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諸天大道宗 >> 目錄 >> 第827章 地仙諸紀,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費)

第827章 地仙諸紀,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費)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14日  作者:裴屠狗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大道紀 | 裴屠狗 | 諸天大道宗 
諸天大道宗 第827章 地仙諸紀,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費)
消失的女神像第827章地仙諸紀,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費)

消失的女神像第827章地仙諸紀,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費)

神意輕觸,似突破一層薄膜。

無數畫面在心頭如水般流淌而過,旋即定格。

古宅,老樹,青燈.

從遠而近,從大到小,似是穿梭過漫長的歲月,安奇生的眸光落于這處古宅之中。

幽暗明滅的燈光之中,有一老人奮筆疾書,時而伴隨著輕咳之聲。

“.人妖爭伐,戰火蔓延,民不聊生.嘆,一生追尋未得夫子道理,嘆,一生苦索,難安太平”

“道自逍遙,佛修己身,我儒家之道,又在何處?夫子,弟子無能,難承您老人家的衣缽,更可悲的是,傳不下去,傳不下去”

“.萬萬年,幾多奔波,幾多堅持,幾多抗爭,終歸如夢幻滅嗎?神佛不可敵,蒼生之路,何在?何在?!”

“可憐,可悲,可恨”

如豆燈火之下,老人的氣息也如燈火般搖曳不定,似隨時可以熄滅。

他一次次的想要書寫下自己知道的,懂得的一切,可一次次嘗試,皆失敗了。

他心有萬有,可言不出,他有心留書,可寫不出來。

一次又一次的落筆,血書,石碑,藏頭字,字謎,拆字.可換了無數次手段,卻仍無法留下任何字跡。

他知道,可和不知道也沒有任何的區別。

安奇生凝眸看去,隱隱間似能感同身受。

隨著他境界的攀升,入夢大千的神通幾度蛻變,早已不是之前模樣,心念一動,已可感知其人所能感知到了的一切。

悲愴,

不甘,

嘆息,

悲憫,

憂愁諸多情緒瞬間在心頭涌動,這是老者心中的惆悵。

心中,也同時浮現出老人的諸多記憶。

這位老者,名為‘曾衍’,是真正的儒家先賢,是孔夫子親傳七十二弟子‘曾’的重孫,也是曾叁的祖上。

他所處,正是帝絕天通,儒道斷絕之時代,也是人妖真正廝殺的混亂時期。

因其地位,因其傳承,他所知的遠遠要超出曾叁,可惜,他說不出來。

“會有人聽到嗎?我不知道.”

許久許久之后,老人似徹底放棄,走出房門,他的身形消瘦,高大卻與曾叁一般無二。

他駐足老樹之下,迎著夜色遠眺漫天繁星,喃喃自語:“或許是徒勞,但即便是祂,也不能剝奪歷史.”

他心中喃喃,心靈之光如同實質般照亮院落,旋即在其掌中化作一桿筆。

以空為紙,以心為筆,以其畢生修持之儒氣為墨,開始了書寫。

“.混蒙天地初開,諸神乃生,此為神魔紀,神魔紀,以三頭至高無上的神獸為尊,

一為燭龍,二為神麟,三為鳳皇。

此為鱗甲,飛禽,走獸之祖,此紀,以鳳皇未生已隕為開始,以天圣,魔圣成道為終結。

天魔紀隨即開啟。

二圣臨凡,橫掃周天神魔,多年爭伐之后,天圣登天講道,諸多大神通者景從,多年后,漸漸演變為帝庭雛形。

魔圣入地,開辟地底魔淵,搜集天地陰煞怨憎之氣,坐下匯聚天地初開至今所有魔頭,成魔淵之祖。

兩方爭伐多年,天地初生之神魔隕落良多,卻有異于神魔的種族在神魔軀體之上誕生。

此為人族之始。

天魔紀之終結,以帝庭初辟,人族初生為象征。

諸紀過,太古時代至。

太古時代,神魔舔舐傷口,默默積蓄力量,天圣與魔圣罷手,各自靜修。

初生之人族,在懵懂之中迎來了太古時代,與兇獸爭,與天地爭,漸漸站穩腳跟。

天地又變,一方大界不知從何而來,驚醒了周天神魔,那一界中一霸主,強絕無雙。

其主自號‘天荒老人’,自言其族為妖,那天荒老人有燭龍之威,其體量無窮之大。

妖界來臨,引動神魔暴動鎮壓,一戰持續無數年,最終,以天荒老人隕落,妖界改名‘畜生道’為終結。

太古時代,神魔與妖爭,人族亦被波及,幾乎滅族,艱難求存。

曾衍于夜幕之中奮筆疾書,其光浩蕩,其氣強絕,然而,字落則滅,言出則失,哪怕是被其動作驚動的諸多儒家弟子,也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但他卻恍若未覺,只是一筆一劃的留字于空,唯安奇生能感覺到他心中的苦澀。

這不是他第一次嘗試,但卻必然是他最后一次嘗試了。

無他,他大限將至。

縱不知是否可行,卻不得不放手施為。

“神魔紀,天魔紀,太古紀

安奇生心神沉凝,這,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地仙道,或者說皇天界的過去。

轟隆!

