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都市大進化時代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整治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整治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0日  作者:鴻蒙樹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鴻蒙樹 | 都市大進化時代 
都市大進化時代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整治
第三百七十七章整治

第三百七十七章整治

小說:

大坊公司的喜人變化很是令蘇寧羽高興,幾件事情一出,無論哪一件都炒得非常的熱鬧。不僅是蘇寧羽高興,就連跟隨他的這些人也同樣感到了高興,大家在底下談論最多的還是猜測蘇寧羽什么時候升官的話題,那么多的政績,特別是大坊公司基本上擺脫了吃扶貧款的情況,這可是真金白銀一樣的政績。

蘇寧羽私下也暗自對自己的這些工作興奮,升不升官他到是暫時不會考慮,但是,自己既然做了那么多的工作,想必氣運也會漲不少吧。

由于太忙,蘇寧羽一周里就沒有看過自己的氣運。

抬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蘇寧羽對這連山仙霧茶已經是喜歡上了。品著茶水,感受著大坊在自己的努力下的變化,他的心中生出一種巨大的滿足感。

怎么會這樣!

蘇寧羽看到自己的氣運出現了一種很怪的情況,漲到是不斷在增長著,但同時出現的卻是氣運也同樣在散失,這增長的速度竟然還沒有散失的速度要大,雖然僅只是微小的差距,但這畢竟是在散失中。

蘇寧羽真是有些想不明白了,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好事,這氣運怎么就會減少呢?

由于沒有頭緒,蘇寧羽也只好不想了,站起身來向輿論部走去。

昨天說好的,今天要到輿論部去看看。

自從吳宜靜擔任輿論部長以來,蘇寧羽還真是沒有到過輿論部去看看,吳宜靜對此有些意見,希望蘇寧羽也去關心一下輿論部的干部。

看到蘇寧羽的到來,輿論部的各部門人員都很興奮,別看蘇寧羽的歲數不大,他在大坊公司的貢獻是沒人可比的,看到大坊公司有了那么大的變化,對于蘇寧羽很快就能夠進步的說法已經很多,誰都想與他掛上鉤。

吳宜靜對于蘇寧羽能夠抽時間來看望輿論部的干部,明顯也是非常的高興,陪著蘇寧羽一個辦公室一個辦公室的去看望干部們。

蘇寧羽也差不多每個辦公室的人都握上一下手,鼓勵幾句話,搞得分公司輿論部很是熱鬧。

回到吳宜靜的辦公室。

吳宜靜嫵媚一笑道:“聽說督辦最喜歡連山仙霧,我這里可沒有準備,只有鐵觀音。”

蘇寧羽笑道:“鐵觀音也是不錯的。”

吳宜靜泡茶的動作同樣顯得很是優雅。

泡好了茶,吳宜靜對蘇寧羽道:“督辦,大坊公司的發展越來越快,隨著各產業鏈的形成,相信大坊會發展成為一個經濟強公司。”

蘇寧羽說道:“目標是這樣的,但是,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首先就是培植產業的問題,花卉、養植、旅游、建材等產業需要慢慢進行培育才行。”

吳宜靜感嘆道:“我來大坊公司的時候雖然也想到了大坊會得到發展,但還是沒有想到大坊公司會發展得這么快,這說明一個道理,只要有一個好的政策,貧困地區同樣能夠脫貧致富。”

蘇寧羽說道:“還要加上一條,需要有一批肯認真做事的人,大坊公司的領導們在工作上都能夠真抓實干,這才是大坊公司發展的根本所在。”

看到蘇寧羽一心為大坊著想的樣子,吳宜靜說道:“督辦,有的時候不能埋頭拉車,還是要觀察四周才行。”

這話說得有些突然,蘇寧羽聯系自己看到的氣運情況,說道:“吳部長說得很好,是不是聽到了一些什么?”

