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目錄 >> 第276章 教你做個人(第一更)

第276章 教你做個人(第一更)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6日  作者:寒武記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寒武記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第276章 教你做個人(第一更)
第276章教你做個人(第一更)

第276章教你做個人(第一更)

來到電影院外面,沈齊煊抬頭看了看夜空,從兜里掏出一支煙,用手攏著,打火機咔嗒輕響,點燃了煙頭。

他站在一根大圓柱旁邊,也是背光處,只看見他手指間一點點煙火明明滅滅。

早春的京城夜晚,還是有點冷。

不過他身上的西裝都是高級定制,全部用天然面料,羊絨含量很足,非常保暖。

而且他心里像是有股火,燥得很。

幾個保鏢悄沒聲息跟在他身邊,分了四個方向站立,行使著自己的職責。

這些事情不用別人說,他們都站在不顯眼的地方,既不會打擾到沈齊煊的獨處,也不會讓他落單。

全國首富請的保鏢也是世界一流水準。

沈齊煊抽了幾口煙,煩躁的心情才略微平息下來。

他看了看手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電影還有一個半小時才結束。

他對電影不感興趣,也不想進去繼續坐著。

手里把玩著打火機,沈齊煊想著要去哪里渡過這一個半小時。

這時他突然感覺到手機的震動。

把手機拿出來看了一下,居然是從一個特殊號碼轉接過來的一通電話留言。

這應該是有急事了。

沈齊煊將煙扔到廣場上的垃圾桶里,快步走下臺階,一邊戴上藍牙耳麥,連上手機,接通了電話,進入自己的留言信箱。

那邊留言的聲音明顯是電子合成嗓音,語調平鋪直敘,沒有高低起伏。

“您好,81、82、83號遠洋運輸油輪被困T國海峽航道,請求支援,三天內必須啟航回國。”

就是這樣一條簡單留言,沈齊煊至少聽了五遍。

這時他已經走到自己的專車里,對秘書說:“送我去星辰七號院,再給我送一臺最高配置的筆記本電腦過來。你們再回來接貝貝和夫人回大宅。就說我有急事,暫時不回家了。”

秘書忙答應下來,一邊趕忙打電話找人把小區房子的出入證和門卡送過來,一邊跟著沈齊煊坐車去了星辰七號院。

星辰七號院是位于京城三環的一處高檔公寓小區,這里的房子都是大平層,但是價格并不是京城頂尖的。

以沈齊煊的財力買這里的房子,頗有點“大隱隱于市”的意思。

他在這個小區第一次開盤的時候就買了一套頂層七百多平米的大平層,主要裝修用來作為自己的私人辦公室。

他大部分時間在國外,這套房子自從買了之后還沒有住過。

今天因為這個緊急呼叫,他突然想起了這套房子。

秘書把星辰七號院的地址發給司機。

司機很快找好路線,二十五分鐘開到目的地。

沈齊煊在小區門口下了車,秘書找的人已經等在那里了。

那人把一個四四方方筆記本大小的小皮包放到秘書手里,還有一個電腦包,里面就是沈齊煊要求的最高配置的筆記本電腦。

秘書從里面拿出出入證朝小區的門衛晃了一下,門衛登記了他們坐的車的車牌號碼,才放行讓他們進來。

沈齊煊在自己那棟大廈前下車,拿著秘書給他的門卡,又交代一聲:“你們回電影院等電影散場接夫人和貝貝。”

秘書忙點頭,但又擔心沈齊煊這邊,忙說:“沈董,您這里還沒有住過人,里面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沈齊煊知道里面有些東西肯定沒有準備好,比如日常用品,還有吃的喝的東西,因為裝修好之后就沒有人進去過。

但他又不是沒有獨立生活過,有錢還怕買不到?

現在連買杯咖啡都能網上下單讓別人跑腿,他不多消費,怎么促進國家經濟發展呢?

