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史上第一密探 >> 目錄 >> 第195章:敖玉相親公主!禽獸啊!

第195章:敖玉相親公主!禽獸啊!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5日  作者:沉默的糕點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沉默的糕點 | 史上第一密探 
史上第一密探 第195章:敖玉相親公主!禽獸啊!
正文卷

敖心在京城本來是有一棟大宅子的,也被稱之為怒浪侯府,也被稱之為大將軍府。

但是現在敖心被罷免了官職和爵位,這個大府邸當然是不能住了。

幸好敖心在京城還有其他宅邸,雖然稍稍小了一些,但好歹還能住下不少人。

從監獄放出來之后,敖心就病倒了,發著燒,咳嗽不止。

這還是敖心第一次真正生病,之前他的身體無比強健的。

云中鶴這三天都在精心照料父親。

剛剛才服侍父親喝完藥,才離開家。

從云中鶴離開這個家的時候,路上便有無數人指指點點。

因為誰都知道,敖玉要去和香香公主相親了。

還真是自取其辱啊!

你這個長相,這個名聲,難道就不能有一點自知之明嗎?

在去相親的途中,云中鶴還去了一趟藥物,為父親敖心抓藥。

護春園,是大周帝國的皇家園林。

天衍皇帝在位的時候,后面三十年時間絕大部分都是在這里辦公的,因為他不太喜歡皇宮的那種威重。

萬允皇帝恰恰相反,他很喜歡皇宮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反倒是不喜歡護春園,只有夏天非常炎熱的時候才會去避暑。

公主相親這種事情,不好在皇宮進行,也不能在外面茶樓進行,所以選在這個皇家園林,最最合適。

云中鶴來到護春園外。

此時,護春園外密密麻麻站滿了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皇家園林之外也能看熱鬧?沒有辦法啊,這些來看熱鬧的人都是皇親國戚,誰敢驅逐啊?

云中鶴剛剛出現的時候,便聽到這群皇親國戚口中發出了一陣陣夸張的驚呼。

“天那,果然這么肥,這么丑啊!”

“聽說他身子臟得很,不知道睡了多少骯臟下賤的娼婦。”

“何止啊,聽說他感染了花柳病。”

“什么?花柳病?這個病不是會死人的嗎?為何他還活蹦亂跳的?”

花柳病?

確實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而且有板有眼的,甚至時間都已經吻合。

前年不都傳聞敖玉要死了嗎?所有的大夫都看遍了,根本無藥可治,所以怒浪侯敖心才把兒子送去藥王那里。

誰不知道,送去藥王那里,完全是九死一生的,若非沒有任何希望了,誰會把兒子送去那里啊。

而且當時敖鳴都已經過繼給敖心做嗣子了,擺明敖玉是要死的。

當時花柳是絕癥啊,必死無疑的。

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無主之地有一個人把一種神藥研究了出來,花柳病就能治好了。

藥王得到了這個神藥的方子,所以就治好了敖玉。

但是又傳聞,這個花柳病是不能斷根的,只是表面好了而已,誰要是做了敖玉的妻子,只怕還是會染上一身臟病的。

甚至這種臟病未來還會傳給孩子。

如此一來,太后和皇后更加反對這門親事了。

這群皇親國戚在對云中鶴指指點點的時候,甚至避之如同蛇蝎一般。

云中鶴對這一幕視而不見。

香香公主他志在必得,因為這是他通往權勢的最捷徑。

不僅如此,現在這個局面,他想要保護家人,保護自己,最佳的法子也是迎娶香香公主。

只要娶到她,就是太上皇的人了,等于有了一層金身。

“請前去通稟一聲,敖玉求見。”云中鶴躬身行禮。

“稍等一會兒。”那個太監瞥了云中鶴一眼,然后朝著里面走去。

而云中鶴就站在門外等候。

而就在此時,忽然一個女子從遠處沖了過來,直接就要過來保住云中鶴的雙腿。

敖黑立刻沖上前去,猛地一腳將這個女子踢飛了出去。

“敖郎是我啊,是我啊,我是王翠花啊,我是你的相好啊。”那個女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道:“你和我雙宿雙飛幾個月,說要娶我過門的啊,我等了你好幾年了,你怎么還不來啊。”