吳宜靜看了看蘇寧羽道:“督辦,有些話我也說不明白,據說現在公司里面空著一個副經理的位子,競爭的情況有些激烈。”

這事蘇寧羽是知道的,副經理高原新退下去了,空出來的副經理位子據說有不少人在暗中活動,由于不關自己的事,蘇寧羽并不太關心這事。

吳宜靜的父親是凌山公司群眾委副主任,她突然對自己說這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吳部長,這消息仿佛對我來說沒什么意義。”

“督辦,你還不知道吧,現在公司里面都在傳說你會去接那副經理的位子呢。”

蘇寧羽對這些真是有些愕然,不僅錢奕材沒有說過,自己也沒從其它方面得到過這樣的消息。

“哈哈,這事怎么可能!”蘇寧羽感到很是好笑,在他的想法中,自己當分公司督辦也才不到一年時間,應該還輪不到自己。

吳宜靜道:“本來是沒可能的事情,現在就難說了,聽說由于大坊公司發展得太好,上面的領導都在會上提出了表揚,集團公司也要考慮這事。”

回想著自己氣運的情況,蘇寧羽看到自己的氣運正在出現微小的散失時,感到成為副經理的可能性基本沒有,說道:“都是一些謠傳而已!”

吳宜靜道:“你既然有了這樣的可能,就必然會成為焦點。”

從輿論部回來,蘇寧羽越想越感到這事有些問題,吳宜靜的父親是群眾委副主任,她肯定聽到了一些什么對自己不利的東西,所以才點了自己一下,雖說有示好之事,但這人情也的確不小。

撥通了錢奕材的電話,蘇寧羽道:“錢督辦,我想來向你匯報一下工作。”

“寧羽啊,我正好也要找你說點事,你晚上到我家里來吧。”錢奕材說道。

車子停在了錢奕材家附近,蘇寧羽拎著連山仙霧就向錢奕材走去。錢奕材同樣很喜歡喝這茶,蘇寧羽拿來的可是頂級的春茶。

看到蘇寧羽到來,正在錢奕材家中面拜訪的估計是公司里某部門的兩口子急忙告辭了出去。

錢奕材對蘇寧羽道:“書房說話。”領著蘇寧羽就走進了書房。

蘇寧羽認真把大坊公司的一些工作進行了匯報。

“大坊公司的發展很不錯,在大坊公司,你是做出了成績的,對于你的工作我很滿意。”錢奕材說完這話之后看了看蘇寧羽,拿起一支香點上火深吸了一口。

蘇寧羽知道他要說些什么事情,靜靜的坐在那里聽著。

“副經理高原新退下了,班子們的意見很不統一,你把工作認真做好就行了,有些事情并不必爭一時之得失。”

錢奕材明顯知道蘇寧羽的來意,這話說得已經很明白了。

蘇寧羽認真一想就知道了,高原新退下之后,對于他那位子的爭奪很激烈,估計凌山公司的班子們在這事上意見沒有得到統一,按錢奕材的意思應該是想讓蘇寧羽接位的,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公司班子會并不是錢奕材完全說了算,面對反對的勢力,錢奕材也只能退讓。

雖然錢奕材是項南的親信,但是,有些話蘇寧羽還是不能夠直接從他這里得到,出了錢奕材的家門,蘇寧羽又聯系了一下蒯富權,自從蘇寧羽在大坊公司幫他了一個忙之后,他跟蘇寧羽顯得更加的親密。

看到是蘇寧羽的電話,蒯富權笑道:“我也正在找你說說。”

蒯富權說了地點之后,蘇寧羽很快來到了那茶室,估計蒯富權正與一幫子人在那里打麻將,他讓人頂下了自己之后陪著蘇寧羽到了另一間房子。

“寧羽,大坊公司發展得過好也招人嫉的,現在竟然有班子提出要讓你到集團公司學校去進修,這明顯就是想把你攆走,好讓他們的人來摘果子!”

