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劍修師妹超兇 >> 目錄 >> 第三百零四章

第三百零四章


更新時間:2020年08月02日  作者:一百零一念  分類: 言情 |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一百零一念 | 劍修師妹超兇 
劍修師妹超兇 第三百零四章
正文

正文

這一點兒只能夠以后找找共性。

“這里不方便詳談。我們離開之后再說吧!”布天瀾說道。

曲凡和迦葉倒也沒反對,三個人都安安靜靜的等待著。

沒想到琴酒把符清源帶走,居然去了一個多時辰。

在三人逐漸有一些不耐煩起來之后。

才有人把符清源送回來了。

“天瀾,我聽說你們還在等我,有心了啊!”符清源一回到布天瀾身邊,聲音還是難掩興奮的。這倒不是因為他們三個人都在這里等他,而是剛才去了琴酒那兒,有了收獲

布天瀾原本有些沉靜下來的心思,又有了幾分暴躁的感覺。

“走吧!”布天瀾淡淡的說道。

之后他們三人出來倒是沒有再見到琴酒等人,公孫邵幾個也沒見到。

路上符清源就給布天瀾傳音:“怎么感覺你們是不是不太順利的樣子,見到素問了嗎?其實素問性子看似綿柔,性情還是比較剛直的,如果一上來就套問,估計也問不出什么。”

布天瀾反問:“你早知道為什么不說?”

“我當時不是以為可以和你們一起的嗎?”符清源又道了一句:“我也沒有想到琴酒居然會是縹緲閣的閣主,要是早知道這一點,也不必那么大麻煩了。”

“不愧是天榜第一人,驚鴻仙子與你舊相識,所以你了解她,縹緲閣閣主也和你是舊相識,魅力還挺大哦…”

符清源:“……”

他忽然間感覺這話聽起來有一些不對勁。

“我認識素問的時候,她還是小丫頭,我作為一個煉丹師和他們凌煙閣有些往來。所以相較熟悉一些。”

“那是叫青梅竹馬咯。早說的話,今天我們也不必來了嘛。你一個人來就好了,省得我們坐冷板凳。”

布天瀾出言懟了一句。

符清源總感覺她言語帶刺,忍不住說道:“其實要是真的說起來,這些年我認識的青梅挺多的。不止素問一個,還有夢朧月,合歡宗的池迎兒……”

布天瀾不自覺握緊了手中的劍。

云女劍可能感覺到主人的心意,又克制不住動了一下。

曲凡感應劍身的變化,回頭看了布天瀾一眼。

布天瀾的神色是很冷的,曲凡問了一句:“符清源和你說話了?”

布天瀾反應過來劍動了。

她這已經兩次不對勁兒了。

都是因為符清源。

“我沒事。”

布天瀾說了一句。

曲凡皺起了眉頭,看著布天瀾抱在手中的魂瓶,有一種劈開的沖動

又是符清源。

可惜他們之間是傳音的,也不知道說了什么。

符清源其實剛才也是故意那么說的。

布天瀾很少這樣子說話帶刺的,而且她的情緒波動從一開始就有一些不正常。

符清源也不是很確定到底是因為預言的事兒,讓她有一些心神不定,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所以才故意說了很多青梅。

實際上這也是夸張的說辭,結果她的反應,讓他多少有些意外,卻也算是驚喜。

“符兄,回去之后還是先說說你和閣主究竟說了什么吧?我們是沒有得到多少線索。”

曲凡說完,符清源剛有一些話想對布天瀾說,又沒有說出來了。

布天瀾點了點頭:“我們先回去再說吧!”

