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儒雅隨和的我不是魔頭 >> 目錄 >> 227,這么漂亮優雅的一個仙女,居然用大錘打她的臉

227,這么漂亮優雅的一個仙女,居然用大錘打她的臉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4日  作者:李古丁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李古丁 | 儒雅隨和的我不是魔頭 
儒雅隨和的我不是魔頭 227,這么漂亮優雅的一個仙女,居然用大錘打她的臉
正文卷

正文卷

見許明遠被陸昔顏懟得說不出話來,倪坤哈哈一笑,打起了圓場:

“許兄勿怪,我這同伴,前兩日剛被人用大錘懟臉,傷了腦袋,到今天腦子都還有點兒糊涂,說起話來不知分寸,還望許兄多多擔待。”

“陸姑娘竟被大錘打臉,傷了腦袋?”

許明遠先是釋然,看了一眼陸昔顏那傾世容顏,心中不禁又滿是憤然:

“誰這么殘忍?居然狠心用錘子打陸姑娘的臉?簡直就是禽獸不如!”

倪坤眼角微微一跳,但還是從容一笑:

“那人倒也是一位儒雅隨和、風度翩翩、瀟灑俊朗、溫文如玉的真君子。至于用錘子砸到陸姑娘臉,倒也不是故意。

“一來雙方乃是比武切磋,不慎失手在所難免。二來陸姑娘擅使頭錘,以頭錘硬接大錘,方才不慎受傷。”

許明遠嘴角抽搐兩下,看著陸昔顏那美麗的容顏,那慢條斯理磕瓜子的優雅動作,實在難以想象,這么漂亮優雅的一個女仙,居然會“擅使頭錘”……一時不禁無言以對。

這時,餐廳之中,忽地響起一道嚴肅的男聲:

“位諸道友注意,已經抵達目的地,即將駛入天君洞天……”

剛說到這里,戰艦轟然一震,外面傳來一聲沙啞的咆哮。

接著又是一陣炮聲響起。

那嚴肅的男聲繼續說道:

“眾位道友勿慌,只是一頭魔化蛟龍,跑出洞天之外阻道,現在已經被誅殺。戰艦已駛入天君洞天,即將擇地降落……”

正說時,又有陣陣唳嘯嘶吼傳來,炮聲亦不間斷地響起,戰艦也開始連續震動。

“眾位道友勿慌,不過是一群被魔化的靈禽,被戰艦吸引,群起來攻而已。以我戰艦之強大火力,很快就能將之全部剿滅……”

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自艦首方向傳來,戰艦隨之劇烈震動,旋即開始快速下墜。

那嚴肅的男聲說道:

“眾位道友勿慌。只是有真魔隱匿于魔化靈禽之中,暴起突襲而已。雖然戰艦主炮已被摧毀,動力法陣失效,但那真魔已經逃走,我們會盡量讓戰艦平穩落地……”

話音未落,又有好幾聲爆炸聲,自戰艦各處傳來。

爆炸聲后,一陣陣鋼鐵被撕裂的尖銳巨響,連續不斷地傳來。

眾仙所在的餐廳之外,亦響起一陣凄厲的鋼鐵撕裂聲。

那嚴肅男聲說道:

“有數頭強力真魔同時發動遠程法術,戰艦即將解體。不過諸位道友不必驚慌,我們會盡可能在戰艦徹底解體前著陸……”

劇烈的爆炸聲中,餐廳三面艙壁轟然爆裂,洶涌的火浪,潮水般涌入餐廳,席卷餐廳每一寸角落。所有的物件,幾乎瞬間汽化,鋼鐵亦在飛快融化。

“諸位道友勿慌,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已化作火海的餐廳之中,幾十個仙人站在融化成鐵水的地板上,面面相覷,好一陣無語。

最后這艘體積縮小了七成,剩余的三成艦體,亦燃燒成一團巨大火球,融化得面目全非的殘艦,還真的“成功”著陸了。

雖然著陸時,直接將一座大山劈成兩半,還夷平了方圓百里的樹林,并在地上撞出一個數百丈深的大坑,最后又在一記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連最后那點殘存的艦體,亦粉碎得一干二凈,碎片濺滿方圓幾百里……

但不管怎么說,戰艦終究是“著陸”了。

大坑底部,熊熊火海、遍地融化的鋼鐵碎片當中。

一位神情肅穆,身著戰甲的中年男子,看著一臉無語的眾仙,嚴肅道:“戰艦著陸圓滿成功,總算不負使命。那么接下來,祝眾位道友獵魔愉快,馬到功成!”

