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目錄 >> 第412章 兩個人的千回百轉(第二更)

第412章 兩個人的千回百轉(第二更)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3日  作者:寒武記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寒武記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第412章 兩個人的千回百轉(第二更)
第412章兩個人的千回百轉(第二更)

蕭裔遠這時已經從電梯里出來了。

他臉色陰沉,已經后悔無數次,剛一踏進電梯的門就在后悔自己把話說得那么死。

本來是生氣的,可是真的要分開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但她不追出來,他又有點下不來臺……

說來說去,還是偶像包袱太重了。

他其實是個感情很淡漠的人,唯獨對溫一諾,這么多年下來,感情已經濃厚到自己都吃驚的地步。

蕭裔遠內心天人交戰,想著要不要主動回去算了。

他慢慢地走著,不時回頭看一眼,可是溫一諾并沒有追出來。

去車庫拿了車,他以龜速開行,用了好幾分鐘時間才開出小區。

眼看到了小區外面的大馬路上,他緊緊握著方向盤,看著小區外面的林蔭路上,白玉蘭花苞一樣的路燈依次亮起來。

這條路他走過這么多次,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里千回百轉。

最后開不下去了,他索性在路邊停下,從車里出來,靠著車門拿出一支煙抽了起來。

這個小區周邊環境很好,已經是晚上九點,路上的行人不多,車也不多。

大家都回家了,他卻無處可去。

過了沒多久,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蕭裔遠真是如釋重負。

肯定是諾諾打來的。

他手忙腳亂掏出手機,都沒看來電顯示,立刻劃開接通電話,略帶欣喜地說:“……諾諾?”

那邊的人有些尷尬。

靜了一下,才說:“蕭總,我是冒蘭,傅氏財團總裁夫人的私人秘書,我是從小傅總那里知道你的電話號碼。”

蕭裔遠頓時失望得無以言表。

他過了一會兒,才“哦”了一聲,淡淡地說:“……我認錯人了,您找我有何貴干?”

冒蘭頓了頓,她知道肯定沒那么簡單,手機號碼還能認錯?

不過她聰明的沒有多問,只是說:“是這樣的,你公司跟新人類公司簽訂的特效制作合同,還是我幫你競標的。”

說著,她把當時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還說:“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問溫一諾,當時她在場的。”

蕭裔遠有些意外,“是您?”

當時他的遠諾特效才剛剛成立,什么人都沒有,溫一諾說幫他競標,原來還是找的傅寧爵幫忙。

蕭裔遠心里的滋味更是五味雜陳。

“嗯,我看了你公司制作的特效,確實效果非常好,我也是為了幫傅氏財團,畢竟不能看著新人類那個公司老是虧錢。”冒蘭爽朗地笑了起來。

蕭裔遠也苦笑了一下,“那謝謝您了。”

冒蘭聽出他聲音里的頹唐之意,靜了一靜,繼續說:“我聽說你在跟國外公司打官司,我以前在國外留學的時候,學的是法律,主攻方向就是知識產權。”

“你那個合同是我幫你爭取的,跟我也有點關系,我不能讓你一個人擔責任。所以幫你查了些資料。”

“如果你方便,可以現在出來談一談,我找到一份資料,也許對你有用。對了,我這里還有一個朋友,想介紹給你認識,也許能夠幫到你。”

蕭裔遠現在心里很亂,不想跟人說話,只是淡淡地問:“……什么資料不能用電子郵件發嗎?”

“是一本有關那個公司人工智能創始階段的老書,講了很多早期的事情,包括他們申請的那個代碼專利和版權許可證,不過現在已經絕版了。我托人從國外弄到的,直接用特快專遞寄回來了。”冒蘭笑著說,“如果不方便,我明天給你寄到你公司也行。”

蕭裔遠微微一怔,這正好是他需要的那部分內容。

他還托岑春言在國外打聽,沒想到這位“冒女士”居然已經給他弄到了一本絕版的書。

他有些激動:“哦,這樣啊,那沒關系,我現在正好有空,方便,您在哪兒,我現在去取,可以嗎?”

冒蘭點點頭,笑著說:“我在星辰氧吧,年紀大了,總覺得腦子不夠用,需要經常吸氧,希望你不要介意那。”

冒蘭說著,把星辰氧吧的定位發給了蕭裔遠。

蕭裔遠一看,就在這個小區旁邊一條街的地方,非常近。

他忙回到車里,發動汽車開了過去。

溫一諾追了出來,剛好看見蕭裔遠的車消失在小區門口一條鋪了彩色石子的小路上。

就差一步,就追到他了。

溫一諾扼腕嘆息。

她在小區門口徘徊著,想著要不要回去開車,追到蕭裔遠買的那個三居室去。

她覺得蕭裔遠應該是回那里了。

她一邊想著,一邊拿出手機查看蕭裔遠的位置。

結果發現他就離這里不遠的地方停下了,并沒有回他自己的三居室。

這是去哪兒了?

