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晴天霹靂

第二百六十六章 晴天霹靂


更新時間:2021年04月08日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左道傾天 第二百六十六章 晴天霹靂
第二百六十六章晴天霹靂

第二百六十六章晴天霹靂

作者:風凌天下

,最快更新!

左小念神情凝重,說起當年那一戰,情不自禁的尊敬起來。

“那一戰,王飛鴻出戰,一劍挑戰道盟巫盟擺明立場明確表示不同意給予星魂大陸人情令名額的七大天王!”

“那一役,王飛鴻劍斬巫盟鐵骨天王,斬巫盟真火天王,斬道盟飛霞天王,三戰三捷,然而三戰之下,終究不免氣空力盡,無以為繼!”

“當時巫盟雷暴大巫勃然大怒,嚴令巫盟血戰天王出戰,更言道,若是這一戰,星魂再勝,便就此鎖定勝局!從此人情令,算星魂一份!”

“當初御座大人對峙洪水大巫,帝君牽制道盟雷道,都在極遠處交戰。”

“而且這兩戰,就算是御座帝君拼命,也只能爭取平局。”

“九戰中,王天王已勝三場,只需要勝了第四場,便是大局已定。”

“但星魂大陸剩下人等,無人可勝血戰。”

“王飛鴻天王大笑出戰,從容笑道:星魂萬古,有我王飛鴻的名頭,遂與血戰天王展開決戰,王天王如何不知自己已經力盡,正面對決決計不會是對方敵手,卻早已打定主意動用極端之招,第一招便是同歸于盡,以自爆之法拉了血戰天王共赴黃泉!”

“臨死前,只余一聲大吼:雷暴,可守信諾否?!”

“那一戰之后,巡天御座與洪水大巫戰成平手,從此成就不朽威名!摘星帝君也與道盟第一人戰平,從此成為星魂傳奇,兩位偉人,成為星魂大陸擎天之柱!”

“人情令,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有了星魂大陸的一份。”

“同樣是在那一戰之后,一直到今天,星魂大陸所有人,供奉的神位上,永遠增加了一個名字,之前都是供奉財神,供奉天帝,供奉灶君,供奉救苦救難的神仙……但是從那一戰之后,永遠的增加一個名字,就是戰神!”

“戰神,孤鴻天王,王飛鴻!”

“星魂人族所供奉的一眾神像手中,盡皆都是手無寸鐵,唯獨供奉的戰神手中,有一把劍,且,一口劍尖向外的寶劍!”

“是為星魂戰神,英魂永寄!”

“你要對付王家,覆滅王家,何異于打破星魂戰神神話!打破供奉了千萬年的神像!”

左小念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件事,不容草率,必須謹慎處理。”

左小多瞇起了眼睛:“我當然尊敬王天王,也當然是尊敬戰神。但是,難道英雄的后人就可以隨意犯罪,再無需有任何顧忌?”

左小念登時啞口無言。

因為這句話,根本無法回答!

王家這樣的行為,這樣的惡毒,這樣的用心,再如何的懲處都是不為過的。

但這件事情,就算當真拿出去說,恐怕也就只有鳳凰城的人和二中出來的學子們義憤填膺,而很多事不關己的大眾反而會這么說你:人家拯救了整個大陸,如今,殺你們一個人。刨你們一座墳,又有什么所謂?

難道,你們就要因為一個人、一座墳,就抹掉了人家拯救大陸的功績?

是,他們刨了你家的墳是不對,但是你家的墳是不是阻礙了什么東西?

不得不說。

有些時候,有很多東西,是無法不顧忌的。所謂的快意恩仇,等到了一定的高度,一定的地位,牽扯到了一定的高層……是永遠都做不到的!

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人,會跳出來阻攔你!

而阻攔你的人,往往,是正義的一方,至少,也是當前世界,代表了正義的一方!

這,才是做人最大的無奈。

刀沒有砍在自己身上,哪里知道被刀砍的痛楚,再如何的夸夸其談,不過一家之言,一己之私!

真相已明,后續……暫時難有后續,左小多只得暫時停止了審訊,只感覺心中塊壘難消,看到這五個人,就感覺憤怒惡心。

與左小念心事重重的離開了滅空塔區域。

但兩人沒有直接返回上京城,而是坐在隱蔽處,臉色空前凝重,久久不發一語。

現在的問題,且不說誰勝誰負的問題,而是直接上升到了能否動的問題。

“我還是要動。”

左小多深思熟慮之后,緩緩說道:“我不是一時沖動,我想了很久,在來到上京之前,我曾經想過,如果是皇帝陛下殺了我秦老師,我怎么辦,如何落實于行動。真的,我真的有考慮過。”

左小念美眸深注:“那你考慮之后呢??”

