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的帝國無雙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深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深談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錄事參軍  分類: 歷史 | 五代十國 | 錄事參軍 | 我的帝國無雙 
我的帝國無雙 第二百二十一章 深談
第二百二十一章深談

山脈縱橫,綠林參天,夏日下,這片原始森林中悶熱無比,蚊蟲極多。

雖然涂有大齊特有的藥油,但行走其中,還是一個極苦的差事。

陸寧緩步而行,身邊跟著阿大、阿二,背的包囊都鼓鼓的,自然都是陸寧需要之物。

須佐一成走在一旁,臉色有些陰郁。

陸寧已經跟他說了,和石見介做了契書,并已經遣人送去京都,一來,由文總院簽字畫押作為中人,由東海百行簽字畫押作為權益保證人;二來,要京都御所出具相應的名田變更書,其實,這本來不是必須的,京都之外各國名田售賣,也根本不必得到京都御所的批準,陸寧是想盡力做的完美一些。

這等天大變故,須佐一成自然拿不定主意,想來已經遣人火速送信去須佐田衛處,等父親的決斷。

而今天陪同陸寧勘探山林,他自也隨同,只是,神色中的不滿已經有些掩飾不住。

此外跟隨陸寧而來的,還有真冬姬和輔子,都是自告奮勇而來,只是不知道她們兩個何時成了好友,一起來和陸寧說項,要陪陸寧上山,陸寧也無所謂,她們要來就來,也沒心思還勸說她們之類的。

當然,真冬姬和輔子兩個,都有一名身材彪悍的村婦背在類似竹簍的坐具里,她倆體重都輕,兩個村婦倒是在山路上走得如履平地。

在陸寧印象里石見銀礦附近,山坳里,還有些農田,住著幾戶山戶,山坳里農田基本是種一年,第二年放置,下一年又接著種,如此,可以養田力。

平素這些山戶又何以捕獵采果等等,所以,這幾家山戶除了有被猛獸侵擾、泥石流等等危險外,生活倒比山下人家稍微好一些。

這幾個山戶,顯然日子還是老黃歷,以為外面是石見介當家作主,他們其實生活在大山里,平素也不用繳納賦稅。

等陸寧一行到來,他們很好客,拿出山果還有晾曬的肉干招待這些看衣著就知道是外間貴人的客人。

但等須佐一成沉著臉和他們說起,以后這里山林,都歸面前“班大人”所有后,這些山戶,不管是壯漢還是老人、婦女,都面面相覷做聲不得。

陸寧笑著做手勢令阿大、阿二從背包里拿出點心分發給眾人。

然后,就給山戶們勾勒起以后的藍圖,要在此設伐木場開山劈林,取木材燒木炭,隨之,有了木炭,此處可以規劃出一些作坊等等,這大森到湯泉津一帶,都會慢慢繁華起來。

又說山戶們算是此間墾荒的原住民,會給一筆補償,且以后采木廠、作坊等等,都會給山民們安排差事,必然比以前生活更好,還不似以前那般危險。

山戶們將信將疑,但既然面前貴人成了此間山林的主人,他們也沒有辦法,更莫說,能想到這貴人能如此和藹的和他們聊以后的生活給他們吃定心丸了。

清泉潺潺。

陸寧和須佐一成坐在一棵參天大樹旁,又有些孩童,在附近嬉鬧。

有幾名山戶婦女,則在泉水里,為坐在被泉水沖磨的很光滑的石頭上的真冬姬和輔子內親王浴足解乏。天平

東瀛社會階層的尊卑意識,甚至無關“貴人”是不是和他們這些低下之民有從屬關系,而是整個社會階層底層民眾,對“貴人”的服從和仰望。

水流聲中,真冬姬和輔子內親王面前各有兩名婦女,為她們褪去鞋襪小心翼翼的幫她們沖洗雪足。

陸寧眼力好,是以,真冬姬和輔子內親王解去足袋后的纖美玉足盡收眼底。

須佐一成就沒有這等眼福了,他坐在一旁,心思明顯有些不在這里,眼神很飄忽。

“一成啊,現今東瀛,大變革時代,我知道,你想法很多。”陸寧輕輕搖動折扇,嚇走飛近的蚊蟲,他反應很快,多么小的蚊蟲,也根本飛不到他身前。

陸寧突然決定和須佐一成談一談,如此,也算仁至義盡了。

他又哪里理會過這些?

和他有了交集之人,到底會得到天大好處還是招來滅頂之災,一切,都靠他們自己悟,路靠他們自己走,而不會還要自己出言點醒。

而現今,陸寧突然覺得這須佐一成還是有點可憐的。

尤其是,須佐田衛固然是老狐貍,可能西國慣出智者吧,如后來的毛利元就。

須佐田衛便是如此,在這動蕩之時,他明顯是鐵了心依靠齊人,固然是他覺得如此,他才能在這西國崛起,甚至成為未來的西國一霸。

但最起碼,和這須佐田衛的合作,還是很愉快的。

陸寧不希望,這種合作關系受到嚴重破壞,自己還需另外尋覓在出云、石見地代表齊人利益的代理人。

是以,陸寧琢磨著,緩聲道:“但是一成啊,要成就大事,便要成非常之人,我在此購地,你便是不懂其中關竅,你父也必然提醒過你,此事,并不僅僅是我購地這般簡單。”

頓了下,陸寧突然道:“因為一個女子,你便和我心生芥蒂,那我問你,如果此處山脈,突然變成寶藏之地,而我幾乎沒付出什么代價就成了這寶藏地的主人,你會如何想?”

陸寧挑起這個話題,自然也是打預防針,同時,隱隱的,也是一種威懾。

畢竟,齊人并沒有在此勘探,是如何知道這里會有超級銀礦寶藏的?

現今自己這話,就是隱隱告訴他,這不是什么湊巧。

須佐一成臉色立時一變,后一句話,他應該現今還沒太在意,臉色巨變,而是因為陸寧前面所說“因為一個女子,你和我心生芥蒂”的言語。

“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我大齊對東瀛并無土地的野望,我們隔海為鄰,打交道是免不了的,你須佐一族,雖世居出云,但想穩穩立于亂世之中,是何等不易你當明白。”

頓了下,陸寧道:“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很少和人說這些。”

須佐一成臉色變幻不定,默默點頭。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