蒯富權的話令蘇寧羽的心中就是一驚,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看到蘇寧羽的表情,蒯富權道:“大坊公司的基礎已經打起來了,下一步的發展應該不太難,一些人想借這股勢發展自己的勢力,好在會上被以錢奕材為首的這些人否決了。”

怪不得自己的氣運出現了變化,這也是對蘇寧羽的一次教育,并不是有了業績就能成事的,上層更是殺人不見血!

想到自己正在這里發展,上面突然調自己去學習的后果時,蘇寧羽也是全身冒汗,這招還真是毒!

看來是兩件事情了!第一件是對自己的提撥之事,估計還在有分歧,那事暫時擺下了,緊接著的是想把自己搞得暫時離開一下,明顯是不想讓自己再有政漢資本,也就是不想讓自己順利上位,好在這事被否決了。

看了看蘇寧羽,蒯富權道:“提議的是趙銘錫,伍經理也有意。”

聽到是這兩個人時,蘇寧羽第一次生出了斗上一斗這兩個人的想法,雖然斗不過伍梭德,但對付一下趙銘錫也可以的,沒想到這老小子的心胸那么的狹窄,就為了兒子的事情,竟然不斷下手整自己。

雖然有了這樣的想法,但蘇寧羽還是把想法埋在了心里,這事還真沒有想好要怎么去做。

“事情是什么時候發生的?”蘇寧羽問道。

“我估計趙銘錫暗中活動了一下,但效果不大,他沒有想到我和老潘會站出來反對,哈哈。”

“多謝老哥了!”蘇寧羽知道要不是這兩人站出來反對,估計還真讓人得手了也說不一定。

“哈哈,我們誰跟誰啊!”蒯富權笑道。接著又說道:“副經理之位并沒有定下,你仍然有機會。”

看來自己以后對于公司里的情況還是要多一個心眼才行,吳且靜說得很對,不能僅埋頭拉車,還要四顧看看。

蘇寧羽感到職場上的事情自己真應該多留心才行。

大坊公司的機構改革呈現出良好的勢頭,通過改革之后,公司的辦事效率明顯得到了提高,特別是廣大的干部們都有了一種危機感,促進了各項工作健康有序的開展。

常務副經理繆祥剛畢竟是老搞輿論之人,對于上級的聲音也非常關注,周一上班時,他打開電腦查看了一下集團公司的內容,看到并沒有什么有關大坊方面的信息之后,隨意就打開了總部的《思建研究》網站,只見上面的“部長聲音”欄目出現了一個題為《提高干部服務意識》的內容,打開一看,這是總部長王朝正的一段講話,在講話中談了一些關于新時期干部在加強服務意識的內容,一行行的看了下去,一句說突然躍入繆祥剛的眼內,只見上面寫道:“加強干部的服務意識,就是要讓廣大的干部明白自己是人民的公樸,他們的位子并不是鐵椅子,而是能夠隨時被更優秀的干部取代,在這個方面,山南集團公司的大坊公司已經進行了嘗試,并且取得了成效。”

連續讀了幾遍這句話,繆祥剛的眼前就是一亮,別看這僅僅只是一小段話,意義可就很深了,王朝正是什么人,他可是總部部長,他的話已代表了一定層次的聲音,能夠在他的講話中說出大坊公司幾個字來,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了大坊公司在機構改革上是得到了上級的認可,至少是在某些方面有了認可。

繆祥剛都有些激動了,這事對于大坊公司,對于蘇寧羽來說可就是一筆寶貴的財產,有了這句話,大坊公司算是要出頭了!

