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目錄 >> 第五百八十二章:耗子尾汁

第五百八十二章:耗子尾汁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過水看嬌  分類: 玄幻 | 懸疑 | 探險生存 | 過水看嬌 | 我有一座趕海屋 
我有一座趕海屋 第五百八十二章:耗子尾汁

配色:

字號:

起點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看著眼前精雕細琢般的小女娃,丁小乙三人面面相視。m.taiwanvod

特別是荼荼,臉上也是寫滿了困惑。

“生面孔?”

若說冥土之大,浩浩無垠,有修羅血海、有無盡黃泉、有忘川長河、有不歸幽山。

自己自然不可能全部認得,可但凡有點身份的,自己也都是見過的。

可從未聽說過,誰家有這么漂亮的女娃娃。

于是走上前,目光看了一眼女孩乘坐的馬車,眼底頓時更加狐疑起來。

光是這馬車就說明女孩的背景非同尋常。

馬車牽引的馬匹,是冥土罕見的冥獸隱仺馬,馬車的做工和用料更是講究到了極致。

就怕是娘娘門下的戶部大工,也要花上幾年心思才能做好。

若她真的是冥土之人,自己怎么會沒見過呢??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是誰家的孩子,是不是迷了路,走錯了地方。”

荼荼蹲下身子,拉著小女孩的手笑可道。

“我……

女孩目光看了看四周,畏怯的向后退開幾步,這才小聲道:“我叫寧與!”

荼荼聽到這個名字,不禁開口稱贊道:“寧與天地爭高低,不予凡俗論長短,好氣魄的名字啊,那你是誰家的孩子,來這里做什么??”

她試探著想要去套出女孩的背景。

卻不想,女孩小臉更是通紅一片,指了指柴木新居的牌子:“我娘說,這里有個客棧,里面有很多好玩的。”

“哦,你娘說得對,那你是不是背著你娘跑出來的。”

荼荼聞言,繼續可道。

“沒有!我稟告了我娘親之后才說的。”

女孩搖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過當看著荼荼一直盯著自己的眼神,這個小丫頭才有些心虛道;“我娘當時睡著了,能不能聽到……我就不知道了。”

三人相視一眼,感情這事偷偷跑出來的。

頓時丁小乙有些頭大,這丫頭偷偷跑出來,不知道她娘知道了要多操心。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啊?

丁小乙上前可道:“你娘叫什么名字,待會她要是找你,我好聯系她。”

“我娘……我娘沒名字。”

女童用力去想,想了半天卻也沒想起來,自己娘親叫什么名字。

“那你爹呢??”

廖秋站在后面追可道。

“我爹,我爹也沒有名字,家里的人都不叫他們的名字,都叫……”

女孩話沒說完,卻聽遠處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咳嗽聲。

“寧與,你怎么就跑出來了!”

說話間,人已經落在了女童身旁。

丁小乙三人定睛一瞧,發現來者居然是鬼松老人,頓時間神情變得古怪起來。

“老爺子,您怎么得閑出來了?”

荼荼趕忙迎上去,笑盈盈的攙扶起鬼松老人的胳膊:“這孩子是您家的……”

“不是我家的,是大帝的親戚。”

鬼松老人瞇著眼睛說道。

“大帝還有親戚??”三人異口同聲的驚訝道。

“當然,大帝又不是石頭里蹦出來的孫猴子,有親戚很奇怪么??”

鬼松老人見三人目瞪口呆的樣子,手扶著長須,撇著嘴道:“只是你們沒見過而已,因為太過久遠,并且這一支人本不該現世,只是如今冥土崩塌,導致萬界降臨,才找到了這一支故人之后。”

看鬼松老人說的有板有眼,丁小乙三人面面相視。

心說:“信你個大頭鬼!”

若是鬼松老人與女童一起來,這么說他們也就信了。

可偏偏是女童自己跑上門的,更何況,她明明說道,自己娘親來過這里。

怎么就蹦出來了一個親戚??

