間也不早了,鐵木合你帶他們兩人去血神塔吧,我還有要事處理。”

鐵木合點了點頭,與薛鵬、琪琪格道,“走吧。”

琪琪格率先邁步走去,薛鵬緊隨其后,鐵木合走上前勾著薛鵬的肩膀笑道,“小子,我大哥傳給你什么靈決?”

薛鵬含笑道,“大將軍,您可以去問城主大人啊。”

鐵木合一瞪眼,“小子,別以為我大哥瞎眼看中了你,你就敢不將老子放在眼里,信不信老子仍舊揍得你阿娘都認不得你?”

薛鵬瞥了一眼鐵木合,緩緩道,“你要是再敢對我動手,我就去城主那告狀。”

鐵木合怒罵道,“你可是個男人,怎么連個娘們都不如,還告狀?”

薛鵬嘴角一挑,“我相信城主一定會為我好好討回一個公道,大將軍,城主大人的拳頭比你的硬吧。”

鐵木合嘴角抽了抽,沒動手,只是罵著薛鵬是懦夫是軟蛋,告訴薛鵬作為男人就應該獨自面對手力戰而不屈,怎么能告狀呢?

薛鵬只回來一句,你是男人,那你倒是去跟城主大人力戰不屈去啊。

鐵木合頓時啞然。

兩人拌了一會嘴,來到了第三處血脈殿。

薛鵬四下看了看,這殿宇占地少說方圓數千丈,地面上鋪的都是墨玉石,上面繪刻著細密的符紋。

支撐著整個殿宇的是九根足有五六人合圍,高數十丈的巨大墨玉柱,在那巨大的墨玉柱前面,在整個殿宇面前,薛鵬的等人的身影是如此的渺小,很難想象,如此巨大的殿宇究竟是如何建成的。

薛鵬細細看去,墨玉柱上雕刻著薛鵬從未見過的各種畫像,他眼前的墨玉柱上畫著一人首蛇身的生靈,抬著頭,豎起的瞳孔正仰望著天空另外一只生靈,天空中那只生靈人首鳥身,雙翼擎天,雙爪探出,襲向地面的那個人首蛇身的生靈。

薛鵬暗暗稱奇,這些畫像是東州人想象出來的,還是真的有這樣的生靈。

幾人向前走著,不多時來到了殿宇的中心。

中心處有著血色的塔,這應該就是那血神塔了吧。

薛鵬細細看去,便見這塔約九丈高,共有九層,每一層都呈四方,有四個飛檐,上面掛著一個個鈴鐺。

血神塔的周圍此時有著兩名老者,身上披著血色的長袍,另外還站著不少人,有老有少。

三人走過來,那兩名老者沒有動,不過其他那些人看到了琪琪格與鐵木合見了一禮。

鐵木合、琪琪格還了一禮,薛鵬也還禮,不過卻沒有人打理他。

不過那些年輕人看向薛鵬的目光都十分冰冷。

只聽這些人冷笑道,“這個男的就是贏了琪琪格的大人?”

“應該不會錯了,真不知道城主怎么想的,怎么能讓大人進入血神塔?”

“血神塔是我們東州人的神物,讓一個大人進去,豈不是對神塔對長生天的玷污?”

這些年輕人的談論聲音可是不小,琪琪格臉色也是變了變,薛鵬雖然年幼但臉皮厚,神色不變。

倒是一旁年長的人輕喝了一聲,“城主怎么做事還輪不到你們幾個小子插嘴。”

“我們是為琪琪格不服,琪琪格是我們東州最美麗的花朵,怎么會嫁個大的綿羊?”

“住口,這是琪琪格自己的決定,也是城主的決定,豈容你們質疑,再說城主既然將這大人帶到血神塔,其實就是在告訴我們,琪琪格的男人,也有著東州人的血統,以后這種誰都不許再隨便議論此事。”

鐵木合掃了一眼那些個青年漢子,冷哼一聲,“你們這些個小兔崽子,有本事就拿拳頭說話,在那嘰嘰歪歪的像個爺們么,有本事等到血神塔里隨你們折騰。”

一個身高九尺,赤著膀子的青年上前一步道,“鐵木合將軍,這可是您說的,如果我們把琪琪格未來的男人給打殘了,城主不會怪罪我們吧。”

此話一出,一旁的老者連忙拉了那青年一下,呵斥道,“虎子,你給我站回去,你在這多什么話。”

說著老者與鐵木合笑道,“將軍,我孫子是跟您說笑的,他怎么敢與琪琪格的男人動手,虎子,還不快賠不是?”

