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

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0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
賬號:

密碼:

熱門:

第九十六章時間管理大師

第九十六章時間管理大師

賣報小郎君:

房間里有一股沁人的幽香,乍聞似花香,仔細品味,又覺得比花香更高級,聞久了,人會進入一個非常舒適的狀態,恨不得美美睡上一覺,把一身疲憊清除。

這是慕南梔獨有的體香,其中蘊含著輕微的不死樹靈蘊,能讓生活在她身邊的生靈清除疲憊和傷痛,延年益壽。

許七安掃了一眼側臥在床榻的女人,沒有急著上床,繞到屏風后看了一眼,浴桶里盛滿了水,水面漂浮白色菊花,紅色玫瑰花瓣。

顯然是慕南梔睡前沐浴時,用過的洗澡水。

通常是第二天才會

“你洗完沒有。”

許七安目光依舊盯著梁木,哼哼道:

他當即脫掉袍子、靴子,跨進浴桶中,桶里的水早就涼透,冰涼沁人反而更舒服,許七安往桶壁上一靠,仰望屋頂放空腦袋,什么都不去想。

小半個時辰后,屏風外,錦塌上傳來慕南梔惱怒的聲音:

“你八抬大轎娶回來的女人在隔壁院子睡得好好的,與我有什么關系。在我這里,你只是個大逆不道的晚輩。”

許七安立刻變了臉,躍出浴桶,賤兮兮的竄上床,笑道:

網址ps://m.wmx.

“好啊,你既然早就醒了,怎么還不來伺候夫君沐浴,眼里還有沒有家法。”

“夫君?”慕南梔冷笑一聲:

“滾!”

慕南梔拿他這副賤樣沒辦法,毯子一卷,把自己團成雞肉卷,后腦勺對著他。

“慕姨,晚輩侍寢來了。。”

小跑過程中,水漬自動蒸干。

慕南梔不理他。

許七安就強行擠了進去,俄頃,被窩里傳來掙扎反抗的動靜,接著,絲綢睡褲睡衣丟了出來,然后是水嫩荷色的肚兜。

又鬧脾氣.許七安看一眼薄薄的被子,威脅道:

“信不信我拿牙簽戳你。”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屋內的動靜消失,重歸平靜,慕南梔趴在枕頭上,雙臂枕著下巴,瞇著媚眼兒,臉蛋酡紅如醉。

許七安趴在她背上,親吻著脖頸、香肩,以及細膩入綢緞的玉背。

伴隨著慕南梔的悶哼聲,一切動靜停止,又過幾秒,雕花大床開始發出“咯吱”聲。

床幔輕輕搖晃,薄被起起伏伏。

慕南梔懶得理會他,享受著風暴雨后的安寧。

“等大劫結束,我們繼續游歷九州吧,去西域走一走,或者東北逛一逛。”許七安低聲道。

“嘖,慕姨的身子真讓人欲罷不能。”

許七安調侃道。

“我想家了。”

她指的是那個小院子,曾經她有過一段普通婦人的日子,每天都要為了燒飯做菜洗衣裳發愁,閑下來了,就會想某個臭男人今天怎么還不來。

慕南梔睜開眼,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最后只是輕輕“嗯”一聲。

隔了一會兒,她說:

“但你得繼續洗衣裳,做飯,養雞,種花。”

慕南梔忙說:

再不來就買砒霜倒進菜湯里喂給他吃。

“等以后吧!”許七安嗅著她發絲間的清香,說:

她想了想,補充道:

“要丑的。”

“那要配兩個丫鬟。”

“好!”許七安點頭。

“我總不能一直戴著手串過日子嘛,可我要是摘了手串,你的嬸嬸啊,妹妹啊,小相好們啊,會自慚形穢的。”

這話換成別的女子說,許七安會啐她一臉。

“好......”

慕南梔這才心安,哼哼唧唧道:

“咱們睡一個枕頭。”

他把慕南梔摟在懷里,一具細膩溫軟的嬌軀不著片縷的與他緊貼。

但誰讓她是花神呢。

許七安從她背上翻下來,在被窩里摸索了片刻,從慕南梔腿間摸出軟枕,看了看布滿水漬的軟枕,無奈的丟開。

“我還有要緊的事,要立刻出去一趟。”許七安低聲道。

花神知道近來是多事之秋,沒有多問,沒有挽留,縮回了手。

時間靜靜流逝,東邊漸露魚白,許七安輕輕掰開慕南梔摟在自己脖子上的藕臂。

后者睫毛顫了顫,蘇醒過來。

卯時未到,天色暗沉。

東方已露魚白,午門外,百官齊聚。

許七安穿上衣物,抬了抬手,讓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他消失在慕南梔的閨房,下一刻,他來到了夜姬的閨房。

“尚未得到任何消息,今日朝會想來是為此事吧。”

“怎地又要開戰了?朝廷還不容易平定云州之亂,這次不到一年,哪經得起這般折騰,若是陛下要妄動刀戈,我等一定要死諫勸阻。”

“內閣昨日下了令書,命雷楚兩州布政使司把邊境二十四個郡縣的百往東遷徙,這是何故?”

