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農家小福女 >> 目錄 >> 番外 莊先生15

番外 莊先生15


更新時間:2022年01月17日  作者:郁雨竹  分類: 言情 | 玄幻言情 | 異世大陸 | 郁雨竹 | 農家小福女 
農家小福女 番外 莊先生15
番外莊先生1

番外莊先生1

鬼吹燈小說:、、、、、、、、、、、、

莊大郎被一把推倒在地,沒等他爬起來,書便劈頭蓋臉的砸下來,有書角磕到額頭,一陣生疼。

他只能用手護住頭臉,等書都砸完了,對方這才解氣一點兒,他放下手去撿自己的書,卻被人一腳踩住。。。

他抬起來,眼中到底忍不住流露出憤恨來。

對方看見他的目光卻一陣興奮,腳在他的書本上碾了碾后道:“怎么,生氣啊,想打我?膽小鬼,你有這個膽子嗎?”

見莊大郎躲避他的目光,對方頓時怒火更盛,直接一腳踩在他的手上,一臉惡劣的道:“不敢呀,不敢就對了,你不過是下仆之子,有什么資格跟我坐在一起讀書?”

莊大郎臉色薄紅,反駁道:“我父親不是下人,他是幕僚!”

“吃我家,喝我家,用我家的,伺候照顧我父親,不是下人是什么?”對方嗤笑一聲道:“幕僚?那不過是好一些的叫法罷了,都是下人!”

“你!”莊大郎氣得臉色通紅,伸手推了他一把,抓起地上的書就跑。

對方被他推得往身后一倒,幸虧被伙伴們接住了,但他依舊憤怒不已,大叫道:“莊大郎,你敢打我!”

說罷呼喚起朋友來,大叫道:“把他給我抓住,今日我就讓他好看!”

莊大郎跑出學堂,沒有多做停留,直接就往家里跑。

但他家就在刺史府后院的一角里,要回家,就相當于回刺史府。

他眼睛憤恨的瞪著刺史府,不明白他們家為什么一定要留在這個鬼地方。

莊先生拎著一條肉轉過拐角,看見站在門口不遠處的莊大郎,微愣,“大郎?你不在學堂念書,怎么在這兒?”

莊大郎回頭看,看見父親,心中的委屈再也憋不住,他憤恨的將書朝他扔去,大叫道:“我不念書了!”

莊先生看到他額頭上有傷,但見他這么扔書,依舊很生氣,“怎么可以扔書?撿起來!”

要是之前,莊大郎或許會攝于父親的威嚴撿起來,但此時他心里全是憤懣,他恨打他的杜要,恨自己,更恨父親,所以他沒有撿,而是沖他大吼道:“我說了,我不要讀書了,我討厭讀書,我討厭在學堂讀書,也討厭隆州,討厭這里的一切。”

說罷,他轉身就朝另一個方向跑了。

莊先生追了兩步,沉著臉將地上散落的書都給撿起來。

他先把東西拿回家,然后才出門找莊大郎,結果到傍晚都沒找到人,人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但他還是知道了學堂里發生的事,因為刺史府的杜夫人特意讓管事過來問他,“……到底是怎么教的孩子,刺史好心,讓你家公子跟著郎君一起讀書,結果卻在學堂里打郎君,簡直是恩將仇報。”

但自己的兒子自己了解,莊大郎雖偶爾不聽話,卻不是會主動打架的人。

莊先生沒有認下這個罪名,而是溫言道:“此事我會查個清楚,給刺史和大郎君一個交代的。”

學堂里又不止是有杜要和莊大郎兩個學生而已,自然也有不慫杜要的,莊先生人緣不錯,很快就通過幾個朋友見到了一同上學的幾個少年,一問便知道了當時的事。

也是這一下,讓莊先生猶豫起來,自己是否還有繼續留在隆州的需要。

莊大郎自己回來了,但他不想和父親說話,他決定單方面和父親絕交。

紀娘子看了看都不說話的父子倆,不由的嘆了一口氣,主動打破沉寂,“刺史家的大郎君傷得嚴重嗎?我們要不要送一些賠罪的禮過去?”

莊大郎尖銳的道:“他受傷?”

莊先生同時道:“不必,”

聽到兒子如此大聲,莊先生不由蹙眉,忍不住教訓道:“這么大聲做什么,就算是與人爭辯,你也該記住最基本的禮儀,這樣大喊大叫成何體統?”

“什么體統?被人叫做下人之子就是體統了嗎?”

莊先生面上一傷,紀娘子也很生氣,拍了他一下道:“你怎么和你父親說話的?別人這樣說你父親,你就該反駁回去,反倒拿這樣的話來刺你父親,我平日就是這么教導你的?”

“他是刺史之子啊,你們都在他們家手底下過活,我怎么反駁?我能反駁嗎?”莊大郎大叫道:“你們只會讓我忍讓,我不明白為何一定要住在刺史府里,一定要和刺史府的郎君上一樣的學堂,我們家本就沒權沒勢,為何一定要削尖了腦袋往里鉆?”

莊先生抿了抿嘴,抖著嘴唇問道,“你是這么想我的?”

“你不是嗎?”莊大郎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大聲喊道:“為了你科舉,家里把田地都賣了,我和母親跟著你吃苦受累,為了你出人頭地,出仕入朝,我和母親就要忍著刺史府的羞辱,你的前程就這么重要嗎?”

紀娘子眼眶都紅了,伸手拍打他,“你怎么可以這么誤會你父親?他就是想爭一口氣,要一個公道……”

莊大郎由著紀娘子打,脊背挺直,死也不肯松口,“怎么要?陳家家大業大,連益州那邊都打點好了,我們家輾轉了這么多地方,只能在隆州這里找到一點兒活,你們還想著跟陳家叫板,怎么叫,怎么叫?”

紀娘子氣得給了他一巴掌。

打人不打臉,以前紀娘子再生氣也只是拍莊大郎幾下,從不會打臉的。

這一下把莊大郎打懵了,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母親,紀娘子也有些后悔,無措的看著他,正想道歉,莊大郎大叫道:“我恨你們!”

說罷推開父母就往外跑。

莊先生頹然坐在椅子上,半晌才道:“由他去吧,他跑不遠。”

紀娘子愧疚道:“是我沒把孩子教好。”

莊先生搖頭,“是我不好,這些年都忙著前面的事,教養孩子本就是父母一起的事。”

何況,孩子說的,也未必就都是錯的,他這幾年的確鉆了牛角尖。

莊先生有些迷茫起來,或許孩子才是對的,這一口氣,爭贏了又能怎么樣呢?

相關、、、、、、、、、

番外莊先生1__都市小說


上一章  |  農家小福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