叫虎子的青年雙手環在胸前,微微低著頭,斜眼瞥著薛鵬又看向鐵木合道,“將軍,您給句痛快話。”

鐵木合哈哈大笑道,“我東州,強者為尊,就算你打得他四肢都斷了,那也是他自己沒能耐,城主絕對不會怪罪與你們,進了血神塔,你們盡管鬧。”

虎子大嘴叉挑起,“好,兄弟姐妹們你們都聽清楚了,一會進入血神塔,別光顧著沖塔,還得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大人,告訴他,琪琪格不是那么好娶的。”

“大的小子,你聽見了沒有,一會可要跟我們好好切磋切磋,我們會手下留情的,哈哈哈。”

琪琪格眉頭微微皺了皺,血神塔中的神力會壓制靈力,他這個未來的丈夫一身的修為都以靈力為基礎,而非血脈,肯定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琪琪格看了鐵木合一眼,眉頭皺了起來,心中十分惱怒鐵木合多嘴,可她又不能說什么。

如果此時她站出來幫著她的男人說話,那她的男人一輩子都會被人看不起,相反,如果他的男人能夠在這些人的壓迫中一步一步強大起來,將會得到東州人的尊重。

只是,以他三寸血脈,能夠強大起來嗎?

這些東州小蠻子的挑釁薛鵬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此時他心里在想不滅金身決。

鐵木黎給他的是修煉到小成的靈決,后面的沒有傳給他,可能是認為他連小成都無法修成。

不過薛鵬心里也清楚,他想要修成這不滅金身決,只怕真的是千難萬難啊。

挑唆了一番后,鐵木合這才上前,與那兩名血袍老者道,“兩位長老,這位年輕人是琪琪格的未婚夫,我大哥想多要一個名額,讓他能進去一起修煉一段時間。”

兩名老者中的一人緩緩開口道,“多加一千中品靈石。”

鐵木合呵呵笑道,“好,加一千就加一千。”

說著鐵木合將一個儲物袋遞放到了老者身旁,老者看也沒看,手掐印決射入血神塔。

整個血神塔縈繞著其血色的光暈,下一刻下面的門打開了。

這時,另外一名老者一抬手,十數道紅色流光射向十數名年輕東州的勇士。

兩人同時接住,薛鵬攤開手,是一片玉簡。

老者緩緩道,“如果不支,捏碎玉簡,便可傳出血神塔。”

說完,老者不再言語。

琪琪格早有進入血神塔的經驗,當即率先邁步,朝著血神塔走去。

血神塔第一層前有一個紅色的能量圈,隨著琪琪格的邁入其中,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了。

虎子嘴角勾起,看著薛鵬冷笑一聲,“小子,我在里面等你。”

虎子的爺爺還不忘告誡道,“虎子,莫要下重手,莫要下重手。”

現在他眼里,就薛鵬這個單薄的小身板根本禁不住虎子幾拳頭的,他生怕虎子一拳把琪琪格的男人打死,那城主不怪罪他們才怪。

虎子一擺手,不耐煩道,“知道了,嗦不嗦。”

虎子爺爺又叮囑道,“記得沖塔,越高越好,越高參悟的圖騰越強大,聽明白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能沖到頂層。”

虎子爺爺罵道,“放你媽的狗臭屁,城主當年才到達第七層,你能到第五層我就對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

“嗦,老頭子你等著瞧吧。”

說著叫虎子的漢子也邁入了那紅色的能量圈,整個人消失在原地。

其余人也紛紛邁了進去,這些人中還有薛鵬一個熟人,那就是扎爾都。

扎爾都看了薛鵬一眼眸子里寒芒閃了閃,最后也邁入了能量圈中。

此時大殿中便只剩下薛鵬一人,鐵木合見了哈哈大笑道,“小子,不是被嚇得不敢進去了吧。”

薛鵬瞥了鐵木合一眼,嘴角一挑,“等我修成歸來,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你一頓。”

鐵木合哈哈大笑道,“就憑你,再煉一百年吧。”

話音落,鐵木合身影一閃,一腳踢在了薛鵬的屁股上。

一聲沉悶的聲響,薛鵬只覺屁股一陣大力傳來,整個人的身影倒射入紅色的能量圈中。

“給我進去吧你,哈哈哈。”鐵木合大笑一聲。

“啊……你給我……。”尚未等薛鵬罵完,他的身影已消失在紅色的能量圈中,聲音也戛然而止。

此時薛鵬被紅色的能量包裹著,此時此刻,他仿佛沒有了重量,沒有腳踏實地的感覺,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半空飄著。