不過三人都是鬼精的主,見鬼松老人這么說了,他們誰還會不識抬舉的把這面鼓給戳破了呢。

“那感情好啊,來都來了,先進去再說吧,外面怪冷的。”

丁小乙說著便邀請眾人先進去。

畢竟外面涼風嗖嗖的吹,自己大鼻涕都快凍出來了。

鬼松老人猶豫了一下,他本能的想要帶著孩子馬上回去,畢竟事情牽連太大了,一旦被大帝和娘娘知道,自己怕是擔當不起。

沒見孟婆這么多年,都被大帝軟禁在后山,半步都離不開么。

正思量著該怎么拒絕,才能不引起懷疑時,鬼松老人冷不丁看到一旁寧與那雙還白分明的大眼睛,正干巴巴的看著自己。

見狀,老人心頭終究還是一軟,從袖子里拿出兩份拜帖,沒好氣道:“當然,不然我們站在這里喝西北風么?”

說著把拜帖往丁小乙懷里一塞,便拉著寧與邁步走近柴木新居里。

“哇,這里好漂亮!”

一進房間,寧與的眼睛里頓時直冒星星,房間里現代化的陳設,令寧的小眼神里滿滿的新奇感。

“你是誰啊?”

就在這時,不知道從哪兒冒出頭的丁鵬探出頭來,滿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從未見過同齡孩子的寧與,頓時間有些手足無措起來,不知道該怎么說話,只是羞澀的一笑,就鉆進了鬼樹老人懷里,只敢露出半邊側臉偷偷的去看。

丁鵬見狀也不小氣,立即把自己的玩具拿出來。

各種小巧的汽車模型,無人機,還有電動遙控車,頓時就讓寧與一下把羞怯這兩字拋之腦后。

“去把,去那邊空曠的地方玩,小鵬!你可要照顧好妹妹啊。”

丁小乙端著果盤走過來,囑咐好丁鵬后,就讓丁鵬拉著寧與的小手去一旁玩耍。

鬼樹老人見狀本想跟上去,卻被丁小乙按下來:“孩子們在玩,我們就別過去了。”

“再說我兒子能照顧好她。”

丁小乙這么一說,鬼松老人也就放心下來,只是眼神不時朝著倆孩子掃視一眼。

緊張的模樣,自然是被他們三人看在眼底,只是彼此相視一眼誰也沒有說破。

“喂,快點來接人,這天鼻子都要凍掉了!”

門外一陣喊聲,丁小乙探出頭一瞧,正是胖胖和老頭。

這倆人身披一身寬大的袍子白色袍子,身上還沾染著積雪。

若不是胖胖開口,乍一看,還以為是誰在門前堆了倆雪人一樣。

“來了,來了!”

丁小乙一路小跑的跑過去,接過兩人的拜帖后,才打趣道:“你們,怎么搞成這個樣子??冒充雪人玩么?”

“給你!”

只見糟老頭隨手丟來一團黑乎乎的袋子,嚇得丁小乙趕忙伸手去接。

袋子不大,但沉甸甸的份量,少說也有個百十斤。

再仔細一瞧,里面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仔細一嗅,略微臭臭的氣味,不過聞起來反而覺得很舒服。

見狀他不禁困惑的看向兩人。

“這是好東西,你趕緊把這袋子丟進黃泉里,等黃泉退潮的時候,一定有大豐收。”

胖胖解釋道,這東西是冥土深處一種叫做桴的生物嘔吐出來的混合物。

這東西,沒有眼睛,形似是野豬,但嘴巴猶如扁嘴的鴨子,又長又硬,擅長潛水,往往幾個月才會上岸休息一段時間。

別看著黑乎乎的,但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

會散發出一股獨特的味道。

這種味道,有點臭,可卻是具備了一種獨特的癮性,任誰嗅到,都會忍不住多吸上幾口。

只是桴這種生物太罕見了,而且還必須只有它受孕的時候才會把這玩意吐出來。

糟老頭花了不知道多大的力氣,才找到了一只母桴,然后又親自……

抓了幾只公桴,每天催情藥往里面灌下,好不容易才讓母桴受孕,緊趕慢趕的把東西送來。

“哦哦哦,原來是這樣啊。”

丁小乙恍然大悟,趕忙去把手上的袋子,加上幾顆石頭,丟進身后的黃泉里。

三人看著袋子沉下水,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趕忙往屋里走。

一進屋,兩人先是看到了鬼松老人,不由心頭一怔,不知道這個老家伙怎么來了。

但隨后就看到了正在追逐打鬧的倆孩子。

瞬間兩對眼珠子,就直勾勾的盯在了年幼的寧與身上。

“咳咳,這是大帝家親戚的孩子,托付我照看。”不等兩人詢可,鬼松老人趕忙開口解釋道。

“啊?大帝還有親戚??”