繆祥剛是鐵了心跟著蘇寧羽的,從一個就將被打壓下去的輿論部長成為常務副經理,這可全都是蘇寧羽帶給自己的,蘇寧羽如果能夠高升,自己同樣就能夠進步,他當然希望蘇寧羽越走越遠。

一把抓起電話,繆祥剛撥通了蘇寧羽的電話道:“督辦,你看看總部的《思建研究》網站,上面的‘部長聲音’中提到了大坊公司。”

蘇寧羽也是剛進辦公室,從公司里面回來之后,他就對上級的事情上心了,雖說自己有關系,但是,現官不如現管,這些公司里的領導萬一要整自己一下,這暗箭還真是難防,就說讓自己去集團公司學習吧,表面上看去,仿佛就是提撥前的一種學習,其實呢,自己如果去了之后,大坊改革的成果就弱了許子,那政績的份量明顯就減弱,更會在自己學習回來之后明說是提撥自己一下,實則可以把自己放到一個無關緊要的位子上去閑著,那可就真的對自己的發展不利了。

聽到繆祥剛說總部的網站上有大坊公司的內容,蘇寧羽急忙對秘書郝銳斌道:“快把電腦打開。”

郝銳斌聽到這話之后立即就打開了電腦。

坐在那里吸了一口煙,蘇寧羽就等待著電腦的啟動。

很快的,電腦運行完畢,蘇寧羽點開了《思建研究》網站。

內容非常多,蘇寧羽也沒有去看其它的內容,把“部長聲音”上的那篇文章點開之后立即慢慢的看了起來。

“山南集團公司的大坊公司已經進行了嘗試,并且取得了成效。”僅只有這樣的一句話。

雖然僅只有這樣的一句話,蘇寧羽卻是越看越興奮,這可是對大坊公司工作的肯定了,這句話代表的意思就是大坊公司在改革上的工作應該是得到了最上層的認可,如果沒有得到認可,王朝正部長也不可能說出這話來。

蘇寧羽現在也學會借勢了,認真地看了幾遍之后,把分公司辦主任朱倩瑤叫了進來道:“小朱,你通知一下,今天下午全體班子進行學習。”

雖然不明白蘇寧羽怎么突然要安排學習,朱倩瑤還是立即出去通知。

分公司成員全都到了小會議室,蘇寧羽早已安排好的人員把王朝正講的那段話用投影的方式投影了出來。

看到大家已經到齊,蘇寧羽說道:“今天開會的目的就是學習一個總部部長王朝正的講話。”

“學習王朝正的講話!”

大家有些愕然。

“大坊公司的機構改革中,有不少人提出了這樣那樣的看法,甚至有些干部還說一些風涼話,通過改革,大家都看到了大坊公司的變化,我們的干部作風更加嚴謹,服務態度得到了明顯的提高,這是可喜的變化,總部部長已經在他的講話中對大坊公司的改革給予了肯定,今天就是要學習一下他的講話精神,并且展開討論,促進我們的工作健康發展。”

大家這才知道大坊公司又上網了。

對于大坊公司的新聞連續上網之事,大家現在也沒有開始時的那種惶恐。可是,聽到大坊公司得到了總部部長的表揚時,還是引起了好奇。

投影打在了布幕上,文章的內容呈現在大家的眼前,朱倩瑤的普通話非常標準,她看著筆記本電腦讀著這篇文章。

雖然她的聲單非常好聽,但是,大家現在的心中卻早已盤算開了,這文章并不長,很快就讀完了,但那句對大坊公司內容的話卻早已深深的印在了人們的心里。

對蘇寧羽一直都忠心的人在心中最已經樂開花了,這說明了什么,說明大坊公司,具體一點就是蘇寧羽這人已上達天聽,既然他能夠上達天聽,下一步他的發展就慢不了,遲早他會升上去,自己這些跟隨的人可就會水漲船高了。

監察督辦鄧力坤一直都只是支持蘇寧羽這方,并沒有真正成為蘇系之人,現在他正在重新想著自己的立場問題,繼續做這中立派偏蘇的角色肯定不行了,必須緊緊的站在蘇寧羽一邊才行。