入眼所見都是五光十色的光芒,他能夠感受到,這些美麗的光芒中蘊含著恐怖的能量,如果沒有這血色能量包裹,他的身體會瞬間被撕碎。

在漂亮而又美麗的光芒中飄了大約盞茶的時間,四周忽然變得一片熾白,薛鵬忍不住遮住了眼睛。

而就在此時,薛鵬忽然感覺到他又有了重量,整個人快速往下墜落。

薛鵬想要催動靈力使用金光咒護住身體,卻發現體內半點靈力都調動不起來。

隨著薛鵬快速下降,在他的身體四周都產生了氣流,吹得他滿頭長發飄向半空,衣衫劇烈抖動著。

薛鵬睜開雙眼,此時也看清了眼前的世界。

用世界來形容這里一點也不夸張,入眼所見是一片翠綠的原野,地面長著各種的野草鮮花、林木,極目遠眺,即便身在高空,也望不到盡頭。

薛鵬心中贊嘆,這血神塔不愧有個神字,里面的空間竟然如此廣袤。

薛鵬向著遠處瞥了一眼,看到了幾道人影也在急速下墜。

還有幾個人影似乎是看到了他,真該調整身形,朝著他的方向逼了過來。

薛鵬心中暗罵,“這群蠻子。”

此時他靈力不能調動,如果遇到了這些個蠻子,自己怕是要吃虧。

當下薛鵬去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穿著寶甲,讓自己的身體能更快下墜。

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薛鵬的心里騰騰直跳著,自己不會這么摔死吧。

轉眼間,他距離草地便只有數十丈的距離,這點距離,瞬間便至。

薛鵬幾番嘗試,終于發現,靈力在這里根本不能用,但是神力稍微可以用一點,不過也被壓制得極為厲害,十成的神力,能用出的微乎其微。

薛鵬堪堪凝聚出一條金色手臂,在距離地面十丈時接觸到了地面。

一聲巨響,金色的手臂砸在了地面上。

一股猛烈的震動自金色手臂倒入導入體內,震得薛鵬氣血翻騰。

在那一瞬間,強大的墜力都壓在了這條金色的手臂上,壓得這條手臂變粗,轉眼間崩碎成點點金色的光芒,而薛鵬整個人也狠狠砸入了地面。

又是一聲巨響,薛鵬四仰八叉摔到了地面。

薛鵬一動不動趴在地面上,只覺體內五臟六腑都要移了位。

不過,總算是沒摔死。

“吼!”

便在此時,一聲不知什么怪物的吼叫聲遠遠傳來,嚇得薛鵬臉色一變,可沒人跟他說過這里還有什么怪物、妖物啊。

薛鵬強忍著傷痛,緩緩站了起來,爬到附近的一棵樹上,遠遠望去,便見一只渾身都是綠色的形似野狼的東西跟一個東州蠻子斗了起來。

薛鵬細細看去,那野狼狀的東西塊頭可是不小,體長足有丈許,甚是兇猛,跳起來朝著那東州蠻子的喉嚨就咬了下去。

東州蠻子向來是兇勇剽悍,左手抓住了那野狼的下顎,右手食指中指扣住了那綠毛狼的鼻孔,剩余三根手指摳住了這野狼的上顎,綠色的血液從野狼的上下顎流出。

東洲蠻子嘶吼了一聲,雙臂一用力,直接將綠毛狼的嘴給掰開了,然后一擰,綠毛狼的頭就斷了。

薛鵬瞪大了眼睛,便見東洲蠻子殺了綠毛狼之后,用拳頭砸開了綠毛狼的腦袋,取出了一個拇指肚大小的珠子。

然后他就看到這東州蠻子臉上浮現喜色,將珠子在身上擦了擦,直接吞了下去,然后就在地面開始修煉了起來。

薛鵬腹誹,“蠻子就是蠻子,連烹飪一下都不肯,直接生吞,惡不惡心。”

薛鵬盯著蹲在樹上思忖著,進入血神塔之前,沒人告訴他進入這里該怎么修煉。

不過看那東州蠻子方才的一番行動,他心里稍微有點譜。

看來這里的綠毛生靈體內應該擁有內丹類似的東西,服用這種東西應該可以加快修煉,只是那些個蠻子氣血旺盛,體格極其健壯,他們能生吞,自己不見得也一樣能生吞。

可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啊,薛鵬眉頭緊鎖。

靈力不能用,這樣下去,只怕他被踢出血神塔都難以恢復傷勢。

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先修煉不滅金身中的不滅,這個擁有修復傷勢的效果。

不過修煉這不滅決也需要血氣,薛鵬靠著自己的血氣修煉了一會,只覺身體越來越虛弱,傷勢雖然好了一些,但基本仍舊沒有什么用,薛鵬不得不放棄這個打算。

不過他心中又一動,那綠毛怪體內的類似內丹的東西,是否就是提供血氣的?