左小多輕松的笑了笑:“皇帝陛下沒有教過我。皇帝陛下,不是我老師,他于我不過是陌生人。”

他輕松的笑著,看著天空悠悠而過的白云,輕聲道:“不管是我來之前,還是現在……我心中的,都只有一個念頭,我的老師,斷斷不能白死。”

“所以,不管是誰,殺了我的老師,我都要報仇!”

“我不是領袖之才,也不是將相良才,甚至我連統領一方的才能都不具備。”

左小多緩緩道:“我無能守護一方平安,更不能成為大陸戰神,所謂的千古神話于我當真就是只是神話,我更加無意成為人類的支柱圖騰。”

“但我確定可以做到一點。”

左小多開心的笑了笑:“誰對我好,我就對誰好。”

“這是我能做到的一點!”

“我不管他是摘星帝君的后人,還是右路天王的兒子,又或者是巡天御座的孫子,只要……他別惹到我頭上,若是他惹到我的頭上……”

左小多很冷靜很冷靜的說道:“我心中的道理,只有一個。”

“是非,也只有一點。”

“秦方陽老師,對我恩重如山。他是因為我而死,我就要為他報仇。誰殺了他,誰就要付出代價!何圓月老校長,即便拋開一生心血都為了星魂大陸這點,仍舊是是我的恩人,是我最崇敬的師長,想要掘她墳墓的人,便與我不共戴天!”

“無論王家擁有什么樣的背景,擁有怎么樣的輝煌,又或者本身就是正義的指標,他只要做了這件事,我便不會姑息,更加不會善罷甘休。”

“我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人,一個私心作祟,罔顧大局的人。”

左小多笑得很陽光。

“所以,無須有任何顧慮,一切皆照本心而為。”

左小念美眸中光彩閃爍:“那么……”

“沒什么那么,戰神我們是需要尊重的,但是王家,我還是要殺的;我不會因為王家的罪惡,而不尊敬戰神,但也不會因為尊敬戰神,而放過王家的罪過!”

左小多輕聲道;“我相信……若是王飛鴻前輩現在還在的話……也許,第一個拔劍的,就是他老人家呢!”

左小念沉默不言,但她眸子中的眼神卻是光輝璀璨。

她突然感覺,現在的小狗噠,是這樣的可愛,可愛到了,她很想沖進他的懷里,抱著他夸一句:“真棒!”

真是太帥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左小多愣了一下,手機驀地震動了一下。

是胡若云發來的消息:“你在哪?”

左小多看著這三個字,眼神登時以肉眼可見的態勢陰沉起來。

“出事了。”

左小多深深吸氣,只感覺自己的一顆心,被漫天的烏云整個遮蓋住了。

左小念的一雙秀美眉毛,即時凌厲的豎了起來。

這個信息,結合之前的審訊,兩人幾乎不用問,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胡若云老師發來的消息。

左小多自從離開了鳳凰城,到目前為止,還真就沒有接到過胡若云老師的任何一個主動來電,任何一個消息。

胡若云老師喜歡左小多到了骨子里,一如往昔,始終如是,但胡若云更知道左小多是武者。

戰斗的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電話可能就會葬送了左小多的性命!

所以她雖然心中時刻掛念左小多,卻從來沒有任何一次,主動給左小多發過消息。

她寧可自己牽腸掛肚,但也不愿意給左小多造成任何的麻煩和耽誤!

但現在,胡若云卻發來了這樣的一條信息。

左小多深深吸了一口氣,將電話直接撥了回去。

鳳凰城那邊,胡若云正自滿臉憤怒的置身于鳳回頭、何圓月墓前。

何圓月的墓,此際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坑。

連墓碑都斷成了好幾截。

當初的一應陪葬物事,盡數化作了滿地凌亂,許多寶貝,盡皆不翼而飛!

這位為國為民為學生為大陸付出了一生心血的老校長,死后居然不得安寧!

在一邊的山巖上,刻著兩句話。

“上京風云激蕩,死人摻和什么?!”

這兩句簡短的話語,卻很明白的解釋了這件事的動機:是因為牽扯到了上京高層的什么博弈,或者什么事情……

胡若云,李長江,羅烈,孫封侯,蔣長斌等人,盡都是臉色慘白的站在這里,渾身憤怒的顫抖著。

注目于變成大坑的墳墓。

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憤怒,他們萬萬想不到,這種事情,居然會發生!

這種喪盡天良的事,當真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而且兇徒居然還堂而皇之的留了言!

蔣長斌首先崩潰了,仰天嚎叫:“我曹尼瑪!我曹尼瑪!上京,你麻痹好了不起!我曹尼瑪!我日你祖宗……”

無數的污言穢語,從蔣長斌與孫封侯兩位局長口中,滔滔江水一般的沖出來!

一邊流淚,一邊狂罵。

只感覺一顆心,在瞬間被切割的零零碎碎!

本站、、、、、、、、、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