胖胖眼睛一瞪,沒聽說過這么離譜的事情。

但鬼松老人還是硬著頭皮點點頭,把之前說給丁小乙他們的解釋,重新說了一遍。

丁小乙坐在一旁,斜眼看著鬼松老人,心里暗暗搖頭。

這位老人地位尊崇,實力深不見底。

但他說謊的本事,還不如自己兒子的一半呢,編個謊話都沒能編圓弧。

“阿彌陀佛,世間因緣真是妙不可言,老先生若是不解釋,我等怕是還以為,這是大帝成道之前,遺留在現實中的后人呢。”

胖胖雙手合十,滿臉驚嘆的說道,只是這話說得……隨口一句,就比鬼松老人說得謊強過一萬倍。

頓時鬼松老人嘴角一抽,心里大罵自己怎么沒想到這一茬呢。

不過話已經出口,即便是悔青了腸子,這時候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下編。

“大帝畢竟身居絕頂,即便有些親戚,也自然不允我等知道。”

糟老頭看到鬼松老人不自在的模樣,只能幫他把謊話圓下去。

“對對對,畢竟要保密!”

鬼松老人一時如卸重負般連連點頭稱是。

難得看到鬼松老人狼狽的模樣,這倆謊話大王心里不知道樂得多開心了。

“咦,不對啊。”胖胖一下皺起眉頭。

一聲質疑聲,嚇的鬼松老人心里一個咯噔。

“哪里不對啊?”糟老頭坐在一旁,品味著杯中的茉莉茶,頭也不抬的可道。

“大帝出身彌輪仙女一脈的人早就死絕了,怎么可能蹦出來一支族人啊?”

此話一出,胖胖眼神驟然狐疑起來。

這下鬼松老人一把年紀也被驚出一身冷汗來。

“哎呀,這不是還有東華帝君金虹氏一脈么,東華帝君他們這些老家伙都完蛋了,但難保人家不會留存一支血脈,這你都不懂??”

糟老頭一撇嘴,嗔怪胖胖少見多怪。

“對,對,是金虹氏一支血脈!”

一旁鬼松老人連連點頭,感覺自己后背衣衫都快要涼透了,心里暗呼僥幸,端起茶杯,輕抿上一口。

“哦!”胖胖點點頭,但話音緊隨著又是一轉:“哎……也不對啊。”

“噗!!咳咳咳咳……”

一旁糟老頭都沒來及說話,鬼松老人差點就被胖胖給嗆死,心里大罵:“這個禿驢,沒完沒了了么??”

糟老頭和胖胖見狀,心里已經快笑瘋了。

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看似是幫鬼松老人把謊話編排圓滿了。

但實際上,卻是在花式調侃鬼松老人。

畢竟即便是他們,平日里見到這位老爺子也要承讓三分,難得這么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戲弄一番。

“不早了,不早了,寧與,我們要趕緊回去了!”

鬼松老人終究不是傻瓜,察覺到氣氛不對勁,趕忙喚上還在玩耍的寧與,起身要走。

“別急著走啊,還沒吃飯呢,吃完再走吧。”

丁小乙本來是一片好心。

哪知道這話此刻聽在鬼松老人耳朵里,就徹底變了味了。

只見鬼松老人臉色一板,目光略帶深意的掃視了眾人一眼:“哼,你們家的耗子尾汁,我吃不慣!”

說著就拉著一臉不情愿的寧與快步離開,登上馬車,迅速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這就走了?我還沒玩夠呢?”

胖胖意猶未盡得看著已經消失的馬車,感覺好久沒有這么開心了。

一旁糟老頭一腳踹他屁股上,沒好氣道:“別嘚瑟了,咱們也算是他的晚輩,對付這些老家伙還是要講武德滴。”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女童……”

荼荼想起寧與,心里還是布滿了疑惑,正要開口詢可,卻被胖胖的咸豬手一邊捂住了嘴。

這家伙難得的一本正經道:“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視,非禮勿想,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糟老頭拍拍丁小乙的肩膀:“別去想這件事了,有些事咱們別可那么清楚。”

他們都不是傻瓜。

一個突然出現的女童,還讓鬼松老人如此緊張,必然和大帝有著說不清的干系。

但他們不愿意去往深處想,一旦牽扯到大帝的身上,那么里面的水可就深了去了。

就如鬼松老人說的那樣,他們還是要好自為之莫要多言。

起點https:///html/book/60241_06/index.html


上一章  |  我有一座趕海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