在路上的時候她就看到了軒轅正。

可是比較奇怪的是軒轅正好像才接觸了青云宗的人,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錯覺。

布天瀾此刻見到了軒轅正,也不想要上去打招呼。

兩個人之前已經鬧成那樣了。

就算是父女之間,也撕破了最后一絲的顏面。

之前她就知道軒轅正已經來到了望月城。

而且他也知道彼此之間鬧得不愉快,并沒有主動現身在他的面前。

現在兩個人見到了,布天瀾想要繞開。

軒轅正卻跑了過來說道:“瀾兒,爹有一些話想要告訴你。我知道上回的事情是爹爹不對,本來也沒有想要傷你。但最后就鬧成了那個樣子。是因為魔功的影響,你所說的話,我其實最后都有反思過。魔功已經散了大半。天瀾,爹對不起你…”

軒轅正和之前相比。確實變化了一些。

布天瀾也感受到他身上,氣息有一些不穩。

但是魔功散去了不少。

其實。之前那種情況下,他繼續使用魔功的話。

那么接下去,很大的可能性。就是整個人都要廢掉了。

而此前他之所以沒有遭到反噬,不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強,而是因為他身上有千葉的存在。

可是這東西既然到了曲凡的身上。

那就意味著。他已經承受不起魔功功法帶來的反噬,這種情況下他自己選擇退出魔功才是最自然的。

因而也不是為了布天瀾。

曲凡拉住了布天瀾,就擔心軒轅正。和她打起了感情牌,她會有一些于心不忍。

再怎么說都是她的父親。

不過布天瀾的神色很平靜:“有什么事的話在大街上也能說。如果實在是不方便的話那就不必說了。”

軒轅正嘴角抽了抽,隨后才傳音道:“這么說吧!青云宗那邊可能已經有人意識到你修煉的功法是上界功法,他們那邊已經有人來試探我了。我是怕你那邊會遭到陷害,所以才來提醒你一下。”

布天瀾皺了皺眉頭。

這和琴酒所說的有些相似。

琴酒也是提醒她,修煉的功法一事,恐怕會被別人知道。

畢竟軒轅烈什么身份大家都清楚,而布天瀾當日被縛靈繩捆住,最后輕易掙脫出來,又逃脫了十多名化神期修士的追捕。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不少,如果要查的話,也會聯想的到的。

只是,青云宗難道對于這件事情也會感興趣嗎?

不管怎么樣留一個心眼總是好的。

“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就要走了。”布天瀾還是和之前,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

軒轅正多少有一些失望,他把這么重要的事情都說了,布天瀾還是很冷淡。

那門功法得不到,難道他真的要自行散去魔功。

他眼下修為不穩定,宮淵這小子最近受了傷,所以沒有辦法來找他的麻煩。

但是他受傷了,軒轅正其他的仇敵可沒有。

玄族作為隱世家族,能夠隱性埋名這么多年,還能夠發展做大,這其中沒有一些。不可見人的勾當是不大可能的。

只是過去玄族強大無比的時候,那些仇家都要比退避三舍。

可是現在玄族已經沒落了,軒轅正實力也不穩,怎么著都有人想要上來痛打落水狗。

軒轅正其實看誰都是疑神疑鬼。

如果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加入俞乘風。他們那邊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布天瀾這丫頭,似乎并不待見他。

軒轅正心中懊惱,果然還是說不通,也養不熟的白眼狼。

只是布天瀾眼下身邊有迦葉還有曲凡的存在,讓他十分的忌憚。

又知道她的那把劍,劍靈也邪門。

他也不能夠做什么。

不過他忍不住對布天瀾說道:“當然還有一件事,你身邊那個符清源,他拿走了我一樣東西。我希望你讓他把東西交出來。”

布天瀾反問:“那東西你又是從哪里來的呢?我聽說宮淵的父母,曾經出過海域。后來得到過寶貝。不過被玄族舉族給殺了。爹爹曾經告訴我,說這些都是為了我哥哥做的。可是軒轅烈他畢竟是仙人轉世。這邊的身外之物他應該用不到才對,爹,該不會那東西就是宮淵父母的吧?”