見到這個女人出現,在園子外面圍觀的皇親國戚頓時興奮起來,有好戲看了啊。

王翠花,這一聽就是那種最低級的娼婦,做半掩門生意的,就是之前敖玉最喜歡光顧的骯臟女人。

這個女人被敖黑一腳踢飛了之后,罩在頭上的頭巾直接散掉了,露出了她的面孔。

頓時所有人驚呼,后退了好幾步,完全避之如同蛇蝎一般。

這個女人當然很丑,而且是那種非常低俗的丑,偏偏還要濃妝艷抹的,確實是最便宜底層的娼婦,幾個銅板的那種。

而更加讓人可怕的是,她的臉上長滿了可怕的疹子。

懂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個女人已經得了花柳病了,而且已經病入膏肓,臉上都是潰爛。

她這個梅毒病,已經非常嚴重,必死無疑了。

“敖郎,我是王翠花啊,你和我私定終身,結果卻將我拋棄,我等了你幾年,等了你幾年啊。”

“敖郎,你好狠的心啊,明明已經染病了,卻不聲不吭,結果傳到了我身上。”

“敖郎,你將花柳病傳到我身上這還沒有什么,但千不該萬不該,把這惡病傳給了我腹中的孩子。”

說罷,這個女子招了招手。

然后一個老漢牽著一個孩子出現了,來到這個感染花柳病的王翠花身邊。

這個孩子兩三歲左右,長得很胖。

“敖郎,這就是我們的孩子啊,你看長得像不像你?像不像你?”這個娼婦指著孩子朝云中鶴大聲道。

真是其心可誅啊,這個孩子肥肥胖胖的,看上去和敖玉好真有幾分神似。

因為胖人都比較相似,被這個女人這么一喊,所有人都覺得這孩子就是敖玉了,而且是和這個低賤的娼婦生出來的。

不僅如此,更加誅心的是,這個孩子臉上也長滿了斑疹。

看上去,也像是感染了花柳一般。

“寶兒,這是你爹爹啊,這是你爹爹啊,快喊爹爹。”這個肥胖的女人拉著孩子的衣袖,指著云中鶴高聲道。

那個肥胖的男孩怯生生地朝著云中鶴喊了一聲:“爹爹。”

然后,他本能地就要躲在王翠花的身后,如同每一個害羞的孩子一樣。

而這個染病的娼婦卻躲了一下,不讓孩子觸碰到自己。

這個老漢上前,將孩子抱在懷中,大哭道:“姑爺啊,當時你禍害了我閨女,讓她懷了孩子不說,現在還染了一身臟病,她已經沒有救了。但這個孩子總是你的親生骨肉吧,這花柳病你能夠治得好,這孩子肯定也能治好吧。我們是窮苦人家,總共都湊不出幾個銅板,你是大富大貴的人家,救救孩子吧,他是你的親生骨肉啊,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這個老漢看上去就像是老實巴交的農民,臉上寫滿了風霜,寫滿了窮苦,也寫滿了樸實,就仿佛那種一輩子都不會說謊的那種。

云中鶴瞇起了眼睛。

這是誰策劃的?真是惡毒到了極點啊。

找這么一個染病的女人,又找了一個長相神似敖玉的胖孩子,讓他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如果平常時候也罷了,敖玉不在乎自己的名聲。

但這是和香香公主相親啊。

香香公主冰清玉潔,純凈無暇,哪里能夠容忍得下這種骯臟?

這是要對云中鶴和香香的相親進行毀滅性打擊啊。

誰是幕后黑手呢?

敖鳴?段鶯鶯?還是傅炎圖那一方的人?