沈齊煊笑了笑,說:“沒事,如果快的話,我明天就回家了。如果不行,我再給你打電話。”

“好的沈董,如果有任何問題,您記得一定給我打電話!”秘書跟著沈齊煊多年,已經鍛煉成十項全能了。

沈齊煊點了點頭,拎著電腦包,淡然步入電梯,用門卡摁了上去。

很快,電梯直接升入最高那層的大平層電梯間。

沈齊煊還是第一次來這里,不過他記得這里的裝修圖,當年是他親自拍板,遠程調控指揮裝修完成的。

這么多年過去,這里的陳設還是跟他當年從電腦視頻里看見的一模一樣。

他很快找到書房走進去,打開電腦包,把筆記本電腦連上網,開始查詢整件事情的始末。

對方的留言太短了,不過對他來說,有時間、地點和事件就夠了。

他要做的,就是讓對方在三天之內放行。

T國在國際上是個特別有意思的國家,有“國中哈士奇”之稱。

不過經過沈齊煊的研究發現,真正困住我國三條遠洋運輸油輪的,并不是T國這個國家,而是控股這個國家港口的MHB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公司,國際上人稱REIT(Real

這種公司主要用投資人的錢,進行各種不動產的投資管理,其中港口是這種投資公司最青睞的不動產之一。

而這個MHB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公司,其實不是T國公司,而是A國公司。

一個外國公司,可以在別國管理專用港口和海峽水道。

這就有點意思了。

再看這個公司困住我國三條油輪的理由。

第一,說我國油輪沒有申報完整的貨物清單和技術設備清單。

第二,說我國油輪上有危險品,威脅到港口安全,所以不予放行。

第三,說我國油輪太長,強行過海峽,會對海峽兩邊的港口造成不可逆的損害。

然后放行條件是要交一百億A國貨幣的罰金。

沈齊煊看見這三條理由,嘴角不由扯了扯,低聲斥罵:“……bullshit!”(狗屎!)

第一條完全是故意的,油輪里裝的都是原油,怎么可能沒有完整申報貨物清單?哪里來的技術設備?

第二條根本就是吹毛求疵。對,原油確實能著火,你說它是危險品也不算錯,可問題是,每天多少艘油輪從這個海峽通過,怎么就偏偏我們國家油輪上的原油是危險品?

第三條就是蠻不講理了。說油輪太長,會造成不可逆的損害?可問題是,這又不是這三艘油輪第一次過這個海峽?

以前不知道過了多少遍了,怎么偏偏今年就不行了?

所以肯定是被刁難了。

對方找到他這里幫忙,肯定是所有正常渠道都試過了,無法解決,才找他。

一百億A國貨幣罰金肯定是不會交的,這輩子都不會交。

所以只有找沈齊煊這種人才,教對方做個人。

而對他來說,他的目標就是要對方三天之內放行。

別的一概不管,也不想管。

沈齊煊沉默了一會兒,打開電腦網頁,開始查看MHB公司的年度財報。

MHB是A國上市公司,A國對自己的股市管理非常規范而嚴格。

只要是上市公司,在A國的證監會網站上,可以查到這些公司所有的財報數據。

沈齊煊看到半夜,終于把這個公司近十年的財報數據都看完了,也下載到自己的分析軟件上,重新進行運算。

他發現了這個公司的一個財務漏洞。

由于這個公司在最近五年內全世界范圍內大幅度擴張,它借了很多的銀行債,而它的主要資產又是房地產,這意味著什么?

根據他的計算,這意味著到今年年中,當這個公司借的大部分企業債即將到期的時候,公司的現金流會接近枯竭。

而任何公司來說,現金流枯竭就意味著快要破產了。

對上市公司來說,這個問題就更加嚴重。

所以這就是為什么,MHB用T國的這個港口,只好敲詐勒索過往船只,好補充它的現金流。

不巧的是,它找錯了冤大頭。

沈齊煊又看了看這個公司的股價。

很好,居然值五十多塊A國貨幣一股。

沈齊煊一邊唇角緩緩勾起,瞳仁隱隱,笑容里有了幾分嗜血的味道。

凡是見過沈齊煊操盤的人都知道,這是著名的“金融大鱷”又要出擊,展露爪牙的時候了。

凌晨一點,也就是A國下午一點的時候,A國的投資界突然被一條條有關MHB公司的重磅新聞刷屏。

“MHB債務即將到期!現有現金無法償還企業債!直接威脅到可持續經營能力!”

“MHB在T國海峽挑起國際爭端!恐陷入無休止的國際索賠!”

MHB的企業債年中到期,這一點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MHB持有的現金,居然無法償還到期的企業債!