“可是西域諸國要與我大奉開戰了?”

等待朝會時,百官是不允許交談的,連咳嗽和吐痰都會被記錄下來,只不過這項制度慢慢的,就成了擺設,只要不是大聲喧嘩,不當眾打架,宦官統一不記錄。

昨日,內閣下了一道大部分京官都看不懂的政令——雷楚兩州邊境二十四郡縣百姓東遷!

大臣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低聲議論。

不遠處的監察紀律的宦官只當沒聽見。

但二十四郡縣加起來,人口依舊超過百萬。

且不說這些人如何安置,單是遷徙,就是一項浩大工程,勞民傷財。

簡直是胡鬧!

雖然雷楚兩州地廣人稀,因為貧瘠的關系,幾乎沒有大縣,以及繁華的郡城。

可笑那魏淵無謀,趙守昏聵,王貞文尸位素餐!

到底懂不懂治理天下,懂不懂處理政務?

朝廷好不容易回了一口氣,各行百廢待興,哪經得起這般折騰造作?

最讓一些官員痛心疾首的是,內閣居然同意了。

大臣們說的擲地有聲。

王黨魏黨的成員也看不懂兩位頭兒的操作,搖頭嘆息。

“楊大人說的對,我等必要死諫!”

“豈可如此胡鬧,死諫!”

“陛下!”

奏對開始后,戶部都給事中充當開團手,出列作揖:

鐘鼓聲里,卯時到,百官從午門的兩個側門進入,過了金水橋和廣場,諸公進入金鑾殿,其余臣子則分列丹陛兩側,或廣場上。

又過了幾分鐘,一身龍袍,妝容精致的女帝負手而來,登上御座,高坐龍椅。

給事中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勸阻皇帝的不當行為。

在給事中們看來,眼下女帝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想名垂青史或揚名立萬,此時便是最好的機會。

“雷楚兩州二十四郡縣,人口繁多,東遷之事勞民傷財,不可為。請陛下收回成命。”

緊接著,各部都給事中紛紛開口勸諫,要求懷慶收回成命。

“大乘佛教徒不日便要抵達朝廷劃給他們的聚居點,二十萬余人,人吃馬嚼,吃的都是朝廷的錢糧。

“況且秋收在即,怎可在這個關鍵時刻把那二十四郡縣百姓東遷?”

見狀,魏淵骨干劉洪看了一眼前方巍然不動的大青衣,猶豫了一下,出列道:

“陛下,幾位大人言之有理。

簡單的一句話,就如驚雷炸在殿內諸公耳中,驚的他們霍然抬頭,難以置信的看著御座之上的女帝。

佛陀親臨雷州,欲吞并大奉?!

懷慶靜靜聽完,溫和道:

“前日,佛陀親臨雷州,欲吞并大奉!”

因此聽到佛陀欲吞并大奉,群臣心里陡然一驚,涌起窒息般的恐懼。

但旋即感覺不對,如果佛陀要針對大奉,女帝還能這般穩坐龍椅不慌不忙?

殿內諸公都是讀書人,勛貴的修為也不算太強,但身居高位的他們,非常明白超品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無敵!

“許銀鑼已晉升半步武神,前夜與佛陀戰于雷州,將其擊退。

“不過,佛陀雖退,但隨時卷土重來,超品與半步武神之戰,動輒毀天滅地,故朕要東遷二十四郡縣的百姓。”

內閣會什么都不做,不調兵遣將,只是東遷邊境百姓?

沒等諸公困惑太久,懷慶告訴了他們答案:

那位率先站出來勸諫懷慶的戶部都給事中,困惑道:

“陛下,臣,臣不明白。

又是一道驚雷。

諸公怔怔的望著懷慶,好半天,有人悄悄掏了掏耳朵。

儒圣親定的名稱,只不過儒圣故去一千兩百多年,世間從未出現過武神。

魏淵轉過身,環顧諸公,語氣溫和有力:

“什么,是半步武神?”

武神這兩個字聽起來就覺得陌生,諸公費了好大勁才記起,武夫體系的巔峰叫武神。

許銀鑼已經強大到此等地步了?!

