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萬古最強部落 >> 目錄 >> 第1041章 干完就跑

第1041章 干完就跑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30日  作者:山人有妙計  分類: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歷史 | 軍事 | 山人有妙計 | 萬古最強部落 
萬古最強部落 第1041章 干完就跑
第1041章干完就跑

第1041章干完就跑

天地間響起了嘹亮的龍吟,不過龍吟聲中夾雜著驚恐、死亡、痛楚的氣息,這龍吟來自碎裂的豢龍氏小界。

垂落下來的紫氣,化為了紫色火焰,燃燒了一切,無法撲滅,火焰映照著四方,感受到不滅的火焰,四方出現的強者紛紛退卻。

氣運之火,沾之必燃。

氣運是運勢,同樣也可以抓化為厄運,能夠出現在了四方的強者,任何一位除自身天賦外,皆是有氣運加身,方才一步步走到如今這個境地。

正是因為實力強大,才更加明白氣運的恐怖。

氣運一旦變成厄運,可就倒大霉了。

惹不起惹不起。

諸無上強者眸光深邃,屹立天邊,不沾絲毫的因果,靜靜的看著燃燒的豢龍氏小世界。

裂開的豢龍氏小世界中,就像是一個吞吐著紫色火焰的龐大火山,紫焰從九天垂落,勾連大地,無數人在哀鴻,有些人身子在燃燒,頭顱在驚恐,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燒成了灰燼。

氣運之火下,沒有人敢出手救豢龍氏,出手即沾因果,搞不好自己也要倒霉。

豢龍氏萬年前攫取氣運,受到王庭諸部的群起而攻,本以為這萬年來老實了,卻沒想到背地里又干起了這般勾當。

可惜這一次碰到了硬茬子。

大夏族比萬年前的大啟更加的果決狠辣,直接動用了氣運,來了一個魚死網破。

氣運乃是一族之本,特別是對于可以自立部族的族群來說,一旦氣運耗盡九幽身死族滅的危險。

這一次,邊荒大夏將氣運禁忌施展到了極盡,爆發的酣暢淋漓。

“你當真要跟我大殷作對。”

刑王屹立于遠處的高空,周身流溢一圈紫光,讓他不受外面紫焰的侵染,但守護也僅僅如此了,氣運之火太大,他也不敢深入其中。

“既然你大殷刑不正,我今日我大夏就代勞了。”

“有膽,你就進來。”

紫氣汪洋中,夏拓踏立高空,俯瞰四方,他賭刑王不會出手,既看不慣他又干不掉他的場景,只能自己咽下去。

氣運之火,誰敢?

“你!”

下一刻,天地間一下子被紫光照亮,九天十地衍生出了一道紫電,紫色雷霆下半部分化為了血色,生機和死亡共存。

嘩啦!

雷霆墜落而下,劃破了長空,落到了刑王上空。

剎那間,刑王頭頂一道灰白色的鎖鏈洞穿虛空,禁錮了四方,有一道虛幻的神獸虛影浮現,和墜落的紫雷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

天地間轟鳴炸開,待紫電和雷霆消散,眾人眸光重新落到了天穹上。

當世大殷刑王,身上紫光晦暗,身形倒退,黑發顯得有些散亂,甚至可以說十分的狼狽。

“你以整個邊荒族運化為大詛咒,就不怕自己也族毀人亡、身死道消。”

刑王開口。

立于高空的夏拓,看著刑王有些意外,這老東西也是一個老心機婊,剛剛的雷霆根本沒有這么大的破壞力,竟然自己裝的這么狼狽。

“洗刷仇怨,誰死誰活該。”

這一刻,豢龍氏燃燒的世界中,迸發出了殺音,崩裂了小世界壁障,破碎了空間壁障,一道金光如電映照在長空上,是一頭金龍,煌煌如大日。

看到刑王似乎不怎么愿意出手,豢龍老祖出手了。

“金龍耀日,豢龍老怪這是要拼命了。”

有王者矚目,豢龍族的老祖活過了漫長歲月,可以說是出現在此地諸王中,年歲最久的一位。

可惜,王者境不僅僅是歲月的沉淀,更是需要天賦和機緣,豢龍氏果真老了,抱守殘缺、死性不改。

金龍飛天,四周裹挾著金色巨浪,演化出一頭頭金龍環繞,滂沱的龍力擊穿了長空,震動了天地。

隔著遙遠的方向,一位位觀戰的辟地、準王強者,紛紛血氣奔涌而暴退,王者一擊蘊藏著法則意志,哪怕是觀摩,他們的境界也不夠。

九天之上,句芒神形駕馭著兩條紫龍踏波于汪洋紫氣之中,看著襲來的金龍,雙眸中迸發出耀眼的紫光。

眨眼間,紫光幻化為一方紫氣汪洋,拉開了一方古老的時空場景,映照著一方血與火的山河大地。

古老的大地,群山、荒原、河畔、江邊、城池、聚落,傳出來廝殺哭喊的絕望泣聲,數不清的身影在猙獰的妖族身下血染大地。

這一刻,血色映紅的天穹。

“血色大詛咒!”

