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豆家媳婦 >> 目錄 >> 632 老來子

632 老來子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謝其零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謝其零 | 豆家媳婦 
豆家媳婦 632 老來子
632老來子

632老來子

關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貨,這方面付昔時拿手,做出計劃,可以讓豆渣去做的交給他。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過來,同來的還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陳氏一人。五姨姥雖然也在,畢竟不是主家。

到了六六順,下了馬車付昔時看著自家門面那個美。

這是我的根基,賺錢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會因為身份變了就養尊處優,上輩子沒那個命雖然沒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難開個飯店。沒本錢沒能力參考自己親爸。

如今平臺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還沒進店,出來一個人看穿著像是掌柜的。

“東家來了快請進。”

劉掌柜親自倒茶端過來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時說道:“你去忙你的,我路過進來看看沒啥事。”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嗎?

她不知對于一個一胎三三個,二胎生四個的她外人覺得那得是菩薩關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點怕。

豆渣說道:“早上和中午沒客人時都要打掃衛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來隨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塵,全體扣工錢。”

這還是付昔時教他的,但不妨礙豆渣得意的表情。

葉田卓和陶桂菊來了,他徑直走過來,沒坐下就說道:“表嫂出山了?看見路邊馬車,以為是表哥來了,沒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嗎?”

葉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鐵會唱:我是一只來自北方的狼,還說表嫂說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時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邊的眼鏡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鵝,高貴。”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時又是一頓笑,葉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難得有男人穿這種顏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來。

“你們倆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讓你們帶路。來了應天府一年多了,沒出過門。”

葉田卓說道:“我聽說今天有個賭場開獎,去湊湊熱鬧。”

付昔時趕緊說道:“你可別沾賭,賭這個東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愛賭,就是老熱鬧。我小時候,我小舅帶我專門看了賭場人出老千,看那些賭徒輸的傾家蕩產賣媳婦賣孩子,我舅說了,賭能發財,賭場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會,我要去賭,老板得賣媳婦。我被我舅關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賭具就吐。”

說完又對陶桂菊說道:“以后咱們去哪要是沒銀子了,我就去賭兩把,吃飯的錢還是能賺回來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說了,我家敢去賭的人,回來剁手指。”

葉田卓縮頭,對付昔時說道:“怕了怕了,沒成親就敢對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時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撲哧一聲笑。

“你既然不好賭,去看什么熱鬧?”

葉田卓說道:“我昨兒聽說,那家賭場搞了個抽獎,從零到九十個數字,隨意排,兩個一組,分三個組合,今天會把中獎十位號碼事先寫好,然后讓大家自己排,中獎的有一兩到一百兩之間。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賭場當賭資。”

付昔時覺得很熟悉,這不就是前世的那種以小博大的彩彩嗎?難道是付老大弄出來的?

他怎么連這個都沾染?

不行,回頭得給他說,賺錢有各種路子,賭,堅決不能沾。

正想哪,又來一個人,是羅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說你出去了。”

來古代沒手機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時,其他任都站起來,羅志豪坐下后他們才坐下。

付昔時說道:“我也正好有個事問你,剛聽田卓說有個抽獎游戲,不是你想出來的吧?”

羅志豪說道:“我要是想這方面,早就實施了,還等現在?不是我,是誰你也別問,古人沒我們想的那么傻,很多東西想出來比我們聰明。”

付昔時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誰她才不管,聽付老大的話,不是又來個穿越人士。

關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貨,這方面付昔時拿手,做出計劃,可以讓豆渣去做的交給他。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過來,同來的還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陳氏一人。五姨姥雖然也在,畢竟不是主家。

到了六六順,下了馬車,付昔時看著自家門面,那個美。

這是我的根基,賺錢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會因為身份變了,就養尊處優,上輩子沒那個命,雖然沒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難開個飯店。沒本錢沒能力,參考自己親爸。

如今平臺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還沒進店,出來一個人,看穿著像是掌柜的。

“東家來了,快請進。”

劉掌柜親自倒茶端過來,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時說道:“你去忙你的,我路過進來看看,沒啥事。”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嗎?

她不知對于一個一胎三三個,二胎生四個的她,外人覺得那得是菩薩關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點怕。

豆渣說道:“早上和中午沒客人時都要打掃衛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來隨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塵,全體扣工錢。”

這還是付昔時教他的,但不妨礙豆渣得意的表情。

葉田卓和陶桂菊來了,他徑直走過來,沒坐下就說道:“表嫂出山了?看見路邊馬車,以為是表哥來了,沒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嗎?”

葉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鐵會唱:我是一只來自北方的狼,還說表嫂說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時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邊的眼鏡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鵝,高貴。”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時又是一頓笑,葉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難得有男人穿這種顏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來。

“你們倆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讓你們帶路。來了應天府一年多了,沒出過門。”

葉田卓說道:“我聽說今天有個賭場開獎,去湊湊熱鬧。”

付昔時趕緊說道:“你可別沾賭,賭這個東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愛賭,就是老熱鬧。我小時候,我小舅帶我專門看了賭場人出老千,看那些賭徒輸的傾家蕩產賣媳婦賣孩子,我舅說了,賭能發財,賭場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會,我要去賭,老板得賣媳婦。我被我舅關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賭具就吐。”

說完又對陶桂菊說道:“以后咱們去哪要是沒銀子了,我就去賭兩把,吃飯的錢還是能賺回來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說了,我家敢去賭的人,回來剁手指。”

葉田卓縮頭,對付昔時說道:“怕了怕了,沒成親就敢對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時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撲哧一聲笑。

“你既然不好賭,去看什么熱鬧?”