郝銳軍本來一直都緊跟著蘇寧羽的,后來想多一條路,靠在了蒯富權一方,雖然蒯富權也與蘇寧羽是一系,但是,他明顯看出蘇寧羽對他并不如以前那么的親近時,他的腸子都悔青了,現在看到連總部的部長都表揚了大坊公司時,他的心情非常不好,感到自己離蘇寧羽正在拉開距離。一定要盡快修復這關系!他下決心要重緊跟上這列車。

吳宜靜坐在那里暗想,這句話一出,蘇寧羽又走出危局了!她的父親講到過公司里伍梭德等人并不待見蘇寧羽的話,更是一直都知道公司里有關排擠蘇寧羽的事情,現在看起來,這蘇寧羽又有了一個保護傘了!

朱倩瑤讀著文章,心中早已想了許多的事情,作為集團公司秘書長朱俊萬的女兒,更上一輩又是在華夏有些影響力之人,她從小說聽到了很多上層的消息,本來她還以為蘇寧羽是靠著項家才發展起來的,對蘇寧羽也不怎么看得起,后來到了大坊公司之后才知道蘇寧羽是一個有能力、啃干做的人,對蘇寧羽的好感在慢慢轉變,有些奇怪的是,她越來越對蘇寧羽的事情上心起來,公司里面發生的事情她同樣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正在為蘇寧羽擔心時,這總部的文章可就成了無價之寶了!

看到大家都在沉思,蘇寧羽暗自點頭,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把這內容公布出來,讓大家都知道這事,一是能夠增強大家的榮譽感,二是可以增強向心力。現在看來目的還是達到了一些。

毛孝禮感嘆道:“說實話,部長的話講得太對了,加強干部的服務意識,就是要讓廣大的干部明白自己是人民的公樸,他們的位子并不是鐵椅子,而是能夠隨時被更優秀的干部取代,我看這話說得很透徹,我們有不少的干部并沒有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公樸,做事為所欲為,服務態度極端惡劣,大坊公司的改革雖然還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之處,但是,總體上是非常好的,現在大家都看到了,為人民服務的觀念開始在我們的干部心中涌現,我們就是要大張旗鼓的把改革工作做好、做深、做細。”

馬戒煙說道:“學習了部長的講話內容,讓我們更感振奮,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了上級領導都在關注著我們的改革工作,這是我們的榮譽啊!”

鄧力坤說道:“做任何的事情,關鍵在人,關鍵要有一些能夠帶領大家前進的領頭人,大坊公司能夠有今天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我認為大坊公司是由于有了一位真心實意率領大家前進的領頭人的原因,沒有寧羽督辦的努力就沒有大坊公司的發展。”

這話說得很是明白,他直接就把蘇寧羽樹立成了大坊公司改革的領導者。

雖然這早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班子在會上提出來還是第一次。

詹麗娟說道:“我同意鄧督辦的意見,沒有寧羽督辦就沒有大坊公司的今天。”

雖然兩人有拍馬屁的嫌疑,但每一個人都沒有感到這話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蘇寧羽說道:“工作是大家干出來的,大坊公司能夠取得一點成績,這全都是大家的功勞,今天的學習就是要把大坊公司的力量聚合在一起,只有這樣,大坊公司的發展才會更快。”

會后不久,全公司都知道了一件事情,大坊公司的改革已得到了上面的肯定。

“蘇督辦,監察收到一些信件,我特來向你匯報一下這事。”鄧力坤走進蘇寧羽的辦公室說道。看到了蘇寧羽的強勢,他現在逐漸向蘇寧羽靠攏了過來。

招呼鄧力坤坐下,蘇寧羽問道:“哪方面的?涉及到什么人?”他知道鄧力坤找來的目的肯定是涉及到一些不太好辦的人。

“是這樣的,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監察陸續收到一些從各個渠道傳來的舉報信,講了是大坊公司存在一個團伙,這個團伙大肆進行婦女的販賣行動。”說到道里,拿出一封信道:“這封信的上面帶有血跡,是昨天收到的,看了里面的內容之后,很是讓人心驚,大坊公司存在一個大的團伙。