“不好,退!”

嗚嗚嗚

這一刻,天地嗚咽,漫天血海。

方圓千萬里的大地上,都可以看到天穹上演化的殺戮場景,人族血裔在凋零,妖族猙獰的神色在咆哮。

天地凝滯,精神滯待,一切都在哭泣。

悲涼!

凄慘!

一些精神意志弱的人,在這一幕下直接感覺精神世界被渲染成了血紅,看到天地在流血。

“退!”

刑王出聲,他身影很快,將靠近豢龍小界的觀戰武者,一個個朝著遠方拋飛。

血色大詛咒,來自邊荒萬年以來隕落妖族之口的怨念,這誰的抵得住。

汲取氣運一時爽,汲取不好火葬場,這不是鬧著玩的。

血色天幕下,豢龍老祖在半空中的沖勢滯待,裹挾在四周的金龍發出了嗚咽,被無數的血色虛影包圍啃食。

這一刻,天地好似陷入了靜止。

豢龍老祖衍化出來的神異,被無數渾身流淌著血水的身影被包圍。

這一幕,眾人絕對是難以忘懷,無上之境又如何?

螻蟻可噬王,蚍蜉亦可撼天。

金龍大日顫動,轟然在半空中炸開,腐朽的氣息彌漫四方,露出了一個蒼老染血的身影。

“螻蟻竟敢噬王!”

下一刻,傾天的血色從九天傾瀉而下,豢龍老祖身體而過,任憑其渾身爆閃金光,依舊無法地域血色的侵蝕,身體在墜落途中炸開成了數段。

這一幕讓四方武者驚駭,豢龍老祖,無上王者竟然被擊碎了戰體。

這可是大荒赫赫有名的金龍神體。

就這樣碎了。

這一幕太過于震撼。

氣運反噬,恐怖。

豢龍界中慘叫聲傳來,豢龍老祖迸濺的血滴,擊穿四方,凡是被血滴擊中的豢龍族人盡數身體湮滅。

有辟地境強者想要沖出,身上裹挾著紫血色的火焰,撲不滅,最終化為灰燼。

轟隆隆!

九天之上的紫血朝著九日小世界中注入,火焰已經熊熊烈烈,將四周化為了一方火焰絕域,只能看到數不清的豢龍氏族人想要往外跑,可惜沾染了氣運之火,只有死亡的下場。

“老祖金身不滅,神體不朽!”

天地間,有蒼老的怒吼聲響起,迸濺四方的血與骨回歸,在半空中重聚,化為了豢龍老祖的樣子。

高空之上,夏拓俯瞰著重新出現的豢龍老祖。

剎那間,天地間迸濺出了耀眼的紫光和血光,嗚嗚神像燃燒起來,眸光熾盛,神像融化成了一道紫血色的長矛。

長矛洞穿天地,這種氣運化矛的神異,讓四方諸王驚訝,特別是刑王更是面容鐵青,氣運之力唯有人王方可以掌控。

邊荒大夏,真的成了氣候。

今日之后,大夏之名將真正傳遍大荒,比肩王庭。

氣運長矛洞穿長空,在豢龍老祖揮拳間已然洞穿其胸膛,一團碩大的血花在天穹上綻放,耀眼奪目金燦燦。

“吾族…不甘!”