沒記錯的話,國師,不,洛道首渡劫時,與許銀鑼雙雙晉升一品,這才過去多久,他竟然已經成長為可以和超品爭鋒的人物諸公震驚之余,心里莫名的安穩了許多。

“爾等只需知曉,半步武神能與超品爭鋒,能輕松斬殺一品武夫。”

戶部都給事中腦子“嗡嗡”作響。

劉洪沉聲道:

“佛陀為何對朝廷出手?”

方才懷慶一番話帶來的恐懼和驚慌消散不少。

至少面對超品,大奉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怎么會無緣無故出手吞并中原。

對此,懷慶早有說辭,聲音清亮:

諸公紛紛皺眉,這也是他們所不解之事。

自古以來,自儒圣之后一千兩百多年,不管大奉和巫神教怎么打,巫神始終不聞不問,佛陀亦然。

諸公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兩國交戰不需要愿意你,吞并就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劉愛卿以為,佛門為何突然與中原決裂,扶持中原?吞并中原是佛陀的意思,早在云州之亂中就已露端倪。

“云州兵敗,許銀鑼和國師晉升一品,佛陀自然要親自出手。”

“可還有人存異?”

各部都給事中沉默了,其余官員更沒有了反駁的理由。

劉洪剛才的提問,只是在奇怪向來避世不出的佛陀為何突然親自下場。

懷慶目光掃過殿內,問道:

第三道驚雷來了!

如果佛陀的親自下場,讓諸公心頭沉甸甸,那么此時,聽見巫神教“覆滅”,三國版圖盡歸大奉,諸公的表情是狂喜和錯愕的。

懷慶微微頷首,接著說起第二件事:

“昨夜,許銀鑼親自去了一趟靖山城,逼迫巫神將三國所有巫師收入體內庇護。從此九州再無巫師,炎靖康三國將由我大奉接管。”

開口的不是文官,而是譽王,這位鬢角微霜的親王臉上涌起異樣的潮紅,嘴唇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雙眼發直的盯著懷慶。

最激動的當屬皇室宗親。

天降的大幸事,幾乎把這群讀書人砸的暈厥過去。

“陛,陛下,當真?!”

開疆拓土,開疆拓土譽王腦子里只剩這四個字。

“陛下做了列祖列宗都沒做到的事,功在千秋啊.”

懷慶頷首:

“金鑾殿上,朕豈有戲言。”

金鑾殿騷動起來,諸公交頭接耳,滿臉興奮。

掌印太監握了握手里的鞭子,這一次,沒有鳴鞭呵斥。

一位親王喜極而泣。

“這也是許銀鑼之功。”邊上的一位郡王連忙糾正。

文武百官情緒激蕩,朝會陷入一片前所未有的火熱之際,許七安開始了他時間管理第三步。

望著情緒高漲,激動難耐的群臣,懷慶嘴角噙笑:

“諸公覺得,該如何接管三國?”

許七安掃了一眼掛在屏風上的肚兜褻褲,嘿道:

“你倒是會替我省事。”

閨房里,床上的夜姬立刻驚醒,睜開美眸,看清不速之客是許七安后,她不見意外,媚笑起來:

“許郎!”

“許郎覺得娘娘如何?”

許七安反問道:

帷幔搖晃,休養生息了數月的錦塌又開始發出痛苦的呻吟。

雨收云散后,夜姬汗津津的躺在許七安懷里,頭枕他的胸膛,笑吟吟道:

“許郎沒有想過要把娘娘娶過門嗎?而且,夜姬的七位妹妹,也會陪嫁過來的。”

娶回家干嘛?鬧的家宅不寧嗎.許七安心里吐槽。

“你指哪方面?”

夜姬眨巴美眸,“九尾天狐一族喜歡強者,尤其女子,對強大的男人沒有抵抗力。許郎已是半步武神,想來娘娘對你早已垂涎已久。

哦不,七個狐貍精。

香消玉殞了一位,至于白姬,她還是個孩子。

雖然那狐貍精腰細腿長屁股翹,臉蛋如花似玉,氣質顛倒眾生,是罕見的尤物,但狐貍精的性格實在讓人頭疼。

她要是進了魚塘,那慕南梔和洛玉衡都得聯手,懷慶和臨安都得盡釋前嫌,李妙真負責打野,一起對抗狐貍精以及狐貍精麾下的八個狐貍精。

夜姬一臉遺憾:

“可惜了,要不許郎你再考慮考慮?夜姬知道,那么多姐妹如果陪嫁過來,會讓外人置喙許郎風流好色,對你名聲不好。但是夜姬不會在意的。”