說完,這中年男子拱手一揖,身化流光,帶著一群船員沖霄而起,消失地無影無蹤。

“……”眾仙無話可說。

這時,大坑周圍,傳來陣陣咆哮,天空之中,亦出現大群妖魔身影。

“那么……在下就先行一步,獵魔去也!”

一個外域仙人哈哈一笑,沖天而起,劍光閃爍間,天空中那些魔化靈禽,轉眼之間就被掃蕩一空。

干掉這些剛被魔化的低階妖魔,那外域仙人左右環顧一番,朝南面御劍而去。

其余眾仙,也或單人只劍,或兩人結伴,或三五成群,飛出大坑,四散開來,獵殺妖魔去了。

轉眼之間,大坑里面,只剩倪坤、陸昔顏、許明遠三人。

“倪兄,陸姑娘……”

許明遠正要說話,腳下那滿是鐵水的地面忽然裂開,一只遍生鱗甲、骨刺猙獰的爪子倏地探出,一把抓住他腳踝,就要把他拖到地下。

不過許明遠雖然言辭浮夸了點,但好歹也是圓滿人仙,一身經歷也算傳奇,自不會如此輕易地被偷襲干掉。

只見他叱咤一聲,未被抓住的那只腳猛一跺地,地面轟然一震,鐵水土石倒卷之際,一頭巨大的穿山甲,被震得飛出地面,尚未落地,就被許明遠一劍梟首。

“區區一頭半仙實力的魔化靈獸,也想打我的主意?”

許明遠手握一口三尺長劍,瀟灑地挽了劍花,同時不無得意地看了陸昔顏一眼——秒殺半仙實力的魔化靈獸,即使對人仙來說,也是非常優秀的戰績了。

然而這一眼看過去,許明遠就是一陣心塞。

因為陸昔顏壓根兒就沒有看他一眼,正一手搭著倪坤肩膀,一手捂嘴打著哈欠……

倪坤倒是好奇地打量著那已被魔化得面目全非,渾身鱗甲化作漆黑,遍體支楞著猙獰骨刺的穿山甲,說道:

“半仙實力的靈獸?我這還是頭回見著呢。說起來,實力都這么強了,怎還沒有成妖?”

許明遠強笑道:

“古天君擅長養殖靈禽異獸,洞天之中,有億萬靈禽異獸生活。不過天君自有妙法,可令靈禽異獸空有實力,沒有境界,亦無類人靈智。

“沒有境界,沒有靈智,便好駕馭,不會生出異心。對外售賣,以及宰殺食用之時,也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

“當然,沒有境界、靈智,不能成妖的話,實力也會比同境界的仙人、妖修弱上許多。不過以眼下的局面,這對我們倒是好事。

“否則億萬既有實力,又有境界、靈智的妖物魔化……那我們也不用來這里獵魔了。”

倪坤點點頭:“許兄言之有理。那么,古天君洞府之中,最強的靈獸,有什么樣的實力?”

許明遠道:“據我所知,天君殞落之前,其洞府之中,有上千頭擁有地仙實力的靈禽異獸。雖然那些靈禽異獸,與真正的地仙相比弱了許多,最多只能相當于墊底的初階地仙,但比我等人仙還是強出不少的,且魔化之后,或會生出詭異變化,我們須得萬分小心。”

這時,陸昔顏終于開口:“天上那只,便是有地仙實力的靈禽吧?”

許明遠一怔,驀然仰首,就見天空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頭翼展百丈的靈禽,正在大坑上空緩緩盤旋,投下巨大的陰影。

觀那靈禽外形,當是一頭有著“天鵬”血脈的鵬鳥。

不過這類鵬鳥的羽翼,本該是天青之色,可是現在,卻變得灰黑斑駁、凌亂無比。其眼珠亦變成了血紅色,閃爍著詭異猙獰的兇光。

與那鵬鳥雙眼一對,許明遠頓時脊背一冷,頭皮發麻,駭然道:“那正是地仙實力的鵬鳥!不好,它已經盯上我們了!”

話未說完,那鵬鳥驀地一拍翅膀,向著地面俯沖而下。

“天鵬飛遁神速,同境界之下無人能與天鵬競速。即使只是有天鵬血脈的普通鵬鳥,飛遁之速亦遠遠快過同境界仙人!此鵬鳥乃地仙實力,我們無法逃遁,只能全力一搏,設法傷其羽翼,再覓機逃走!”

