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當醫生開了外掛 >> 目錄 >> 第531章:踢館的吧?

第531章:踢館的吧?


更新時間:2020年01月14日  作者:手握寸關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手握寸關尺 | 當醫生開了外掛 
當醫生開了外掛 第531章:踢館的吧?
正文卷

這個時候,鄉村醫生小姑娘拿著血壓計和聽診器跑來,秦悅一量血壓,松了口氣,說道:“120/70mmHg!血壓平穩。”

而陳滄把聽診器在肚子聽了一下,腸鳴音消失,腸道肯定是有損傷了,唯一不確定的就是肝臟,但是現在看不見摸不著,一切只能等待救援!

好在生命體征還算平穩。

等待120吧!

這個過程,漫長而焦急。

老賀的妻子在一旁揪心的看著,拿著電話給遠在北京的孩子打電話,聲音有些哽咽。

陳滄看著患者情況還算穩定,干脆說道:“開車送到市里面醫院去吧,不用等120了,來來回回,耽擱時間。”

陳滄也是慎重考慮過了,老賀現在生命體征平穩,目前沒有太大的損傷,急救車從市里面開出來,再回去,無非是浪費時間呢。

現在陳滄也能保證患者的現在的體征,還不至于危及生命。

在能保證患者的前提下,盡早送到醫院是最好的選擇,不要把急救車看的那么神奇,特別是這種外傷患者。

陳大海一聽,連忙回家把家里的面包車開了出來。

這是陳大海平時進貨購買食材的車子。

而陳滄組織人又搬來一個門板,四五個人小心翼翼的把男子抬上去,然后把面包車的后座給放到了,一行人把老何抬了進來。

陳滄和秦悅帶著老何妻子一同朝著醫院駛去。

一路上,老賀的妻子不停的在和老賀說話,生怕他睡著。

而老賀齜牙咧嘴疼的在哎呦呦的直叫。

老陳開車很穩,秦悅每過五分鐘給測量一次血壓,生怕出問題。

血壓目前還穩定在100以上,陳滄不至于太過擔心……

但是真要等120急救車去了,指不定多會兒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花了40分鐘左右的時間,車子停在了晉陽市人民醫院急診科門口。

陳滄和老陳還有跟車的老楊一起小心翼翼的把患者直接抬進了急診科。

“腹部外傷,拉床。”陳滄進了急診以后習慣性的對著護士站說道。

一旁的小護士瞪大眼睛,滿臉詫異。

不過好在一旁的醫生反應快,連忙說道:“愣著干啥,快去推床!”

沈修遠連忙上前檢查患者:“怎么回事?”

陳滄:“賀永剛,男,62歲,已婚,農民,一個小時前從山上滑落,腹部刺傷,現在留存異物在腹內,先癥見:右上腹持續性疼痛一小時……意識清楚,言語清晰,查體合作,右上腹可見直徑為4cm的不規則傷口,深達腹腔,大網膜外露,全腹壓痛伴反跳痛,血壓100/60mmHg,腸鳴音消失,懷疑有肝臟的破損,尚未發現大出血跡象……既往史:高血壓13年,口服……”

陳滄早已跟家屬問清了患者的情況,熟練的癥狀表述直接把沈修遠給說傻眼了。

這尼瑪……好專業啊!

似乎……比自己還要專業……

就連一旁的急診護士也看呆了。

這來了個猛人,是來踢館的嗎?

很明顯,不是!

車子推了出來以后,眾人把老賀抬上去,陳滄看著沈修遠:“大夫,辛苦了!”

沈修遠稍微愣了愣:“不辛苦不辛苦!”

沈修遠對著一旁的護士說道:“吸氧!上監護”

“準備靜脈穿刺建立通道,抽血行血型鑒定,交叉配血;”

沈修遠的一系列操作還算有板有眼,陳滄松了口氣。

他不會傻乎乎的去干涉別人的治療,更不會貿然說自己怎么怎么的。

畢竟現在他的身份是患者家屬。

剛才的他是在交代病情,盡快的讓搶救大夫對患者有初步的了解。

此時,搶救室內,沈修遠看著患者的生命體征,以及一系列的情況,回想起剛才那個年輕人的話,有些傻眼了!

因為從頭到尾,完全對得上號,而且對方的表述甚至比起自己還要專業認真可靠。

一旁的小護士小聲說道:“沈大夫,那……剛才那個帥哥應該是個大夫吧!?”

沈修遠把患者衣服剪開,檢查的傷口,邊點了點頭:“應該是!”

小護士松了口氣:“可是……剛才的那一番話太有氣勢了,嚇了我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主任來了呢!”

沈修遠一愣,還別說,真的有點像!

陳滄長期在急診,經常面對各種特發情況,有時候說話下醫囑十分果斷利落,有種毋庸置疑的味道,所以讓小護士有些失神。

外面陳滄帶著老賀的妻子辦完手續,然后就是耐心而又焦急的等待。

看著有些情緒緊張甚至崩潰的她,陳滄忍不住開始安慰。

第一次以家屬的身份坐在這里,陳滄說實話,還真的沒有安全感!

要不然患者家屬都著急呢?

不過,家屬緊張的是擔心患者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而陳滄現在想的是:現在應該盡快完善相關檢查,放置胃管,接吸引器進行胃腸減壓……使用有效的抗菌素,開放性腹部外傷者,應注射破傷風抗毒素……

然后盡快開展相關的剖腹探查工作!

畢竟,里面有不穩定的木棍還插在肚子里呢!

一切都是不穩定的因素啊!

這感覺就跟一位老司機坐在車子的副駕駛上,看別人開車一樣。

總覺得沒有安全感,恨不得立馬換位置,拿下方向盤的絕對控制權……

想到這里,陳滄趕緊搖了搖頭,作為患者,還是要信任大夫的。

沈修遠準備工作之后,也立馬把患者送往了手術室,準備進行剖腹取出異物的工作。

只是,當他剖腹之后,發現刺入腹腔的木叉子并非一根簡單的木棍,還有分叉的小細樹枝,已經刺入了肝臟之內!

木叉子的尖端已經深深的刺入腸道之中,一個巨大的瘺口出現。

另外一邊的肝臟,卻是最危險的部位,一個細細的木頭尖尖分叉,在近肝靜脈里面,不斷地有血液滲出。

沈修遠臉色一變,轉身對著護士說道:“給主任打電話,讓他立馬來急診!”

“另外,準備病危通知書,讓家屬簽字。”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沈修遠可以應付的了得了!

還好對方送來及時,要不然,問題可就大了,看著不斷滲血的近肝靜脈,沈修遠背后全是冷汗!


上一章  |  當醫生開了外掛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