一聽這話,蘇寧羽的心中就有了很大的震動,大坊公司是貧困公司,以前自己就一直在思考這事,按說其它地方都有,大坊公司不可能沒有吧,現在聽到這事之后,他感受到這可能就是大坊的一個隱藏很深的團伙了。

“是不是涉及到了什么人?”這是蘇寧羽估計到的,如果不是有保護傘的存在,公司里的黑勢力應該不會那么的猖狂。

鄧力坤道:“這事舉報信中講到的人是一個外委委員。”

“外委委員!”蘇寧羽很是吃驚,看向鄧力坤道:“你們有什么線索沒有?”

鄧力坤道:“這事看來還得治安機關去查證,不過,從舉報信的內容來看,不少事例都說得有鼻子有眼的,估計有很大的可能性,這也正是我來匯報的原因。”

“是誰?”蘇寧羽真想知道到底是誰是黑勢力的背后之人。

“田蒙力。”鄧力坤說道。

一聽這名字,蘇寧羽想起了田蒙力的情況,田蒙力是商人,是大坊公司土生土長的商人,據說是從收廢品起家,現在在大坊公司做生豬販賣生意,更有幾個小煤礦,在公司里小有名氣。最近更是在準備進軍房地產。

翻看著舉報信,蘇寧羽越看就越加憤怒,信里面講的情況就是一些貧困山區的女孩子被這團伙以到外地介紹工作,賺大錢為名誘騙出去之后進行販賣,有的還被逼從事非法活動。

有一戶金山項目部的人家,女孩子發現了這團伙的行為之后逃了出來,剛一到家就再次被抓走,父親更是被打殘。一樁樁的事例講得有名有姓的。

“怎么一直都沒聽到有人舉報?”看到這情況,蘇寧羽感到很是奇怪,自己竟然從來沒有聽說過。

蘇寧羽對這事感到有些奇怪。

鄧力坤說道:“田蒙力的勢力在大坊很大,用錢收買了不少的打手,特別是他在公司里與不少領導都關系很好。”

這話一說,蘇寧羽有點明白了,并不是沒有收到過這方面的信,而是大家都有意不去過問這事。要動一個外門委員,再加上這外門委員又在公司里面有勢力,一般之后根本就不想去惹這麻煩。

蘇寧羽一個電話就打到了郝銳軍那里。

郝銳軍對蘇寧羽的電話不敢怠慢,才十分鐘不到就趕了過來。

把信往郝銳軍的面前一扔,蘇寧羽說道:“這事你怎么看?”他對大坊公司的治安工作真是有些不滿。

認真看完了信上的內容,郝銳軍的頭上開始冒汗了,作為治安委督辦、治安局長,大坊公司存在這事,足以說明他的工作沒有到家。

其實,這事郝銳軍也是知道一些的,象其它人一樣,想到田蒙力與公司里領導有關系時,他同樣采取了不去過問的想法。

看到郝銳軍看完了信,蘇寧羽道:“我只問你一句,這事有沒有可能?”

遲疑了一下,郝銳軍看到蘇寧羽瞪著自己的眼色,咬牙道:“我們也知道一些。”

蘇寧羽一拍桌子道:“知道怎么不去辦?”他是真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把郝銳軍提到這位子上,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夠幫自己把這政法系統的事情搞好,結果呢?郝銳軍也開始學那些老油子的樣子,對于一些敏感的事情采取了回避的辦法,這是對大坊公司的不負責任。

“田蒙力是公司里樹立起來的青年企業家,受到公司里面表彰過,同時,他又是外門委員,對他的事情,我們也不好辦?”