許明遠雖然驚駭,但畢竟是身經百戰的散仙,神念震蕩間,一瞬間傳遞來大量訊息,同時并指一點,手中仙劍化作百丈流光沖天而起,直斬那魔化鵬鳥左翼翅根。

但面對那快比閃電的仙劍一擊,鵬鳥尖喙只是輕輕一啄,便將那百丈流光一擊啄崩。仙劍本體亦遭啄擊輕創,嗡嗡震顫著倒卷而回。

許明遠悶哼一聲,臉色一白,召回仙劍,又取出一只金色圓環,同時神念傳訊:“倪兄、陸姑娘速速出手!合力傷其羽翼,我們方有逃遁之機!”

正要將金環祭起,許明遠眼前忽然一花,就見一條人影迎著那俯沖而下的鵬鳥高高飛起。

那人影沖飛之際,身形飛快膨脹,轉眼就化成一尊百丈巨人。然后一抬手,巨大手掌如抓小雞,輕松掐住那鵬鳥長頸,再輕輕一拗,咔嚓一聲,鳥頸便應聲而斷。

鵬鳥巨大的尸身跌入坑底,濺起大片鐵水。

那百丈巨人隨之落下,一腳踏出,將死而不僵的鵬鳥頭顱踩得稀爛,接著俯瞰下來,發出雷鳴般的話聲:“許兄勿慌,區區小魔,不值一提。”

“……”許明遠抬首望著那百丈高的巨人,嘴巴大張,額角冷汗涔涔,已是徹底失聲。

怔忡半晌,許明遠方才咕咚一聲,咽下一口唾沫,澀聲道:“倪兄你……究竟是什么修為?”

倪坤笑道:“我也就只是一個中階人仙而已。”

這倒不是他謙虛。

他不久前才剛剛修成百丈巨人變身,并開始修煉“變化篇”第二境“身化外身”,按照他的境界對應標準,還真就是區區一個“中階人仙”。

“倪兄你……還真是愛開玩笑。”

許明遠干笑著說道,總算是明白為何陸昔顏總對他愛搭不理了——身邊有倪坤這么一個“中階人仙”,他許明遠區區一個圓滿人仙,又哪里入得了陸姑娘的法眼?

同時他心中萬般慶幸:幸好他是散修出身,能一路艱辛修成人仙,固然也是有天資、有奇遇,但更多還是靠著他的謹慎小心。

即使面對看上去比自己境界低、實力弱的人,他也從不會輕易樹敵。

所以方才盡管他自我感覺頗為良好,對陸昔顏眼里只有倪坤那個“中階人仙”,對他愛搭不理頗為不服,卻始終還是彬彬有禮,并未盛氣凌人、恃強壓弱。

如若不然,他感覺自己現在恐怕也如那鵬鳥一般,被倪坤一把扭斷脖子,再一腳踩爛腦袋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正是因為許明遠雖然言辭浮夸,但心態還算擺得比較端正,倪坤才會與他相談甚歡。

若他心中稍有敵意、惡意,以倪坤的超強感知,又豈會容他?

早在眾仙離開之后,就已手起錘落,給許明遠一個痛快了。

這時,倪坤以臂作刀,斬下了鵬鳥雙腿、雙翅,收進了乾坤葫蘆。

許明遠見狀,忍不住說道:“魔化妖物,并不在懸賞之列。只有半仙境以上的真魔,才能換得賞格。倪兄為何要割取這鵬鳥的雙腿雙翅?”

倪坤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是做烤雞腿、炸雞翅了。”

說話間,總算變回了原形,令許明遠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倪坤那龐大的體型、恐怖的氣息,給他的壓迫感實在太大了。

同時許明遠又頗為不解:

“靈禽鵬鳥雖是極品珍饈,食之對修為大有裨益。但這只鵬鳥,它已經魔化了啊!食之不但無益,反有劇毒。以這只鵬鳥生前的實力,其毒性必極其猛烈,即使我等仙人,也會被劇毒傷害……”

倪坤笑了笑,也不解釋,只說一句:“無妨,魔化了,也有魔化的吃法。”

之后便岔開話題:“許兄既然熟悉這天君洞天,那你說說接下來,咱們該往哪里去?”