此時,站在園子外面的皇親國戚更是指指點點,做出一陣陣作嘔的表情。

“姑爺啊,這是你的親生骨肉啊,你難道不認嗎?你難道眼睜睜看著他死掉嗎?”那個老漢泣不成聲,然后跪在地上哭道:“姑爺啊,救救他吧,救救他吧。”

皇親國戚的貴婦們一邊捂住口鼻,一邊抹眼淚,道:“這孩子真是可憐啊,這敖玉真是造孽啊,生了孩子卻不負責任,現在又任由這孩子去死,真是禽獸不如啊。”

那個老漢一邊磕頭,一邊哀求,目光卻冰冷無比。

敖玉你不敢認吧,但不要緊,不需要你認,就是要往死里抹黑你,誰讓你名聲本來就差呢?你不敢抱吧,這個孩子滿臉毒疹的樣子,你不敢碰吧,哈哈哈。

你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但這個時候,云中鶴反而上前,張開雙臂道:“來,孩子,讓我抱抱。”

頓時,那個老漢不由得一呆。

與此同時,香香公主的馬車正在朝著護春園行駛過來,皇后娘娘陪著她一起來相親。

她剛剛從皇宮那邊過來。

“香香啊,哀家要告訴你,一個人的才華和人品,未必成正比的。我知道你喜歡敖玉的書,也喜歡敖玉的曲子,但不可愛屋及烏,這個人的名聲是很差的。”皇后道:“因為他立下了大功,所以陛下不得不答應他,讓你和他相親。但你走一個過場便可,最好不要見面,也不要私下談,遠遠看一眼就拒絕,這樣也不會壞了名聲。”

香香公主道:“母后,沒有那么嚴重。我是喜歡敖玉的《石頭記》,我是喜歡他彈奏的曲子。但是他這樣的名聲,我確實不敢招惹的,我不會喜歡他的。”

“你確定?”皇后道。

香香公主道:“我確定。”

然后,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陷入了迷惘,仿佛進入了某種回憶。

當時她只有七歲,病癥發作了,垂死之中。無心大和尚帶著她去一個神秘的地方治病。

那大概是她最最絕望,最黑暗的時刻,幾乎每一天都被死亡纏繞,仿佛身處地獄之中,這樣的日子足足有半年多。她渾身痛苦,而且躺在床上完全無法動彈。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墻壁的另外一邊,有一個男孩成為她在地獄中唯一的光亮。盡管她看不到那個男孩,因為他在隔壁的病房,但這個男孩卻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哪怕他也痛不欲生的時候,依舊在鼓勵她,讓她開心,讓她堅強。

朝夕相處半年時間,誰也沒有見過彼此,香香也不知道對方叫什么名字。

治療的關鍵時刻,決定香香公主生死的前一刻,她對那個男孩說了一句話,如果我沒有死,長大之后就嫁給你。

當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僅僅只有七歲,絕對的童言無忌。

但是,如果沒有那個男孩,她真的是活不下來的,不知道多少次都支撐不下去了,恨不得立刻死去了。

之后她拼命想要找到那個男孩,卻始終沒有找到!

于是她完全不排斥相親,就是為了找到那個男孩,而且每一次相親她都會問三個問題。

結果沒有一個人回答上來,或者說沒有一個人回答對。

因為答案就在她心中,除了那個男孩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

所以每一次相親,不管再優秀的青年俊杰都失敗了。

所以她沒有說謊,盡管她欣賞敖玉的才華,但絕對不會答應他的求親的。

因為她已經有想嫁的人了,就是那個讓她在絕望時刻活下去的男孩。

因為任何人都無法體會,那半年時光她是何等痛苦,何等絕望,每天都和死神抗爭。

而那個男孩,又給了她何等的精神支柱。

所以就算敖玉再才華橫溢,她也不會答應他的求親的,就只是來走一個過場而已。

就在這種復雜的心理活動中,香香公主的馬車來到了護春園外。

然后見到了詭異的一幕。

敖玉懷中抱著一個孩子,地上還有一個長滿毒瘡的女人,口口聲聲高呼敖郎,你這個負心的敖郎。

皇后娘娘不由得寒聲道:“怎么回事?”