“不好辦還是不敢辦?”蘇寧羽盯著郝銳軍說道。

“主要是沒有得到實證。”郝銳軍硬著頭皮說道。

這話基本上還說得過去,蘇寧羽的臉色一緩。

看到蘇寧羽的臉色緩了過來,郝銳軍感到自己的背上都冒出了汗水。

“說說你們掌握的情況。”

“田蒙力這人還是有一些本事,不過,他交往的人多都是三教九流之人,路子很野,據說他在公司里面跟某些公司領導也有很親密的關系,老經理當時就想查他,結果為了這事,老經理在公司里面還[被批了一臺。”郝銳軍明顯知道很多田蒙力的事情。

“我現在不想聽那么多,只想問你一下,如果讓你們去查,能夠查到證據嗎?”

“督辦,真要辦?他有公司里的靠山的。“郝銳軍提醒道。

用手點了點舉報信,蘇寧羽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這信是怎么到達監察的,但是,我知道要寄出這信需要冒著多大的風險,甚至生命危險,作為一名領導干部,我們的工作就是為人民服務,看到了這東西,我們難道還難免置身事外?”

郝銳軍聽了這話,頭也低了下來。

蘇寧羽問道:“你給我說實話,你辦不辦得了,要是辦不了,我另外找人。”

這話說出之后,郝銳軍忙挺起胸口道:“請蘇督辦放心,這事如果我不能辦成,這頂頭上的冒子就不要了。”

蘇寧羽道:“這才像一個治安委督辦的樣子,如果連你們都不能挺直腰來做事,我們的大坊公司還有希望嗎?這事你們要調集最強力量全力偵察,證據一定要充分。”

看著郝銳軍走了出去,蘇寧羽對他還是有些失望。

郝銳軍也知道蘇督辦對自己有了看法,一回去之后就把幾個鐵桿的手下叫來詳細的進行工作安排,他知道這事如果辦得不好,自己可能就真的要從蘇寧羽的親信中排除了,想到自己的前途,他也真是下了決心的,這事必須要辦好。

話說那外門委員田蒙力,這幾天以來他總感到有著一種恐懼感,細細想著自己的所作所為時,他也有著一些擔心……

正在想著心事,一個電話就打到了他的手機上:“力哥,最近小心些,治安局開始暗查你了。”

這電話匆忙中掛了,田蒙力的心中早已暗自心驚,通報的人是他安插在治安局里面的人。

看來蘇寧羽要對自己動手了!

他知道這事除了蘇寧羽,其他人并不會做這種事。

田蒙力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說道:“做點事給蘇寧羽看看。”

蘇寧羽剛布置完分公司的工作,家里面的龍香冰就打來電話。

龍香冰一般并不會在上班時間給自己打來電話,這電話有些怪異。

龍香冰的聲音有些急促道:“蘇督辦,今天不知怎么的,門口擺放了一顆子彈。”

門口擺放了一顆子彈!

蘇寧羽第一個想法就是田蒙力查覺到了自己的想法,看來是帶有恐嚇之意。

果然是黑社會出身,知道自己要查他,竟然玩出這種名堂。

蘇寧羽的電話再次打到了郝銳軍的手機上。

“怎么搞的,做個事都會泄密,我的門前怎么會出現了一顆子彈了?”

聽著手機中傳來的蘇寧羽掛機聲,郝銳軍真想罵娘了,沒想到自己這邊剛把工作布置下去,蘇寧羽那邊就收到了子彈,這可是公然挑戰自己了。

到底是誰泄露了消息?郝銳軍的心中也是吃驚,畢竟是專業出身,郝銳軍開始認真的分析了起來。

把治安局中的一個鐵心之人叫來,讓他到蘇寧羽的住處四周加強保護之后,他首要的任務就是找出那泄密之人。

帶著龍勇廷回到家中,看著那顆子彈,蘇寧羽對龍勇廷道:“這事交給你了。”

龍勇廷的心中也是憤怒,對蘇寧羽道:“請蘇督辦放心,這事我一定辦好。

相關

第三百七十七章整治__言情小說


上一章  |  都市大進化時代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