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玄渾道章 >> 目錄 >> 第四十四章 陣圖

第四十四章 陣圖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5日  作者:誤道者  分類: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歷史 | 軍事 | 誤道者 | 玄渾道章 
玄渾道章 第四十四章 陣圖
第四十四章陣圖

第四十四章陣圖

一天之后,白舟出現在了一處山原的上空,并靜靜懸浮在了那里。

雖然白舟巨大,可在這么狂暴的風雪之中卻是毫不起眼,并且白舟本身就是白色的,可以說完全融入進了天地之中。

張御往下看去,這一片山原就是地脈竅節所在了,可是這片地域也是相當廣大,想要在這里找出對方可能藏匿的地點,那也是要下一番功夫的。

他道:“白果,分辨一下。”

白果君道:“是,先生。”

過有一會兒,張御便覺白果傳遞來了一個意識,而在他的目光之中,有幾處地界變得格外顯眼起來。

他起手在輿圖之上點了幾點,那幾處頓時亮了起來,他轉而看向左道人,道:“左道友,要勞煩你往這幾處地界探查一番了。”

左道人看有一眼,對頭道:“道友稍待便是。”

他一擺拂塵,往外走去,正前方的艙壁的融塌了下去,露出了一個出口。

他由此到了外間,抬頭看了一眼,見無邊無際的暴風雪遮蔽了日光,天地之間俱是昏暗一片,耳畔唯有隆隆狂卷之聲。

他往外邁出一步,從飛舟熒光保護之中走了出來,同時身外心光一張,擋住了吹拂而來的風雪,胸前被稍稍拂動的胡須很快落了回去。

他辨識了一下方向,而后遁光往下一落,就沒入了昏沉的大地之中。

張御一直在主艙之內等待著,差不多半個夏時之后,艙壁再度分開,左道人身上心光逐漸斂去,自外走了進來,他道:“張道友,左某把這幾處都是走了一遍,并沒有找到人蹤,只是找到了一處洞窟,這個地方表面上看已是被廢棄了。”

張御道:“表面上?”

左道人道:“也不排除是故布疑陣,不過若是再往下探查,假設真有人落在此地處,那么極有可能驚動此輩,故是左某先一步回來了。”

張御道:“那洞窟在何處?”

左道人伸手在輿圖某處一點,道:“這里。”

張御看有一眼,點頭道:“我知曉了。”

這個事情較為簡單,用玄兵犁一遍就知道了。

修道人居住的地方,定然是要在外有所布置的,若是在玄兵轟爆之下有神異力量的反應,那么說明就在此地,且此輩也絕無可能在玄兵轟爆之下坐得住。

若是不在這里,那么就再換一處地界,連續掃蕩之下,終歸是能將此輩找出來的。

他起意念一摧,舟腹下方炮口開始閃爍光芒,而后就有數枚閃爍著白光的玄兵旋轉著向下沖射下去。

不過就在即將落到那處洞窟之上的時候,大地之上忽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無比的陣圖,其光亮足以照亮天穹,而東南西北四個方位之上各有一根銅柱升起,隨著柱上閃爍起密密麻麻的道箓,一道光罩出現在了上方。

玄兵轟落在上,一時數道光芒閃爍,而后發出了驚天動地轟鳴聲,可是那暴烈的力量卻都是被擋在了外面。

張御眸光微動,道:“找到了。”

左道人看有幾眼,驚嘆道:“竟然是利用地脈之力結合法器運轉的大陣,好大的手筆!”

張御道:“煩勞道友在后看顧。”

左道人鄭重點頭道:“道友放心。”

張御先往飛舟之內灌入一縷心光,而后身外星光一閃,便就出現在了白舟之外。

他看著那在玄兵轟擊過后還頑強殘留在那里的巨大光幕,兩指向下一點,一道劍光從他身后劃空而過,帶得他衣袖飄蕩,并如流星一般沖射而去。

只一瞬間,劍光就在被玄兵轟的震蕩不已的光幕之上洞穿了一個大洞,而后他起遁光一縱,霎時穿透過去。

到了光幕之內,他雙眸之中有光亮微微一閃,已是找準了一處去處。

他身軀往下地表一落,往下沉墜了數個呼吸后,周圍驟然一敞,他出現在了一處地下洞窟之內。

抬目看去,這里有三個道人依據著不同方位呈品字形而坐,只是他們臉上之上只剩下了貼著頭骨的枯皺皮膚,看得出來這是三個道卒。

三人察覺到張御的到來,全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么僵硬麻木,卻是齊齊一抬手,頂上匯聚光幕的力量頓時匯成一股,反向朝他壓來!

