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氏贅婿 >> 目錄 >> 291 諸侯艦隊,涼了!

291 諸侯艦隊,涼了!


更新時間:2020年08月01日  作者:百里璽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百里璽 | 楚氏贅婿 
楚氏贅婿 291 諸侯艦隊,涼了!
291諸侯艦隊,涼了!

291諸侯艦隊,涼了!

江北的十路諸侯們,雖然不敢揮五十萬大軍渡江南下,去打小昏侯重兵駐扎,防御力恐怖你好的丹陽城。但要是在附近的大江上開戰,他們還是信心十足的。

楚王、膠東、膠西王、廬江王等諸侯的地盤,本就沿海和沿河一帶,一直訓練有精銳的水軍,幾大諸侯們拼湊起來,實力也不可小覷。

很快,三百艘大型戰船和幾百艘中小型戰船,從水寨內蜂擁而出,朝那五十艘朝廷戰艦撲去。

廬江王項賜親自坐鎮戰船,指揮水戰。

他以前在巢湖訓練水軍,頗為精通水戰,自然是指揮江面戰斗的最佳人選。

“快,追上去,別讓他們跑了!”

廬江王項賜站在船臺上,神情興奮,眼睛都紅了,朝著手下水兵將領們大喊著。

他的艦隊,足足是對面的六七倍之多,這是必勝的戰局。

這是江北十路諸侯聯軍集結以來的第一戰,他要拿下頭功,成為眾諸侯王之中的翹楚。

以后滅了大楚皇朝,論功占有封地,他也能排在前面。

十路諸侯聯軍的戰船從水寨內蜂擁而出,順流而下,很快接近了那五十艘朝廷戰船,距離約三里左右。

“距離拉近到一里!”

“準備動手了!”

楚天秀估測了一下距離,放下望遠鏡,朝水軍大將周櫓,微微點了點頭。

周櫓立刻吹響了作戰號角。

五十艘朝廷大型戰船開始減緩速度,讓后方的聯軍戰船慢慢接近,進入到12里之間的距離。

這個距離諸侯戰船的弓箭手根本無法射箭,火油箭矢沾不到邊。

朝廷大型戰船的甲板上,一門青銅主炮、一兩門副炮、十副小鋼炮開始調轉角度,瞄準后方追來的戰船。

“快,快追上去!用鉤鐮鉤住他們的船,把他們戰船全部奪過來!”

“全體弓箭手準備,箭矢點燃火油!敵軍若是頑抗到底,直接把戰船燒了!”

后方的諸侯艦隊頓時更加興奮,拼命加速追趕。

雙方艦隊在大江里的行進速度其實是差不多的,若是朝廷艦隊不減速的話,他們想要追上也很困難。

“準備!”

“開炮——!”

周櫓大吼一聲。

傳令兵立刻揮舞令旗。

這一剎那之間,五十艘朝廷戰船陸陸續續開始開炮。

“轟!”

“轟隆隆!”

十枚大炮丸、五十枚中炮丸、五百枚小炮丸呼嘯著從炮管內噴射而出,朝諸侯聯軍的戰船覆蓋而去。

諸侯眾船只根本無法躲避,迎面遭到炮轟。

大江江面,火光沖天,炮聲轟隆。

無數的水花飛濺。

諸侯戰船,遭到密集的火炮轟擊,夾板被打碎,樓閣粉碎,木屑飛濺,士卒們慘叫著墜入大江之中。

僅一輪炮轟,諸侯十艘大型戰船的船身被炮丸給打穿,江水倒灌,搖搖晃晃,往江中沉去。多達數十艘大小戰船,被打的慘不忍睹,一片狼藉,死傷難計。

楚天秀手里拿著望遠鏡,觀望著一二里外的諸侯艦隊,觀看諸侯艦隊如何變化陣型。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炮擊的戰果不錯。

諸侯聯軍艦隊,直接就被打蒙了。

這是火炮?

火炮不是只能在陸地上,用馬車移動嗎?為何會出現在戰船上?

小昏侯的大炮,居然能搬到船上開火?

“這...這怎么可能?”