在四方諸強的矚目下,剛剛叫囂著神體不朽的豢龍老祖,身子再次四分五裂,這一次碎裂的身體上紫和血如跗骨之蛆燃燒起來,每一塊都好似耀眼的大日。

豢龍老祖爆裂,血骨紛飛,掀動了天地亂流,整個豢龍氏所在上下徹底化為了一片混沌亂流之地。

亂流迸濺之間,唯有夾雜著紫色的血火跳動,不受任何的影響,依舊可以讓四方清楚的看到豢龍氏的族人在被火焚燒。

天地間屬于豢龍老祖的氣息消失了,悲愴的慘叫聲,再也沒了回應。

嗚嗚嗚

天地間,嗚咽聲響動,隱約有鐘聲被敲響,一道金色的法則從天邊浮現,橫跨了長空億萬里,宛若一座金橋。

金橋之上,一道彌漫著蒼老腐朽氣息的身影浮現,正死死地盯著燃燒的豢龍氏族界。

“彼岸神橋踏輪回!”有王者低語。

這是屬于王者的末路。

異象讓眾人搖曳,難以平靜。

豢龍氏毀了。

王者生生被擊的四分五裂。

豢龍氏的王者和其他武道部落的王者有很大的不同,豢龍氏體內流淌著古老的真靈血脈,修行武道也偏向于真靈一系。

當晉升王者的時候,不不朽王魂會和身體融為一體,這也是當初真靈的修行之路。

傳承至今的豢龍氏,果然底蘊猶存,可惜運氣不好,豢龍一族就算是兩位王者出手,都不一定能夠覆滅其族,唯獨擋不住氣運。

而這道氣運還是豢龍氏自己引進門的。

自己找死這誰也沒辦法。

天地間燃燒的紫氣中,一團紫色重新匯聚成了句芒樣子,不過這一次不在是實體,而是一尊虛影。

紫氣燃燒,方圓數萬里內,凡是紫氣繚繞之地,沒有一個武者敢于靠近,唯恐被紫氣之火點燃。

這一刻,眾人看著燃燒的豢龍氏,眼中有憐憫的,有冷笑的,豢龍氏完了,自此大荒再無豢龍這一族。

綿延億萬里的黃金神橋,讓整個大荒都看的清楚,血雨在滴落,天地在嗚咽,有王者隕落了。

從金橋之上緩緩收回了眸光,夏拓俯瞰著下方,他看向了刑王。

“刑不正,名不正,你不做,只好我大夏來做。”

一時間,大地上留下的是一片狼藉,山河崩裂,血火殘垣。

刑王立著原地沒有動,四方皆在,今日大夏的所作所為,簡直是對大殷王庭的羞辱,區區一個新立的小族,竟然不將大殷放在眼中。

他還是低估了大夏的實力,沒想到這么多狠辣,竟然橫跨億萬里山野,眾然是燃燒部落氣運,拼著自己族運大損,也要將豢龍氏給燒成灰燼。

一位無上隕落,一個無上傳承毀滅,對整個大殷來說,還動不了底蘊,但今天卻成了大夏揚名的墊腳石。

自此,西南大地誰還敢說是一片罪族的流放之地。

隨著刑王眸光尋梭,四周屹立的王者,神色朦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對于四方諸強者來說,今日一戰,說起來豢龍氏還真是該死,好好的發展不行,非要玩花活,這下把自己徹底給玩進去了。

“若是想要找回場面,邊荒大夏等著諸位,夏某一并接下。”

再看了一眼四方之后,夏拓駕馭著句芒神形,踏步凌空,眼前山河輪轉,進入了九天之上深邃的虛空中,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這次當著大殷諸王的面,干掉了大殷麾下的無上勢力,再不跑一旦等人家反應過來,想跑也跑不了了。

天爐山,紫氣黯淡了許多,九天之上虛空扭曲,紫光橫穿深邃歸來,嗚嗚神形一個踉蹌就栽進了紫氣汪洋中。

夏拓元神從嗚嗚神形中排斥而出,回到了本體內,接著整個身子就感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就要栽倒在地。

好在天爐山上,紫氣流轉穩住了身子,好大一會夏拓才回神過來。

此刻鳳凰城是寂靜的,鳳凰城上空紫氣汪洋拉開的光幕中,毀滅的天地山河場景正在被紫氣云煙籠罩。

族主覆滅了一座古老無上傳承。

鳳凰城中的族人盡數印在眼中,眾人反應不過來,愣愣的看著天穹。

說好的立族大典。

難道就這?

覆滅了一座無上傳承,作為立族大典的重頭戲。

這……

難怪沒有準備什么典禮,這可比什么布置勁爆多了。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鳳凰城中還是一片寂靜。

天爐山上,紫氣重新匯聚,夏拓站了起來,渾身籠罩著紫氣,背后句芒神形屹立于天地間,巍峨如神。

“我大夏的子民們,今天我大夏立王部之基,你們準備好作為王部之民了嗎?”

剎那間,如同干柴中迸落下一點火星,點燃了轟然大火,鳳凰城內響起了山崩地裂般的咆哮聲,紫氣舞動,渲染了九天上下,城池內外,朝著遠方山河大地蔓延而出。

 新書


上一章  |  萬古最強部落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