想到這兒,薛鵬運轉了起了窺天眼。

下一刻,眼前的世界頓時變成了灰色的,然而這個灰色世界中卻有一道道紅色光點或者光團分布著。

薛鵬極目遠眺,更是在不知多遠的地方,發現了一個好比太陽的紅色光團,刺得他的窺天眼都有些疼痛。

薛鵬不敢再多看,急忙收了窺天眼。

過了好一會,薛鵬再度運轉窺天眼,他捉摸著自己此時的身體狀況像綠毛狼那樣的他肯定是打不過,極有可能成為其口糧。

當下他找了一個距離較近,散發小指肚大小的光團行去。

走了沒多久,薛鵬便在一片空地上看到了一直綠毛兔。

此時這只兔子顯然也發現了薛鵬,站了起來,身子足有三尺高,兩只爪子抱著一根白色的東西啃,一雙通紅的大眼睛正瞧著他。

“糟糕,被發現,可不能讓他跑了,這么大的兔子跑起來只怕自己追不上啊。”薛鵬心里向著同時沖了向了兔子。

看到薛鵬沖了過來,兔子拔腿就跳,不過兔子可不是逃跑,而是沖向了薛鵬,那紅紅的眼睛里都泛著紅光。

薛鵬也是一愣,他還是頭一次見到沖向人的兔子。

轉眼間,兔子跟薛鵬撞到了一起。

薛鵬心底大喜,伸手抓了過去,然而兔子一蹬腿,雙腳頓時瞪在了薛鵬的臉上。

一聲稍有些沉悶的聲響傳來,薛鵬的身子頓時被蹬飛了出去。

兇猛異常的兔子跳起來就追向了薛鵬,嚇得薛鵬拔腿就跑。

足足花費了半個時辰薛鵬方才躲過了這胸悶兔子的追趕,薛鵬藏在一顆樹上,大口喘著粗氣,心中暗罵,“要不是靈力被完全壓制,你這樣的兔子我一巴掌拍死幾千只。”

薛鵬哭笑不得,他何曾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被一只兔子追得滿山跑。

可他心中也是一陣心悸,若非三頭六臂的神通還有點作用,自己只怕就被這兔子當胡蘿卜給啃了。

休息了一會,薛鵬重新衡量了一下,即便是散發著小拇指肚大小青光的綠毛兔子他都遠不是對手,看來自己的要求還得降低一點,體內青光之后黃豆大小的綠毛怪先來吧。

薛鵬休息了一會,再度運轉窺天眼,四下看了看,見四周大多都是小指肚大小的青光,還有幾個拇指肚大小的。

小指肚大小的薛鵬都打不過,拇指肚的只怕能生吞了他。

薛鵬再度找了找,終于在一個大樹后面,看到了目標。

有窺天眼在,薛鵬可以輕易避過那些強大的綠毛怪,靠近了假丹只有黃豆大小的兩個綠毛怪。

假丹是薛鵬給這些綠毛怪體內那會發光的東西暫時起的名字,如果是真丹,那可就是堪比大修的妖物了,就算他修為盡在,一口吞他幾百個都不成問題,所以這些綠毛怪體內的肯定不是真的妖丹。

不多時,靠近一看,是一只綠毛雞。

此時這只綠毛雞正跟一條綠毛蛇纏斗著。

薛鵬還是第一次看到長毛的蛇,不禁多看了一會。

他可沒有因為綠毛蛇奇怪就生出幫它一把的意思,他可不想打擾兩個綠毛怪的決斗,他心里打著算盤是坐山觀雞蛇斗,最后一舉成擒,還不費力,這多好。

雞蛇斗了一會,忽然不打了,顯然雙方勢均力敵,都不想做無謂的犧牲。

薛鵬心中一急,你們不斗了,這怎么行。

薛鵬催動體內微末的神力,凝聚手指粗細的手臂,在雞屁股上狠狠一拍。

那綠毛雞頓時怪叫一聲,跟那綠毛蛇再度顫抖了起來。

大約一柱香后,綠毛雞在綠毛蛇的頭上灼了一個大孔,不斷往外流著綠色的血液,而綠毛雞脖子被綠毛蛇纏死,蹬了幾下腿,死了。

最后,綠毛蛇勝了,不過卻便宜了薛鵬。

薛鵬施施然走了過去,金色的手臂掐住了蛇尾,然后用力甩,直甩了盞茶的時間,綠毛蛇的腦袋都爛掉了,薛鵬這才停了下來。

薛鵬找到石片砸開了蛇頭、雞頭,取出了兩顆五顏六色的珠子。

薛鵬也擦了擦,想要一口吞下,可想想覺得有些惡心,而且若是自己吃了以后身體不適應,再碰到一只綠毛怪,自己可就要交代了。寒門仙貴 第四百一十三章 血神塔內


上一章  |  寒門仙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