許七安義正言辭道:

“我與國主只是普通道友關系,有你就夠了。”

夜姬乖巧的應一聲,低頭瞬間,露出滿意的笑容。

屋子里的茶香都趕得上玲月房間了許七安吐槽了她一句,見天光已亮,沉聲道:

許郎搖頭:

“不必再說。”

許府,內廳。

許玲月穿著粉色衣裙,帶著身邊的大丫鬟,踩著細碎的蓮步進了廳,左顧右盼一陣,看見母親正在擺弄高腳架上的盆栽。

“我要出去辦事,你好好休息。”

寄宿者麗娜蹲在另一株紅橘邊發呆。

嫂子臨安穿著高領窄袖衫,正與過來喝茶的伯母姬白晴說著話。

母親的結義姐姐慕姨也在旁邊,嘀嘀咕咕的說著什么。

妹妹許鈴音盯著門邊用來觀賞的紅橘發呆。

見一屋子的女眷看過來(除了許鈴音),許玲月忙解釋道:

“大哥讓我幫忙做袍子,我新創了一種云紋,想問問他喜不喜歡,可一早起來去屋里找他,他卻不在。”

許玲月細聲細氣道:

“娘,大哥呢?”

“你大哥忙的很,許是天沒亮就走了吧,臨安殿下,我說的可對。”

臨安沒什么表情的“嗯”一聲。

“他出去辦事了。”臨安和慕南梔異口同聲。

內廳靜了一下,姬白晴忙笑道:

許玲月掃她一眼,沒什么表情的挪開,突然,茶藝大師皺了皺眉,覺得哪里不對勁。

她重新抬起頭,審視了一遍夜姬,然后不動聲色的掃一眼嫂子臨安和慕姨,終于明白哪里不對勁:

其他女眷神色如常,不知是接受了姬白晴的解釋,還是假裝接受。

這時,大哥的妾室夜姬領著一個丫鬟,扭著腰肢進了內廳。

穿的這么嚴實,絕非為了御寒,反倒是要遮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

許玲月多聰明的人啊,思緒一轉,當即眸光一沉。

她們都穿著高領衫。

這種偏保守的衣服,通常是在外出時才穿,而且,雖說秋季來臨,但余熱還來,沒到穿這種高領衫的時節。

靈寶觀。

這時,嬸嬸嘆口氣:

“是不是又要打仗了,不然你大哥不會這么忙碌。”

洛玉衡瞇著眼,享受著按摩,淡淡道:

“不想。”

忙碌的大哥雙手按在雪白香肩,輕輕揉捏:

“國師,卑職出海數月,無時無刻不再思念著你。想來你也同樣思念我的。”

洛玉衡有女王情結,許七安就哄著她,喊她國師,自稱卑職,她就get到爽點了。

之后的甜言蜜語,就能收獲奇效。

她衣衫不整,羽衣松垮的裹在身上,臉蛋紅暈未退,顯然她的身子沒有她的嘴那么硬氣。

許七安把她拿捏的死死的。

“談何容易。”許七安嘆息道。

“大劫來臨時,你若不能晉升武神,我也不陪你殉國。天大地大,何處都可去。”洛玉衡清清冷冷的說。

如果許七安喊她閨名,今兒碰都不會給為他碰。

“想好如何晉升武神了嗎。”洛玉衡問道。

洛玉衡滿意的“嗯”一聲,想了想,語氣平靜的說道:

“三個月內,我要晉升一品中級。”

她這話聽起來,就像過去重復無數次的“我不喜歡雙修”。

“您自便,國師的想法,下官豈能左右。”許七安從善如流。

“下官一定竭盡全力,助國師突破。”

圣子啊,我明白你的苦楚了,時間再怎么管理也是不夠用的許七安把她打橫抱起,走向大床。

她臉蛋素白清冷,眉心一點紅艷艷得朱砂,發髻微松,穿著羽衣道袍,這副模樣似仙子似艷女,勾人的很。

許七安領會到了她的暗示,沉聲道:

雷州,盤山縣!

經過漫長的跋涉,歷經風霜,第一批大乘佛教徒終于抵達了目的地。

他終于理解了圣子的難處。

中原朝廷會給我們安排什么樣的地方?

領隊的是年輕的凈思和尚。

竺賴就在第一批抵達的大乘佛教隊伍中。

這是一路來,每一位大乘佛教徒心里最擔憂的問題。

PS:錯字先更后改。

小說相關

《》是作者:賣報小郎君傾才力獻的一部情節蕩氣回腸,扣人心弦的佳作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