那個老漢立刻朝著香香公主的馬車跪下磕頭出血,道:“貴人做主啊,做主啊!”

皇后娘娘道:“說。”

那個老漢指著云中鶴道:“好讓貴人知道,這個敖玉幾年前禍害了我的女兒,兩人私定終身,我女兒翠花懷了他的孩子,結果敖玉卻跑了,根本不負責任,害得我女兒再也嫁不出去,苦苦等了他幾年。結果他一身臟病花柳,染給了我的女兒翠花。現在她已經病入膏肓,必死無疑了。”

說到這里,老漢已經泣不成聲了,完全說不下去。

皇后娘娘無比憤怒道:“你說下去。”

老漢繼續道:“我們千方百計打聽到了他的身份,才知道他竟然是怒浪侯之子,真正的大貴人。這樣的人我們巴結不上,也不敢奢望。但是翠花馬上要死了,老漢也命不久矣,就留下一個小孫孫無依無靠啊,而且他也被染了臟病,是娘胎帶來的,就是他父親敖心傳給他的。老漢聽說現在這花柳病有的治了,但我們窮人家哪有這個本事啊,所以就來找這個敖玉,沒有別的意思,也不是來攀龍附鳳,就是想要讓他救救小孫孫啊,這畢竟是他的親生骨肉啊,誰知道他翻臉不認。”

“貴人啊,您看看,您看看,這個小孫孫和敖玉長得多像啊,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連臉上的這個印記都一模一樣。”老漢一指云中鶴臉上。

敖玉臉上確實有一道特殊的印記,一道彎月形狀的紅暈,是胎記。

云中鶴為了變成和敖玉一模一樣,所以也在臉上弄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印記。

結果這個染病娼婦王翠花的兒子小寶臉上,也有這么一個紅色印記,長的位置也和敖玉一模一樣。

這下子,更加讓人相信,眼前這個小寶就是敖玉和這個染病娼婦的私生子。

皇后娘娘聽了頓時大怒,寒聲道:“如此負心薄幸之徒,拋妻棄子,簡直禽獸不如,來人啊!給我按在地上,杖責三十!”

聽到皇后的命令后,幾個武士上前,直接就要將云中鶴按在地上杖責。

至于他和香香公主的相親,當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敖玉出了這樣的丑事,還相親個屁啊,不把他打死都算好的了。

而那個老漢拼命磕頭出血道:“貴人給我做主,貴人救救我小寶啊。”

他在嚎啕大哭,心中卻猙獰無比。

敖玉,你不是奸猾如鬼嗎?今日便毀了你的好事,讓你被打得半死。

你在南境立下天大功勞又怎么樣?屁用都沒有。

云中鶴抱著懷中這個胖小寶,目光露出憐憫,這個孩子真可憐,才不到三歲就要受這樣的罪過,就要被人當成攻擊敖玉的武器,這個幕后指使者真是禽獸不如。

而且他此時雙目也充滿了恐懼不安,一邊大哭,一邊喊:“媽媽,我要媽媽。”

云中鶴不顧要來抓他的武士,朝著那個王翠花道:“大姐,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如果你不聽他們的命令栽贓陷害我,他們就會殺你的兒子。但是你放心,你兒子此時在我手中,壞人傷害不了他。”

這個王翠花和云中鶴無冤無仇,當然不會來主動陷害他,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兒子。

她雖然是低級的娼婦,但是卻很愛自己的孩子,剛才云中鶴看得清清楚楚,這個女人拉孩子手腕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墊著手指的。

而且孩子要躲在她身后,她都不敢讓孩子碰到她的身體。,

因為她覺得自己的花柳病更重,觸碰了之后,會害了她的兒子。

“大姐,我就救你的孩子,我發誓。”云中鶴道,然后他望著懷中的孩子道:“小寶,這個跪在地上的人是誰?是你的爺爺嗎?”