而第二條有關國際爭端和國際索賠就更增加了不確定性。

股票市場最害怕的,就是不確定性!

如果第一條的現金流還可以商榷一下,那第二條的“國際爭端”和“國際索賠”,足以讓很多人第一時間打退堂鼓。

在股票市場上,打退堂鼓就意味著拋售,拋售MHB公司的股票!

沈齊煊趁機命令沈家在海外的投資機構開始做空MHB的股票。

他從五十多塊開始做空,一個小時的時間,MHB股票價位腰斬,從五十多,下跌到二十五塊。

股價腰斬,同時觸動了很多機構投資者的拋售紅線,于是電腦自動控制的程序開始自動拋售MHB的股票。

而MHB肯定不能坐視自家股票狂跌。

因為他們的很多債務是用股票做抵押的,股票的市價低于一定的價位,他們是需要馬上還錢補倉的!

可他們的現金本來就不多,根本沒有那么多錢進場收購維持股價。

于是只能眼睜睜看著股價一路狂跌。

又一個小時過去,他們的股價只有十塊錢一股了,立即觸動了銀行的補倉線,他們必須馬上向銀行還錢。

而這個消息,也被很多金融投資機構發現了,于是他們對先前那條消息更是深信不疑。

各大投行和投資基金也開始拋售MHB的股票。

沈齊煊一邊高價賣空,一邊低價回補,到A國時間下午三點的時候,MHB的股價跌到一塊錢以下,公司董事會緊急申請暫停交易,他已經賺到凈利潤五十億A國貨幣,相當于五百億本國貨幣。

同時沈齊煊命令沈氏財團控股的Wealth(財富)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公司,立即找MHB的總部聯系,用十億A國貨幣現金購買對方在T國海峽港口的全部控股權。

十億A國貨幣,恰好是MHB公司需要馬上向銀行償還補倉的數額。

這個提議,MHB公司根本無法拒絕。

拒絕就等著全部被銀行清盤破產。

到A國時間下午四點,MHB公司董事會召開緊急會議,同意將本公司在T國海峽港口的控股權,轉讓給Wealth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公司。

因為這個港口在國外,甚至不需要A國國會和有關部門的批準。

沈氏財團下屬的公司把第一筆定金打過去之后,合同就正式生效了。

這邊MHB總公司剛賣掉了T國的海峽港口分公司,沈齊煊立刻派人馬上去T國接管港口。

他坐在京城的私人辦公室里,隔著視頻,面對萬里之外MHB在T國港口的負責人說:“這里是我的公司,請你立即離開。”

那人是典型的白人,雖然表面上彬彬有禮,其實打骨子里看不起別的人種。

視頻的時候,沈齊煊并沒有打開攝像頭,因此這人看不見沈齊煊的樣貌,只能聽見他的聲音。

這人色厲內荏地說:“……別以為你們就贏了!你們給我等著瞧!”

沈齊煊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淡淡地說:“在商言商,你在商場上打不贏我,在別的地方更別想贏。對了,別讓他就這么走,先把他扣押下來,公司賬目審計結束確定沒有賬目錯漏再放他走。”

國外的這種審計,動輒就是幾個月,或者以年計算,根本不是幾天之內就能做好的。

這人這時才萎了下來,一下子癱坐在座位上,露出絕望的神情。

沈齊煊關了視頻,馬上給自己的手下打電話,讓他們協調一下,將扣押在港口的三條油輪放行。

他一直緊張地等在電腦前面。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他得到確切消息,那三條油輪已經順利通過T國海峽,已經行走在公海之上,他才松了一口氣。

伸了個懶腰,他發現自己餓得不行。

家里什么吃的都沒有,他也等不及別人給他送餐。

將門卡塞到褲兜里,他拿起外套,下樓去小區外面找吃的。

他記得昨天晚上過來的時候,恍惚在小區外面看見過有一些看上去不錯的餐館。

不知道有沒有賣早點的。

從他住的那棟樓里走出來,快要出小區的時候,沈齊煊突然看見溫一諾拎著一個食盒,哼著歌兒從另一條小路走過來,也是要出小區的樣子。

他眨了眨眼,差點以為自己熬夜熬出幻覺了。

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點。

群么么噠!


上一章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