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臨淵行 >> 目錄 >> 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

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


更新時間:2020年03月25日  作者:宅豬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宅豬 | 臨淵行 
臨淵行 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
第二百零八章山川異域,大秦使節

第二百零八章山川異域,大秦使節

“到了東都,才知天地之大,從前在朔方,實屬井底觀天。”

短短一個多月,白月樓的談吐又有不小進步,感慨道:“大師兄,我先前還不愿離開朔方,但到了東都,反倒慶幸跟了過來。我這些日子不斷學習,不斷進步,每一日都比昨日有著莫大提升。所以……”

蘇云笑道:“所以?”

白月樓淡淡道:“我來做大師兄,你覺得如何?”

蘇云哈哈大笑。

白月樓也跟著大笑起來,笑著笑著便見眼前的蘇云越來越高,越來越偉岸,心中頓覺不妙:“我的氣血被他壓制了!此刻我的大腦缺血,視線扭曲,形成了幻象……”

他的眼中,蘇云如同一尊天神,遍體綻放毫光,屹立在那里,自己則站在他腳下,變得無比渺小!

這正是氣血壓制造成的幻象!

蘇云的聲音像是從天外傳來,飄渺而深遠,在他腦海深處炸開:“白師弟,破開我的氣血壓制,方有資格挑戰我。你,破的開嗎?”

白月樓額頭冷汗滾滾,咬緊牙關,拼命鼓動氣血。

若是兩人的修為差距太大,根本無需動手,直接以氣血壓來,便可以弱小的那一方直接壓成白癡!

他若是無法破開蘇云的氣血壓制,的確沒有挑戰的資格!

白月樓氣血游走,化作日月,一陰一陽,交替變化,同時又有洪爐嬗變的奇妙,隱隱有化作太極圖的趨勢。

裘水鏡的洪爐嬗變本來在陰陽嬗變的造詣上,便不如薛圣人,白月樓可以說集裘水鏡和薛青府兩家之所長,修為造詣提升之快,即便是蘇云也感到驚訝。

白月樓把氣血變化當成攻伐之術,一路沖殺,可謂是將遇良才,殺得酣暢淋漓。

突然,他長嘯一聲,終于擊潰蘇云壓在自己身上的氣血!

白月樓神采飛揚,放聲大笑:“大師兄,我是否有挑戰你的資格了?”

他雖然身軀一動不動,卻仿佛經歷了一場生死搏殺,尤其是最后一擊,擊潰蘇云壓制他的氣血,端的是身心舒暢!

蘇云由衷贊道:“白師弟已經很不弱了。”

白月樓歡欣鼓舞,待看到蘇云與他的距離,心中頓時一涼:“他何時走了這么遠?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還能壓制我,這差距……”

他此時與蘇云的距離相差十多丈,隔著十多丈的距離,還能讓他傾盡所能對抗,差距實在太大,讓他幾乎喪失了動手的勇氣。

他雖然得到了動手的機會,但心中明白,只要他一出手,恐怕只來得及遞出第一招,便會被蘇云擊敗!

“我修行了這么久,身兼兩大帝師之所長,難道還走不出一招?”

白月樓跟上蘇云,目光閃動,就在這時,巨獸沉悶的吼聲傳來,地面顫抖,那吼聲形成音浪,將街道兩旁建筑的琉璃瓦吹得嘩啦啦抖動!

蘇云和白月樓被震得氣血浮動,各自心頭一驚:“這巨獸好生強橫,不過在東都隨易大吼,恐怕會把不少人震暈過去!”

兩人剛剛想到這里,但見玉皇山第八層的街道上,游玩的人們成片成片的栽倒在地,此刻還能夠站起來的,多是靈士!

但即便是靈士,此時也很不好過,被震得氣血翻騰,干嘔不止!

蘇云迎著那吼聲看去,只見許許多多差役涌上前來,將昏厥的人們拖到街邊,還有差役揮鞭驅趕那些沒有昏厥的靈士,喝道:“海外大秦使節來訪,入宮面圣!速速躲開!”

有人來不及躲避,鞭子便沒頭沒臉的抽下來。

“大秦使節?”

蘇云疑惑,詢問道:“師弟,這大秦,是海外國度?”

白月樓翹首觀望,道:“是有大秦這個國家,極為強盛,哀帝時,元朔吃的虧,都是大秦跨海來攻引起的。有傳言說,若非大秦與元朔隔著海,往來不便,恐怕元朔早就被大秦給滅了。”

蘇云皺眉。

“當年,圣師說,他當年去海外留學,便是去大秦。裘太常說,他當年去海外游學,也是先去大秦。”

白月樓道:“這大秦是海洋對面的第一強國,也是新學圣地,據說有許多位原道境界的存在,甚至有傳言,那里有人已經修煉到最后一步,探尋仙法仙術了!”