溫一諾想著,拿出手機仔細查位置,然后循著方向走了過去。

她走路也只走了十分鐘左右,就到了小區旁邊的一條街邊。

看見了蕭裔遠那輛醒目的特斯拉停在街邊。

這是小區旁邊的娛樂場所,有酒吧,清吧,KTV,餐館,還有氧吧和健身房。

溫一諾一個個看過去,最后在氧吧門口停下了。

手機上的位置顯示,蕭裔遠應該就是在這里。

她走了過去。

蕭裔遠來到星辰氧吧,被人帶到氧吧的一個半封閉的小包間里。

他走進去,看見里面居然有三個人。

一個穿著職業套裝的中年婦女,四十多歲年紀的樣子。

一看見他進來,那女子臉上的欣喜之色一閃而過。

還有一個沉穩的青年男子,不過看上去應該快三十了。

第三個是年輕的小姑娘,正是他見過的沈如寶。

除了沈如寶,另外兩個人他都不認識。

蕭裔遠躊躇地站在門口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包間。

那中年女子站了起來,笑著說:“你是蕭裔遠吧?我是冒蘭,剛才給你打過電話。”

蕭裔遠回過神,微笑著點頭說:“冒女士吧?我是蕭裔遠,這兩位是……?”

沈如寶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看上去很脆弱,像是七月枝頭初開的第一朵小茉莉,怯生生的,不堪風霜雨雪。

冒蘭忙給他介紹:“這位是沈投的沈召南先生,他是沈投董事長沈齊煊的長子,現在是沈投的副總裁,這位是他妹妹沈如寶。”

蕭裔遠更加驚訝。

他知道“沈投”是投資圈的人對沈氏財團的稱呼,也是全國富豪榜上排名第一的那個沈家擁有的投資財團。

沈召南居然是沈齊煊的大兒子!

蕭裔遠見過沈召北,是個有點跳脫的二世祖。

沒想到他的哥哥沈召南,氣韻風度跟沈召北完全不一樣。

這才像是一個大財團繼承人的樣子。

蕭裔遠朝他點頭微笑。

沈召南也笑著伸出手,“很榮幸見到蕭總。我一直在下面的分公司工作,最近才調到總部,以后請蕭總多多指教。”

他平易近人,態度十分和藹,一點都沒有他們階層那種居高臨下的姿態。

蕭裔遠跟他握了握手,笑著說:“不敢不敢,沈總真是折煞我了。”

沈如寶在旁邊微笑著看著蕭裔遠,小聲說:“蕭哥哥,你可以叫我貝貝,家里人都這么叫我。”

蕭裔遠這才看向沈如寶,朝她也點點頭,“沈小姐晚上好。”

“蕭哥哥你別這么見外,叫我貝貝就好了。我一見你就覺得特別親切,你不介意我叫你蕭哥哥吧?”她說話的時候擰著手指,微翹的鼻子噤了噤,好像不太自信,跟以前見到她的樣子大不相同。

蕭裔遠有些愕然,但是心里還是不動聲色,笑著說:“沈小姐是客氣,我要真認了,那就有點過份了。”

沈召南這時才真心笑了。

蕭裔遠這個人沒有仗著一張臉長得好就占女孩子的便宜,這還差不多。

他朝冒蘭點了點頭。

今天這件事,是冒蘭特意找他幫忙的。

冒蘭跟他家比較熟悉,在商業上是個奇才。

他們沈投曾經開出豐厚條件想挖她讓她跳槽,但是她拒絕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一直待在傅氏財團,做傅夫人的私人助理。

冒蘭跟他說了蕭裔遠的事情之后,沈召南很感興趣,決定來見見他。

臨出門的時候,剛回國的沈如寶纏上來,非要跟他一起出去散散心。

他知道沈如寶這陣子在國外接受治療,一直在病床上。

現在回國想輕松輕松,他就答應了。

看著一向對人眼高于頂的沈如寶,對蕭裔遠明顯的好感,蕭裔遠卻并沒有主動攀附,而是保持著距離,沈召南心里很欣賞。

他沒想到蕭裔遠還給了他一個意外的驚喜。

沈召南正想跟他長談,手機鈴聲響了。

他拿出來看了看,發現是他爸爸沈齊煊的電話,忙說:“我失陪一下,馬上回來。”