許明遠沉吟一陣,說道:“古天君居住在洞天極東之地。他帶著天地靈根同時殞落之后,妖魔淵侵蝕的最初節點,當是天君居所。所以,越往東去,真魔越多。咱們想獵殺更多的真魔,就得向東而行。不過……”

陸昔顏不悅道:“不過什么?痛快一點,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許明遠搖搖頭,苦笑道:“不過真魔越多,危險越大。半仙、人仙境的真魔還好說,地仙境的真魔就非常可怕了,比那魔化鵬鳥絕對要厲害不知多少倍。洞天極東之地,甚至可能還有天仙境的真魔,親自坐鎮妖魔淵侵蝕的節點……我們若是東行,恐會遇上極大的危險。”

倪坤哈哈一笑:“無妨,我只愁真魔不夠多。”

陸昔顏亦撇撇嘴,說道:“你若是害怕,便朝別的方向去。我們反正是要往東去的。”

說罷再不廢話,直接躍出大坑,往東行去。

倪坤朝許明遠點點頭:“多謝許兄指點,那我與陸姑娘便往東去了。”也一躍出了大坑,趕上了陸昔顏。

見二人往東而行,許明遠猶豫一陣,咬了咬牙,也飛身跟了過去。

見他跟來,倪坤笑道:“許兄還是決定繼續與我們同行了?”

許明遠強撐道:“你們初來乍到,不熟地理,恐會吃虧。我畢竟熟悉這天君洞天,若遇難以抵御的危險,也可為你們引路,帶你們暫避一二。”

倪坤哈哈一笑,“那就多謝許兄了。”

其實以他“天人合一”的感應之能,轉眼之間,就可以將洞天地形感知得一清二楚,壓根兒不存在“不熟地理”一說。

許明遠縱然曾經游歷過天君洞天,許多地方肯定也是沒有去過的。真比起對地理的熟悉,他還比不上倪坤。

不過倪坤素來心軟,總是與人為善,許明遠既然一片好意,他也不忍拂了他的心意,便帶著他同行就是。

就算對倪坤與陸昔顏來說,許明遠只是累贅,但斬妖除魔之時,有人在旁邊震驚感慨,那也是很提神的。

一邊東行,倪坤一邊詢問許明遠:“對了許兄,不知道最近這八通界,可有什么上檔次的拍賣會嗎?”

“拍賣會?”許明遠精神一振:“這個我熟啊……”

身為散修,不參加拍賣會那是不可能的。

許明遠從初入道時的煉氣境開始,一生之中,也不知參加過多少次拍賣會。

明的暗的,白的黑的,他統統都有參加過。對于各種拍賣會的套路,早已了然于心。

見倪坤對拍賣會很感興趣的樣子,當下就一邊趕路,一邊給倪坤介紹起來:

“八通界遭此大劫,無可挽回,絕大多數本土仙人,都已經準備移民跑路。那離開之前,自然是要清倉一波的。所以最近八通界,天天都有拍賣會。

“但有一些拍賣會,壓根兒就是某些居心不良的仙人,試圖在離開之前,混水摸魚、趁火打劫撈上一把,以豐富行囊。這就需要仔細辨別了……”

正說時,前方大地裂開,一頭土龍裂地而出,碩大的龍頭幾有小山般巨大,氣息亦是強橫得令許明一陣窒息,話音戛然而止。

但還不等他大叫不好,又是一頭地仙實力的魔化龍獸,走在最前的陸昔顏已然飛身躍起,修長右手一抓,掌中平空出現一口三丈長的黑色石刀,然后掄著石刀,劃出一道平平無奇的圓弧,砰地一聲斬在那土龍頭上。

只一擊,小山般巨大的龍頭,就已爆成粉碎。三百多丈長的龍身還沒來得及完全出土,就已經抽搐著失去了生命氣息。

“龍肝鳳髓,無上美味!”

倪坤哈哈一笑,腳一跺地,就把龍身震出地面,然后取出誅仙劍,一劍剖開龍腹,挖肝取心,小心收藏起來。

看著正揮舞著三丈石刀,剔龍鱗、剮龍皮,抽龍筋的陸昔顏,許明遠張大嘴巴,眼珠子都快突了出來,腦子里面一片空白。

直到兩人處理好了戰利品,許明遠才結結巴巴地問道:“陸姑娘,你,你究竟什么修為?”

“哦,我境界很高的。”陸昔顏淡淡道:“地仙第二境圓滿,馬上就要第三境了。”

“……”許明遠怔忡半晌,干巴巴說道:“那,那我是不是該叫你陸前輩?”

陸昔顏眼皮一翻:“管我叫爹都可以啊!我無所謂的。”

“……”許明遠風中凌亂。

求勒個票!


上一章  |  儒雅隨和的我不是魔頭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