正說著,突然有巨羊走來,一邊走,一邊口中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那些巨羊身上少毛,宛如人變成的羊,雖有羊身,但肌膚卻是人的光滑肌膚,一身肌肉猙獰,身上有泥塑般的紋理,與夔龍紋很像。

那些巨羊頭頂生角,兩只巨大的彎角約有十多丈,沿街晃動,掃過街道兩旁的房屋,頓時瓦礫齊飛。

羊角彎曲,里面有人用羊角雕琢出了屋舍,與元朔的亭臺有些相似,也是八角的亭子,但是到了亭子的頂端卻又變成圓形。

羊角彎曲的地方,各有四個亭子,每個亭子中皆有弓手靈士,都是色目人,彎弓戒備。

而在巨羊背上,也如負山獸一般,背負著一棟棟樓閣。

這些羊背上的樓閣卻是露天的,中間搭著白色的大帳,兩旁各種靈兵靈器林立。

那大秦國的一眾使節便是坐在大帳下,衣著服飾,盡顯華美。

蘇云與白月樓來到街邊,白月樓道:“那是盤羊。傳聞大秦的祖先是個女子,有天神愛慕其美貌,于是化作了公羊,與其**,生下了大秦的第一代王。后來,大秦便供奉天神,又奉盤羊為祖。大秦崛起之前,也與一場盤羊之亂有關,聽說叫做羊吃人什么的……”

“羊吃人?”

蘇云驚訝,仔細打量那些盤羊,只見盤羊長有人眼,人面,滿口利齒,極為兇惡。這等巨獸的確有可能吃人。

“我也是聽別人說,說是兩百年前,武帝早年,大秦天降黑暗,有三十年時間暗無天日,黑暗里有盤羊作亂,四處吃人。大秦建城提防,與這些盤羊廝殺,很是慘烈。”

白月樓道:“那時的大秦可不如我們。后來不知為何,突然便崛起了,不但平定了盤羊之亂,還打到元朔,把我們打的落花流水。”

大秦使節一路來到第九層的皇城前,卻沒有進皇城,而是停在皇城外。

中央那只最為雄偉的盤羊背上的樓閣頂端,白色大帳掀開,一個年輕的色目人站在大帳前,張開雙臂。

又有兩個金裙的色目女子一左一右向他頂禮膜拜,宛如舉行什么儀式。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裂開,神光浩浩蕩蕩,從天而降!

蘇云仰頭看去,但見天空中竟然浮現出另一個世界,一片神仙所居的天庭!

突然,天庭的天門開啟,萬千神祇,坐在大大小小的天庭宮殿之上,肅穆莊嚴,中央是一尊神王。

“難道是天庭神照引導篇?”

蘇云心中微動,瑩瑩傳授他的天庭神照引導篇,正是裘水鏡留學海外帶來的西方功法,不過天庭神照只有筑基境界的引導篇,不可能修煉到極高的境界。

而這個色目人使節年紀不大,修為卻是極為雄渾,他的天庭神照極為強大,顯然不是筑基的功法。

“海外的大一統功法!”

蘇云面色凝重,催動道門天眼看去,心道:“而且海外在大一統功法上的進境,甚至還要比元朔更快一些!”

他的道門天眼看向空中的天庭天門,突然心頭大震。

他竟然看到天庭的開啟的天門上有著各種神魔,宛如八面朝天闕上烙印的神魔!

“難道海外的色目人,也打造了類似八面朝天闕的東西?”

蘇云以道門天眼向那年輕色目人的天庭看去,卻見天庭中諸神宛如真實存在一般。

他的道門天眼的視線,落在其中一尊神祇身上,那神祇似乎有所察覺,竟然低頭向他看來!

蘇云的道門天眼頓時破滅,額頭一滴黑血流出!

蘇云心中一驚:“糟糕!天庭神照,不是假的,而是真有其神!”

他的靈界突然劇烈震蕩,像是有什么龐然大物抓住了他的氣息,順著他的氣息侵襲而來!

瑩瑩正藏在他的靈界中修煉,突然便見蘇云的靈界空間扭曲,七十二洞天中涌出的元氣在劇烈震蕩,一張巨大的面孔出現在蘇云的靈界上,向他靈界擠去。

那面孔張口,聲音如雷聲在蘇云的靈界中來回滾動:“何方妖孽,膽敢窺探天庭?”

天外,一只大手探下,向蘇云的性靈抓去!

瑩瑩呆了呆,突然靈光一閃,急忙喝道:“青魚鎮!青魚鎮!”

蘇云的靈界中,頓時重重符文涌現,黑暗席卷,將那天神的面目籠罩。

同一時間,皇城外,那年輕大秦使節仿佛有天庭諸神庇佑,大大小小諸神遍灑神光,加持其身,朗聲道:“大秦使節,求見元朔皇帝!山川異域,天下共主,請元朔皇帝出宮,率領群臣百姓,禮敬天庭圣王!”

他的話音剛落,天空中劇烈動蕩,天庭中一尊天神突然形容扭曲,被一只只不知從何處探來的大手抓住,硬生生拖入黑暗中!

天庭眾神,一時間盡皆呆了。

天市垣天門鎮,陰云慘淡,籠罩著小鎮。

這時,小鎮中的一眾神魔紛紛仰頭,似乎心有所感,同時向東都方向看去。

“又多了一只神魔,好像快鎮壓不住了……”

曲伯曲太常面帶愁容,低聲道:“已經塞進去九十六只了,再加上這一只,便是九十七只……”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上一章  |  臨淵行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