廬江王項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著對面五十艘完好無損的朝廷戰船。

他的艦隊還沒有靠近到朝廷戰船一二里,連敵人的邊都還沒沾到。就遭到了迎頭打擊,損失了近三四十艘之多,幾近一成戰船。

他打了一輩子水戰,從未遇見過這種可怕的情況。

這樣的情況如果再發生三四次,恐怕諸侯艦隊都要士氣瓦解,完全崩潰了。

“快停下,和敵軍拉開距離來!”

廬江王項賜急忙大聲吼道。

諸侯艦隊太密集了。

先和敵方艦隊拉開距離,然后把兵力分成三四股,從左右中三路夾擊,盡可能避免被敵方艦隊的火炮集中攻擊。

諸侯艦隊的士兵們紛紛劃船,拼命給戰船減速。

可是,順江而下,艦隊又豈是那么容易可以停下?!

諸侯艦隊開始減速。

朝廷艦隊也在減速。

兩軍艦隊的距離并未被拉開。依然是相隔一二里左右,在火炮的最佳射程之內。

“轟隆隆!”

卻見,五十艘朝廷艦隊噴出無數火光,又是一輪火炮從天而降。

諸侯艦隊再次遭到數百枚鐵彈丸的猛烈打擊。

又是幾十艘大小戰船被擊穿,鼓鼓的江水瘋狂的涌了進來,水軍士兵們堵不住巨大的破洞,只能跳船而逃,拼命游向其他船只。

終于。

諸侯龐大的艦隊緩緩停了下來,幾百艘戰船,往上游劃去,試圖和朝廷艦隊拉開距離,以重整旗鼓。

可是朝廷艦隊那五十艘炮船也停了下來,在十里大江的江面上一字排開,開始攆在他們的屁股后面,保持著一二里的距離,拼命進行追擊。

一邊追擊,一邊開炮。

每一里江面五艘大型炮船,間隔二百步一艘炮船,交叉覆蓋,完全無死角。

朝廷艦隊掌握著絕對的優勢,也不著急,一點一點吃掉諸侯艦隊的兵力。

諸侯艦隊想要從大江的側面,繞到他們后面去,完全沒有這個可能。

整個上午。

大江江面,炮聲轟隆,一刻也沒有停息。

在烏江大營的眾諸侯們,楚王項戊,趙王項遂、濟南王項辟光等等,在岸上觀戰,一個個都驚呆了。

他們眼睜睜看著諸侯艦隊幾百艘戰船一涌而出瘋狂追擊,勝券在握。

然后又看著諸侯艦隊遭到迎頭痛擊,戰船在大江,一艘一艘沉沒。

幾個時辰下來,諸侯艦隊們已經完全喪失了士氣,只是瘋狂逃往水寨,想要上岸求生。

江面上死路一條,只有逃上岸,才能活下來。

諸侯們所謂的水寨,其實是一個大型的泊灣,用來停泊幾百艘大型戰船和眾多小船。

岸上有許多箭塔。

但是這種水寨自身并沒有什么遠程防御力,只能靠戰船出擊,在水面上擊敗來襲的敵人。

廬江王項賜面色蒼白,匆匆跳下戰船,在眾護衛的護送之下,腳步踉蹌逃回五里之外的烏江大營,整個人都脫虛了。

五十艘朝廷戰船,把諸侯艦隊的幾百艘戰船,完全驅趕回水寨,然后圍堵著水寨,在一二里之外進行炮轟。

諸侯船上的士卒們紛紛逃離船只。

他們在江岸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戰船,被大炮瘋狂炮轟,甲板洞穿,轟成粉碎,沉沒在水寨之中。

諸侯水軍艦隊!

涼了!

“小昏侯,欺我太甚!”

廬江王項賜回頭望著硝煙彌漫的水寨,幾百艘大型戰船被轟毀,兩眼犯昏,“哇”的一聲,噴出一口烏血,氣昏了過去。

“不對呀!不對,小昏侯的《三國演義》,本王研究的非常透徹!明明只寫了草船借箭、火燒連船!這,把火炮搬上戰船...這是什么打法?”

楚王項戊都懵了。


上一章  |  楚氏贅婿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