葉田卓說道:“我昨兒聽說,那家賭場搞了個抽獎,從零到九十個數字,隨意排,兩個一組,分三個組合,今天會把中獎十位號碼事先寫好,然后讓大家自己排,中獎的有一兩到一百兩之間。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賭場當賭資。”

付昔時覺得很熟悉,這不就是前世的那種以小博大的彩彩嗎?難道是付老大弄出來的?

他怎么連這個都沾染?

不行,回頭得給他說,賺錢有各種路子,賭,堅決不能沾。

正想哪,又來一個人,是羅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說你出去了。”

來古代沒手機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時,其他任都站起來,羅志豪坐下后他們才坐下。

付昔時說道:“我也正好有個事問你,剛聽田卓說有個抽獎游戲,不是你想出來的吧?”

羅志豪說道:“我要是想這方面,早就實施了,還等現在?不是我,是誰你也別問,古人沒我們想的那么傻,很多東西想出來比我們聰明。”

付昔時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誰她才不管,聽付老大的話,不是又來個穿越人士。513

關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貨,這方面付昔時拿手,做出計劃,可以讓豆渣去做的交給他。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過來,同來的還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陳氏一人。五姨姥雖然也在,畢竟不是主家。

到了六六順,下了馬車,付昔時看著自家門面,那個美。

這是我的根基,賺錢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會因為身份變了,就養尊處優,上輩子沒那個命,雖然沒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難開個飯店。沒本錢沒能力,參考自己親爸。

如今平臺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還沒進店,出來一個人,看穿著像是掌柜的。

“東家來了,快請進。”

劉掌柜親自倒茶端過來,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時說道:“你去忙你的,我路過進來看看,沒啥事。”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嗎?

她不知對于一個一胎三三個,二胎生四個的她,外人覺得那得是菩薩關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點怕。

豆渣說道:“早上和中午沒客人時都要打掃衛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來隨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塵,全體扣工錢。”

這還是付昔時教他的,但不妨礙豆渣得意的表情。

葉田卓和陶桂菊來了,他徑直走過來,沒坐下就說道:“表嫂出山了?看見路邊馬車,以為是表哥來了,沒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嗎?”

葉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鐵會唱:我是一只來自北方的狼,還說表嫂說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時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邊的眼鏡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鵝,高貴。”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時又是一頓笑,葉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難得有男人穿這種顏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來。

“你們倆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讓你們帶路。來了應天府一年多了,沒出過門。”

葉田卓說道:“我聽說今天有個賭場開獎,去湊湊熱鬧。”

付昔時趕緊說道:“你可別沾賭,賭這個東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愛賭,就是老熱鬧。我小時候,我小舅帶我專門看了賭場人出老千,看那些賭徒輸的傾家蕩產賣媳婦賣孩子,我舅說了,賭能發財,賭場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會,我要去賭,老板得賣媳婦。我被我舅關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賭具就吐。”

說完又對陶桂菊說道:“以后咱們去哪要是沒銀子了,我就去賭兩把,吃飯的錢還是能賺回來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說了,我家敢去賭的人,回來剁手指。”

葉田卓縮頭,對付昔時說道:“怕了怕了,沒成親就敢對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時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撲哧一聲笑。

“你既然不好賭,去看什么熱鬧?”

葉田卓說道:“我昨兒聽說,那家賭場搞了個抽獎,從零到九十個數字,隨意排,兩個一組,分三個組合,今天會把中獎十位號碼事先寫好,然后讓大家自己排,中獎的有一兩到一百兩之間。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賭場當賭資。”

付昔時覺得很熟悉,這不就是前世的那種以小博大的彩彩嗎?難道是付老大弄出來的?

他怎么連這個都沾染?

不行,回頭得給他說,賺錢有各種路子,賭,堅決不能沾。

正想哪,又來一個人,是羅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說你出去了。”

來古代沒手機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時,其他任都站起來,羅志豪坐下后他們才坐下。

付昔時說道:“我也正好有個事問你,剛聽田卓說有個抽獎游戲,不是你想出來的吧?”

羅志豪說道:“我要是想這方面,早就實施了,還等現在?不是我,是誰你也別問,古人沒我們想的那么傻,很多東西想出來比我們聰明。”

付昔時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誰她才不管,聽付老大的話,不是又來個穿越人士。

關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貨,這方面付昔時拿手,做出計劃,可以讓豆渣去做的交給他。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過來,同來的還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陳氏一人。五姨姥雖然也在,畢竟不是主家。

到了六六順,下了馬車,付昔時看著自家門面,那個美。

這是我的根基,賺錢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會因為身份變了,就養尊處優,上輩子沒那個命,雖然沒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難開個飯店。沒本錢沒能力,參考自己親爸。

如今平臺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還沒進店,出來一個人,看穿著像是掌柜的。

“東家來了,快請進。”

劉掌柜親自倒茶端過來,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時說道:“你去忙你的,我路過進來看看,沒啥事。”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嗎?

她不知對于一個一胎三三個,二胎生四個的她,外人覺得那得是菩薩關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點怕。

豆渣說道:“早上和中午沒客人時都要打掃衛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來隨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塵,全體扣工錢。”

這還是付昔時教他得,但不妨礙豆渣得意的表情。


上一章  |  豆家媳婦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