云中鶴的目光很溫柔,聲音更加溫柔,是孩子最信賴的那種眼神和聲音。

小寶一陣茫然,然后搖頭道:“爺爺,壞人……”

這話一出,地上的那個老漢臉色一變,但不要緊,因為孩子還是喊出了爺爺。

云中鶴朝著地上的那個娼婦王翠花道:“大姐,我能救你兒子,你說出真相,說出真相。”

那個老漢嘶聲道:“大家看看啊,這個敖玉要顛倒黑白了,你放了我孫孫,你放了我孫孫,你不要拿他做人質。”

云中鶴抱著孩子,放在一群武士的身后。

然后,他朝著王翠花道:“大姐,你說出真相,我能救你兒子。”

猶豫了片刻,云中鶴從懷中掏出一支藥,道:“大姐,我有神藥,我能救他。你看我手中這支神藥,是不是和壞人手中的一模一樣?他們是不是說,只要你栽贓陷害我,就會用神藥救你兒子?而且他們是不是向你展示過神藥的威力,只要用過藥后,毒疹就立刻消退了?”

王翠花仔細一看,發現云中鶴手中的藥確實和那些惡人給他看過的神藥很像,能夠治療花柳病的神藥。

云中鶴又問那個孩子道:“小寶,你告訴大家,地上的這個老頭是不是你爺爺?”

這個孩子只會搖頭哭道:“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云中鶴朝著那個王翠花道:“大姐,你說實話啊,我能救你兒子。”

那個王翠花也不說話,就只是跪在地上大哭。

地上那個老漢心中獰笑,敖玉你太幼稚了,你覺得這個女人敢說實話嗎?

然后,他對著皇后拼命磕頭道:“貴人啊,請您做主啊,請您做主啊,敖玉喪心病狂,不但不認自己的骨肉,反而要倒打一耙,這個世界沒有公理了啊!”

然后,他又指著孩子上的那個胎記道:“貴人啊,您看看清楚吧,這個孩子臉上的胎記和敖玉臉上的一模一樣,不是父子,怎么可能會有一模一樣的胎記?鐵證如山,鐵證如山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又朝云中鶴臉上望去。

是啊,敖玉這一點你完全逃不掉的,若不是你的兒子,怎么胎記和你都長得一摸一樣?

云中鶴望向地上的那個王翠花,淡淡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給過你機會了,你沒有珍惜。”

那個老漢大哭道:“大家看啊,他還要威脅我的女兒啊,禽獸不如啊。大家看啊,他們臉上胎記一模一樣,不是父子又是什么?”

所有人拼命點頭,只有父子才會有一模一樣的胎記。而且這個孩子臉上的胎記是用一種完全滲入皮膚的特殊顏料畫的,根本就不會褪色,哪怕把最外面一層皮撕下來也沒有用。

所以,敖玉完全是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云中鶴目光望著地上的老漢一瞇,然后冷笑道:“那倒是巧了,我臉上這個不是胎記,而是紋身。因為我小時候體弱多病,我父親帶著我去驅邪,當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讓大師在我臉上刺了這個印記。而且非常巧了,這位大師就是無心大和尚。這件事情非常隱秘,沒有人知道,接過被你們當成胎記了,哈哈哈哈!皇后娘娘,不信您去問無心大師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臉色劇變。

這真是有意思了啊,一下子直接真相大白。

敖玉臉上不是胎記,而是紋身,所以也不存在遺傳了。

接過你們以為這是敖玉的胎記,還給孩子偽造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這不是陷害是什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然后,云中鶴朝著地上的那個老漢道:“還不從實招來,是誰讓你陷害我的?”