張御看得出來這股力量無可回避,他立在原處不動,身上心光忽忽飄升而起,同一時刻,背后有兩對燦爛若星光的翅翼打開。

那股力量落下,轟然壓在了他的身上,一時震的洞窟晃動不已,但卻俱被他身上那如焰心光擋在了外間,而與此同時,他拿一個劍訣,蟬鳴劍從他背后飛出,在洞窟之中繞旋一圈。

三個道卒察覺到危險,似是要站起作法反抗,然而三人身軀只是微微提聳,便就又落定不動了。

過了一會兒,三人的頭顱從頸脖之上滑落了下來,而那一股傾壓下來的力量也是隨之煙消云散。

張御拂去前面的殘余氣機,往前走了過去,蟬鳴劍回旋一圈,又一次飛至他的身后,他五指一合,反手握住。

他來到臺座中間,見這里矗立著的一根銅柱,可以看到四周的地脈氣機流轉俱被導引到了此處,下面還有諸多玄妙圖案,這很明顯這就是那陣圖的陣樞所在。

在內層因為有濁潮影響,許多真修的陣法陣圖也就沒有辦法布置了,即便一些重要地點,也只能利用一些法器用來守御。

可是在外層,這等影響就不存在了,只需攜帶一張陣圖,就能布下較為強力的陣勢。

后方遁光一落,左道人也是出現在了此間。

他看了看左右,又看向那根銅柱,把拂塵一擺,道:“看來我先前看得沒錯,這果然是利用地脈布置的陣勢,只是這看去并非是用于守御,似還有別的作用。”

張御道:“左道友也是識得陣法么?”

左道人道:“我與幾位真修同道有一些交情,只是略微知曉一些,且幾十年來對付上宸天修士,有些東西也是逼著你不得不明白。”

這時他皺眉道:“只是這么大的陣勢想要布置,恐比弄出那神國的動靜還要大,那些流轉地脈被改動,駐地之內的三位同道也不當全無所覺才是……”

張御同意他的看法,這等地脈布置,足以牽動整個地星的地氣了,甚至連這場暴風雪都可能是此影響。

而這么大的動作為何之前這里鎮軍絲毫沒有發現,這里的情況便就很難說了。

他道:“左道友能看出這是什么陣圖么?”

左道人搖頭道:“左謀卻是無此能耐,不過張道友或許可以將此拓印回去,問一問懂得此道的道友,或許能看出這是什么。”

張御微微點頭,他眸光微閃一下,頓將此間一切記了下來,而后他一點指,三個道卒留下的殘軀霎時化作了一團飛灰。

同一時刻,地星某處深入地底洞窟之內,一片紫紅色似薄霧又似水液的東西在洞璧四周圍蠕動著,散發著幽幽光亮,而下方則是飄蕩著濃郁的水霧。

水霧中間的石臺之上,姬道人盤膝坐在那里,他的手中漂浮著一只金銅色的鏤空圓球,隨著他的呼吸,銅球中心的光芒閃爍耀動著。

在他的身周圍,還漂懸著二十余枚玉圭,上下起伏不停,而就在此刻,其中三個玉圭驟然粉碎,嘩啦一聲,碎片散落了一地。

姬道人睜開眼目,看了那碎片幾眼,目光一時變得幽暗了幾分。

他將銅球一收,站了起來,就往外走去。

只是方才走了幾步,洞璧下方的水霧一陣飄動,而后有一團白光綻放開來,他停下腳步,轉頭看去,便里面出現一個坐于蒲團之上的道人。

可以看到,其人背后仙鶴飛舞,花樹遍布,道道瑞靄祥云之下,是一座座金殿玉樓,望去好似天上仙境。

那道人看他幾眼,貌似關切的問道:“姬師弟,我見潘師弟的命牌已碎,你那里可是了什么變故么?”

姬道人撇了他一眼,道:“此間之事自有我處置,不勞師兄多做過問。”

那道人瞇眼看了看他,旋即呵呵一笑,道:“我只是提醒師弟,師門交托給師弟的事萬勿出了差錯。”

姬道人淡淡道:“若是師兄只是為了說這句話,那就不必多言了,師門給你的訊石不是給你這般浪費的。”

說完之后,他把袖一甩,煙霧頓時蕩開,那凝聚起來的白光也自不見,隨后他不再多看,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張御與左道人從地底洞窟中出來后,便又回到了白舟之上。

此行雖然擊破了一處上宸天修士的駐地,但在這里并沒有找到當日指揮道卒襲擊他們的另一名道人,所以其人一定還另有藏身之處。

張御走到輿圖面前,這上面還有好幾處地脈竅節所在,不過他在看過幾眼后,目光卻是凝注在靠近地星最南端的一處地界上。

他有一種感覺,此人就在這里。

這感覺來的莫名,可他知曉,這當是神覺之印的作用。

敵手只要與他建立起一定的牽扯,那么他以后與之交手,便會生出感應,牽扯越深,則感應越強。

如此看來,方才他斬殺的幾個道卒,極可能就是此人所留。

他有此判斷之后,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催動飛舟,全力往這一處地界趕去。


上一章  |  玄渾道章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