某一刻,夜幕之中有一道悶雷響徹,隆隆震蕩,遙隔不知幾千幾萬里,卻驚動了這一座古城。

旋即,一道高亢至極的鳴叫之聲響徹高天。

夜幕之下,一頭羽翼絢麗,其色炫目,其氣強絕的孔雀,自南而來。揮灑下無盡的神光。

“孔雀王!”

古城之中有人驚呼,有人駭然,更有人望風而逃,但更多的人,則向著這處古宅靠近。

古宅之中,為鳥鳴所驚,曾衍手中大筆一顫,于‘帝爭之紀’后消失不見。

“或許是天意難違,我曾衍,終歸比不上家祖.”

老者心頭輕嘆一聲。

抬頭看向那頭自南而來,氣息高絕,神情睥睨桀驁的孔雀,高聲道:“不知孔雀王降臨,有何要事?”

“吾弟為你儒家門人所殺!”

尖銳卻并不刺耳的鳴叫響徹夜幕,其中卻盡是幽冷寒意:“當吞八十城,儒門弟子以送吾弟之靈!”

呼呼呼

音波呼嘯間,天地間陡生狂風。

遙隔不知幾千幾萬里,大地之上都為之飛沙走石,狂風漫卷之下,數之不盡的泥土沙石為之沖天而起。

便是整座古城,都在顫動轟鳴,其外布下的陣法,禁制竟好似全然失去了作用。

其話音未落,城中竟已有數千上萬人撞破房屋飛上高天,似要投入那孔雀口中。

“怎敢如此?!”

曾衍心頭動怒,一聲長喝,天地間竟似有一條天河隨之顯化而出。

那天河泛光,其形巍峨若神龍,其氣堂皇,似照亮整個夜幕,所有飛天之人,盡數被長河一裹,放回城中。

“儒家的浩然長河?曾衍,就憑你這一道殘缺破敗的小溪,也想攔住本王?!”

一聲長鳴,孔雀王劃破虛空千百里,羽翼之上泛起朦朧的五色之光,就要刷落長河。

“五色神光.”

凝望此幕的安奇生心中不由一動,這一道五色神光雖顯稚嫩,精義有些缺失,與他的五氣朝元所成之神光五道沒有太大的區別.

他之前的諸多猜測,似乎有了印證。

“五色神光?!孔雀王竟然掌握了五色神光?!”

“不,不對!這,這是小五行神光。”

有儒家弟子驚駭。

伐天之戰中不知出現幾多大神通,可五色神光必然是其中絕頂,這一道神光雖只有一分精義,卻已然強的無法形容。

能與之相比者,除卻儒家浩然長河之外,就只有那一道同樣神魔莫測的陰陽二氣。

也有儒家弟子心中亢奮,對于浩然長河有著必勝的決心。

只是,出乎任何人的預料。

這一刷,落空了。

浩然長河,在那五色交織的神光呼嘯來去之時,竟直接消失了。

“祖師與貴祖上并稱二孔,曾有并肩作戰之誼,浩然長河,豈能與五色神光放對?”

曾衍收回浩然長河,看著展翅高鳴的孔雀王,心有嘆息。

曾幾何時,人妖兩族還能并肩作戰,雖有不和諧,但終歸無傷大雅。

儒門與孔雀一族的關系雖算不上極好,但也沒有到如今這般你死我活的程度。

“還敢提及家祖?”

孔雀王引頸高鳴,狀若極怒,撼動天穹:“一個酸臭腐儒,何德何能與我家祖上相比?還想居于我家祖上之上?”

狂風肆孽,城中地動山搖,不知多少房屋搖晃坍塌。

不少儒家弟子本在催使神通護持城池,聽得這句話,也全都忍不住勃然大怒:“被毛戴角之輩,本也不配與我家夫子其名!”

“爾等找死!”

孔雀王暴跳如雷,展翅掀起天際狂潮,在無邊的電閃雷鳴之中撲擊而下,就要將整座城全都毀滅。

“夠了!”

曾衍冷喝一聲,壓下滿城暴動,整個人已騰空而起,以看似緩慢,實則快捷的速度向著孔雀王沖去。

一聲驚天轟鳴炸響。

曾衍身披五色神光,竟根本毫無抵抗罩住自己的五色神光,任由其將自己淹沒。

“你?”

孔雀王驚愕看向老者。

“五色神光不愧是蓋世神通,僅一分真意的小五行神光已然這般了得.”

五色繚繞之中,曾衍感知著周身的變化,神態平靜從容:“你弟為儒家門人所殺,我身為儒門之主,代為償命想來是足夠了。”

他大限將至,已無時間卻探究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也不想殺孔雀王徒增人妖之間的仇恨。

“只盼孔雀王不要下殺手,以免褻瀆你我先人曾經的抗爭.”

在孔雀王驚愕的目光之中,他緩緩閉目,任由五色神光將其刷入其中。

“老師!”

“叔祖!”

“曾師兄!”

哭喊,驚呼,引頸高鳴之聲一時響徹。

隨即,諸多畫面開始褪色,最終,如跌落地面的瓷器般,徹底破碎,化作無數流光。

沒入了安奇生的心海之中。

本章是背景章,大修前有了,所以不收費的。

新書、、、、


上一章  |  諸天大道宗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