他走出包間,去外面找了個安靜的隔間接電話。

那個隔間很別致,是一個曲里拐彎的之字形屋子。

里面很暗,他站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跟沈齊煊說話。

“大家坐吧,這里有些飲料,隨便喝,我去讓人送點好吃的。這是我跟你說的那本絕版書。”冒蘭說著,從自己的LV

neverfull包里拿出一本封皮發黃的書,放到蕭裔遠手里。

她走了出去,半封閉的小包間里只剩下蕭裔遠和沈如寶。

蕭裔遠看了看沈如寶面前的椰汁飲料,不經意地想起溫一諾。

她也很喜歡喝椰汁。

沈如寶看了一眼他的臉,在心里感嘆:真好看啊……

低下頭喝了一口椰汁,抬眸又看了他一眼。

看不夠的樣子。

蕭裔遠覺得有些尷尬,只好跟她尬聊。

“……沈小姐在哪里高就?”

沈如寶睜著大眼睛,她的瞳色略淺,像是通透的琉璃,看著人的時候,有種自然而然的天真孺慕。

她略驚訝地說:“我不需要工作的……我身體不太好,剛剛從國外治病回來。”

蕭裔遠:“……哦。”

“蕭哥哥不知道嗎?我前一陣子,在生日宴會上發的病,溫姐姐當時在場呢,她沒跟你說嗎?”

蕭裔遠:“……”

是那次跟著傅寧爵和傅夫人去參加的生日宴會嗎?

溫一諾還真的什么都沒說。

蕭裔遠又一陣氣悶,想喝點啤酒。

可是想到一會兒要開車,他還是忍住了,只是拿起一瓶飲料打開喝了一口。

沈如寶像是沒有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繼續說:“當時我還奇怪,怎么沒看見蕭哥哥呢……還以為你們離婚了,因為她跟那個傅寧爵出雙入對,可親熱了……”

蕭裔遠微怔:“你知道我們結婚了?”

他和溫一諾登記結婚的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沈如寶是怎么知道的?

然后他馬上想到,那天跟溫一諾去領證的時候,沈齊煊正在跟沈如寶視頻!

當時溫一諾親口對著視頻說,她要跟蕭裔遠去領結婚證!

當時的喜悅和愛戀歷歷在目,他們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

蕭裔遠又喝了一口飲料,臉色淡了下來。

溫一諾這時已經找到他們這個半封閉的小包間里。

站在半開的包間門口,她看見里面有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的背對著包間門口坐著,看背影她就知道是蕭裔遠。

而蕭裔遠對面的女人,溫一諾看得清清楚楚,居然是沈如寶!

一股怒氣涌上心頭,如同一片濃云,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在這里千回百轉地后悔,不顧一切地追出來,他卻一轉身就跟別的女人泡吧!

還是跟那個和她一直不和的沈如寶!

這樣的夫妻做著還有什么意思?!

溫一諾氣到極點,反而冷靜下來,她離開這個半封閉的包間,走到一個安靜的地方,也是那個之字形的隔間門口,拿出手機,從容不迫地給蕭裔遠打電話。

蕭裔遠聽見手機鈴聲,瞥了一眼放在茶幾上的手機。

這一次居然真的是溫一諾的電話。

他心里一喜,忙劃開接通了,“諾諾!”

溫一諾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說:“阿遠,你在哪兒呢?我在你家了,可是你家里沒有人。”

她說的是蕭裔遠買的那個三居室。

蕭裔遠忙站起來,說:“我在外面有些事,我馬上回來。你等著,哪里都別去。”

溫一諾笑了一聲,握著手機,從那個之字形的隔間里緩緩走出來,在門口站定。

她太專注自己的事,沒想到有人已經在那個隔間里面打電話了。

而且她過來的時候,那人的電話剛好打完掛了。

溫一諾堵在之字形隔間的出口,那人在最里面的暗處,只好一聲不吭。

“你到底在哪兒?”溫一諾的聲音越發平靜,“你是先走的,怎么會比我還晚到?”

蕭裔遠只好說:“我出來之后,正好遇到幾個朋友,就一起來氧吧了。”

“幾個朋友?幾個啊?”

“三個。”

溫一諾這時氣急。

還想騙她!

明明只有一個!

明明是沈如寶!

她還以為只有岑春言能讓她這么生氣,結果看見蕭裔遠和沈如寶坐在一起,她整個人都氣炸了!


上一章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