此時,地上的那個女人王翠花終于崩潰了。

跪在地上拼命磕頭道:“皇后娘娘,敖玉公子,救救我的兒子啊,是這些惡人逼我陷害敖玉公子的,不然我的小寶就死定了啊。”

地上的那個老漢臉色一變,猛地躍起,就要逃之夭夭。

但他哪里逃得出去,香香公主身邊可是有絕頂高手的,閃電一般追上去,直接將那個老漢按在地上。

香香公主道:“懲罰他,對一個孩子下手,簡直是畜生。”

那個高手也真是狠人,之家抽出刀子,猛地斬下。

頓時,那個老漢的四肢全部被斬斷,只剩下一個軀干,再也逃不掉了。

“啊……啊……啊……”他在地上發出了無比凄厲的慘嚎。

皇后娘娘道:“把這個女人也拿下,這個孩子抱起來,讓太醫好好治病。”

“是!”幾個武士上前,小心翼翼將那個染病的王翠花拿下。

幾個嬤嬤小心翼翼地上前,將那個孩子抱起。

云中鶴道:“不用那么小心翼翼,這個孩子不是花柳,只是普通的疹子而已。”

不是敵人不夠喪心病狂,如果有必要的話,他們完全可以對一個孩子下手。只不過三天之前才傳出云中鶴要和香香公主相親一事,而梅毒的潛伏期卻超過十天。

所以,他們只能用普通的斑疹模擬花柳病,欺騙這個孩子的母親王翠花,逼迫她來陷害敖玉。

這到底是誰啊,這般處心積慮地要破壞云中鶴和香香公主的相親。

很顯然,敵人也知道香香公主的分量,一旦敖玉真的迎娶了香香公主,那一下子就一飛沖天了,直接成為了太上皇的人,那以后想要再滅敖玉就難了。

而且敖玉可以利用太上皇的資源,對這些敵人一個個報復。

皇后娘娘憤怒而又無語。

這群人真是想多了,以為我們皇室什么?

真以為香香公主喜歡敖玉的書,就真的會喜歡他的人?

怎么可能?就算今天這件事情敖玉是清白的,但是他萬人斬總不是假的吧,他喜歡去睡一些最低賤的勾欄娼婦也是真的吧。

將香香公主嫁給這樣的人,我們皇室還丟不起這個人。

而且剛才香香已經明明白白說過了,絕對不喜歡敖玉的。而且她好像有意中人了,只不過沒有人知道香香的那個意中人是誰,連太上皇和皇DìDū不知道。

因為七歲那時候,無心和尚帶她去迷迭谷治病,無人能夠陪在她身邊。

雖然發生了一些波折,敖玉和香香公主的相親還是繼續。

這對于香香公主來說,僅僅只是一次普通的相親而已。

但對于云中鶴來說,完全是改變命運的一次相親。

兩個人,間隔著一面屏風,互相也看不到對方。

香香公主道:“敖玉公子,我非常喜歡你的書,也很喜歡你的曲子,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必須告訴你實話,我已經有心上人了,非他不嫁,所以我不能和你相親了,抱歉。”

云中鶴道:“非他不嫁?”

香香公主道:“對!”

云中鶴道:“公主殿下之前和別人相親,不都有三個問題是嗎?”

香香公主道:“是的,我問那三個問題,就是為了找到我的那個心上人。但他應該已經死了,所以……這場相親就不必了。”

云中鶴道:“為何這么說?”

香香公主道:“如果他沒有死的話,去年就應該來找我的,我們約定好的。他答應過的事情,怎么可能會不做到”

云中鶴道:“公主殿下,竟然我們都已經坐在這里了,您還是問問這三個問題吧!”

香香公主道:“我已經問過幾十上百遍了,都是讓人痛心的結果,我不想問了。”

云中鶴道:“試試吧,我就是想要知道這三個問題是什么,竟然如此之難嗎?那么多青年俊杰沒有一個人回答出來。”

香香公主道:“不是難,而是因為這三個問題,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知道。”

云中鶴道:“你問吧,我想聽聽。”

香香公主道:“好,第一個問題是:那個偷老虎崽的小狐貍,叫什么名字?”

靠,這算是什么鬼問題啊?

難怪沒有一個青年俊杰回答的對。

云中鶴卻沙啞顫抖道:“這只小狐貍的名字叫不三不四。”

頓時,香香公主嬌軀一顫抖,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

注:第二更送上,終于寫完了,真是咬緊牙關完成的。

諸位恩公,給幾張月票我吧,真的太需要你們的激勵了,拜托了。


上一章  |  史上第一密探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