“你!”軒轅正很想一巴掌拍死布天瀾。

因為這件事情還真是被她說對了一半。

只是當時沖著的東西,并不是這個葉子。

是其他的。

這片葉子,是他無意中吸收了之后,才發現變化無窮。

而且身上不管受什么樣的傷害,都能夠輕易的就恢復了。

有了這么一個東西的存在,當時的軒轅正。才沒有選擇按部就班的修煉吞噬魔功,因為按部就班的修煉速度太慢了。

有千葉來修復吞噬魔功。帶來后遺癥的問題實在是最好不過了。

布天瀾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多半是說對了。

宮淵背負著的深仇大恨,她現在多少能夠了解一些了。

有的時候匹夫無罪懷璧自罪。

宮淵的父母,曾經也是修真界有名的一對璧人。

雙修道侶,也是天縱之資。

生出來兒子也是聰明伶俐的天才,家族也是不小的世家。

可能就比不上頂級的家族。

就這樣的得到的寶貝,一旦被人知道,還是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追殺。

那個時候宮淵年紀不小了,已經記事了。

眼睜睜的看著父母死去,他心中得有多恨多痛。

雖然后面青云宗選擇幫他封印了,那一段的記憶,二十多年過去,以為記憶塵封以后,再解開,不會那么的痛苦。

結果反而更讓宮淵覺得難過和愧疚。

因為這些年來他居然忘了父母之仇。

那么深刻的記憶,沒有理由可以遺忘的。

布天瀾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抹容改識,這一切還是和她的父親有關。

軒轅正這個人太自私了。

司琪司如意母女死了,倒也不見他多傷心。

布天瀾甚至覺得。如果那天自己沒有動手的話。等軒轅正回來的話,那母女倆也是一個字。

“你多保重吧!我要走了!”

布天瀾不想再繼續待下去了。

往后他和宮淵的事兒,她也不會再插手了。

軒轅正看著布天瀾就這么走了,心里頭多少有一些不甘心。

他明明知道那片葉子在那個小子身上,可是卻不敢動手。

都怪布天瀾,他還是對布天瀾太心軟了,早知道,當時弄死就完事了,還保留著一線生機,就是顧念著父女之情。

可是她明明知道他的魔功已經遭到了反噬。

卻還是沒有把那片千葉交出來。

這讓他相當的生氣。

“既然你不仁,我也不義了。”軒轅正望著布天瀾遠去的背景說道。

布天瀾經過青云宗所在的酒樓的時候,停了下來。

曲凡問道:“怎么了?”

布天瀾搖了搖頭:“算了,不去打擾了。以后他做的事兒,我不會管的。”

曲凡過了一會兒才明白,她說的是宮淵和軒轅正之間的那點事。

“這個因果跟你沒有關系。也不必因此而覺得負罪。”

“我心里頭明白的。這是一開始我就知道對與錯。可是我身為他的女兒,自然就雙標了。就像上一次,我也沒那么無辜,我聽從了他的建議,寫信聯絡了宮淵,宮淵和之前有了很大的變化,所以他有了防備,可是倘若他看在我們是舊相識的份上,沒有防備呢,那么我不就是間接害了他。”

布天瀾當時想的是兩不相幫。

最好是誰弱幫誰。

他這種想法也很天真,兩個人已經成為了死仇。

她卻妄圖想著在自己看到的范圍內,盡力的去阻止這件事。

最起碼她不要看到這兩個人,自相殘殺然后有一個會死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現在想通了。

“天瀾,我也是雙標的。我只希望你好,至于其他的人好不好和我都沒有關系的。”曲凡說道。

布天瀾想到了預言的曲凡的命運。

她也點了點頭:“大師兄,我心里頭也是這么想的。”

曲凡嘴角微楊。

“咳咳…”符清源說道:“你最好不要給他錯誤的提示。他心里頭是有你的。”

符清源的傳音,讓布天瀾把笑容又收了回來。

嘆了一口氣。

罷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還是別想吧!

迦葉不知道這其中暗流涌動,他還是比較關心符清源預言了什么。

所以一路上他才是最積極的催促。

等到回到了曲凡的院子之后,一關上門,迦葉就下了禁制。

“符兄,天瀾,你們現在可以說說到底預言看到了什么。說出來也好大家想想辦法。”

符清源還不知道迦葉他們已經猜測到了這一點兒。于是布天瀾把這件事說了。

符清源才道:“那就說吧!”

布天瀾的記憶很模糊了,她只記得幾個人的結局。

浩劫中發生的很多事情都已經記不清了。有的還是靠符清源補充。

他們二人說完之后,曲凡和迦葉都很愣神。

“我會死,天瀾和符兄的結局不定。俞兄和迦葉都飛升了?”曲凡聽到自己的死訊倒也沒有太激動,反而顯得十分平淡。


上一章  |  劍修師妹超兇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